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烟火别有香

清都仙缘

2022-05-14 23:04:36

可与语

资讯 | 连载

想起八哥,小九就在心里大叹其气。

八哥这几日倒霉了喂!

其实也没什么,也就是因为前几日里她和八哥偷了七哥的九绝梭去深海里捕八翼鱼。

实在是因为啊,那八翼鱼甚是美味,可惜非在极深的海底才见,且迅疾无比,对灵气又极为敏感,没有那掩身藏气的极快的九绝梭,凭他们俩的三脚猫的本事,连根鱼鳍也到不了手。

那晚本来运气极好,二哥在山腰上发现一处山洞深处有毫光透出,虽无人居住,却似有陈旧道术痕迹。

师父喊了七哥一道去察看,她与八哥正好偷偷拿了七哥放进地心炉里准备锻炼的九绝梭。

九绝梭是双胞胎父母所遗,向来由七哥知素保管,是一件难得的低级修士凭借血脉之力就可驱动的法宝。

八哥守玄眼馋已久,奈何这梭儿一直被知素以兄长之名霸着不让弟弟使,理由正当极了——怕弟弟闯祸!更无奈的是,师父和师兄们都认可这个理由,也默认了知素的看管之责!

师父虽然不禁他们下山,但是向来不许这最小的两名弟子擅自出海,特别告诫他们不能在没有年长师兄陪同的情况下擅自出少清山的地界儿。

少清山至山下,其实都有不少禁制,弟子们气息与禁制设置相合,才能进出自如。旁的人,村民自是近不得内林及主峰,偶尔经过的修士也多被山表阵法引往他路。

这少清山上的禁制阵法却不能禁住东海海域,海上有各方来往修士,魔邪难分,深海沟里说不得还有什么深藏不露的厉害海妖。

凌砄担心小弟子跳脱贪玩,又尚无自保之力,故告诫小弟子,若无年长师兄陪同,不要轻易出远海。

这八翼鱼虽然无害,却潜在深海,动作又迅捷无比,追着追着就容易不知不觉地往更深更远处去。

小九与守玄若是从护山大阵出海,少不得惊动师父师兄,唯有这九绝梭可匿形破阵,又可穿透山脉。

守玄为偷用九绝梭出海着实动了不少脑筋,他也会驭使口诀,仗着与知素一胞同生而血脉相通气息相近,悄悄在九绝梭上动了手脚,又以好学之名跟二师兄学会了如何在阵法上设临时门户,然后竟然摸索出利用九绝梭悄悄进出山脉禁制的方法来。

于是,一有机会守玄就喊上小九偷了九绝梭往海里去。

俩人已是得手了好几次,都轻车熟路了,没想到这次栽了。

那天晚上,月黑风高,正是偷偷出去玩的好时机。

两人合力驭梭穿过山脉直抵深海,运气也顺得很,一下就捉到两条八翼鱼,两人欢欢喜喜在海边烤熟吃光,麻溜回头,又悄悄把九绝梭放回原处。

本来已经无事,偏偏八哥心虚得很。夜间七哥回来只随口问了一句:

“晚上和小九出去淘了没有?”

八哥说话就结巴了:“没,没有啊……”边说却边不由自主地用手指头去抹嘴角。

七哥冷飕飕地又道:“怎么头发上沾了片亮晶晶的物事?”

八哥立刻跳起来:“怎么会!八翼鱼没有鱼鳞的!”

接下来,八哥再捂嘴,也没有用了……

七哥动不得她,却罚了八哥抄那本一尺来厚的《少清仙志》!还不许用法力法术!只能老老实实用手抄!

八哥有心反抗,无奈这位双胞胎哥哥虽则只比他早出生半盏茶的功夫,修为却比他高出两层不止,做事又老到,已是禀过师父获得尚方宝剑,故而老八全无招架之力,只能乖乖受罚。

小九去求师父师兄,都只得了笑咪咪的一句:“我自是不想罚的,你只去说服老七便可。”

“……”

小九愤然放弃。

于是今日的打年糕,八哥是不得出来啦!

小九自己也知道,师父布置的修炼任务实在是为她好,不可偷工减料,于是压下心思修炼及至午时以后,已经赶不上磨米粉了。

可是自有其他师兄心疼她,答应了分人陪她去赶后面的场子,又带信给碾子家,让人家等着她来蒸年糕。

来之不易的打年糕啊!

小九替八哥可惜了一下,小心地拈起一撮散着米香的白粉末末,指尖搓了搓,果然轻滑细腻,的的是上好的米粉!

刘叔刘婶已经抬来几方比锅还大的蒸笼,小九卷起衣袖,熟练地把米粉倒入大木盆,在糥米粉里调入清水,运力搅动起来。

一圈一圈,软软的米粉绕在手上,粘粘的,凉凉的,这感觉……就是让人欢喜呐!

花妹和碾子围着装米粉的大木盆打转,小九看着两小儿憨态可掬的模样直欲发笑,忍不住伸手想摸摸花妹的小丫角,却发现自己一手的白粉,很是遗憾地撇了撇嘴,只能住爪。

她想想又担心自己搅动米粉的时候两个娃娃会忍不住伸手进来,万一给误搅伤了可怎生是好?便顺手揪了一块米粉团给花妹,哄着让她自去捏面人儿玩。

花妹小脸儿笑得皱成一个小包子样,乖乖在灶旁坐了,拉着碾子哥哥和她比赛捏小人儿。

小九揪起一团湿粉,很是老练地看了看水粉调和情况,抬头冲刘叔刘婶咧嘴笑了笑,接着再运力搅动,如是几番,额上微微出了汗,终搅得均匀,遂和刘婶一道把调好的米粉轻轻一层层铺入蒸笼。

俟锅里水开,架上蒸笼,小九这才长呼一口气。

刘叔端过来一盆小小的毛蟹:

“小九啊,看看,这可新鲜不?昨儿个才从海里打上来的。”

小九奇道:

“冬天里这活灵灵的小蟹可不多见!从海那边翻过山来可不容易!”

刘叔搁下小盆,挺得意的说:

“是你六哥明炎上次说,鹿饮涧那头山体窄,谷里能通着海边,我就存了心。就是平日水大不得去!我前段时间和李家老大他们几个趁着农闲无事走了走,就从歪脖子榆树那里的小山坳进去,发现冬日水枯,山谷里就能趟出条小路来。早起一点,紧着走,晌午就能抄到海边。”

他指了指小蟹,道:

“喏,这就是跟来海边歇脚的渔船换的!正好这段时间天不冷,他们打了不少,我们换了好几篓呢!全村分下来,每家都能分到些,尝尝鲜。”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三章 烟火别有香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