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噬天囚地》第4章 噩耗碎魂

发布:2021-02-24 02:25:00

龙九天小说名字叫作《噬天囚地》,提供更多龙九天是哪部小说,龙九天是什么小说。噬天囚地小说龙九天节选:龙九天望向自己的眼神中满溢着一种忧心的闪躲。木炷还我以为龙九天是在为自己怕,便有些不好意思地安慰龙九天说:“前辈…...

龙九天小说名字叫做《噬天囚地》,这里提供龙九天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噬天囚地小说精选:多年的下层生活已经使木炷深切地认识到弱肉强食是这个社会最基本的生存法则,从流动的画面中那邪魅青年望向自己的女友王嫣的不怀好意的眼神中木炷也非常清楚地明白了自己死亡的真正原因。唯一让他感觉到异常难以接受的是自己在大学四年里唯一交心的好友王伟也参与到了谋害自己的事情当中,这不免让一向以爱憎分明自居的木炷有些不知所措。就算再蠢、再傻,木炷通过这两天一系列离奇的经历也猜测到了自己的身份的特殊之处,并清楚地意识到…

多年的下层生活已经使木炷深切地认识到弱肉强食是这个社会最基本的生存法则,从流动的画面中那邪魅青年望向自己的女友王嫣的不怀好意的眼神中木炷也非常清楚地明白了自己死亡的真正原因。

唯一让他感觉到异常难以接受的是自己在大学四年里唯一交心的好友王伟也参与到了谋害自己的事情当中,这不免让一向以爱憎分明自居的木炷有些不知所措。

就算再蠢、再傻,木炷通过这两天一系列离奇的经历也猜测到了自己的身份的特殊之处,并清楚地意识到了自己先前在玄幻小说中看到过的通天彻地的神技和玄奥无比的功法不仅仅只是一种供人娱乐的虚构之物。

同时,木炷无论是通过之前看到过的玄幻小说,还是通过自己在现实生活中的切身感受,都能深切地感受到实力的获取与自身所付出的努力是成正相关的。

既然上天已经给了木炷这种与天争命、与命运相搏斗的机会,木炷觉得自己就应该竭尽自己的全力与天相抗,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想通了了这些,木炷睁开了紧闭了许久的双眼,却发现龙九天望向自己的眼神中充溢着一种忧心的闪躲。

木炷还以为龙九天是在为自己担心,便有些不好意思地安慰龙九天说:“前辈,你不必为我担心。我如今已经想通了,既然上天已经给了我一次与天抗命的机会,我就一定会竭尽自己的全力,闯出一个属于我自己跌天地。”

龙九天心中一震,显然是没有想到木炷能够如此快地坚定自己成为强者的信念。

要知道信念这种看似虚无缥缈的东西往往正是很多事情成功与否的关键,更是与天相争的一个必不可少的必要条件。

不过,龙九天心中的忧虑并没有因此而有所消退,反而变得有些更加浓烈起来。因为他认为既然木炷能够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在心中树立起对修炼的强大的信念,那么这无疑可以从某一侧面反映出木炷是一个事事都要追求完美的完美主义者,更不消说关乎自己私人感情的大问题。

龙九天很难想象如果知道自己的女友王嫣也如他一样已经死去的话,会不会有什么过激的反应。

心细如发的木炷显然也察觉到了龙九天眼神中压藏不住的忧虑,便颇感迷惑地问道:“怎么了,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

“是的,小子。希望你听到这消息的时候不会发疯。”龙九天顿了顿舌喉,还是决定把事情告诉木炷:“如果我所料不错,你的女友王嫣也已经身死。”

木炷显然有些措不及防,没有想到这噩耗来得如此措不及防,如此突兀。

迷你版的木炷本就接近透明的神识之体陡然间变得更加虚幻透明起来,仿佛是一缕随时都会随风飘散的青烟一样。

蓦然间一阵水波似的激荡从木炷的神识之体上荡漾开来,木炷的神识之体就像磕击在土墙上的新煮鸡蛋的表皮硬壳,刹那间裂成了柔丝牵连的碎片。碎片变得越来越多,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幻化成为缕缕尘烟,消散在呜咽的山洞的阴风中。

与此同时,木炷的脸表呈现出一种非常狰狞的神色,从脐下三寸的丹田之处升起的蜂蜇一样的疼痛让他忍不住想要嚎啕出来,却已经是再也难以吐出任何的声音。木炷扭曲的脸表颤抖着,荡漾着如水波一般的波纹,最后竟是逐渐地皲裂开来。龙九天显然没有想到木炷居然会有如此剧烈的反应,竟是差点没有把自己的神识丹田震碎开来。虽说龙九天早就料到木炷很有可能会发疯,但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內憋一口怨气的木炷把自己*到了神识破裂、魂飞魄散的危险边缘。龙九天来不及多想,旋即身形一晃,便就地转起了圈来。随着转速的激增,龙九天那浓郁的神识之体瞬间便幻化成了一团奶白色的云雾,嗖的一声朝木炷的神识之体的周身笼罩而去。那团奶白色的云雾一接触木炷那即将崩溃的神识之体,便仿若是遭受到了稀释,须臾变得淡薄了几分,而木炷体表的裂痕却慢慢地变短、变窄了,不过并不见任何裂痕消失的迹象。

细密的裂痕如同黑线织就的渔网,织缠着木炷晶莹如玉的神识之体,情态颇为可怖。

虽说龙九天的神识之体所幻化成的乳白色云雾依然在变淡,但是那些情态可怖的线状裂痕还是没有任何消退的趋势。

就在龙九天感到越来越不济的时候,静躺在圆台上的龙形玉佩忽然光芒大作,耀眼的白光照向那些还未启封的装有神元的洋瓷玉白玉瓶上。

就在那耀眼的白光接触那些还未启封的洋瓷白玉瓶之时,洋瓷白玉瓶瓶口的红布塞突然自主地被那些瓶口吐了出来,一股黑色的精气从那些瓶口逸散出来,好像要逃走似的,在透明的空气中扭曲着、蠕动着,仿若是白色的A4纸上蠕动着的墨线。

然而那些黑线还来不及脱逃,便被天龙玉上射照过来的白光给裹卷了进去。

被乳白色的光华辐照过的黑丝似的神元发出嗤嗤的声响,竟也慢慢地变得晶莹透明起来,仿佛是被同化了一般。那些变得晶莹起来的神元同时又疯狂地吸收着山洞中的灵气,如同黑洞似的豪取掠夺着洞中的灵气。

不多久,山洞中的灵气就明显不够那些透明起来的神元吸纳了。那些透明起来的神元仿佛是有灵性,伸出线状的触手,直击山洞石壁上镶刻着的散光溢彩的宝石,一股股乳状物从触点向神元涌去,就像横七竖八的吸管杯注入了牛奶。

当所有的神元丝线都被乳白色的灵液充满的时候,山洞石壁上那些珠光宝气的宝石都变得黯淡了下来。唯有散发着萤虫似的光晕证明着它们曾经的辉煌。

天龙玉伸出的光芒触手急剧回笼,那些覆盖了乳白色灵气的神元丝线便幻化成了乳白色的云雾,在木炷和龙九天的神识之体的周身涌动着、翻滚着。

随着那些精纯的填斥这乳白色灵气的神元的滋润,木炷体表的黑线般的裂痕终于有了一丝变淡的迹象,最后竟是慢慢地淡去了,须臾只剩下浅浅的痕影,片刻过后便什么都消失了,仿佛那些裂痕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似的。

木炷的神色也变得舒缓下来,神识之体也变得更加凝视丰赡起来。木炷神识之体周身的乳白色云雾剧烈地翻腾,分离出一团,在木炷的对面飘落下来,抖动着凝出一个人形的神识之体,可不就是须发齐胸、眼若芝麻的迷你版龙九天。这一切看似缓慢,实则也就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看着逐渐平复下来的木炷,龙九天悬吊者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不过心中不免仍旧是一阵后怕。

如果木炷出了什么意外,他也就甭想好过,毕竟龙形玉佩只认得木炷。

无主的天龙玉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买龙九天的面子的,因为没有肉身的龙九天是无论如何都不能使得天龙玉认他为主的。

其实,龙九天非常清楚,即便他有着形体,也一定不能获得天龙玉的认可。没有木家的血脉而去巧取木家的宝物,最后只能是落得个偷鸡不成反遭殃的下场。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