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农门福妃》第8章 善意的谎言

发布:2021-06-12 02:25:54

杨成杨梦尘小说名字叫作《农门福妃》,提供更多农门福妃杨成杨梦尘小说全文深度阅读,农门福妃杨成杨梦尘比较完整版。农门福妃小说杨成杨梦尘摘选:杨成宾闻言跑到杨老爷子面前:“爷爷,下午九妹亲手下厨做饭煮了鱼,味道可香了。”杨朱氏笑着…...

杨成杨梦尘小说名字叫做《农门福妃》,这里提供杨成杨梦尘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农门福妃小说精选:早就馋得流口水的杨成宾闻言跑到杨老爷子面前:“爷爷,中午九妹亲自下厨煮了鱼,味道可香了。”杨周氏笑着接口道:“九儿他们还抓了几只野兔和兔仔,说是晚上煮兔肉吃,兔仔留着养。”“哦?”杨老爷子眼底闪过一丝惊喜:“看来我们今天有口福了。”杨朝武等人也乐呵呵地附和。“爷爷,大伯母,二伯,爹娘,三位哥哥,你们回来得正好,饭菜已经做好了,你们洗洗就开饭。”杨梦尘端着一盆温水从厨房出来。杨成容急忙上前接过木盆:“九妹,你才刚好,这些事哥哥们来做…

早就馋得流口水的杨成宾闻言跑到杨老爷子面前:“爷爷,中午九妹亲自下厨煮了鱼,味道可香了。”

杨周氏笑着接口道:“九儿他们还抓了几只野兔和兔仔,说是晚上煮兔肉吃,兔仔留着养。”

“哦?”杨老爷子眼底闪过一丝惊喜:“看来我们今天有口福了。”

杨朝武等人也乐呵呵地附和。

“爷爷,大伯母,二伯,爹娘,三位哥哥,你们回来得正好,饭菜已经做好了,你们洗洗就开饭。”杨梦尘端着一盆温水从厨房出来。

杨成容急忙上前接过木盆:“九妹,你才刚好,这些事哥哥们来做就好。”然后把木盆放到院子里的石墩上,拧了布帕给爷爷。

杨梦尘笑了笑转身回到厨房,将装满鱼肉的两只大碗端给杨成宏和杨成安送去隔壁两家邻居,又盛了一碗给大伯,杨成宥和杨成宇也回来了,帮着把饭菜端到堂屋里,一家人分成两桌。

杨梦尘夹了两大块鱼肉放进两位老人碗里:“爷爷奶奶,尝尝九儿手艺如何?”

“好好好!”还没有吃,杨老爷子和杨周氏已然笑得合不拢嘴,先别说好不好吃,只冲着孙女这份孝心,他们就很高兴了,双双给孙女也夹了一块:“九儿也多吃点。”

杨朝武吃了一块鱼肉连连称赞:“以前不管怎么弄这鱼总有一股子腥味,九儿做的鱼却香滑鲜嫩,汤清味醇,真是太好吃了!”

“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鱼。”杨朝毅第一次吃到女儿做的菜且这样美味可口,心里美得冒泡。

吴雪华笑眯眯地说道:“我们九儿聪明能干,做的饭菜当然好吃了。”

其余的人也纷纷点头赞同。

杨梦尘微笑着:“以后我天天给你们做。”

从小时候直至死前都是自己做饭,后来还跟名下酒楼的大厨们学做世界各地的名菜,并且每到一个地方也会去学各种特色佳肴,等家里条件好了,她再一一给家人们做。

“做饭可以,但千万别累坏了自个儿,奶奶心疼。”杨周氏叮嘱道。

杨梦尘心中无限感动:“奶奶放心,我不会累着自己的。”为了疼爱她的家人,她做什么都甘之如饴。

一家人和乐融融地吃了午饭。

杨老爷子等人去了地里。

趁着天气好,杨梦尘在家教五位哥哥如何整理草药,五人学得很认真,尤其杨成安如痴如醉,不时提各种问题,杨梦尘有心培养七哥,自是教地格外细致详尽。

“九妹,九妹。”院外忽然传来杨春铃的声音。

杨梦尘放下正晾晒的草药,这段时间柱子婶和杨春铃经常来看她,杨春铃比她大三岁,秀丽朴实又活泼开朗。

杨成宾跑去打开了院门。

杨春铃和走路还有些跛的杨铁柱走进来,杨春铃手上挎着一个篮子,上面盖着帕子。

“春铃姐,柱子哥,你们来了。”杨梦尘微笑而立。

四哥说,事发后长生叔将杨铁柱打得皮开肉绽,柱子婶也没拦着,还是二伯和四哥闻讯赶过去,死死抱住长生叔才没闹出人命,又请李朗中给杨铁柱医治,之后一直卧床养伤,今天该是第一次出门。

至于那天柱子婶悄悄留下的三两银子和鸡蛋,杨家人发现后也坚持送了回去。

杨春铃热情地跟杨家人打招呼。

杨家人礼貌回礼。

扯着杨铁柱走到杨梦尘面前,杨春铃将手上挎着的篮子塞给她:“九妹,这是我外婆家送来的柑桔,给你。”然后捅了捅杨铁柱胳膊:“三弟,你不是来给九妹道歉么?”

“九,九妹,那天是我不,不对,我不该吓你,害,害得你从树上掉下来,对,对不起!”十一岁的杨铁柱边结结巴巴道歉边鞠躬,扭捏又无措。

“我早就不记得了,柱子哥也忘了吧。”杨梦尘把篮子还给杨春铃:“这柑桔你们也拿回去。”

“这柑桔是给你尝鲜的,哪里能再拿回去?”杨春铃拒绝。

“不……”

“九儿。”杨梦尘还想说什么,杨周氏忽然说道:“春铃他们也是好意,你收下吧。”

看到杨周氏满含深意的眼神,又看到春铃姐弟一脸愧疚坚持,杨梦尘点点头。

见杨梦尘收下,杨春铃松了口气:“今天中午的鱼真好吃,你是怎么做的,能教教我么?”

“我只是加了一些调料。”杨梦尘将方法教给杨春铃。

不感兴趣的杨铁柱跛着脚走到杨成宥等人身边,看到他们整理的东西不由惊疑道:“你们上山不会就弄了这些花草回来吧?又不能吃。”

“不是花草,这些是草药,我们……”

“我们是为了省钱。”及时打断杨成宾,杨梦尘解释道:“罗大夫说我身子虚弱要好好调养,可你们也知道抓药要很多钱,罗大夫见我们家确实困难,于是教我们去山上采摘方子上的草药,没有的再去药铺买,这样就能省一笔钱,不过我们什么都不懂,只是试着做做看。”

杨家人不约而同地点头。

而杨春铃姐弟一点儿也没怀疑:“这确是省钱的法子,罗大夫真是个好人。”之后还帮着整理草药。

等到杨春铃姐弟离开,杨成宾忍不住道:“九妹为什么骗他们?”

“我没骗他们,这只是善意的谎言。”杨梦尘神情严肃:“第一我们不能确定这些草药是否能卖钱,且药铺收药很严格,如果告诉他们采了没卖到钱怎么办?第二山上野兽多,如果他们出了事怎么办?第三草药再多总有采摘完的一天,到时候又该怎么办?”

杨成宥沉思片刻后说道:“九妹说得对,我们遇事要思虑周详,万一好心办了错事反而害人害己。”

“九妹,对不起,八哥错怪你了。”杨成宾诚恳道歉。

杨梦尘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

晚上杨梦尘用白萝卜红烧了四只野兔,鸡蛋烙饼和炒野菜,全家人饱餐了一顿。

饭桌上,杨梦尘央着大哥明天跟他们一起上山。

杨老爷子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他们已经知道九儿在教哥哥们医术,反正地里的活也不多,成容不去也没事。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