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救世这种事SO EASY》002 结拜

发布:2021-04-27 11:09:18

荆轲小说名字叫作《拯救苍生这种事SO EASY》,提供更多荆轲小说全文深度阅读,荆轲小说全文在线深度阅读。拯救苍生这种事SOEASY小说荆轲摘选:荆轲那深邃的语气,差点儿让我忘了他是一笑点低到爆表的二货的事实。“哼!你这个家伙,什么时候能改…...

荆轲小说名字叫做《救世这种事SO EASY》,这里提供荆轲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救世这种事SO EASY小说精选:我感觉自己做了个梦。梦里有两个貌似很牛B的丑鬼要跟我做兄弟。然后我醒了。我才发现,做梦真好。因为现实里我的身边还是两个丑鬼,他们不但丑,还很臭。他们不但要跟我做兄弟,还特么连火烛都做好了。尤其是当我醒来时已经是深夜。用树枝绑在一起做成的火烛散发出的昏黄光芒,映在两张被污泥染得黑到令人发指的脸庞上,那森森鬼气跟随轻风飘来的淡淡腥臭味,当真让人迷醉。“你醒了!”荆轲那深沉的语气,差点让我忘了他就是一笑点低到爆表的二货的…

我感觉自己做了个梦。

梦里有两个貌似很牛B的丑鬼要跟我做兄弟。

然后我醒了。

我才发现,做梦真好。

因为现实里我的身边还是两个丑鬼,他们不但丑,还很臭。

他们不但要跟我做兄弟,还特么连火烛都做好了。

尤其是当我醒来时已经是深夜。

用树枝绑在一起做成的火烛散发出的昏黄光芒,映在两张被污泥染得黑到令人发指的脸庞上,那森森鬼气跟随轻风飘来的淡淡腥臭味,当真让人迷醉。

“你醒了!”荆轲那深沉的语气,差点让我忘了他就是一笑点低到爆表的二货的事实。

“哼!你这个家伙,什么时候能够改掉说废话的毛病?”要离鄙夷道。

那冷酷的语气,犀利的目光,让我差点产生了他不是一只猴子的错觉。

“你们想干嘛?我可告诉你,现在可是西元二零零四年,作为这个时代的优秀青年,我必须告诉你们这个时代倡导的遵纪守法,鄙视的是好勇斗狠!”我义正言辞的厉声呵道,不过颤抖的声音,暴露了我此时脆弱的心脏。

“因为缘分,我们要跟你做兄弟!”荆轲斩钉截铁道。

“这种废话一直说你不觉得无聊么?”要离继续鄙夷着荆轲。

“我们这就结拜,火烛都准备好了!”荆轲压根就不理会要离的话,眼睛一直盯在我的身上,那期盼的神色活脱脱就特么的一个基佬!

要离不在开口,只是用他仅剩的唯一一只黑漆漆的手,扶住了额头,一副我跟旁边那人不熟的架势,不过这只能让人感觉这厮果然很不讲卫生。

不过在当时我可没空去纠结这些,只觉得自己脑子都不大灵光了。

当然,这一刻我脑子不灵光完全不能怪我。换了谁,在一个漆黑黑的深夜,点着两个鬼气森森的火把的树林里,面对两个原地起跳,一跳二十多米的脏鬼,表现恐怕比我还要脆弱的多。起码我还能说出几句完整的话来。

“那就结拜吧!”我颤抖着答应道,心里则不停催眠着自己,“我是俊杰,我识时务!”

“哈哈,兄弟果然够爽快!”荆轲这货笑点依然够低,狂笑道。

要离终于将他那只脏手从额头上一开,冷酷的笑了笑,只是那额头上一条拐着弯儿的漆黑印记,跟他那瘦小的身躯,完全破坏了这份冷酷的美感。

两声大笑过后,两货再次一人伸出一只手,将我生生的架了起来,随后面对着火烛,重重的跪了下去。

“天在上,”荆轲豪迈道。

“地在下,”要离冷酷道。

“我,大哥荆轲,”

“我,二哥要离,”

随后,两人同时看向中间还在发傻的我。

感受到那两道凌厉的目光,我一闭眼,狠心道:“我,小弟刘忙!”

“从此结为异性兄弟,有难同当,”

“有苦同尝,”

我有点晕了,感情这两货结拜就是为了吃苦的,太不吉利了,于是我连忙补充道:”有福同享,有妞同泡,有钱同花!”

“虽未同年同月生!”

“只愿同年同日死!”

“天地共鉴!”

当我认为结拜之事终于完成时,高潮来了。

荆轲这货竟然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随手划破了自己的食指。

然后是要离,他只有一只手,所以用嘴巴直接接过了荆轲递过来的利刃,很是潇洒的抬起食指在刀刃上抹了一下,随后直接将匕首吐到了荆轲那只完好无损的手上……

接着,这两货竟然用**,在自己不停冒着鲜血的食指上舔了一下,随后两人互望了一眼,将自己手指隔着我,交换着递到了对方的嘴边……

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所以我很干脆的闭上了眼睛。也就在这时,我突然有了种不好的预感,果然下一刻,我的预感就特么成了事实,我的双手被同时掰开,我只觉得两只食指同时一痛后,接着进入了两个很温暖的地方,被两个很柔软的东西舔了一下。

接着,我预感到了更恐怖的事,恐怖到让我立刻惊恐的睁大了眼睛,果不其然,两只混杂了血液跟污垢的漆黑手指,伴随着一阵腥风,同时伸到了我的嘴边。

我发誓,这绝对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噩梦。

我挣扎着将脑袋往后缩,一边大喊着:“别玩了,我晕血!”

然后我悲剧了,这两根手指竟然趁着我开口的那一刹那儿,强行捅了进去。

那酸爽,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

当我终于被两人放开,在两人奇怪的目光下,站在原地整整干呕了十分钟后,我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进化了。

我相信以后不管遇到多恶心的事情,我都能微笑面对,我的脑子甚至豁然开朗,并开始痛恨我特么好好的日子不过,干嘛跑到这荒山野岭来玩自埋。

况且这么有技术含量的事情,是我这种平凡的人做的来的么?壮志未酬却遇鬼,长使英雄泪满襟,我突然感觉自己的人生真特么悲壮。

“好吧,现在咱们结拜完成了,两位大哥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你们是从哪嘎达蹦出来的?”我缓了缓神,问起了这个最让我迷惑的问题。

“哎,那得从我刺秦王说起!”荆轲一脸深沉。

“又要废话!”要离依旧冷酷。

好吧,这一听必须是两个很漫长的故事,跨度两千多年,所以我干脆的靠着树坐了下来。

“然后我以为我死了!”

“什么叫以为你死了?你本来就是死过了。”

我突然感觉如果继续这样的话,这故事没法听了,于是立刻说道:“二哥,你就先别说了,让我们听大哥说先!”

要离很给面子,保持着高人风范的点了点头,便不在吭声。

“之后,我似乎是到了阴司。被牛头马面直接押送到了一个凶神恶煞的人面前,牛头马面称那人为阎王大人。”

“阎王大人?那就是个死老头!”要离忍不住道。

“你闭嘴!”我暴怒着冲要离吼道,懂不懂君子要言必行啊!

“阎王跟我谈心,说我死的太不是时候,正碰上万年一次的佛祖巡查,像我这种罪孽不够下十八层地狱,却又厌气深重的人,最为佛祖所不容,尤其是在佛祖下了指令,要建立和谐地府的时候,所以我不能死!”

荆轲的话,让我心中又是一万头草泥马奔驰而过。

我本以为将会听到一个传奇故事,没想到竟然尼玛是神话传说。牛头、马面、阎王、佛祖,都特么够凑一桌麻将了。

可就当我正打算问上两句,以确定这两货不是青山病院偷偷跑出来的,憋了半天的要离又有了动作。

只见这货依旧冷酷的扬起他仅剩的一只手,重重的挥打在身旁的老树上,只听“咔嚓”一声,一棵足有一人粗的老树,竟然被这一掌,直接拍断,摇摇晃晃的朝着荆轲的方向倒去。

在看荆轲,这货临危不乱,随便踢出一脚,正中树干侧方,于是这棵倒下的大树,便旋转着冲着树林深处飞去,一阵琐碎的撞击声后,两人方圆三十米,已经是一片狼藉。

这时,要离愤怒的声音才随之传来:“妈的,敢说我厌气深重,信不信我砍了那个死老头!”

我眨巴眨巴眼睛,用背部肌肉感受了一下身后大树的跟我身体坚硬程度对比,明智的将已经到了嘴边的问题咽了回去。在开口时,更是客气了许多:“二哥,你别激动,咱们有话好好说,先听大哥讲完。”

“阎王跟我谈完话后,就让我签了一个协议,他欺负我不识字,直接让我画了押,随后就让牛头马面把我带到了一个装在地上的轮盘前,让我转了一下,当轮盘停止的时候,牛头就一脚把我蹬进了轮盘中间的深洞里,当我醒来的时候,就在这里了!”荆轲一口气说道。

“完了?”我目瞪口呆道。

“完了!”荆轲一脸严肃。

“为什么牛头没让我转轮盘!”要离愤怒道。

横跨两千年的故事,竟然被总结到不到五百字,说好的长篇故事呢?

“那你们是怎么遇到的?”

“我到这里第二天,就碰到他了!”荆轲答道。

“那你们为什么要决斗?”我突然捕捉到了什么。

“你说!”荆轲望向要离。

“不,你说!”要离斩钉截铁道。

“大哥,还是你说吧!”我严重怀疑要离的语言表达能力,开口道。

“好吧!”荆轲为难的点了点头,随后一脸神秘道:“因为我认为我们被阎王送到了地狱!可要离那货却偏说我们是被送到了魔界!我们谁也争不过谁,所以就提出要决斗!”

“为什么?”我傻呆呆的问道。

“我们遇到了很恐怖的东西!”荆轲有些扭捏道。

“那只是你觉得恐怖而已,我可没觉得!”要离冷冷道,只是我明显看到他的眼神中明显也现出一丝恐惧之色。

“在哪里遇到的?连你们都觉得恐怖?”我突然觉得浑身凉嗖嗖的,纯粹被这两货被吓得。

“从这里一直向北边大概三十里处!”荆轲伸出手,在黑暗中指了指。

我心中一动,掏出手机,打开了百度地图,向北三十里外什么都没有,除了一条高速公路。

“那像是一条官道,上面有无数力大无比的怪兽在官道上奔驰!可笑我们自恃神力,竟然妄想驯服一只怪兽,打听一下情况,于是在一只怪兽快要奔驰到我们身边时,我们跳了出去!结果那只怪兽不但身体坚硬,力道更是大的吓人,我跟二弟直接被撞到了官道旁的泥水潭里!我们显然激怒了它,它翻滚起来,还喷出火光!它的身后,还有好多怪兽,它们愤怒的撞在一起,然后我们赶紧从泥塘钻出来,一路跑到了这里,直到遇见了你!”

我无力的挥了挥手,我觉得我突然明白了今天手机新闻上京港澳高速上发生车祸的真相。不过最让我震惊的还是,被一辆高速行驶的油罐车撞到,这两货竟然安然无恙,除了染上一身烂泥。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你们为什么一定要跟我做兄弟?”这绝对是让我不知道答案,死不瞑目的问题。

“那阎王老头说了,我们在另一个世界上,遇到的第一个能说服我们的人,就是我们在这个世界的衣食父母了,还说,我们只要听他的话,我们才能有幸福来生!”荆轲郑重道。

“阎王老头也是这么跟我说的!”要离在一旁强调道。

“阎王!我日你妹!”我抬望眼,昂天长啸后,无力的比起中指,做完这个动作之后,心里再次一万头草泥马飞奔而过,这两货也太好被说服了吧?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