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五章 皇家工坊

发布:2021-04-27 10:30:59

然是非常的陌生。皇帝念旧情,这从这些年他对魏忠贤和朱由校的恩宠也可以看的出。可皇帝更不喜欢木匠活,能把天下大事放于脑后,一门心思只做木匠活,看见了他对自己兴趣兴趣爱好的执著。  现在皇帝接触到的工匠基本上都是上了岁数、技艺高超的工匠,他们对于皇帝自然而然是恭恭对于宫内的掌控魏忠贤一丝没有放松,他也知道宫中还在他的掌控之中,只是他本能的觉得这个王师傅会对他有威胁。他跟着朱由校十几年,对于这个皇帝自然是相当的熟悉。皇帝念旧情,这从这些年他对魏忠贤和客氏的恩宠可以看的出来。可皇帝更喜欢木匠活,能把天下大事置于脑后,一心只做木匠活,看见他对自己兴趣爱好的执着。。...

  魏忠贤望着正开心的在校场骑着自行车的朱由校,沉思不语,今天本来他是不用来陪皇帝一起骑车的。只是他觉得最近皇帝好像对那个从另外一个世界来的人太过宠信,不但将宫中的内官监的精湛工匠全部集合到一起成立了一个名叫皇家工坊的机构,还将那个王师傅封为皇家工坊的总管。

  对于宫内的掌控魏忠贤一丝没有放松,他也知道宫中还在他的掌控之中,只是他本能的觉得这个王师傅会对他有威胁。他跟着朱由校十几年,对于这个皇帝自然是相当的熟悉。皇帝念旧情,这从这些年他对魏忠贤和客氏的恩宠可以看的出来。可皇帝更喜欢木匠活,能把天下大事置于脑后,一心只做木匠活,看见他对自己兴趣爱好的执着。

  以前皇帝接触的工匠基本都是上了岁数、技艺精湛的工匠,他们对于皇帝自然是恭恭敬敬,不敢有半步逾越,皇帝也不会太过崇信他们。可是这个王师傅不一样,他的岁数和皇帝差不多,还能拿出皇帝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好东西吸引皇帝的注意。照这样下去,他会越来越得皇帝的崇信,纵然他不是太监,不会从宫中对自己造成威胁。可是他不想有人分享自己手中的权柄,前朝江斌、钱宁等人不就是对皇帝的脾气,被皇帝加以重用。刘瑾也是陪着皇帝长大的大,那又如何最后不还是被皇帝给凌迟了。

  当年的刘瑾权势比现在的魏忠贤更胜一筹,被人称为立皇帝。现在的魏忠贤被人称为九千岁,九千岁什么意思?皇帝是万岁,就连娘娘、亲王也只是千岁,他就成了九千岁。一人之下,亿万人之上。皇帝现在还没有皇权意识,可是一旦他意识到皇权不能分享,那么魏忠贤也就离死不远了。

  明朝的权监很多,早年的王振,后来的刘瑾,现在的魏忠贤,虽然个个权倾朝野,可是皇帝一旦想处置,也只是一封圣旨就拿下了。后来魏忠贤被崇祯一旨贬到凤阳看护祖坟,后来被赐死。

  魏忠贤自然不知道自己历史上的结局,可是他没少拿刘瑾来提醒自己。认清位置,你只是皇帝的家奴,不可僭越。可随着势力越来越大,他的野心也随之膨胀。从他开始欣然接受九千岁这个称呼,就可见一斑、

  现在王韬的出现,让魏忠贤发现自己的地位好像不是那么稳固,因为他的权利来源就是皇帝的崇信。一旦他失去了皇帝的崇信,就算皇帝能看在旧日情分上对他有所宽恕,可这些年被他打压的东林党、士大夫能饶了他?

  “皇上。您慢点,慢点!”小太监们的呼喊声将魏忠贤的思绪拉了回来。

  校场上,朱由校还在兴致勃勃的骑着自行车,虽然是早上,可是气温也不低,他热的满头大喊,却兴致不减。

  “皇上,天这么热,歇会吧,喝点酸梅汤解解渴。”坐在凉棚里乘凉的客氏,见太阳渐渐升高,便走了出来开口喊道。

  这客氏的话就是好使,朱由校听见奶妈叫他,便骑着车子往这边过来。车子刚一停下,立马两三个太监上去接过了车子,做起了泊车的工作。

  “你看你,这么大人了,还不知道爱惜自己。”客氏见朱由校热的满头大喊,一边略带埋怨的说着,一边用手上的丝巾给他擦汗。

  “王师傅真是厉害,这种东西也能做的出来。”朱由校的品性倒是不错,**************,开口就夸起了王韬。

  “是是是,王师傅厉害。”客氏眉眼带笑,顺着朱由校的话说道。

  “只是可惜了,这轮胎损耗的太过厉害,平常人家用不起。”朱由校对于轮胎的问题还是有些耿耿于怀。

  那天王韬试骑之后,他就跟着要骑,在众人的阻拦下,便答应了做好衣服再骑。衣服做好,带上护膝、护肘,在很多人的保护下,朱由校一下午就学会了骑自行车。

  从那以后他就喜欢上了骑车,虽然累的满身是汗,可是回宫沐浴之后,却是通体舒畅。只是轮胎只能用皮革包裹木头制成,再加上这路也不合格,磨损很厉害。这也让朱由校想将自行车推广开来的愿望破灭了,现在也只是做了三四辆放在哪里,给他骑着玩。

  王韬算了一下,这一辆自行车,连材料加人工成本不下百两银子,普通人家当然是不用多想,不过一些有钱人完全可以消费的起。他现在一直在想用什么皮来做轮胎比较好,朱由校骑着的车子可是宫里那些名贵皮革做的,着实浪费。对于皮革他也没有研究,只能是交给工匠们来解决。

  自行车的事情,现在就交给工匠们,慢慢解决。现在他要想的是怎么弄出个赚钱的项目来,对于皇帝开说稀奇古怪的玩意会有一时的兴趣,可是如果这自己提议的皇家工坊能为他赚银子,这才会让他更加看中技术的力量。

  只不过作为文科生,他对于肥皂、玻璃什么的东西,一点都不通,上世的高魔世界也有玻璃、肥皂所以他对这些东西也没关心过。想用这些东西赚钱,自然是不可能的。

  不过老天总是在不经意间为他打开另一扇窗,偶然一次他发现了王体乾在把玩一个怀表。他才想到了表这个在后世极为普遍的用品,进入二十一世界钟表很少了,都是电子表,计时准确不说,看起来也方便。

  不过在这大明朝,钟表可是极为稀罕的东西,皇宫里也就那么十几个。普通人别说见,估计是听说都没有听说过。据王体乾讲,他这个小怀表足足花了几百两银子,才托一个富商从洋人哪里买来的,听到这个价格,他就决定从钟表开始下手。

  他对钟表自然也不了解,结构什么的也是一窍不通,不过这也没什么,他手里有实物啊。朱由校为了奖励他将自行车造出来,给了他一座自鸣钟。

  对于这皇帝都很在意的东西,王韬到手之后,就交给了工匠们,让他们把这玩意给拆了,然后把里面的部件一个个的仿制出来。

  工匠们一边心疼,一边将自鸣钟小心翼翼的给拆了。这王师傅可说了,如果能仿制出这自鸣钟,以后给大伙加工钱。有了这个承诺,大家的干劲很足,将这自鸣钟给拆的零碎的不能再零碎了。

  这些工匠们都在忙活,王韬在一个小屋里和经过了东厂以及锦衣卫严格审查过家世的几个工匠讨论怎么改进枪支。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