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3节

发布:2021-04-08 08:32:09

第4章 产生怀疑温意坐站起身,伸出手压了一下被剑柄戳到的地方,疼得基本上要掉眼泪,也不是断了骨吧?越发多的侍卫直接加入战圈,黑衣人眼见得不敌,竟用两败俱伤的办法使出狠招扑向宋云谦,长剑飞出,宋云谦身前有侍卫保护好着,虽然那剑却没入侍卫的身体再刺进宋云谦的腹部...
第4章 怀疑温意坐起身,伸手压了一下被剑柄戳到的地方,疼得几乎要掉眼泪,不是断了骨吧?越来越多的侍卫加入战圈,黑衣人眼见不敌,竟用两败俱伤的办法使出狠招冲向宋云谦,长剑飞出,宋云谦身前有侍卫保护着,但是那剑却没入侍卫的身体再刺进宋云谦的腹部。$首@发』“王爷!”侍卫们惊叫起来。温意大吃一惊,连忙忍住痛楚爬到宋云谦和那侍卫身边,所幸,宋云谦的伤口不深,那侍卫已经完全替他卸了剑力。但是那侍卫就惨了,剑从他的腹部没过,肯定刺穿了肠子,如今鲜血汨汨地流出,他躺着的地方,被鲜血染红了。她俯下身子查看,轻声说道:“不要怕,我会帮你,我现在先帮你止血。”她挑起一把剑撕开他的衣衫,伤口很大,起码有五厘米。有侍卫递过来金疮药,她愣了一下,忽然想起自己在古代,她咬开金疮药的盖子,撒了一些在上面,然后用布条包扎止血。那侍卫神智不清了,缓缓地闭上眼睛,所幸血止住,呼吸也算正常。但是,温意知道他的情况并不好,剑身穿过他的身体,肯定伤及体内器官。早有人扶着宋云谦起身,他伤口很浅,但是却依旧在流血。他瞧了温意一眼,眸光有些惊疑。但是,他很快就收敛神情,怒对诸位侍卫,“立刻去查,到底是谁要杀本王!”“是,卑职马上去查!”一名看衣着像是侍卫首领的男子率人而去。宋云谦身边的侍从伸手扶着宋云谦,,宋云谦伸手阻挡了一下,道:“请御医没有?”“回王爷,已经请了!”侍从应道。皇宫派了一名御医在王府专门照顾王爷的身体,所以王府并不需要外出请大夫。“本王要他活着!”宋云谦看着那侍卫,沉声道。温意站起身,她脸上和身上都有血迹,她看着宋云谦安慰道:“放心,他没事的!”宋云谦的眸子紧紧地锁着她,蹙眉凝眸,似乎在看着一个不认识的人,良久,他才出言问道:“你不怕血?”温意有些愕然,脑子里忽然涌进一些记忆,这位杨洛衣是很怕血的,甚至见到血会晕倒。她苍白着脸道:“怕,但是人命关天,也怕不了这么多啊!”宋云谦挑眉,眸光里闪过一丝怀疑。御医在这个时候赶到,宋云谦在他行礼之前道:“救他!”御医瞧了侍卫一眼,又瞧了瞧宋云谦身上的血迹,道:“不可,王爷受了伤,让微臣先为王爷治伤!”宋云谦蹙眉怒道:“先救他,本王的王妃,自会替本王包扎!”温意愣了一下,直觉他是要试她。但是,也管不了这么多,他伤口还在流血,虽然伤口不深,但是这样流血,会危及性命。她沉稳地吩咐侍从,“扶王爷进去,打水,准备剪刀和干净的布!”宋云谦被送入涟漪苑内,他躺在床上,温意用剪刀剪开他的衣服,他的伤口确实不大也不深,照这样看是没有伤及内脏的。“我现在帮你清洗伤口,会有一点疼,你忍着!”她专业而温柔地道。宋云谦不说话,只用眸子紧紧地看着她。手再次接触到他的身体,她的脑子里不期然想起那一次的亲密接触,脸便陡然红得跟虾子一般。“专心点!”她的走神弄疼了他,他拧眉生气地道。“对不起!”温意下意识道歉,心底却怪罪自己不够专业,面对病人的时候,所有的杂念都该摒弃。清洗消毒伤口之后,是上药,药粉有三七的成分,止血良药,她也曾经学过中医,虽不精通,但是门面的功夫还是有的。包扎好之后,她就退开了,道:“王爷没有什么大碍,休息两天就没事了。”“坐在本王身边!”宋云谦哑着嗓子道。温意抬头瞧着他那古怪地眼神,心里闪过一丝惊慌,连连退后两步,道:“我先回去换身衣裳,失陪了!”说完,出了门口拉着发愣的小菊就急匆匆地走了。小菊回到如意轩还没回过神来,她惊愕地问温意,“郡主,您不怕血了吗?”温意舒了一口气,道:“怕啊,不过说起来,那一刻忽然不怕了。只是现在回想起来,还有些惊怕啊!”嬷嬷丫鬟打水给温意沐浴,又挑了身好看的衣裳,道:“先别管那事,今日是洛凡小姐过门的日子,郡主您是长姐,又是王妃,定要穿得得体一些,这大红王妃朝服今日穿正好。”温意站起来,刚想说什么,腰间传来一阵疼痛,她眼前一黑,噗通一声倒地不起。看最新章节第5章 来势汹汹这可吓坏了小菊和嬷嬷,连忙喊来丫头扶温意上床,早有机灵的丫头去请大夫,因知道府中的御医正为王爷和那受伤的侍卫治伤,如今只能在府外请大夫了。大夫不敢随便为温意检查身体,只听说了温意之前有晕血症,便开了一些安神的药给温意服用。温意却服药两三日,还昏昏沉沉醒不过来,腰间疼得要命。就在她昏迷三天之后,她再听到那威严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温意,该好起来了!”她猛地睁开眼睛,陡然坐起身。她伸手压了一下腰部,只剩下微微的痛楚了。那声音是谁的?脑子里忽然记起当日被刺后听到的声音,说要给她一个重生的机会,还要赐给她一些什么东西,是那个人。丫头小菊一直守在她床前,见她醒来,欢喜地道:“郡主您醒来了?可还有哪里不舒服?口渴吗?奴婢给您倒水。”说罢,她身子一转,走到桌子前倒了一杯温水,端过来给她,“慢点喝!”她接过杯子,喝了一大口,抬起头便看到那小菊含悲带喜地看着她,眸子里有泪光点点,她道:“郡主,您都昏迷了三天了,可吓死小菊了。”温意微微一笑,“我没事了。”她掀开被子下床,本以为双腿会十分疲惫,但是,她微微一抬,竟觉得全身力气充沛,动作也轻盈得叫她惊讶。她坐在床沿,小菊便弯下身子替她穿鞋,她道:“不用,我自己来。”小菊诧异地抬头看着她,“郡主,是不是嫌弃小菊伺候得不够好?”温意弯腰穿好鞋子,起来走了两步,身上所有的不适都全然褪去,她回眸一笑,“傻姑娘,怎么会嫌弃你伺候得不好?我只是躺累了,想活动一下筋骨。”她坐在椅子上,想起那侍卫,如今不知道怎么样了,只怕,就算救下来,也得受不少苦吧?她不禁微微叹息了一声。小菊听到她的叹息,也不禁略忧愁地道:“如今洛凡小姐也入门了,您自小跟洛凡小姐不和,如今她深得王爷宠爱,只怕以后咱们的日子会很苦。”温意还没说话,便见嬷嬷掀开帘子进来,见温意坐在凳子上,有些欢喜,嘴角便露出了一丝安稳,“郡主,您醒来了?那可真是太好了。”温意抬头看去,陈嬷嬷今日穿着深灰色的衣裳,脸上的线条十分柔和慈爱,可见她是真心疼爱自己的。她微微一笑,“嗯,我醒来了。”嬷嬷走前一步,道:“郡主,侧妃娘娘来了。”温意一时没回过神来,“侧妃娘娘?”“就是洛凡小姐。”小菊提醒道,顿了一下,她又道:“郡主,您是她的长姐,又是王妃,分位高于她,您不必害怕,她若是敢欺负您,咱们就告诉皇后娘娘。”温意心中有数,对嬷嬷道:“让她进来吧!”嬷嬷应声,福福身子便出去了。一会,便见嬷嬷领着一个身穿华服的女子到来,身后还跟着几个丫头。其中一个丫头用托盘端着一碗药,有热气在碗面萦绕。那华服女子走到温意身边,微微福身,道:“洛凡见过姐姐。”温意凝眸看她,洛凡虽然低着头,脸却微微扬起,纵然脸色谦卑,还是无法掩饰那一丝得意,她皮肤白皙胜雪,五官精致绝美,只是满头的珠翠让她多了几分庸俗之气,又见她穿着红色的绸缎正装,衣裳用金线绣着牡丹,十分精致。“姐姐是否介意妹妹穿了姐姐的王妃朝服?妹妹也跟王爷说过,此乃僭越,万不可为,只是王爷坚持说要妹妹穿上,他说,在他心中,妹妹才是他的正妃。”洛凡见温意盯着她的衣裳,便以为她心中介怀,便开口解释,只是一开口已经是挑衅,压根不给温意好好说话的退路。那嬷嬷跟小菊当场便变了颜色,只是奈何她是主子,而她们只是下人,就算满腹的不满和愤恨,却是半句说不得的。温意淡然一笑,道:“我只是研究这件衣服的绣工,真是巧夺天工啊,不知道是不是双面绣?你给我瞧瞧。”说罢,便上前翻开她的袖子,见里面果真有着精美的图案,不禁赞叹不绝,“天啊,神人,真乃是神人啊!”看最新章节←→错误/举报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