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逝爱第五章 特别关照

发布:2021-06-12 05:20:29

花生本编我的推荐女频小说逝爱,逝爱小说是作者妮花的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角为安君泽季霖森,安君泽季霖森小说精彩的片段:特别关照?安家落户的特别关照?呵,季霖森苦意的笑了出来,这样一直这样她过不了多久便会疯掉了吧?那个在角落里神经质笑着的女人突然闪现出在季霖森的脑海里,不,她切记成了那样。关照?安家的关照?呵,季霖森苦涩的笑了起来,这样下去她过不了多久就会疯掉了吧?那个在角落里神经质笑着的女人突然浮现在季霖森的脑海里,不,她不要成为那样。。...
逝爱第五章 特别关照

典狱长没有为难季霖森,只是其他的犯人怎样对季霖森,她就没有办法了,毕竟那是她看不到的时候。

关照?安家的关照?呵,季霖森苦涩的笑了起来,这样下去她过不了多久就会疯掉了吧?那个在角落里神经质笑着的女人突然浮现在季霖森的脑海里,不,她不要成为那样。

安君泽,为什么我都如你所愿进了监狱,你还不放过我呢?你好狠!!!

季霖森浑身都在颤抖,她从寒风中抱住自己,身上的伤快要变成冻疮了,有些发痒。

脑袋再次疼痛着。

回到房间后,她的狱友再一次的对她好好的关照了一番,就连那个蹲在角落里的瘦弱女人,如今也顶着一张令人恶心的脸欺负着她。

冰冷的水打湿了季霖森的全身,彻骨的寒冷灼烧着心中的愤怒,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眼前的这些女人已经死了很多次了。

这一次,头疼欲裂。

季霖森在地上不停的惨叫哀嚎着,一如她初进监狱时所听见的那些惨叫一样。

“装什么装?”为首的女犯重重的踢了季霖森几脚。

“头,不太对!”另外一个女犯人发现季霖森不似装的。

季霖森开始剧烈的抽搐,旁人有些吓的后退着。

一片黑,一片白,她的视线交替着,模糊不清着。

过去的一幕幕在她的脑海里上演着,不知何时起,她的回忆里只剩下了安君泽的绝情与冷漠,还有折磨。

嘀嗒的点滴声,让昏睡的季霖森清醒了几分,光线格外的刺眼,她的面前似乎坐了一个人,看不清是谁只是模模糊糊的轮廓,他似乎叫着自己的名字。

想要用手遮挡一下那刺眼的光线却发现手是被铐着的,她看到了安君泽站在病床前,她的手被死死的铐在床头上。

“季霖森,你在监狱都不老实,还打架?看样子是铁了心把牢底坐穿?”

“安君泽我恨不得咬死你!!”季霖森怒视着安君泽,不是他的特殊照顾,她会这样吗?

“你这个疯女人!看样子以后就算死在牢里我都不应该过问了!”安君泽感觉到季霖森的恨意时有些莫名,只是每次看到她一副死不认错的样子就会变得暴躁。

“我也不指望!!”

“很好!你记住!今后你是死在牢里还怎样,都与我无关了!”话说出的一瞬间,安君泽自己都很惊讶,他并不想这样伤害她的。

安君泽没有再去看季霖森,他怕会不受控的说出更决绝的话,他逃也似的离开了,为什么每次面对季霖森时,他都有一种自己错了的错觉?明明错的人是她,为什么难受的是自己?

安君泽离开不久后,季霖森的脑袋又开始疼痛不止。

那深爱的十五年,不求回报付出的十五年,为他马首是瞻的十五年,突然变得像一个笑话!

你看,季霖森,你的好坏死活,从来没人在乎过!

“安君泽,你的心里有过我一丝的痕迹吗?”

“哈哈哈哈,季霖森!你看清了吗?看清自己在他心中是多么无足轻重了吗?!”

笑着笑着,眼泪就模糊她的视线,身上一股难忍的刺痒让她开始哀嚎,满身的伤变为化脓的冻疮时,等着她的只有生不如死治疗过程。

她好恨!好恨啊!!!

……

安家别墅——

安君泽一拳打在了安君皓的脸上,他没想到自己的这个亲弟弟居然背着他去迫害季霖森。

“安君皓!你给我记住了!”安君泽死死的抓住了安君皓的领口,“除了我,谁都不可以伤害她,那怕是你!也不可以!”

安君皓微微一愣,明明是狠绝的话,他却听出了几分情义,安君泽是第一次这样对他,他诧然,心中更是对季霖森讨厌至极。

躲在转角墙后的兰西死死的抓住了自己的衣角,她的目光凶狠而无情,不管安君皓还是安君泽都只能是她的!

兰西的探监是季霖森没想到,毕竟她从那件事之后就像消失得无影无踪一样,季霖森曾一度指望过兰西说句公道话。

“霖森,好久不见啊?”兰西一改过去的态度,嘴角全是得意与讽刺。

“其实这一切都是你做得对不对!?不然为什么你突然就被抓住?太可疑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兰西故作无知。

“你还装?我把你当最好的朋友,你却陷害我?”

“得了吧,季霖森,到底是我陷害你,还是他不信任你,你心里难道没有一点数吗?”

兰西的话戳中了季霖森的痛处,她苦笑着,擦拭眼泪时暴露了手腕处的纱布,不光是手腕她的全身都裹着纱布,脓水随时都会浸透纱布,那味道特别的令人作呕。

“你爱的不是安君皓吗?”异痛与刺痒,这双重折磨让季霖森的表情开始扭曲起来。

“可是阿泽也是我的,那怕我不爱也只能是我的。”占有欲是一个可怕的东西,她已经习惯了这两个男人的宠爱,决不允许任何人惦记着属于她的东西。

“我要把一切告诉安君泽!!!”

“监狱是坏人待的地方,一个坏人说得话谁会信?更何况你有证据吗?”

坏人?待的地方?季霖森的情绪巨大的起伏着,她死死的抓住了自己的头发,她好难受!她感觉到自己快要支离破碎了,身体的疼痛与心底的疼痛,一并折磨着她。

兰西看到季霖森的反应,很满意的离开了,季霖森也被送回了自己的牢房。

“小美人,你这三天两头就有人来探监,挺不错的啊?”

“你要有一张好看的脸,指不定也能有特殊待遇……”

“啧啧啧,这女人果然最重要的就是脸啊?”

“你们说她要是没有这张脸了,会怎样?”

——监狱,坏人待的地方。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