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章 谜团初现

发布:2021-02-23 23:31:11

了,仍也没忽然意外发现。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被猛然房门了,一个粗狂的声音随着而至:“田局,你说这事儿怪了吧,上次侦缉科和化验科的人经过现场残留物的指纹比对,意外发现自始至终仅有受害者一个人的指纹痕迹,这都了是第三个人了,我都没遇见了过这么邪门儿儿的案清晨的清江市,大多数市民仍沉浸在梦乡中,街上车辆寥寥。天空也还没有脱下深蓝色的晚装,依旧雾气缭绕,带有一丝丝冷意,仿佛要渗入骨髓一般,粘腻得躁人。。...

  2015年11月20日,早晨五点。

  清晨的清江市,大多数市民仍沉浸在梦乡中,街上车辆寥寥。天空也还没有脱下深蓝色的晚装,依旧雾气缭绕,带有一丝丝冷意,仿佛要渗入骨髓一般,粘腻得躁人。

  此刻,清江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室内,却是灯火通明。一位身着警服的中年男子,正站在窗前,看着浓雾笼罩着的城市,凝眉不语。男子个头不高,但身板儿结实,眼角微微下垂,目光好似没有聚焦地望着远处,连手中的烟都快烧到指头处了,仍没有发觉。

  就在此时,办公室的门被猛地推开了,一个粗犷的声音随之而来:“田局,你说这事儿怪了吧,刚才侦缉科和化验科的人经过现场残留的指纹比对,发现自始至终只有受害者一个人的指纹痕迹,这都已经是第三个人了,我都没遇见过这么邪门儿的案子!”一个身着警服,面目黝黑的汉子一边说着,接着一屁股坐在局长桌前的沙发上,连打了几个呵欠。

  被称作“田局”的中年人,听到汉子进来之后,随手掐灭了烟头,目光一凛,接着转过身来,看到黑脸汉子四仰八叉的摊在沙发上,露出一丝无奈之色,说到:“陈队长啊,最近这几个案子的确挺让人头疼,你们的辛苦我也理解,但下次进办公室前能不能先敲门?还有.......”

  “是不是要注意个人形象,行立坐卧都要有规矩啊?这话您都说了八百遍了,不过我现在是眼皮子撑门板——一闭不睁了,大不了您给我个纪律处分。不过我也是您的老部下,您也下不去手不是?话说这沙发也好舒服......“沙发上传来陈队长懒散的语调,貌似马上就要沉入梦乡。

  田局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随即坐在书桌前,抿了一口茶,不急不慢的说到:“别以为我拿你小子没办法。你知道吗?市里非常重视这些案件,要求我们必须在一个月内破案,为此市委专程从省里借调来一位刑侦专家,协助我们进行调查。”

  听到这里,刚才还瘫在沙发上的陈队长立马直起身来,睡意全无,瞪大眼睛说到:“啥?省里派人来协助调查?我说老大,咱们局里别的不谈,在案件侦破方面那绝对是没的说啊!凭什么让外人来插手咱们的案子?这个意见我是坚决不同意!”说着,陈队长愤愤不平的随手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上茶,“咕咚”一口全部喝下。接着一口喷了出来:“好烫!”

  “你看看你,毛躁的性子还是不改,小心烫着!还有,小陈啊,这次你别任性,你想想看,现在已经出现三名受害者了,都是本市人。调查后发现他们彼此互不认识,人际关系方面也没有多少交集,仇杀说不过去。现场并没有发现受害者的财物丢失,劫财杀人也可以排除。那么凶手杀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田局说到这里,眉头又皱起来,好像想到了什么,陈队长见状,立马给田局点了根烟。田局猛吸一口,缓缓吐出眼圈,声音里也带上了一丝迷惑:“其实有一点,想必你也调查到了,那就是他们的手机。在案发现场,每一名受害者都紧握着手机,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物。法医解剖也发现,他们的实质死因是由于肾上腺素急剧升高而导致的心律骤停,也就是俗称的——吓死!他们到底看到了什么?”

  听到这里,陈队长也坐直了身子,面庞严肃起来:“田局,我认为关键所在,就是他们的手机。但我们技术科的人员调查后发现,他们三人的手机内容已经被完全格式化了,无法还原。后来我们联系市里的通讯部门,调查他们最近的通讯记录,结果发现他们没有共同的联系人,看样子现在只能慢慢找线索了......”

  “也许,越是这样子,越能说明凶手在刻意隐瞒什么,而真相,可能就隐藏其中!”就在陈队与田局交流的过程中,一个温和的声音,从局长办公室门口突然传来。两人侧身望去,只见田局一下子从座位上站起来,搓着手,满面笑容到:“哎呀,您终于来了,我们都期盼您快点到来呢,辛苦了辛苦了!”一边说着,田局一边拉着陈队长:“小陈,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省里来的专家,还不赶快给人家倒茶!”正说着,田局眼角余光一瞥,却发现陈队长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接着,脸上顿时充满了喜悦与激动——

  “竟然是你小子!”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