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步步莲生》第一章 降生天界未知祸福

发布:2021-04-28 11:11:00

步步莲生小说名字叫作《步步莲生》,提供更多步步莲生小说,步步莲生小说名字。步步莲生小说步步莲生摘选:“咯咯咯……”此起彼伏的杂乱无章哄笑声荡起在凌霄殿的花苑内。凌霄殿的花苑中,一坨陀如雪般洁白典雅的花妖,摇弋着她们抚媚妖…...

步步莲生小说名字叫做《步步莲生》,这里提供步步莲生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步步莲生小说精选:“咯咯咯……”此起彼伏的杂乱哄笑声荡漾在凌霄殿的花苑内。凌霄殿的花苑中,一坨陀如雪般洁白高雅的花妖,摇曳着她们妩媚妖娆的身姿。不远处,贫瘠的土壤上很不搭调的长着一株浅紫色的花。此刻的紫色花骨朵儿别过脑袋,捂住两片花瓣,将那些高贵的花妖们的嘲笑当做耳边风。她在内心悲泣,仰天长叹:“我这造的什么孽啊!”想她紫色幽昙可是昙花族中最为高贵的身份,多少同伴羡慕这一抹浅紫,眼睛都瞪得快泣血了。昙花一族,这天地间仅有独二无三的两朵…

“咯咯咯……”此起彼伏的杂乱哄笑声荡漾在凌霄殿的花苑内。

凌霄殿的花苑中,一坨陀如雪般洁白高雅的花妖,摇曳着她们妩媚妖娆的身姿。

不远处,贫瘠的土壤上很不搭调的长着一株浅紫色的花。

此刻的紫色花骨朵儿别过脑袋,捂住两片花瓣,将那些高贵的花妖们的嘲笑当做耳边风。

她在内心悲泣,仰天长叹:“我这造的什么孽啊!”

想她紫色幽昙可是昙花族中最为高贵的身份,多少同伴羡慕这一抹浅紫,眼睛都瞪得快泣血了。

昙花一族,这天地间仅有独二无三的两朵。

一朵是那天庭风姿绰越的东陵上仙。。。。。。。他的徒弟!白宇泽!

另一朵便是此刻非常不幸运的生长在天界灵山境内的大殿花苑的小紫昙。

一百年前,当她发现自己无端降生在这凌霄殿的花苑内的时候。

放眼环视而去,花苑中尽是一片雪白!那是天上之花,曼陀罗。

天花皆是长在营养丰富的红壤之上,而自己呢?!脚下干涸贫瘠的黄色土壤,只包裹了一点点的根茎!

她大半个身子竟是长在岩石之上的!

再往上一瞅一看,造孽啊!顶上竟然是金红色的瓦片!这意味着。。。风也吹不着,阳光雨露也别想沾。

那一刻她彻底的崩溃绝望了!

敢情她是从岩石缝里蹦出来的啊!没爹疼,没娘爱的,土地娘亲也孕育不了她,日月爹爹也不照拂不到她,连那春风夏雨也不来窜窜门!

她突然羡慕起了那只孙猴子,同样都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为什么别人就能叱咤天宫,连玉帝老儿都要忌惮他几分,如今更甚,都当上了斗战胜佛。

只是听说,自从这只走运的猴子晋级为斗战胜佛之后,就学他师父唐僧闭关修炼,不闻世事了。

“哼,一株人间的普通昙花竟也敢来与我们争辉。”一只修为颇好的花妖摇摆着她的纤纤水蛇腰,轻蔑的扫了一眼那坨弱小紫昙。

另一朵花妖也立刻附和道:“就是就是!若不是尊上每日悉心照料,我看她早就死了几百回了。”

如此妖娆魅惑人心的嗓音,简直是此声只应天上有,岂是人间黄鹂可比拟啊!

唉,天上的花果然就是不一样,资质和容貌都是一等一的好!连声音的娇媚好听得有如天籁。

那一坨浅紫默默哀叹,同是一百年的修行,她们都已经晋升为花妖了,自己却还是个不起眼的小花精!。

罢了,她淡定的伸伸懒腰,这等风言冷语都听了一百年,耳朵都长出老茧了!

尊上说过,“若有人说你,羞你,辱你,骂你,悔你,欺你,骗你,害你,别在意,反正“容他,凭他,随他,尽他,让他,由他,任他,帮他,再过几年看他就可以了!”

春风柔柔的拂过脸颊,满园的曼陀罗愉快的迎风起舞,嬉笑声弥漫整个花苑。

在这冷清寂寥的凌霄殿,长在墙角岩石缝里的那坨紫昙,每天最期盼的事情就是那个如日月星辰般耀眼的男子。

说起那个如月华一样的男子,她的心中总是暖暖的。

若不是他每日不辞辛劳的细心浇灌,又时常诵经以佛光加持照耀,弥补她缺乏的日月精华,她早就不知道死了几百回了,哪里还能站在这里被人嘲笑!

所以这些小小的嘲笑和耻辱,算得了什么?

她瞪了眼那些自持清高的花妖们,心中暗自叫喧:“本姑娘,天天有美男照顾,你们有吗?你们有吗?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我看你们就是是羡慕嫉妒恨!”

为什么她不敢大声喊出来叫板打群架呢?

一是她修为尚浅,打不过!所以她要低调!要忍耐!她们个个都是妖级的,一个法术丢过来,她就要马上扑街长跪不起了。

二是她修为尚浅,才刚刚修炼成精,不会说话,不能像那些花妖一样,如人开口言说。

总结来说,就是三个字,说得好听点就是修为低,说得难听点就是资质差!

凌霄殿地处灵山,矗立于飘渺仙山之巅,上天界最顶处,云雾缭绕之中,受无边神力保护,三界外无法看清虚实。

这大殿的主人,是佛祖坐下最得意的弟子之一,护法天尊,韦执墨。

他是整个六界的守护之天神,当初佛祖入涅的时候,邪魔将佛祖的舍利骨夺走,是韦执墨不顾性命抢夺回来的,又因他十几世身为将军,保护山河,江山社稷,二十世身为宰相,辅佐明君,福泽百姓。

是以佛祖便封他为为护法天尊,赐住在凌霄大殿,守护六界安危。

所谓六界即是指佛界、天界、人界、阿修罗界、冥界、妖界;在修仙界中,佛界、天界、人界又被称为上三界,阿修罗界、冥界、妖界则被称为下三界。

降生在这凌霄殿中,简直是她几百万年修来的福分,同伴们总是羡慕她得天独厚的条件。

殊不知,光彩背后的心酸谁能看得见啊!

举凡六界众生,皆有其命数,有的穷尽生生世世都无法静心修炼,脱离本心。

有的转世阿僧祇劫皆不曾听聆佛法、得缘修道;更别说两者兼得,福禄俱足,修成天界之佼佼者。

但她就是觉得那些花妖特别的聒噪,每天除了知道嘲讽她,还会做什么?

想她若是降生在人间的一堆昙花之中,那得每天受多少的膜拜和期待啊!真是生不逢时,生不逢处啊!

是日,那个如画男子又提着一桶水,朝石缝上的那抹紫色走去。

他黑色的头发如瀑布一般垂在腰间,合着花瓣,和着风,轻轻摇摆,像柳絮般柔和。

那般墨色,光可鉴人,那般洁白,像是寂静无人的空山上皑皑的白雪。

她痴痴的看着来人,那宛如天山静莲的容颜在她的眼前一晃一晃,清凉的水从头浇到脚,舒畅极了。

“阿紫,”韦执墨微微俯身,干净澄澈的脸全神贯注的盯着紫影,“怎么耷拉着脑袋?是不是渴坏了?”

他微微一笑,周遭的一切顿时黯然褪色,成为黑白的背景。

没有任何语言可以描绘出他的风姿,没有任何词语可以陈述他的器宇轩昂,绝尘飘逸。

他的气质就像那广袤无垠的草原上空澄澈的苍穹,就如同白雪的皓月一泻千里。

他的声音空若幽谷,纯净得如山泉之水,涤荡在人的心魂,如春风沐雨般柔和。

但是此刻,她扭过了头,不想搭理他!她想抗议,她叫芳华!不叫阿紫,奈何她现在还不会开口!

便只好任由他给自己取个这般俗气,没有品位的名字!堂堂一个护法天尊文学造诣竟然如此贫乏。

韦执墨见她不搭理他,便伸出手,轻轻抚摸她的花瓣,她指尖轻柔温暖的触感传至她的心间。

她的脸刷的一下红透了,还好只是一朵花,他看不见,要不然丢死人了!

虽然她还不能幻化成人形,但是眼口耳鼻舌身意均已俱全,所以他温暖的手触摸在她的脸上,让她面红心跳,羞涩不已。

“阿紫,是不是在怪我今日来晚了?”他的声音很轻很柔,温润如玉。

她颓然放弃了反抗,阿紫便阿紫吧!总比阿猫阿狗什么的来得好听!

她转过脸,将花苞正对着他!以示友好!

韦执墨闪耀的黑色瞳孔紧紧的盯着她,浅浅一笑,那抹似笑非笑,浅淡得几乎看不见任何痕迹。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得,伸出一只如青葱的手指,戳了戳她的花骨朵儿,“阿紫,都一百年了,你怎么还是不绽放呢?你看身边的曼陀罗都开了一百年了!”

她心中冷哼一声“我才不像他们那么肤浅!随意绽放花颜!我们昙花一族是这花界至尊,是有个性有追求的。”

她的同族姐妹,勺华姐姐曾经告诉她:“我们昙花是花界最美,最有骨气的花朵儿,才不像其他朵儿一般生艳媚人,我们此生只为心之所属绽放一瞬容颜。就如那荆棘鸟,一生只唱一次歌,非荆棘而不栖。”

她不懂何谓荆棘鸟,勺华姐笑着说:“荆棘鸟自长成离巢开始,便不停执着地寻找最美最利的荆棘栖息。当它终于如愿以偿寻得一处时,就会高飞俯冲,将自己娇小的身体扎进一株最长、最尖利的荆棘上,和着血和泪放声歌唱——那清脆激昂、如泣如诉、如歌如幻的声音,使所有听闻者心神俱碎,情迷神伤,让百鸟、乐音的声音剎那间黯然失色!一鸣终了,荆棘鸟也气竭命陨,以身殉歌,而传说听闻荆棘鸟歌声者,因其悲凄音韵所感,须三月才能再展笑颜。”

她嗤笑,说世上哪有如此执着的傻鸟,勺华轻摆枝叶,望著她笑盈不语。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