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农门福妃》第9章 劝解

发布:2021-06-12 02:25:55

杨梦尘杨朝文小说名字叫作《农门福妃》,提供更多农门福妃,农门福妃小说深度阅读。农门福妃小说杨梦尘杨朝文摘选:杨梦尘和六位哥哥提着背篓出了门,还去邻居家借了板车。到了山上,听到妹妹说先伐树,六兄弟虽心有不解,却什么都没问…...

杨梦尘杨朝文小说名字叫做《农门福妃》,这里提供杨梦尘杨朝文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农门福妃小说精选:第二天早上吃过饭后,杨梦尘和六位哥哥背着背篓出了门,还去邻居家借了板车。到了山上,听见妹妹说先砍树,六兄弟虽心有疑惑,却什么都没问就齐心协力砍起树来,杨梦尘哪儿也没去,乖乖待在哥哥们旁边。一上午砍了九棵**的树,六兄弟整齐地堆放在板车上。吃了早上准备的鸡蛋和野菜饼子,七兄妹开始采草药,其中采到不少山药,还抓到一只狍子,乐得杨成宾直说九妹是福星,每次都收获颇丰。“九妹,竹笋酸涩不好吃,除非没东西吃,村里人都不会吃竹笋。…

第二天早上吃过饭后,杨梦尘和六位哥哥背着背篓出了门,还去邻居家借了板车。

到了山上,听见妹妹说先砍树,六兄弟虽心有疑惑,却什么都没问就齐心协力砍起树来,杨梦尘哪儿也没去,乖乖待在哥哥们旁边。

一上午砍了九棵**的树,六兄弟整齐地堆放在板车上。

吃了早上准备的鸡蛋和野菜饼子,七兄妹开始采草药,其中采到不少山药,还抓到一只狍子,乐得杨成宾直说九妹是福星,每次都收获颇丰。

“九妹,竹笋酸涩不好吃,除非没东西吃,村里人都不会吃竹笋。”看到妹妹在一片竹林前停住不走,杨成容解释着。

杨梦尘笑了笑:“大哥,我有办法去除竹笋的苦味,我们挖一些回去吧。”

“好啊好啊,九妹做的竹笋一定很好吃!”杨成宾眉开眼笑。

重重拍了一下小八的后脑勺,杨成宇训斥道:“想吃还不赶紧去挖!”

前天刚下过雨又没人采过,竹林里的竹笋自然有很多,兄妹七个挖了满满一背篓竹笋才下山回家。

“家里还有不少柴火,你们怎么又砍这么多回来?”看到一板车的大树,杨周氏愁着要放哪里。

“奶奶,这些大树我自有用处。”杨梦尘神秘一笑跑进屋里,片刻手里拿着几张草纸出来,走到大伯的房门外敲了敲,然后进去,关门。

其余的人面面相觑,不明白她这是要做什么。

房间里,杨朝文半靠在炕上,看着红扑扑脸上带着暖暖笑容的侄女,心里莫名划过一股暖流。

而杨梦尘也打量着大伯,浓眉大眼,鼻梁高挺,不厚不薄的双唇紧抿着,刚毅俊秀的面容显得苍白消瘦,眼底布满了沧桑颓败。

敛去心中情绪,杨梦尘走到炕边笑着道:“听四哥说,大伯的木工手艺最厉害,大伯能照着图纸帮我做这个椅子么?”说完,将手里的草纸递给杨朝文。

杨朝文一怔,继而右手轻抚毫无知觉的双腿,唇角扯出一抹苦涩:“九儿,我无能为力。”

“大伯是不会做?还是不想做?”杨梦尘直直看着杨朝文。

似是无法面对侄女深邃如墨的目光,杨朝文垂下眼帘,低沉黯哑的声音中透着悲凉:“有区别么?”

“当然有!”双手拿着图纸依旧保持平举的动作,杨梦尘掷地有声道:“如果是大伯不会做,我可以一一讲给大伯听,加上大伯出色的木工手艺,肯定能做出来;如果是大伯不想做……”说到此处,杨梦尘忽然停了下来。

久久没有听到侄女说下文,杨朝文忍不住抬眸看着侄女:“我不想做又如何?”

“大伯还疼我么?”杨梦尘不答反问。

杨朝文不解:“我自然疼九儿,可……”

“那为什么不想帮我呢?”

“这是两码事。”

“对我来说是一回事!”杨梦尘一脸严肃道:“大伯若真的疼我,对我合理的要求自是有求必应,现在我只是请大伯帮我做一个椅子,大伯明明能做,却不肯做,分明是讨厌我了。”清瘦小脸可怜兮兮,大眼睛里泪水欲落未落,让人见了揪心难受。

此时杨朝文就连杀了自己的心都有了,侄女是家人的心头宝且乖巧懂事,他却害得侄女伤心,真是该死:“九儿,我不是讨厌你,我……”

“大伯肯帮我了?”杨梦尘水遮雾绕的大眼睛满含期冀。

杨朝文低下头不说话,杨梦尘也不催他,屋子里顿时静谧无声。

良久,杨梦尘收回平举的手,低低嗓音中含着失望和歉意:“是我强人所难了,大伯好好休息吧,我走了。”说完,转身离去。

猛然抬起头,杨朝文看着侄女瘦弱落寞的身影,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终是化作无声叹息。

已走到门口的杨梦尘忽然停住脚步,背对着杨朝文道:“大伯,我不懂什么大道理,但我知道一个人无论遇到多少艰难困苦,只要好好活着,只要心中信念不灭,只要无愧于良心,那么一切都会好起来!

相比身患绝症却求生无望的人,相比随时面临生死考验的边关将士,相比那些孤苦无依的人,大伯的情况已经好太多太多,至少还活着,至少还有希望,至少家人们始终不离不弃。

如今大伯自暴自弃,可曾想过为大伯操碎了心以致双鬓平添许多白发的爷爷奶奶?可曾想过强忍伤痛而操持家里家外活计的大伯母?可曾想过小小年纪就承担起生活重担的大哥和三哥?可曾想过关心担忧大伯的家人们?”

杨梦尘的声音虽然不大,屋外的众人却听得一清二楚,个个眼中含着泪水,心里感触良多。

“一个人活的就是精气神,如果没了精气神,那么活着也毫无意义,说句大不孝的话,大伯与其一直半死不活,还不如当初直接死了,家人们纵使伤心也只是一时,总好过这样慢慢耗尽家人们的心血。

反观二伯,在战场上拼命厮杀最终得以活了下来,即使断了左臂且满身伤痕累累,可二伯依旧积极面对,努力好好活着,大伯身为哥哥理应给弟弟做好榜样,不是么?

希望大伯能用心想想,是继续自我放逐?还是调整心态重新开始新生活?”

杨梦尘说完伸手就要打开房门出去,背后忽然传来杨朝文低哑的声音:“九儿,图纸能否给我看看?”

“只是看看?”

短暂的沉默后杨朝文郑重道:“我尽力而为。”

“大伯想清楚呢?”杨梦尘转身直直看着杨朝文,见他坚定地点了点头,忙打开房门高声道:“大哥,四哥,五哥,快来,大伯要去院子里,快来扶大伯!六哥,七哥,去奶奶屋里搬椅子,记得垫上薄毯子!”

杨成容三兄弟闻言飞快跑进屋中:“爹(大伯)……”神情迟疑且不敢相信。

“你们扶我去院子里吧。”杨朝文脸上露出了慈爱的笑容。

杨成宥和杨成宇忙走到炕边小心扶着杨朝文,而杨成容背对父亲蹲下:“爹,儿子背你出去。”声音哽咽又激动,眼中热泪无声滴落。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