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1章中毒

发布:2022-05-14 06:25:22

绵延起伏的葬神山脚下,有一小镇,由于镇中种了许多桃树,因为名日:桃花镇。桃花镇东街有一片繁华热闹的府邸,那是镇上最有名的莫大善人的家:莫府。但是,莫大善人早在五年前行商途中,遭受一妖兽疾风狼群的袭击,夫妇双双不幸遇难,只留下的一个九岁的独子。莫大善人生桃花镇东街有一片繁华的府邸,那是镇上有名的莫大善人的家:莫府。。...

连绵起伏的葬神山脚下,有一小镇,由于镇中种了许多桃树,所以名曰:桃花镇。

桃花镇东街有一片繁华的府邸,那是镇上有名的莫大善人的家:莫府。

不过,莫大善人早在五年前行商途中,遭遇一妖兽疾风狼群的袭击,夫妇双双遇难,只留下一个九岁的独子。

莫大善人生前的结拜大哥苗仁义怜惜侄子年幼,恐他因若大家产不会打理被别人欺了去。

因此一家人搬过来,一边照顾年幼侄儿一边帮他打理镇中生意,平日里对这个侄儿那是有求必应,呵护备至,比对自己亲生的还好。

镇上人谁不夸赞苗仁义,仁义无双,不愧父母给他取的这个名字。

可谁知莫大善人生前乐善好施,是有名的大善人。

死后留下的独子,却慢慢长歪了,变成一个恶名在外人厌狗嫌的纨绔少爷。

本来镇中百姓看在他爹莫大善人的面子上,些许小事也就不和他计较了,可随着年龄增大,他却变本加厉,前段日子居然把镇上另一富户刘家的小姐约出来给强了,致使刘家小姐不堪受辱跳了河。

……

紫月高悬,透过窗户上的琉璃,为屋里洒下一片梦幻紫辉。

屋里,两个彪形大汉正压制着一华服俊秀少年的双臂,任由一小厮打扮的青年捏着他的下巴,往他嘴里猛灌一碗冒着臭气的药汁。

不管俊秀少年如何挣扎,那碗药汁还是被灌进去了大半,等灌完了药汁,两个大汉才松了手把少年扔在了地上。

少年双手一得自由连忙抠自己的喉咙,想把药汁吐出来,可惜也就干呕了几下,根本无法吐出药汁。

大概知道自己是徒劳了,少年也不在折腾,抬头看向一直坐在那里的中年夫妻俩,那是平日里对他有求必应,呵护备至的伯父伯母,现在却变成了对他下毒手的人,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满面泪痕,红着眼睛大声质问道:“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打扮富贵的妇人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话一样,拿手中的丝绢捂着嘴唇咯咯笑了起来。

笑毕,又拿丝绢装模作样的擦了擦嘴唇,才对着已经因为毒药发作,开始脸色发黑,嘴唇发乌的少年说道:

“三郎啊!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你居然还在问为什么?你说你叫我说你什么好嘞?……是我的教育太成功了吗?你还真是一个草包废物,简直和你父母一样蠢,他们要不是把引兽草当……”

“好了…”

一直没说话的中年男子,也就是桃花镇百姓口中仁义无双的苗仁义,突然出声打断了妇人的话,他脸庞方正,眼中带着正直慈祥,任谁见了都会觉得这是一个慈善正直的好人。

可慈善正直,仁义无双的苗大好人,现在说出的话却着实让人心寒:

“三郎啊,你就乖乖去吧,伯父会为你风光大葬的,你也不要怪伯父心狠,谁让你害死了刘家小姐呢?伯父总要给刘家人一个交代吧!”

“刘家小姐不是我害死的,强了她的是阿大,我没有害她。”

少年指着刚给他灌药的小厮,语气激愤。

“可外面的人都只知道是你强了刘家小姐,害死了她。”

“是你们,是你们故意害我……我只是不明白,既然你们要害我,为什么以前又要对我有求必应…那么好干什么?”

说着说着语气低迷下来。

“呵呵呵……”

妇人眉梢眼角都染上了笑意,可以看出她真的是很开心得意,娇着声音道:

“三郎啊,我们要不对你有求必应,怎么能把你宠的无法无天,性格恶劣不知天高地厚到处得罪人,最后众叛亲离呢?不这样又怎么能让所有人都讨厌你?厌恶你,相信你是个无恶不做的坏孩子呢?……

至于说对你好,你觉得是就是吧!反正这些也不重要了,你一个将死之人知道了也没用,反正现在你死了,也不会有人为你出头,大家只会拍手叫好。”

“……我死了…对你们有什么好处?还有我父母究竟是怎么死的,是不是你们…哇呕~”

一句话没说完,毒性渐渐发作,少年突然喷出一口黑血,却还是颤颤巍巍爬了起来。

那个叫阿大的小厮突然跳出来,一脚踹在少年身上,把他踹翻在地,又拎着他的领子提起来,恶声道:

“真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这诺大的府邸,满目的富贵,也只有你看不到,还挥霍无度,不把它当回事。我居然给你这么一个蠢货当了五年的小厮……

不过还是要感谢你,要不是你长了一副好皮囊,被刘家小姐一见倾心,怎么能以你的名义把她约出来,让我也能尝了尝富家小姐的滋味呢?”

阿大说着说着居然目露淫光,好像还在回味什么似的。

“你无耻…”少年突然爆发,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也许是回光返照吧,猛力一把推开阿大,在众人愣神的功夫,踉踉跄跄冲出了屋子,消失在夜色下。

妇人尖锐的嗓音响起:“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快去把他给我捉回来。”

苗仁义:“都分头去找,他中了毒必死无疑,府里都是我们的人,他跑不远的,封锁各个出口,别让他跑出去了。”

“是”

……

莫三郎知道自己死定了,也没想着逃出去,他踉踉跄跄来到一座偏僻的小院里,推开屋门,里面供奉着一座神像,这是一座木质雕刻,一尺多高,头上长角,面目威严森然的神像,被安放在供桌上,前面放着一个蒲团,上面落了一层细灰,应该是很久没有人来这里了。

这座神像是五年前阿大刚来他身边时,带着他一起去请回来的,说是让他方便给死去的父母祈福。

后来他才知道这是一尊魔神像,他的性格渐渐变得恶劣,多多少少也是因跟这魔神像长年累月的呆在一起所受到了影响。

虽然知道是魔神像之后,他已经不来这里了,可他的性格也渐渐成型,想改也不太容易。

刚跪坐到蒲团上莫三郎又“哇”的吐出一口黑血,并且七窍也开始流血,毒素快要攻心他不行了。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