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三章 两个女神

发布:2021-04-08 07:19:22

张蕾的身材太过热辣。低胸装紧身T恤下,非常饱满丰盈饱满的胸部呼之欲出。尤其是上次看她发丘印的时候,我不自觉地的,看见了她低胸装体谅外漏的雪白胸部,让我一时间有些浮想联翩,不会产生邪念。  “恩。。。哪个。。。对了你的名字还挺好听啊的。”遇上这样的性感妩媚女神,听我爷爷说,最早盗墓分为四个门派,分别为发丘门、摸金门、搬山门、卸岭门。又被称为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搬山道人、卸岭力,又称“发丘有印,摸金有符,搬山有术,卸岭有甲”。到了后来搬山门、卸岭门没落消失了,再后来又出现了长沙土夫子。。...

  “从我爷爷的爷爷开始就是摸金门的,我算是世袭吧。”张蕾说道。“真是想不到传说中的摸金校尉,我今天还能有缘一见.而且还是个你这样的大美女,我真是挺有福的。”我说道.

  听我爷爷说,最早盗墓分为四个门派,分别为发丘门、摸金门、搬山门、卸岭门。又被称为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搬山道人、卸岭力,又称“发丘有印,摸金有符,搬山有术,卸岭有甲”。到了后来搬山门、卸岭门没落消失了,再后来又出现了长沙土夫子。

  张蕾的身材太过火辣。低胸紧身T恤下,饱满丰盈的胸部呼之欲出。特别是刚才看她摸金符的时候,我不自觉的,看到了她低胸体恤外露的雪白胸部,让我一时间有些浮想联翩,产生邪念。

  “恩。。。哪个。。。对了你的名字还挺好听的。”遇到这样的性感女神,我有些不太自然,一时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张蕾这时侧过身子对着我,俯下身,巧笑嫣然的用哪双勾魂摄魄,充满魅惑的眼眸看着我。

  “呵呵你说话的很好玩,张蕾这个名字在全国好多呢,你说说看哪里好听,我有时在想,我爸爸当时怎么会给我起这么个大众化的名字。”

  “蕾,花蕾,含苞待放。意境很好啊。”

  “你也说说你的名字时怎么由来的。”张蕾问。

  “说来我这个名字还真是有个小故事,我出生那天我爷爷正巧在路边拾到一块美玉,所有就给我起了这么个名字,“瑜”字本身就代表美玉的意思。

  我有些不太自然的对视着她的眼睛,她现在的姿势,完全把她胸前明媚的淳光,暴露在我视线里。她的笑颜却又是那么的真诚无邪!

  “恩,你试试这个肥牛肉,很好吃的。”我找借口把话题岔开了,同时也转移了目光。

  刘苏和她的姑妈久别重逢,像有无数话要说,致远和张秃子两人,边吃边谈探讨着,古玩玉石瓷器方面东西。

  我对古玩学术方面,也没太大的兴趣,就又弄了些肉放在烤盘里烤着,重新把杯子里倒满果汁,独自享受着美食。

  吃了一会时间,刘苏的姑妈刘老太问了我一些家里的情况,目前工作还有交没交女朋友之类的话,我也问了她今年几岁,得知已经七十四了,我表示她看起来精神身体状况非常不错,看起来像六十多岁。刘老阿婆听了也很高兴。

  在问道我家境情况时,我不太像想多说,就避重就轻的打起了太极拳,之后可能是我的自卑,让我不太想被过多的谈及家事,所以话也不是太多。

  又吃了一个多小时后,大家才分手道别,刘苏和她姑妈,张蕾,张秃子,一部车回去,我跟致远打了辆出租车回去。

  领走前,刘苏又开了张十万元的支票给我,让我用来置办装备,并表示如果不够可以再和她讲。

  在上了出租车后致远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致远说:“这次真是要发达了,八十万可不是小数目。”

  我见他连这斗的具体位置,还没完全确定的情况下,就想着着八十万了,就浇点冷水:“凡事要做最坏的打算,我看这斗没不简单就算位置确定了,能否成功还两说呢。”

  致远没理会我又说:“你说这刘苏长得漂亮气质又好,待人又亲切又有礼貌,还没什么架子,真是难得啊。”

  “你也别光看表面现象,现在人家正是要用人之际,要用到咱们总要低下身段和我们打成一片,不拉拢我们怎么让我们替他卖命?这女孩子远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不知你有没有注意到刘苏今天穿的那件淡绿色连衣裙么?知道这件衣服什么价格么?我有一次偶然在网上看到过,这件衣服是欧洲奢侈大牌,是件复古珍品,一件起码十来万。还有你有没有看到刘苏开那辆高档的红色进口奔驰,这小车起码价值三百五十多万,另外她的那间公司这么大,装修那么豪华,才有几个员工在工作,我总觉得有些奇怪。”

  致远在听了我这番话后说,“你用的着想那么复杂么?反正我就是觉得这人不错。”

  最后车先开到我家,我便嘱咐了致远回家当心点,就自己先下了车。回到家中后,我见凯子已经在床上睡着了,就没有再去把他叫醒过来。直接去浴室洗了个澡,又泡了杯咖啡,就躺到床上。

  人虽然已经很累了,但脑子依然无法平静,完全没有睡意,今天发生的一切太突然了,以至于我完全不敢相信这不是梦境!我躺在床上,点了根万宝路烟抽了几口,脑子里反复的出现了,今天所有发生的一幕幕。匪夷所思的九龙玉盆,神秘的古墓,还有那两个令人窒息的大美女!难道命运女神终于开始眷顾我了么?我努力的想把思路放到这盗墓行动的准备,以及采购准备的问题上,只是脑海里完全被刘苏和张蕾的倩影给占据了。

  刘苏给我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了!她的笑颜,身影,举手投足,以及她的温柔体贴,我总想从刘苏的交谈,言行,蛛丝马迹中找到特别的意味。又转念一想,我算什么呢,我不过是一个给人干活的人,这次活做完了,大家就就各奔东西了。现在还是先把事情做好,钱拿到手后,有了经费以后就可以自己单干。

  这一晚我一直到后半夜才睡着。

  第二天早上起来后,我见了凯子就把昨天发生的事和他这么一说,把这小子也是听的血脉喷张激动不已。在我说到那刘苏让我和致远陪同她一起去下墓的时侯,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差点没把脑袋撞到天花板上。

  “你们几个要去倒斗!”凯子站着脱口而出大叫道。

  “你他娘声音轻点!别一惊一乍的,瞎激动什么呀,你先坐下来再说。”我说道。

  “我能不激动么?”凯子仍旧站着,比手划脚的。

  “你说我们兄弟一场,这样的好事,你也不拉兄弟一把?你够意思么?你和致远两个人到好,又摸宝贝,又赚票子,又泡马子,把我一个人往边上一丢。”

  “什么摸宝贝,什么泡马子?别他娘的瞎扯淡了,你还真以为这一次是去逛博物馆?去游山玩水?”我说道.

  “你就不能跟那个苏苏说说让我也跟着一起去?”凯子说。

  “你去什么?你去了能干什么?”我说.

  “我会武术啊,我力气大啊。”凯子认真看着我说。

  “拉倒吧,人这墓里的那是粽子,你会武术有个鸟用?人家千年的粽子能吃你这一套?真要是起尸了,你给人家粽子耍套太极拳?”我说到。

  凯子的家族原来是山东的,确实会点功夫,被我这么一说这小子就郁闷失望了,我就又假装对他说:“你也别心急,这趟去的人多,这各种装备器械也非常多,到时候我跟那女的说说,让你负责搬搬装备器械估计能行。”

  “这也行啊,我的亲哥哥,好哥哥这次都靠你啦,只要是让我下这回墓,你让我做什么就做什么,什么苦活脏活重活都让我来干,就是做牛做马做骡子都行!”凯子一看有希望转眼又喜笑颜开道。

  说完我又嘱咐凯子,把先前的十万块钱支票到银行提出来,让他去把最后那笔债给还清了,免得夜长梦多。

  昨天买了条烟后,我身上的钱才剩八十块了,我打算先去吃了早饭,然后把刘苏给的十万块购置准备的经费,去银行里也提出来。我想拿手机看下时间,却发现原来那个只能接听电话的黑白手机,居然死机了。我心说,今天这破手机就可以光荣退役了,看了下墙上的钟已经九点了,就匆匆套上衬衫就出了门。

  我先去了附近比较出名的汤包馆,点了三笼蟹粉小笼,又点一碗牛肉粉丝汤。这蟹粉小笼是这家店的招牌点心,皮薄汁多,蟹粉货真价实,非常鲜非常好吃,咬上一口汁水飞溅。我早就想吃就是吃不起一笼五个要二十块。

  三笼十五个蟹粉小笼加一大碗牛肉粉丝下肚后,就又去把十万块提了出来。

  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一回到家以后,我把这次下墓所有要用到的,可能用到的,各种的装备器具,在纸上一二三四五都列了出来。务必要做到有备无患,未雨绸缪。

  工具上,比如传统的像什么探铲,折叠铲,考土铲头,狼眼手电,防水矿灯,短柄斧,绷带,还有各种干粮比如压缩饼干,牛肉罐头,水果罐头,巧克力,以防万一困在墓里时,可以补充能量,来争取时间。

  现在网络发达,基本都可以在网上买的到,买完了就直接送货上门,省力又可靠。所以许多能在网上购买的就在网上直接买。

  另外一种是防身和破坏用的工具,比如枪械和各种刀具以及土质炸弹,就通过过去的,有这些这方面门路的战友帮忙购置。

  还有就是千年的古墓里毕竟谁也说不清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还需要黑驴蹄子和糯米大蒜。我爷爷说过黑驴蹄子可以对付粽子,糯米和大蒜据说可以辟邪。

  最后现在的科技日新月异和当年我爷爷那时盗墓时不同有,许多高科技装备可以运用到倒斗当中。比如对讲机,红外线夜视仪等等。

  接下来我就开始了在网上货比三家,务必做到每一件装备都是性能上最好,最先进的,同时还要具备轻便实用,价格又要合理些。

  最终这些东西的价格初略算下来竟然达到了二十八万了,远远超过了刘苏给的预算。

  机会面前人人平等。这次行动毕竟是我们的第一次,可以说是毕其功于一役吧。所以战前的准备自然要做到极致,一旦上了战场就能把伤亡损失降到最低。这是我从当年部队里开始养成的一贯的行事做风。

  三天后,除了那批枪械弹药要从黑市上弄来还要有些时日外,其他物资基本都到齐了。我正在家里认真仔细反复检查和演练着这些装备时,接到了从凯子家里打来的电话!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