第六章 少清有小芋

清都仙缘

2022-05-14 23:04:36

可与语

资讯 | 连载

兴冲冲来送年糕,却被泼了冷水,还被管辖着要早睡觉。

小九,小九,难道人家没有名字么?

小九在心里暗暗嘀咕,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小得很,听起来似乎就该被人管着。

师父喊“小九”的时候,亲切又慈祥,明明看起来挺年轻的面容,那么慈爱地一唤她名字,立时给人颤巍巍的白发老翁翁之感,她简直都想上去扶一把。

每位师兄喊她“小九”,也是理所当然地喊“最小的那个”的感觉,简直是颐指气使哦……

即使是八哥,明明两人是捣蛋的搭档、挨批的难友,可他喊起“小九”来,也透着一股“我比你大”的感觉。

只有姑姑,姑姑不仅会喊她“小九”,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姑姑还会温柔地喊她“幼蕖”。

李幼蕖,那是她真正的名字。

我们小九儿,正是当年红尘界南瞻部洲大唐国的小公主。

凌砄自红尘界南瞻部洲带回采珠与小兕子公主李幼蕖,回到青空界少清山,收了李幼蕖为最小的弟子。

采珠来此界后才知,此处并非她想象中琼楼玉宇的天庭,只是于红尘界而言,这里是另一个更大、更高层级的界面。青空界灵气较她来的红尘界更充沛,有信佛,有修道,尤以修道之人甚多。

采珠觉得,以前在红尘界,听人说自己身处的南瞻部洲之外,还有西牛贺洲、北俱芦洲等若干大洲,将信将疑,对天下之大已是不能想象。及至来到青空界,方知以前真是坐井观天。天下之大,凌仙长这样的神仙人物都不敢说知道多少,何况自己这只小小的井底之蛙?

采珠原在宫廷中也听老学士说过仙人志。当时老学士感叹,自前朝以来,仙人踪迹渐少,唯汉晋之前屡有神仙之事流传,想是浊气日重、世上越来越少人修成道果之故。

来青空界后的采珠很长了些见识,她回想对比当年曾听闻的一些神仙事迹,曾暗暗猜测:

“那些凡人修成的神仙,都说是飞仙而去。现在看来,他们其实便是修道之士,有了破碎虚空之能后,便可往更高的界面去。莫不是有些就来了此界?”

采珠平素长居少清山,偶与山下七舍村往来,以她一瞥所见,此界风土人情倒与红尘界大体相仿。但是约莫是因为气息清灵的缘故,此地人多长寿,男女婚事亦较迟,二十岁上下才成亲的亦不少见,倒不似自家故里那般十二三岁上便开始筹备嫁娶。

那位携她俩来此的凌砄仙长,为人果然守信,收了小公主为徒。

小公主也当真身体日益强健,还得了凌砄悉心教导,修习神通仙法。采珠不知道偷偷烧了多少次香,暗暗诵念了多少次“陛下娘娘,奴婢总算不负您二位所托,您二位若他界有知,终可安心”。

凌仙长待人亲厚,自言只是一名金丹修士,并非真正仙人。但在采珠心中,凌砄就是神仙一般的存在,此生无以为报,唯有尽自己所能,为这少清山做一点微末小事。

采珠依然贴身照料着她的小公主,自她来后,凌砄师徒几人的衣食也都由她照料打点。

凌砄颇是庆幸当时答应了采珠,不然,还真不知道如何照顾这小女娃!

原来的几个泥猴子徒弟也就罢了,喝着山泉水加几粒辟谷丹就能迎风长。可这么个又娇又软的小女娃,难道也跟着他们胡混?即便有山下村民帮忙,也终不能好好教养。

采珠虽然是凡人,不懂修炼,可似乎什么都能干,带孩子、做衣衫也就罢了,竟然有种他不能懂的本事!

那几个泥猴子不过是吃了几顿好饭,打点得略精神了些,又让采珠温言夸了几句,竟然从此连修炼都进益了许多!即使是年长的洗砚并如松,亦是精神抖擞,开窍了不少。

原本清冷的少清山,也多了几分人气。

至于小九,还是理所当然的小公主呀!虽然离了金玉堆砌的宫殿,没了那般尊贵的身份,可是这里每个人都是真心把她捧在手心里,疼着爱着,教着引着。

父皇待她固然好,说起来也是亲手养在身边,但是,毕竟朝事何等繁忙,早晚间见一见抱一抱就不错了,更多是仆从服侍。幼蕖离开时年经也小,偶有想念,但并不很伤感。

师父待她何等慈爱,师兄们个个把她当眼珠子疼;而且,从小最熟悉最亲近的采珠姑姑,一直在自己身边。

少清山,就是小幼蕖的家呀!

前面就是自己的菡萏小院,远远看去,正有一灯如豆。这里的灯光,更让她喜欢,每次夜晚归来,看到树影里透出的莹莹柔辉,她的心都像一下子泡在了暖水之中,无处不温软妥贴。

走过一片露着零星梗茎的荷塘,幼蕖刚推开篱笆桩的小门,姑姑已经迎了出来,暖暖的笑容映着檐下的长明灯。年轻秀美的容颜一如当初大明宫太液池边,数年的山居岁月,只给她添了几分安定从容的气韵。

“幼蕖,今年的年糕好吃么?”

幼蕖欢喜地跑过去把采珠一把抱住,脸在姑姑胸口蹭了蹭。

“好吃得很呢!今年的新米特别香!姑姑啊,我带了黑糯米的年糕给你,刘婶说这个你吃了好,补气血,乌发养颜呢!”

采珠听了直从心底开出花来,虽然幼蕖已长至她肩膀一般高了,在她心里,眼前的小姑娘,一直都是当初抱在怀里软软的小模样。

虽然小公主不能锦衣玉食、呼奴使婢,但能健健康康太太平平地活着,比什么都强!是病歪歪地裹在缭绫轻罗里娇养,还是活蹦乱跳地漫山放养?采珠觉得,当然是选后者。

哪怕今天的小公主只穿了这件蓝花土布的小袄,连太液池边一个洒扫的杂役小宫女的衣着都比不上,在采珠眼中,小公主红润的脸色和蓬勃的活力,比整个大明宫的珠玉都胜上无数倍。

当日的金盆玉枝不禁风雨,如今的泥育青梗傲立寒暑。

“蕖”之一字,可为小娇荷,可为小芋头。

芙蕖养眼,芋头养人。太液池的仙荷再好,不过只开一季,天冷了就得凋落;土生土长的芋头籽儿,泼剌剌地沐雨迎风,一个小籽籽儿就能扎根深土,三九三伏都不惧,茁壮成长生生不休,多好!

何况,还能让她在小公主身边一直看着守着,陪伴着小公主平安长大,小公主也依恋她如慈亲。采珠觉得,她此生真是得老天特别垂怜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六章 少清有小芋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