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十三章 暗流涌动

发布:2021-07-22 23:32:58

这道身影刚一会出现,空间便如浪涛一般涌进四方,下方之人,在内李孟空在内,全部能承受忍不住这股威势,口吐鲜血。玉虚子双手无尽虚空一按,登时威势散去,随后冷声张口:“果真是卑鄙之徒,不但会颠倒黑白,居然还能对小辈一次出手。你若要一战,我与诸位道友也可以能满足你对方此时凝重无比,但此人也是了得,一人对抗这么多高手竟然毫无畏惧之色,“你们若是出手,那我们就战上一战,不过我可不喜欢到虚空战斗。”说话间他低头看向华夏国方向。这一动作顿时让玉虚子等人勃然大怒,对方竟然想毁灭整个华夏。“你若敢如此,我等也让你族从此灭尽。”华夏一方有一人开口说道。此话一出,双方局势更加紧张,正当他们准备出手之时,天际一道流光飞来,一位老者手拿权杖落到两方中间。此老者并无任何威压,如同凡人一般,但他站在那里,却给人一种横断天地的感觉,“双方稍安勿躁,我奉麒麟老祖之命而来,大世即将开始,双方各退一步,让年轻人在以后战个高低如何?”“既是老祖所说,我华夏一方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南蟾部州方面若是收手,我等自然不会向他们一样不要脸皮。“玉虚子代表众人表态道。原来来人竟然是南蟾部州之人,玉虚子一石激起千层浪,下方修士不由心里一惊,如今华夏国不过是一个世俗小国,竟然有修士不远亿万里出手,华夏国竟然就如此惹人仇恨吗?他们究竟想干什么?来人并未答话,只是冷冷看着中间的老者,老者不以为然:“你不用如此看我,老祖说了,你南蟾部州的手是不是shen的太长了,若是你们有任何意见,老祖不介意找你家老头子谈一谈,年轻人才是这个时代的主流,大世开启,谁都不能破坏。回去告诉你家老头,别忘了当初的誓言。”。...

这道身影刚一出现,空间便如浪涛一般涌向四方,下方之人,包括李孟空在内,全部承受不住这股威压,口吐鲜血。玉虚子双手虚空一按,顿时威压消散,随即冷声开口:“果然是无耻之徒,不仅会颠倒黑白,竟然还能对小辈出手。你若想一战,我与诸位道兄可以满足你,让你有来无回。”随着玉虚子一声令下,十多道身影赫然出现在半空之中,这些人每一位都有通天彻地的威能,浑身散发出的气息毫不弱于玉虚子。

对方此时凝重无比,但此人也是了得,一人对抗这么多高手竟然毫无畏惧之色,“你们若是出手,那我们就战上一战,不过我可不喜欢到虚空战斗。”说话间他低头看向华夏国方向。这一动作顿时让玉虚子等人勃然大怒,对方竟然想毁灭整个华夏。“你若敢如此,我等也让你族从此灭尽。”华夏一方有一人开口说道。此话一出,双方局势更加紧张,正当他们准备出手之时,天际一道流光飞来,一位老者手拿权杖落到两方中间。此老者并无任何威压,如同凡人一般,但他站在那里,却给人一种横断天地的感觉,“双方稍安勿躁,我奉麒麟老祖之命而来,大世即将开始,双方各退一步,让年轻人在以后战个高低如何?”“既是老祖所说,我华夏一方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南蟾部州方面若是收手,我等自然不会向他们一样不要脸皮。“玉虚子代表众人表态道。原来来人竟然是南蟾部州之人,玉虚子一石激起千层浪,下方修士不由心里一惊,如今华夏国不过是一个世俗小国,竟然有修士不远亿万里出手,华夏国竟然就如此惹人仇恨吗?他们究竟想干什么?来人并未答话,只是冷冷看着中间的老者,老者不以为然:“你不用如此看我,老祖说了,你南蟾部州的手是不是shen的太长了,若是你们有任何意见,老祖不介意找你家老头子谈一谈,年轻人才是这个时代的主流,大世开启,谁都不能破坏。回去告诉你家老头,别忘了当初的誓言。”

南蟾部州修士的态度让老人有些厌烦,说话也不在客气。此人并不是什么善类,从他之前的态度就可以看出,转身欲走之间,竟然冒天下之大不韪,隔空对着华夏城池就是一掌,竟然想要灭一城之人。“你大胆。”玉虚子等人目眦欲裂,下方李孟空等人也是一脸冷意,李孟空早已将此人记下,将来若有能力,必灭之。

手拿权杖的老者,随手一抬,那隔空巨掌烟消云散,与此同时,他向南蟾部州修士遁走方向,一致点去,只听见一声惨叫,便再也没有声响。“此子心思毒辣,老朽给他个教训。老祖盼望着华夏归来。”说完话,他再次消失不见。玉虚子对着虚空行了一礼,便转向下方。

李孟空总觉得刚才的老者走之前,似是有意无意看了他一眼。但见到玉虚子到来,他也不再多想。“见过掌门。”四人行礼道。“嗯,你们很不错。这次有人出手相助。华夏可以安稳一段时间了。孟空也快要结丹了,明日一早我们便回转昆仑。

经历此战,华夏凡人军队也是损失惨重,不知又有多少家庭陷入悲痛之中,白发人送黑发人,那种苦痛谁人愿意尝试呢?和平才应该是所有人的追求。战争过后的满目疮痍,是留给后人的警示,企盼时间再无战争。

瀛洲之人大败而回,包括幕后黑手也惨败。华夏的实力不容小觑,天下各族都在思考,华夏的中坚力量到底有多少?麒麟族老祖竟会出手干预这次大战,看似他是为了让年轻一辈登上舞台,实际上偏袒之意已经十分明显。还有那老者说的“誓言”,到底是什么誓言?各族掌舵之人纷纷向族内老祖请教,但所有人都闭口不言。似乎那是一个JinJi,没人愿意提及。

此战华夏一族实力初展,各族纷纷有了些压力。也许当年万族共尊的华夏一族,并非像他们认为的那般没落。此时凡是对华夏动心思的种族,不得不改变计划。各族年轻一代全都蠢蠢欲动,一场大世来临的气氛席卷整个天地。

李孟空并没有再去见姬如梦,他相信在姬家没人可以伤害她。离别总是悲伤地,既如此倒不如安静的离开。似乎是有默契一般,当李孟空起身回昆仑之时,姬如梦也随家族动身。

将近一年多没有回昆仑了,此时昆仑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如果非要说变化,那就是演武场上不再像以前一样没人了,新入门的弟子很多人都在此切磋。庞天雷,萧龙,隐洪卓回来后便立即闭关了。而李孟空则是跟随玉虚子来到玉虚宫。玉虚子并没有立刻说什么,而是看了李孟空许久,这才开口问道:“可有把握九步登天?以最完美的方式结丹?”玉虚子的眼睛里满是期待,华夏太需要这样一为完美结丹的天才了,这样的人如若不在中途陨落必定可以登临道之巅峰。李孟空深吸一口气,郑重说道:“我一定可以,将来的路上一定少不了我的身影,我知道各族均有无双天才,他们道运深厚,但我也有无双造化,将来必定登临绝巅。”

“好!等到你有完全把握之时,便去结丹吧。回去调整自己,去吧。”玉虚子稍微松了一口气,李孟空能有这样的决心那是再好不过,如果连这种意志都没有那就真的危险了。李孟空从玉虚宫出来后,并没有回去修炼,他现在需要的是一颗平静的心,一种最完美的状态,单靠修炼,已经毫无作用。此时李孟空独自一人来到昆仑一处悬崖峭壁之处,在这万丈高的地方,极目远眺,那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油然而生。李孟空此时心中不由豪气顿生,前方的路再艰险又能如何,我心之所向,谁人可阻!李孟空这一站就是一天一夜。许久李孟空洒然一笑,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不知去向。

整整三天,李孟空再也没有在昆仑出现。很多人都在着急,庞天雷甚至闹到了玉虚子哪里。但玉虚子之时淡淡的说了一句,“等着吧”,便不再回应。

整整过了十日,李孟空终于在他观景的悬崖边出现。刚一出现,他便宣布自己将会在今天踏筑基九步成就结丹。这则消息一出,整个昆仑哗然,他才修行几天?竟然已经能够结丹,新老弟子中除了庞天雷三人外,其余人全都震惊无比。一个刚刚修炼两年不到的人竟然将要结丹?这太恐怖了,如此修炼速度简直就和飞一样。就连许久都为露面的何亦然也出现在玉虚子那里询问情况。“我早就觉得孟空师弟不凡,不曾想竟是如此天才。看来今日我也要去围观一番了。”何亦然话刚说完,便直奔悬崖而去。此时那里早就被弟子们围上了,不过大家都只是远观,谁也不敢靠近。

李孟空对于外界情况并未关注,如今他正闭目调整,大道轮盘运转不息,一股太极之势散向八方。突然啪的一声轻响,响声并不大,但却让每一个人都听得一清二楚。李孟空的大道轮盘此时布满裂痕,鸿蒙之气外溢,在轮盘上方突然形成一个漩涡。外泄的鸿蒙之气瞬间向着漩涡而去,大道之盘越来越小,漩涡旋转越来越快。此时的李孟空整个人被紫金之光缭绕,神圣无比,“快看天上。”此时一位眼尖的修士突然大叫,众人随声望去,只见天际有一道石阶若隐若现,这道石阶横亘天际,巨大无比。突然“轰”一声巨响,石阶突然真实浮现,这石阶明明是由规则所化,但却偏偏又散发出一股莽荒气息。“这是石阶吗?我怎么觉得像是一个平台?”有人小声问道。“那是因为它太大了。”何亦然突然出声道。就在何亦然话音落下之时,又是两声巨响,天际又出现两道石阶,它们和第一道石阶呈阶梯状排列与天际之上。此时确实显现出它的台阶之状了,它的巨大无法形容,众人还来不及惊讶之时,又是几声巨响传来,一道又一道石阶横亘天际,终于九道台阶完全显现,李孟空随即长身而起。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