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走出华夏

神州战纪

2021-07-22 23:32:58

梵子夕

资讯 | 连载

昆仑主峰,玉虚宫内。此时玉虚子和八位长老正端坐于宝座之上,几人看向李孟空的眼光有赞赏,有惊叹。一个修行两年多的年轻人竟然结丹成功,而且是以绝世之资踏入金丹大道。李孟空被几人盯得心里发毛,不得不开口道:“掌教,诸位长老,如今我结丹成功,弟子想出华夏,游历天下。如此方才能够了解这个世界,为将来的大世争雄做些准备。”

“孟空啊,你如今刚刚结丹,虽然有傲视万古之资,但是依老夫看,你应该再次做出突破时下山游历,如此自保之力才更足啊。”大长老玄智渊不误担心的说到。

“是啊,老夫也觉得如今行走天下早了一些。还是再沉淀一番为好,毕竟现在处处充满危机,一旦出了华夏,你所要面对的敌人可就不仅仅是人族那么简单了。”何向明也开口劝道。其余众位长老也都觉得他们两人说的有理,纷纷劝诫李孟空。因为众人对他的希望太大了,一个登临筑基九阶,完美结丹的天才,对于昆仑,对于华夏来说实在太过重要,他们容不得任何意外的发生。这样的天才将来注定会登临巅峰,带领华夏崛起。

“你们几人老糊涂了吗?天才若是不经历磨难怎么踏上巅峰?修行路道心最重要,从古至今凡是登临巅峰者,哪一个不是道心坚定之人。不经磨难,永远只是温室里的花朵。天资再高,不经磨难,永远不会成为至强者。只有经过血与火的洗礼,将来的路才会相对容易一些。”一脸冰冷的楚凝霜突然开口训斥道。这位冷的像块冰一样的仙子,说话毫不留情,虽然是好意,但是说话太直了。几位长老的老脸真有些挂不住。

“凝霜倒是误会我们的意思了,我等并不是不让孟空外出历练,只是我等认为他的实力尚浅,最好是再次修炼一番方才是上策。”大长老玄智渊解释道。对于楚凝霜的犀利他们早就习惯了,相处这么多年他们之间早已经不存在隔阂。

楚凝霜冷哼一声,本想再次开口,玉虚子适时阻止道:“好了,大家不要再挣了,凝霜说得对,年轻人嘛,总应该闯荡一番,结丹期也是一名高手了。既然孟空已经有了打算,就让他去吧。”

“多谢掌教,多谢诸位长老,长老们的好意孟空铭记在心,既然如此,今日我就出发。”李孟空开口说道。他可不希望几位长老再次反悔,还是应该快刀斩乱麻。

“你可有什么具体的去处?这一路可是凶险异常。”玉虚子虽然同意李孟空游历,但内心也是担忧的紧。

“我想先去东胜神州,一路前行。”李孟空答道。

“也好,你有打算就好。华夏外部不同于你以前的生活,那里没有科技,所有人的生活都是华夏古代的样子,你要有所准备。另外,外界除了人族,还有其他各族修士,杀人夺宝的事情时有发生。对待敌人。万万不能仁慈。打不过就跑,我看你的身法似乎是鲲鹏身法。姬家小丫头教你的吧,此身法足可逃命。你的战力我不怀疑,但是千万不要逞强。”玉虚子一口气说出一大串话语,关心之情显露无疑。

李孟空忍不住笑了,“掌教怎么变得婆婆妈妈了,放心吧,我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万古一战绝对会有我的身影。掌教,诸位长老保重。希望掌教能够对天雷他们照料一二。孟空告辞。”虽然开着掌教的玩笑,但是对于他的关心,李孟空心里很温暖。即将离别,此时的他也不禁有些伤感,李孟空深吸一口气,平复一下心情。最终还是离开了玉虚宫,离开了昆仑。

他并没有再次向萧龙,庞天雷告别,那不过是徒增伤感而已。“再见昆仑,再见我的兄弟。”李孟空立于半空之上,远远看着昆仑山,终于他化作流光,向东而去。

玉虚宫内,玉虚子不由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孟空是否会创造奇迹,他这一去恐怕面临的将会是无休无止的征战。唉!”此时大殿内一片寂静,几位长老全都皱着眉头,为华夏担忧,为将来烦扰。

“万古一战?孟空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此时楚凝霜突然开口,她突然想到李孟空所说的话,不由惊呼出声。她这一提醒,几位长老方才注意到李孟空的用词,不觉有些惊讶。

“万古一战?看来他似乎知道了一些什么。”玉虚子喃喃说道。大殿内再次陷入寂静之中。

李孟空一路向着东方飞去,片刻间他便到了一座坟头之前。李孟空轻轻的走向墓前,生怕惊扰到墓中人,他将一些纸钱点燃,在墓碑前深深地磕了三个头。“师父,我结丹成功了,结丹前,我来看过您,因为我怕我会灰飞烟灭,再也不能祭拜您了。如今我结丹成功,就要去游历天下了,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您不要挂念,我会很平安的。再见师父。”说完话李孟空不再回头,转身向东方天际飞去。他怕这一回头,自己再也狠不下心离开。

前途茫茫,一切显得那么陌生。半空之中李孟空看向下方大地,身前一片史前景象,身后却是现代化的城市,两种不同的文明时代,在这莽荒大地中竟然没有一丝突兀。李孟空飞身落下,立于华夏和这陌生世界的交接处,独自一人向前走去。巨变后的地球早就分离崩析,除了华夏,其他民族早已不知去向。

一片参天大树之前,李孟空站在空地之上,不由惊讶这片树木的巨大,仅仅是普通的大树,竟然需要得三个人才能抱得过来。李孟空抬脚便向这片树林走去,正当他即将进去时,突然有人在背后叫住了他:“年轻人,你是要紧这片树林吗?听我一句话,千万别进去,这里太危险了。”李孟空回头一看,竟然是一位大约五十多岁的老人,一身农民打扮,身穿粗布古衣,很朴实。

“这里面有什么危险?老丈能否告知?”李孟空并未对来人感到惊讶,之时对着树林中的危险很感兴趣。

“什么危险?我们村以前经常到这树林里打猎,但是上个月开始,这树林里来了个妖怪,凡是进去打猎的年轻人都再也没回来,村里去找他的人也都消失了。而且,我听说有一个村子,全村人都死了,就是被这妖怪杀死的。”这位老人一说起这个妖怪,本能的留露出一股惧意,“年轻人,天快黑了,你和我回村里住一晚,明天再走吧。虽然老汉不知道你要去哪里。但是晚上太危险了,别急着走了。”不得不说这位老人很热心,仅仅是初次见面,便请李孟空回村。

“也好,那就多谢老丈。”李孟空抱拳道。“不知道村民们可见过这个妖怪,它长得什么样?”李孟空觉得既然遇到这种事,就应该为民除害,凡人何罪?妖本事修行者,但既然如此不知好歹,不妨收了它。也算是对老人的一番热情做个回报。

“哪能见到它啊,要是见到它,哪还有命。快走吧,快到村了。”老汉觉得这孩子有点傻,看向李孟空的眼神有点可怜他。李孟空真的很无语,自己一番好意,竟被人鄙视了。不过这妖怪既然杀人,恐怕也就是为了借助人体精气修行。李孟空将修为压制到最低,散发出一种微弱的法力波动。

如此做,不过是为了引出老汉口中的妖怪,他既然想要杀人,那么这种有微弱法力的修士可要比普通人强百倍,若是这妖怪真的是为了取人精气修炼,这种YouHuo他绝对受不了。为了引它出来,李孟空甚至将发力波动引向树林之中。这一路上李孟空都在布置手段,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到了老汉的村落。

“老张头,回来了,来客人了?”一进村口,便有人向老汉打招呼,村里的人总是很淳朴。李孟空放眼望去,这个村落并不大,也就几百户人家。一副古老的模样,这和华夏古代的村落并没有什么不同。李孟空走进村落,也不时有人和他打招呼,他也一一回礼。很快,他便跟老张头回到家了。

老张头家里并无他人,只有他一个,李孟空很惊讶,老人竟然独自一人生活。“老人家,家里只有你一个人吗?”

“老伴走得早,我那儿子进山打猎再也没回来。嗨!这害人的妖怪!”老人不愿多说,只是眼角似有泪光闪烁。李孟空心里有些发酸,进入这个村子之时,这里的一切让他想起自己小时候所在的地方,他的师父也是独自生活,哪里的人们也很淳朴。就像这里的人一样。李孟空不由暗暗发誓,一定要将这个妖怪铲除。

李孟空并没有闲着,他让老汉歇着,自己找来食材,为老汉做了一顿饭。这顿饭李孟空和老汉都吃的很香。

半夜时分,村里的人早已睡熟,李孟空突然化作流光飞向村口,展开五行之术,遁入村口的一株大树之内,静待猎物到来。李孟空这一等就等到黎明时分。“倒是狡猾,看来要进树林一趟。”李孟空如此想到。

今日村民还未下田竟然下起了小雨,大家也都没在出门,李孟空自然不能这时候离开,不得已只好告诉老汉,天气原因想在住几天。老汉自然欢迎他住下,借着熟悉村子的借口,李孟空来到昨日树林之内,刚一进来,李孟空便感觉到一股邪恶的气息,“看来这里的妖怪并非妖怪,这下就有趣了。”李孟空自言自语到。不过让他失望的是,对方并不在这里,白白找了一天,为了不让老人担心,李孟空不得不离开这里,走之前顺手打了两只野猪,也好改善一下老人的生活。

见到李孟空扛着野猪回来,老人竟然生气了,“你怎么进去打猎了,太危险了。唉!你怎么不听话呢。我儿子就是这么没得。”

“没事,我会点功夫,这野猪就当我孝敬您的。”李孟空赶紧做饭去了。

又是WuYe时分,李孟空再次来到村口,白天他留下了一些线索气味,相信对方肯定回来的。大约一个时辰之后,只见天际一道黑雾迅速向着这片村落而来,突然黑雾化作数十缕,将整个村落探查了一番,看来对方也很谨慎,害怕这里有埋伏。李孟空见状,冷笑一声,缓缓从树木之中出来。

“不用探查了,没有埋伏,只有我一个。”站在地面之上。李孟空并未施展修为,而是冰冷的看着黑雾,黑雾一阵翻滚,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传出。

“桀桀桀,小辈你倒是大胆,竟敢进我的地盘,一会等我吸了你,再屠了这个村子。”话音一落黑雾消失不见,地面之上出现一位皮包骨头的老头。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十六章 走出华夏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