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六章 进洞

发布:2021-04-08 07:19:22

才能下这盗洞?如果这个阴人在哪?我们想去见,让他给我们下墓带个路,你看怎么样?”我问着。  “我就也可以陪你们走一趟,虽然光有我老汉一个人还远远超过还不够,还需我们村子里此外一个人做帮手才行。这个人的能耐可大了!仅有他的出手相助,这一次着地的成算就大“我就可以陪你们走一趟,但是光有我老汉一个人还远远不够,还需要我们村子里另外一个人做帮手才行。这个人的能耐可大了!只有他的相助,这次下地的成算就大许多!”。...

  阴人我到是听说过,所谓的阴人,就是在阳间给阎王爷办事情的人。这种人,表面上和普通人一样,需要吃饭睡觉,但是他们却能和鬼对话。想要分辨他们,只有唯一个办法,就是他们睡觉的时候,鞋是放在床下的,而且,鞋尖朝内。我以前常常对这事也是半信半疑,想不到这次还有人亲口承认有这回事,我心里到想见识一下。另外这老头把这洞说的那么恐怖,说不定那是有什么另有什么图谋。“那老爷子既然如此,你的意思就是说,有阴人带路才能下这盗洞?那么这个阴人在哪?我们想见见,让他给我们下墓带个路,你看怎么样?”我问道。

  “我就可以陪你们走一趟,但是光有我老汉一个人还远远不够,还需要我们村子里另外一个人做帮手才行。这个人的能耐可大了!只有他的相助,这次下地的成算就大许多!”

  “呵呵,还真是看不出啊,您还替阎王爷办事呢。那就请您去把那位高人一起给我们找来吧,事成之后肯定会给你们两个,一笔满意的酬劳的。”我早料到他会这么说,只不过这种险恶的地方,能有个熟悉地形的人带路肯定比没有好,在酬劳的问题那更不用我来操心了。

  “我说的这个人啊,脾气特别古怪,得你们自己去请他才行。”老头说这话时,似乎有些为难。

  我觉得既然来了,去请人家一趟也没关系于是就同意了。

  就这样我们就跟着这个老头又回到村子里,很快就在一栋两层高的小洋楼里,见到了那个所谓的阴人。见到此人后我和张蕾两个人就是一愣,因为我总以为这个所谓的高人是个七老八十老头子,完全没法想象到会是一个二十多岁小伙子。

  而且此人从长相上可以说是颇为漂亮,皮肤很好,白的快赶上张蕾了,大眼睛长睫毛,眼神中透出一股慵懒。上嘴唇还留着个八字胡看样子是精心修剪过的。身材不不高大,但起来非常精悍,头发有些长。现在天气非常炎热,这人还穿着非常厚实的牛仔衣裤。

  我们在见到他后,也是开门见山,直接说了我们的来意,那人听到后先是一愣,然后就是非常爽快的答应了,只是最后开了个比较高的价格。我总觉得这人并不简单,开价高应该也有他的道理,所以也没再多说什么。

  都谈好之后,我和张蕾就去了村里的招待所,开了两个房间,两人各住一间。这房间远比我们想的要好的多,非常干净整洁,还有空调。在房间里我打了个电话给刘苏,把这次事情完完整整的都告诉给了她听。刘苏听了之后表示不论下面有没有墓,有没有危险,一定下去一趟才安心。我从她说话的语气里可以听出,似乎对这次下墓的决心很大。

  另外我又在电话里提出了,这次装备比较多,想让我朋友凯子一起负责管理和搬运,没成想刘苏很容易就答应了我的要求。

  真是说的没有做的快。两天后,我们已经同刘苏的大队人马在村子里会合了。来的这批人里,有刘苏的大姨,张秃子,凯子,致远,刘苏的两个保镖,还有一位不知道什么大学的老教授。我一数人数发现这次行动的人高达11个,这么一大波人马,真是远远超出我之前的估计。

  我事先让张蕾同那老头以及那个小伙子先出发,在目的地等着我们。随后同刘苏他们分两批人过去。免得这么大一群人马,搞出太大动静,惊动了这么个小村子里的人。

  在进洞前,我先和刘苏交流了一下这次行动的具体安排。随后我分发了对讲机以及一些别的装备给大家。

  刘苏今天穿了一套紧身的深色猎装,给人感觉非常英姿飒爽。

  凯子和致远今天非常兴奋,两个人跟小时候去春游一样,都快手舞足蹈了。

  “哎呀你瞧瞧这身材,啧啧。哎你们这两天怎么样啊,和那个美妞有没有那个?这么好的机会总把握住了吧。”凯子嬉皮笑脸的看着我说。

  “有你个头啊,小心被人家听见.”我瞪了一眼凯子。

  “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啊,往前走,莫回头啊!”凯子唱了起来。

  我发完了对讲机后,又开始检查这次托战友弄的枪械。

  其中有三支手枪是奥地利格洛克17型手枪.

  这是一种奥地利军方在1983年研制的9毫米口径的手枪。这种枪各种性能极为优良。它的特点:一是重量轻。该枪大量采用工程塑料,是当今世界上采用塑料件最多的手枪,如此一来,不仅使手枪的造价低廉、手感好,而且重量也有了突破性减轻。二是万无一失的保险机构。该枪的套座和套筒上没有常规的手动保险机柄,射击前不必要去专门打开保险,利于快速出击。三是火力持续力好。该枪配备有17或19发大容量弹匣,并且每支枪均配有一个快速装弹器。四是人机工效非常好。

  还有一支手枪就是沙鹰,威力非常大的一种枪,但是安全系数不是太好。

  另外还有两支AK自动步枪,以及土质定时炸弹。

  手枪我拿了两支,还有两支一只给了凯子,一只给了致远,炸弹以及两支AK自动突击步枪让凯子背着。

  我正交待着众人事项呢,那个原本倚靠着树,在闭目养神的小伙子,站了起来对我说:“好了没,可以走了么?说着一个人就自顾自的朝前走了起来。

  没办法,这次行动全靠这人来带路,我这时只能让众人跟着后面。

  走了一会儿我们就来到一个山洞前,那小子说,就是这里,这些洞都是通的,这个洞比较大,人在里面可以直着走,不用弯腰。

  我看着这洞大约有一人多高,很窄,只能让一人同时进去。朝里望去感觉非常深邃。

  “进去后大家别乱说话,小心别惹火了阎王爷。大家都跟在这位小哥后面走。”那个老头有些神色紧张的说。

  我让凯子殿后,让一个保镖守在洞外,望风接应。那个小子就在前面给我们开路,我自己则紧跟在老头的后面。其他的人就都跟在我后面,形成一条长龙。

  我们一行人,进入这洞走了大约十多米后,从这个洞的深处就吹出来一股子凉风,因为在外面非常炎热,被这凉飕飕的风一吹感觉也挺别扭的,说不出是舒服和难受。

  我们再往里走了一段后,这洞就开始慢慢变小了,到了最后我们大家竟然只能爬着前进。我倒是没什么,就是身后这些人以前都没受过这些苦。

  “怎么这里会那么小?还要爬着走啊,很累人的啊。”凯子这时就已经有些唉声叹气的说了。

  “这还要爬多久能到,还有多远?”又有人问。

  “还早着呢。”那小子等了很久才冷冷的回了一句。

  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小子这一句话说完后,突然就听一声,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撞击后产生的巨响!

  “怎么回事?我们身后的洞口,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上了,看不见亮了!跟在人群最后面的凯子大声喊了起来!

  马上我就听到洞里开始传来一种非常非常怪异的声音,咿----呀,咿---呀.咿---呀.这声音有些刺耳!听的让人心里有些发慌我的心里一下子就是一惊!

  我心说这回难道遇上什么大棕子了?刚才这声巨响难道是这古墓里的粽子爬了出来,把这盗洞口给封了?这么做是想干嘛?想把我们这伙人都给一网打尽了?

  “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这个盗洞里闹鬼?”有人惊惶的说。

  “这个鬼洞还真是邪门啊!”

  “刚才那声巨响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现在还出的去么,我可是最怕这种黑漆漆的洞了,现在要是有个什么怪东西出来怎么办?我的腿都开始抖了。”凯子说。

  “这怎么还有怪声啊,这到底是什么声音?是鬼在叫么?怎么那么恐怖啊。”人群你一言我一句的开始骚动起来。

  “我老太婆年纪大,胆子很小的,你们可别吓唬我啊。我有心脏病,可经不起吓。哎呦我的心跳的厉害啊。”那个大姨惊慌失措的声音。

  “姑妈这不是还有我们这么多人在呢,您不用怕啊。老宋你用对讲机问问外面保镖是什么情况。”刘苏在我身后安慰着说道。

  经刘苏这么一提醒,我赶紧从身后的背包里拿出了对讲机,拨通了对讲按钮,拿着对讲机,放在嘴边:“外面的兄弟收到没有?收到请回话,收到请回话。”

  我的问话发出后,过了好一会对方似乎有一点回应,但是说的什么完全听不清楚,紧接着喇叭里就出现了一种非常诡异的杂音声!到了最后对讲机上的信号居然完全消失了!我又这么连续试了几次,始终是没有信号,我又让别的人也试了次,竟然也是同样的结果!

  这种对讲机绝对不可能这个时候连不通啊,妈的真是邪乎啊!遇到这样的情形,我不由得皱紧了眉头,心里暗骂道。

  对于与外界随时保持联络方面,是我特别看重的,所以当时我买的是一种性能上完全能达到了军用标准的型号,价格贵的出奇。这种对讲机在通话距离非常之远,而且信号的穿透力也非常强,远远不是一般的民用型号可以比的。现在才这么点距离,就出现了失去信号的情况,实在让我不能理解!

  我们现在的处境非常尴尬,这盗洞非常狭小非常的压抑,别说转动身位,连人都快要匍匐在地面上爬了。如果现在真有什么大粽子或者怪物来,估计我们这伙人全都要歇菜!真是想不到这老天爷对我这么不薄,第一次倒斗就遇到这种状况!

  “老宋现在怎么办,我们要不先退出去再说?”致远问道。

  “现在想退出去,已经晚了。那东西马上就要来了,都快点往前爬,否则再多拖一会,就又人会死!”那位小哥此时面露紧张神色的说道。

  “你所说的那东西到底指什么?是这斗里的粽子?兄弟你把话说明白点!”我问道。那小哥听了之后,并没有立即回我话。

  “我老汉可不想这么快就死在里了,我年纪虽然大了一点,但还想多活几年啊。”这个老头说话时的声音颤颤巍巍的,两条腿已经抖的跟筛糠似的。

  这一系列,不可解释的诡异状况出现,已经让队伍里有些人心惶惶了,我自己的背上和额头上也渗出了不少冷汗来。

  “你们都几十岁的人了,怕什么?都镇静点.没什么大事!那什么响声可能是出了点小意外。我们这里人这么多,有枪又有炮的,就算真有什么怪物过来,那就他打成筛糠子,要是有鬼来,我这里还有黑驴蹄子和发丘印!”我现在也是非常紧张,但还是先稳定一下军心,否则粽子妖怪还没来,这几个人就先把自己给吓疯过去了。

  突然间,凯子在后面大叫:“哎呦!有什么东西在咬我!你们别停着啊,快往前跑起来啊!

  “来了!都快往前爬!快点!爬出这里!前面的洞空间大,有回旋余地!小哥说道。

  “后面真有什么东西爬上来了!都爬起来啊!”后面有人说。

  看这情形还真是不可能原路返回了,我看前面那老头腿抖更厉害了,也不爬了,裤管也湿掉了,就骂道:“老头你还发什么愣啊,赶紧爬往前啊!”

  “我倒是想爬啊,可我这条腿怎么也不听我使唤呀。”老头颤巍巍的说着。

  凯子在后面又是几声惨叫,声音一次比一次响。

  “死老头子你到底是爬还是不爬?”我抽出小匕首对准那老头屁股就是捅了一下,估计一不小心是捅到了菊花上了.

  那老头疼的跟杀猪一样,哎呦啊哟大喊了起来,

  你还别说,这招还真是挺管用的,老头受了刺激一样,立刻卯足了劲往前猛爬了起来。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