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章 出狱

发布:2021-04-08 07:19:21

码了?”  “会的!”我坚定地的说。  这时拎着一篮子菜,刚下楼有些眼熟的阿姨说:“李萍几年前早已搬离了,你是他的谁?”  “我是她儿子。”我提问道。  “哟!你是他儿子?都这么长这么高了?真想不到啊!这房子你妈三年前就转卖别人啦!”阿正巧隔壁家的阿姨开门,看到了便问道:“你找谁?”。...

  在不知不觉中,出狱已经有两个多月了,有一件事还是要有个了断!我来到一栋老式灰旧的六层楼公房,上了三楼的304室。我站在门前敲了几下门,没有反应,没人来开门。我又喊了几声,依然没人来回应。

  正巧隔壁家的阿姨开门,看到了便问道:“你找谁?”

  我说:“阿姨我找李萍。”

  阿姨显出非常疑惑的表情:“这里从来没有李萍这个人啊。”

  我也有些奇怪的问:“这怎么可能?这时李萍家啊。”

  “你会不会看错号码了?”

  “不会的!”我坚定的说。

  这时拎着一篮子菜,刚上楼有些面熟的阿姨说:“李萍几年前早就搬走了,你是他的谁?”

  “我是她儿子。”我回答道。

  “哟!你就是他儿子?都这么长这么高了?真想不到啊!这房子你妈三年前就卖给别人啦!”阿姨说。

  “什么?!卖掉了?那她人现在去哪里了?”我顿时就非常愕然的问。

  “这个就不清楚了,你再去问问别人吧。”

  “既然这样就算了,谢谢你阿姨。”我心中无比恼恨,但又无可奈何。在阿姨一脸不解疑惑中,我下了楼。

  一个人如果经历了太多命运的突变,太多荒谬,自然也就习以为常了.就好比虱子多了不咬人。

  我是一个被人陷害诬陷而坐了四年冤狱的人。

  我这次来到这里就是想要个说法,我真的很想知道的是为什么亲生母亲会做假证诬陷我,难道这背后还隐藏着什么离奇的原因?虽然已经过去了已经毫无意义了,不过现在连这个人竟然也失踪了,那么这件事就此可以结束了,再去追究也是于事无补了。

  自打我出生起,父母就根本不管我,和他们相处的日子屈指可数,早年还是爷爷和我家里亲戚轮流领养我,之后我爷爷在我十二岁时就因为一次可怕的盗墓行动中就失踪了.(我爷爷是倒斗的手艺人。)

  我爸打小就不太学好,没学到爷爷的一点本领却在外边染上了毒瘾,在爷爷失踪以后,架不住我爸吸毒天文数字般的开销,原本殷实的家境开始每况愈下。后来我妈就和我爸离了婚,我跟了我爸,最后他却把房子也给卖了,来维持毒资,接下来的十年了我都是居无定所,辗转于亲戚和外婆舅舅家。

  就这么熬到了二十岁,似乎才看到一丝曙光,我姑妈托人走了后门让我参加了特种兵的选拔,在我豁出命来的努力下,奇迹般的通过了最初七个月,近乎魔鬼般的严酷选拔后,成了一个合格的特种兵。

  三年特种兵的艰苦磨砺,也让我不再是当初那个清瘦羸弱的少年。在我复原回来没多久后就当上了一家大型娱乐公司的保安主管,又在公司里谈了人生第一次恋爱,女生是公司的财务主管,人温柔体贴,对我也很好。本来以为人生开始出现转机时,却又身陷囹圄!这一下子竟然就是四年的时光,女友在家人的巨大压力下也去了澳洲,再之后就再无音讯。

  我重新回到了大街上,这是一条熟悉又陌生的大街,只是上一次走过这里已经时隔七年了。原本窄小的并且永远肮脏油腻的街道,变成了一条整洁的双向三车道的大马路,两边过去低矮黑漆漆的平房,如今已经变成数栋几十层高的豪华商务楼和高档小区,大楼底下则是星巴克,形象设计店,高级会所,高档奢侈服装店。

  我看着周围现代时尚的建筑,小区进出的高档汽车以及衣着光鲜的行人,再看看自己一身老土灰旧的过时衣着,感觉未免格格不入。

  真是恍若隔世。

  我收回思绪,拿出破手机一看,已经快要一点了,就准备找个便宜的饭馆解决午饭,最后兜来转去老半天,才看到个还算干净的盒饭摊。

  我见不少出租车司机和农民工正在吃着,也找了一张靠边的桌子坐了下来,然后要了两人份的米饭外加两块咸肉就埋头吃了起来,吃完之后就站到街边树荫下打算抽会烟,然后去打听下附近还有没有什么公司招人。

  这两个月来投了太多简历,面试了太多公司,在对方得知了我坐过牢后基本都客气委婉的拒绝了。

  我摸出一支特醇万宝路,点上火刚想抽上一口,这时手机就突然响了起来。

  掏出一看,原来是凯子的打来的电话,忙接通了,就听电话那头大叫:“快来我家救命啊!快点啊!打电话叫致远也来!”

  我忙问:“怎么回事?你他娘把话说清楚点!”

  “你先别问了!赶快过来!快点!”之后手机就不出声了,间隔了一会后,就听到“阿”的一声惨叫!电话就被摔掉了!

  声音听起来非常惊惶失措的样子,还有最后一声惨叫,弄的我心里也是一惊,大觉不妙.妈的到底是什么事?青天白日的难不成还见鬼了?边想着边在路边拦出租车。

  这会正值八月酷暑,这出租车真的是非常难打。

  我在烈日下足足等了约莫三十多分钟才来了辆空车,我拦了下,车在我面前停下后,就忙对司机道:“师傅去江南幸福里!麻烦开的快点赶去救人!”

  我坐上车后就播了致远的电话:“凯子这小子刚才打电话来跟我说他出事了!让我们两个赶过去救他。他在电话里又喊又叫的,恐怕出了什么大事!”

  “怎么搞的,这小子不是又在外面和什么地痞混混打架了吧?你先等我一会,我马上就来!”致远在电话那头说道。

  我有些不放心,就又拨了几次凯子的号码,却都传来了无法接通的提示音。

  凯子和致远是我的两个发小,我们几个人几乎都性格迥异,不过关系却好的可以同穿一条短裤,我现在暂时就住在凯子家里。

  我指挥着师傅抄小路走,司机师傅开了几十年的车,是个马路老油子,这车开的也是左冲右突,辗转腾挪,一路上不断的超着车,被超过的那些轿车司机不爽的在后面按着喇叭抗议。

  在开了十多分钟后我们就到了小区里,我看到致远正好也急匆匆赶来了,致远有些气喘吁吁的摇着头说:“这小子不知道这次又惹了什么祸。”

  我们两个坐了电梯上了楼,来到凯子的住的那层,刚一到就听致远叫道:“我靠!怎么搞成这样!”

  我一看也惊了,整个楼道里全是摔坏的锅碗家具以及衣物,就连凯子家里的那扇防盗门也被涂了红漆字,心想着真是出大事啊!

  忽然就听到致远家里面传来非常凶狠的喊声.“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宰了你!”

  然后听到凯子说:“等一下要是我当特种兵的兄弟上来了,马上就要你们好看!”

  我闻声立时就大喊着:“凯子你怎么样?!”迎门就是一脚踹开门,冲进房间里,就看到房间里五个光着膀子,背上后都纹着龙虎纹身的男人程半圆形围住了凯子。

  凯子这时正被逼在墙角,两支手又被两个小混混按住,无法动弹,脸上还有淤青,只不过好像还没有受什么重伤。

  我看到这情形,立刻大喝道:“出了什么事?你们是谁?你们闯到这里想干什么?”原本背对着我的,为首的一个刀疤脸,狰狞的转过脸,拧笑道:“来的正好,你问我干什么?你看我们几个都是做什么的?你的兄弟欠我五十万要不要还?”

  我听这话心里就是一惊:“什么五十万?不可能吧?凯子这是怎么回事?”

  凯子忙说:“前几天还是四十五万,他妈的今天怎么就是五十万了?”凯子这么一说让心中也是我明白了几分。

  刀疤男拿着一把匕首在凯子眼见晃着,奸笑道:“那你他娘的前几天怎么不还?现在你耽误老子投资发大财,这笔账当然要算在你头上了!”

  凯子骂道:“妈的王八蛋,老子不还了。”

  边上一个小喽楼一听,伸手就对着凯子头顶来了一巴掌.

  我也怒目圆睁,用手指着对面:“欠的钱是可以还,你要是把我兄弟打伤了,就一分钱也别想拿到。”

  另一个小混混又是几拳打在凯子头脸上,随后叫嚣着,拿手上的钢棍来回敲打边上的柜子,恶狠狠的威胁道:“怎么样想打架啊?”

  我看这几个人气焰如此嚣张,本来就窝的一肚子的邪火,现在更是大为恼火。

  心说就这么几个乌合之众,就想这里撒野,如果是在野外我一个人就把他们全解决了,只是现在凯子在他们控制中又不太好动手。

  心中恼火不已,情不自禁的对着身旁那扇的实木门猛地砸下一拳!这拳砸出十分的力量,直接就把那门给砸穿了,拳头砸击木门的声音极为震耳!我还没等这帮人反应过来,接着又拿起桌上的水果刀对着拿钢棍的小混混颈部猛地甩了过去,飞刀呼啸而过,直接擦着这人的脖颈,深深的扎入其身后面的墙体之中!或许是这一系列突如其来的惊人举动,带来的冲击与震撼太大,直接让这五个小混混都目瞪口呆。

  “怎么样你们几个谁不要命的可以来试试?”此时我的眼中已经杀气毕露,冷冷道。

  这时致远也赶来了,也不知道到他从哪里搞来一把大斧头,高举作势准备拼杀的样子。(致远和我都是身高185的大汉。)

  很明显我的举动已经让刀疤男意识到了我的军人身份,他见状也掏不到什么便宜,于是又换了幅嘴脸翘起大拇指道:“特种兵是吧?佩服?要打肯定是不是你的对手?你狠?今天就这么算了!不过下星期要是再拿不出五十万来别怪我不会手软.”刀疤男虽然这么说,语气里也没什么底气。随后回头对着身后几人喊了声,就大摇大摆的走了。

  其实这种人也就是为财装的,你真要是真枪实弹,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也就怂了,要是搏命更是不敢的。

  这帮人走后,屋里是满屋狼藉,椅子凳子东倒西歪,不过并没有被砸坏,也没有太多贵重物品损失。

  我和致远稍微收拾了下,就一齐都把目光转向凯子。

  这小子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不等我们发问抢先说道:“其实我不过就是买点股票而已,这段时间金融危机股价大跌,所以借了高利贷来补仓。”

  我这时脸色也很难好看:“你买个股票能几天功夫亏成这样?”

  “这事都要怪你,还不是你推荐我买的,要玩就玩大一点喽。”凯子说。

  这一句话搞得我都无语了,我诧异道:“你他娘的,我什么时候又让你买股票的?”

  “前段时间你不是说我说什么苏宁电器是支潜力股么?”

  我一时语塞,确实这只股票还真是我推荐给凯子的。

  这时致远马上就在旁边打圆场:“算了都是兄弟你也别多说了,别伤了兄弟和气。”

  “什么算了,50万哪,哎。”

  凯子这人就是这脾气,做什么事极为激进,干什么都想一夜功成名就,做事完全不计后果也不计代价,结果就是弄巧成拙。

  虽然这么说,其实他之所以会这样还是有太多深层原因,他家的环境非常惨淡,父亲过早去世,母亲因病提前退休,家里重担完全压在他一人身上,最近金融危机他所在的银行裁员导致他又失业了,就在这关头他女朋友的母亲对他施压,如果再没经济来源就分手。

  我和致远又责骂了几句,我叹了口气说:“算了,骂什么也是于事无补,现在首先还是抓紧时间想办法。这钱说多也不多,毕竟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三人一起努力,肯定可以凑够数的。”

  接下来我和致远分头去筹钱,我平生还真没有和人借过钱,不过为了朋友还是要拉下脸来。之所以这么说,因为我过去的几个战友复原后,在这几年里个个都是混的风声水起,大部分都当上了所在公司的中层领导,还有不少都自己开了公司,实在很怕向他们开这个口。

  说到钱上,致远现在还有些富余,手头上就有十万现金。

  致远原先高中毕业后,就一直在厂子里早九晚五按部就班的上班,只是就在这几年,开始跟着古董店的梁叔搞起了倒卖古董古玩的生意,现在经营和发展的还不错。

  我说的发展是指在古玩和古文字上的研究进步神速,特别是古文字上的造旨达到了一流专家的水平,但做买卖上还不怎么行,开了家古玩铺子也没赚到什么大钱。

  就这样,我们几个人到了第三天也凑了接近四十万左右。这里面主要是我的八万块存款和致远的十万,加上东拼西借的钱,结果还是差了十万块。

  这样离最后的还款期限还有两天时间了,这天我和凯子去了致远家商量来着。

  晚上的时候天气炎热,就去买了一箱啤酒来解暑。

  我们三个人坐在客厅沙发上直接对着瓶子喝酒。凯子这人到底是没心没肺神经大条,压根也没把还钱当回事,吵着让我说说我爷爷当年盗墓的故事。

  没办法跟着这样的人做兄弟也只能顺其自然了,我给他讲了当年爷爷盗掘项羽手下第一大将英布墓的事迹。

  我的故事也把凯子听的热血沸腾意犹未尽,在沙发上一只脚踩在茶几上,喝了口啤酒打了个隔对我说:“你爷爷怎么说也是个发丘中郎将,盗了一辈子的墓,那可是一等一的高手啊!你和你爷爷生活那么多年,那套寻龙点穴你怎么样也学个八九不离十了吧?你有这么大本事也不带我和致远干一票大的?你也知道兄弟我女朋友现在逼着我买房呢。还有你看看致远三十而立到现在都还是处。你不是不知道在上海找个老婆,没个千八百万成的了么。你说一套市区里的房子没个五百万行么?”

  凯子是个直人说的是大实话,上海人别说没婚房,甚至说许多家庭三代同堂,六七口人就住在一套三十平的小房子里,这样的情况实在是太多了,天价的房子注定让许多人与婚姻无缘。

  我说:“你是把倒斗看的太简单了吧。”

  凯子不满的一仰头看着我说:“我看你坐了几年牢人都变了,做事就是要有闯劲,前怕虎后怕狼的能成什么大事事?”

  我无奈的笑了笑没理会他,继续说:“中国人向来有把贵重物品赔葬来生再享用的习俗。这几千年积累下来的古墓数以千万计,据说光陕西一个县就大墓十万座,不说皇族帝陵就是随便一个达官贵人的墓里出的一两件冥器也够换套市中心的房子了。”

  我喝了口酒继续说:“我家祖辈盗墓寻龙倒斗的本领我确实精通,哪里有古墓我是一看便知,只不过真正能出珍品的古墓里多半有机关暗器非常险恶。我毕竟没什么实战经验,关键还没什么钱,这购置装备,去深山老林里长途跋涉都需要大量的经费。”

  致远这人本来话就不是特别多,自从迷上了古玩和古文字就更是沉默寡言,这段时间来绝大多数时间都在研究各种古籍古书痴迷到一定程度,今天也是没说太多,就在我们说到倒斗时兴致到来了:“不是听说你爷爷的几个兄弟不还在湖南淘沙么?可以去找找他们啊。”

  我说:“我爷爷在家族里是长子,下面还有三个兄弟,个个都是倒斗行家,在这个圈子里名声很响,当年还曾因一起盗过大将英布的墓而大出风头,只是这几年他们早就洗手不干了。其实这也很正常毕竟倒了半辈子斗财产都是以千万计,几乎可以说几辈子都花不完了,没必要再亲自下斗冒风险了。二爷爷他们先后都从商了,有的还混上了当地杰出企业家,只有我在湖南常德的四爷爷近些年来还有倒斗。因为我爷爷是家族的老大,在失踪前家族里的几个大佬是常去湖南常德祖坟祭祖,也算是找个借口大家聚一聚,不过现在我们小一辈和他们联系也不多了。”

  我口头上并没有承诺他们倒斗的事,只不过现如今,想正正经经找个班上的机会渺茫,现在还欠了一大笔债,也确实该重新考虑了。

  我们夜里喝多了就在致远家睡下了。致远说要再看会书就跑去他放置古玩的书房里了,我心说这小子现在搞的跟高三考生似的这么拼命.

  凯子喝多了躺在地上瞎叫唤。我把这小子扶到床上,听到凯子迷迷糊糊对我说致远家里闹鬼!深更半夜这小子说这话吓唬人搞得我不太爽,也不再理会。

  半夜里凯子这人睡觉也不安生,翻来覆去,呼噜打的跟雷似的,搞的我也没睡好。

  睡着睡着我发现床上就我一人了?人突然没了?我看一下床四周也没有。心想这小子可能上厕所无声无息的。

  又发现门是关的怎么没听见开门声?

  我继续闭眼继续睡觉,隐约间就听见门外走廊里有脚步声,接着就是一声声,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声音越来越大!因为这声音非常很怪异,让听我了心里发毛。而且我发现声音越来越迫近了!

  我以为是凯子的声音我开口说了声:“凯子你他娘起来嘘嘘还要发声音做引导啊?”也没回声。

  然后继续是咕咕,咕咕咕。这大半夜里我也懒得起来看是怎么回事。接着就听房门,咔嚓咔嚓咔嚓.有人来开门?

  然后门“嗙”的一声一下子就被推开了!门后面居然没有人!走廊漆黑一片!

  我嘴里骂道:“致远凯子你们两个半夜想搞什么鬼?”

  我心里又想起凯子的话,是不是真他娘的闹鬼,心里不由得慌了起来。等了一会,突然一只没有穿鞋子的脚从门框边缘露了出来!

  弄的我心里就一紧,然后门框边缘就闪出大半张脸来!

  一看那张大脸是致远?我也由害怕转为恼火起来。我大骂:“致远你他娘是不是有病!再闹看我不踢你屁股。”

  但我说的话似乎根本听不到。

  他整个人非常呆板僵硬的站到了门中间,我发现他手上竟然还拿着把青铜长剑!一句话都不说,只是眼睛直勾勾看着我!眼神非常不正常!看的我心里有些发毛。

  我看到这种情况又喊了几声凯子,也没有回应!就在这个时候致远突然提起青铜刀向我这边动作僵硬怪异的走了过来!我一看到这种状况连忙拿起床头的铜制台灯,想以此来抵挡一下可能的攻击!就在他离我还有十公分的距离时,又突然停住了!?

  接着就噗通一声,头一垂跪在地上!嘴里叽叽呱呱说了许多话!然后低下头发出似哭非哭怪声!情景恐怖!

  我见这种状况有些发怵,但是转念一想,致远这古里古怪的样子很可能是梦游状态中所以根本听不见我说话!但是以前也没听他说起过有这毛病呀?我听老人说梦游的人在梦境里不能把他叫醒。所以也没再吭声。我也只能做在床上看着他。

  猛然间就见他头一抬头对我哈哈一笑道:“想不到你也怕成这样!我在跟你开玩笑呢!”我这才反应过来是这小子在故意恶搞!我边大骂你这混蛋,边想起床去踢他屁股。

  这小子跑的极快,跑出了房间没让我踢中。我又大声骂了几句考虑到已经深夜不想打扰周围的邻居就算了。

  我回床上就听到床底还有声音!

  爬下床撩起床单。再一看凯子这小子居然爬到床底下去了,妈的怪不得看不到他人,这家伙这时正脸朝地背朝天,四爪抓地,嘴里嘟囔着:“大美妞等爷爷我挖到宝贝卖出大钱就来娶你。大美人来让爷亲一口。说着还真对着地板亲了起来。我看着真是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哎!这个家伙还是让他睡下面好,不去管他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一夜我一直都没怎么睡的着,总觉得特别的别扭,致远最后对着我那鬼鬼一笑非常诡异,眉宇间似乎透着股黑气。

  第二天早上,我起来后,再看见致远已经没有什么异样了,我再问致远昨晚搞怪的事,他却完全不承认连说一点印象都没有,我无可奈何也就只好算了。

  到了下午的时候,我想到这段时间在网上发了不少的简历,心里还是抱着一些侥幸,就坐到电脑前,打开了电脑,上网查看投出的简历有没有回音,结果还是非常失望。

  就在这时候我听到有人敲门,于是就起身去开门,门开了后发现是一男的和一年轻美女,在这两个人的身后还有站着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墨镜男,这两个人真的叫是人高马大,强壮威武,脸上一脸的凶相。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