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修炼

神州战纪

2021-07-22 23:32:59

梵子夕

资讯 | 连载

修炼的日子总是很快,转眼间李孟空已经来到昆仑三个月了。在此期间除了每天的吃饭之外,所有人几乎都一直在修炼,李孟空,庞天雷。萧龙三人也只是见了一面便匆匆分开。

当今日第一缕阳光照射到茅舍之时,突然有人大笑着冲出茅舍:“哈哈哈,我的大道之基终于开始由虚转实了。”他这一叫,大部分还在修行之人也跟着出了茅舍,庞天雷也在其中,所有人都看向他,有的羡慕,有的则是不屑,“刚刚有点成绩而已,真当自己是什么天才吗?修行第一个月我便已经由虚转实,也没像你这样,丢人现眼。”有人冷冷的说道。“谁在说话?”刚刚大笑之人,脸色一冷,向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望去。此时一道人影缓缓地从人qun中走出,此人长得倒也算是英俊,只是一双眼睛十分yin沉,“你是谁?我林玉晨并没有得罪过你,为何如此奚落?”

“没得罪我?单凭你打断我修炼我就应该教训教训你,记住我叫楚寒。”话音一落楚寒猛然发难,御风斩。道家术法御风斩瞬间隔空击向林玉晨,仓促之间林玉晨双手交叉抵挡,但却一下飞了出去,他的修为本身就不如楚寒,再加上仓促抵挡,根本就不可能是楚寒的对手。此时林玉晨口吐鲜血倒在地上,而楚寒却不依不饶,又一记御风斩飞向林玉晨,若被此招斩中,恐怕林玉晨不死也会废掉,刚才的一击已经让他失去行动能力,现在林玉晨只能闭目等死。就在御风斩即将斩到他时,一道身影瞬间出现在林玉晨身前,一拳击向御风斩,御风斩轰然破碎,此人却纹丝未动,这人正是庞天雷,“朋友,教训一下也就是了,何必赶尽杀绝,大家分属同门,如此未免太过了。”庞天雷沉声说道。“多管闲事,今日饶你一次。”楚寒冷冷的丢下一句话转身而去。林玉晨见庞天雷为他当下一招,不由松了一口气赶紧道谢:“兄弟,多谢了,要不是你我今天怕是废了。”“这也是个教训,我扶你回去。”庞天雷架起他向着茅舍走去。

这只不过是一个小cha曲,很快又归于平静,大家依旧是像以前一样努力修行。对于外面发生的是李孟空浑然不知,这三个月以来,他的大道之基由虚转实的速度越来越快,如今李孟空随时都会踏入筑基期,这还是他有意压制速度的原因,这三个月里他除了修行造化天经,也找了一部《五行之术》修炼,这一术法乃是以操控天地五行为基础,进而将其转化为杀伐之术。要知道五行无处不在,人体亦与五行息息相关,与人对战之时随手抽取五行元素化为攻击,即使没有武器亦不会束手束脚,五行遁法就更加实用了,随时将身体化入五行之内,这简直就是逃跑,yin人的不二法门,如今李孟空的土遁已经小有所成,他随时都能沉入土地之内,土遁之术一转,只要是土,他便可以如鱼入水一般遁向远方。

现在李孟空正在全力运转造化天经,他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境界,大道轮盘急转,由虚化实之势已经不可阻挡。外界问道松下,玉虚子看向李孟空的茅舍轻声说道:“九十九天了,差不多了。”话音一落,玉虚子瞬间消失,再出现时已在李孟空院内,只见他双手划动,一道极为复杂的手印瞬间完成,整个院子突然被道纹笼罩,就在玉虚子完成这一切时,李孟空的的大道之基已经完全铸成,正式踏入筑基期,此时李孟空的体内突然传出洪钟大吕之声,钟鸣九响。李孟空整个人散发处浩荡紫气,直冲天际。玉虚子脸色一变,他本想布下阵法,隔绝筑基之声,以防万一。但没想到李孟空的突破竟然紫气冲天,不过随后他又平静了下来,紫气冲天又如何,恐怕没人会想到这会是筑基之象。天下修士筑基成功之时,都会有洪钟大吕之声从体内传出,其声越多代表他资质越好,但钟鸣九响万古以来恐怕也只有拥有圣人之资的天才才会拥有,圣人之资,那可是传说中可成圣的天才,但谁又能想到筑基之时李孟空竟会拥有紫气冲天之象。

正如玉虚子所料,当紫气冲天之时,天下四方的目光也瞬间集中到昆仑,在一座古老的殿堂之内一名老者冷哼一声:“哼,昆仑又在gao什么鬼?果然是没落的种族,竟会以这些手段聚焦天下目光。”说完此话,老者收回目光,再次陷入入定之中,而其他目光在没看出什么之时,也都撤走。

被这紫气惊动,昆仑八大长老瞬间降临到李孟空院内,玄智渊问道:“师兄发生什么了。”而其他几位长老也看向玉虚子,玉虚子微微一笑,看向李孟空的房间:“没什么,我们走吧。”几位长老若有所思,相视一眼,随即有些欣喜,快速跟上玉虚子离去,几人都是人老成妖之辈,玉虚子那一眼他们又怎么不知道有人修为突破。这种天才自然是让他们给予厚望的,很定会好好保护。

外界发生的一切李孟空并不知道,此时他正注视着自己丹田的一切,因为造化玉牒又出现了,他真怕这货再把自己的大道之基打破,吸光自己的修为。但显然他是多虑了,造化玉牒之时围着他的道盘转了一圈,上下点了下,就如同师父夸奖弟子做的不错一般,它虽然没有说话,但那种意思却清晰的传到李孟空的意识之内,这让李孟空古怪不已。随后在李孟空惊讶的目光中造化玉牒突然神光大作,化为一滩ye体整个覆盖到李孟空的道盘之上,与道盘合为一体。李孟空此时有种感觉,自己的道盘绝对无人可以打碎,话句话说,他的道基之坚应该万古唯一。此时李孟空不在打坐,长身而起,瞬间冲到院内,李孟空觉得自己浑身轻盈无比,心念一动便凌空飞起,站立虚空之中。李孟空突然想到在空中是否可以如在平地上一样练功。想到便做,李孟空身形一动出手间便是太极形意拳,一套拳法下来,李孟空身体在空中沉浮,不由叹了口气:“不如在地上自在,看来应该多多熟练空中战斗,此时李孟空从空中下来,一接触地面变运转土遁之术,只见李孟空瞬间跳起,如同跳水一般一下钻入土内,而土地也如水面一般荡起一层波纹,但却丝毫没被破坏。李孟空再次出现之时,已经到了萧龙院内,此时萧龙正在练习一套剑法,正是昆仑派中《混元剑法》,剑法犀利,世间少有,剑光闪烁间隐隐有皇者之气。李孟空从地面内突然蹿出,萧龙剑法直接就凌乱了,而他本人也被吓了一跳。刚要出剑,李孟空瞬间欺身而上,右手双指夹住剑体,说到:“是我。刚刚修炼了土遁之术,试了试。嘿嘿。”“我差点被你吓死,修炼的如何?我觉得再给我一年时间,我差不多就能筑基,你可别被我超过。”萧龙抚摸着xiong口,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不着急,我过来想着把这五行之术教你,以后也好保命,给你。”说着李孟空掏出一本书籍,这是他利用这段时间抄写的《五行之术》。“这可是好宝贝,整个昆仑我只找到了一份残缺不全的五行术,你那里来的?”萧龙接过书籍欣喜的问道。“在掌门那里弄的。”李孟空当然不能说实话,因为他们都还太弱,若是告诉萧龙实话,他怕会给萧龙带来灾难,造化玉牒暂时还不能让别人知道,他也只好推到玉虚子身上,他相信玉虚子会比他处理的更好。李孟空在心里对萧龙说了声对比起,“我去找天雷,你修炼吧。”说完李孟空又钻地而去。萧龙则是只顾着看秘籍,头都没抬,也不知道听没听到李孟空的话。

此时庞天雷的茅舍内,“妈呀!鬼啊,”同样的出场方式,庞天雷直接被吓得蹦了起来。“是我,鬼你个头啊,土遁之术,我只不过试一试。”李孟空没好气的说到。“真是你啊,吓死我了,差点走火入魔。那啥,兄弟,嘿嘿,那个那个。嘿嘿。”庞天雷走到李孟空身边,搓着手,一副讨好的样子。李孟空见状,略作无奈的叹了口气,缓缓拿出一本书,正是《五行之术》,“我还能忘了你,我一共抄了两份,你可不能给别人。”“放心吧,兄弟。”庞天雷一把接过书本,“你说也怪了,昆仑那么大的门派,竟然没有这种术法,难不成失传了?不对啊,你哪来的?”庞天雷这才想起这事,李孟空当然又推到玉虚子身上了,“原来舍不得拿出来,太小气了。”庞天雷一脸鄙视的说到。李孟空正要说话,突然玉虚子的声音传入他脑海之内,“到玉虚宫一趟”。“你快好好修炼吧,我去掌门那里一趟。”说完李孟空遁地而走。“啧啧啧,真实神奇啊,五行遁法,练好之后要是yin人真实太棒了。”庞天雷看着李孟空消失的地方自言自语的说到。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七章 修炼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