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序 朝闻暮死

发布:2021-02-23 23:31:10

格将手中三尺枯剑横于掌上,于头上飞舞盘旋一圈,顺势收剑,身形在空中未滞,如早先一样向塔顶飞去。  片刻之后,齐格周围闪现出几道非常大刀影。这刀影弥漫他全身,慢慢的进一步扩大,任何直接攻击落在上面都如石沉大海,反倒像是在哺育它。不久之后,刀影早已把所有人和法器上升过程中,无数法器从八面砸来。剑光粼粼,镜花相映,杀气漫天。上万件法器姿态各异,不仅有洪荒巨人外形的机械巨型法器张巨口咬来,还有百尺大剑斩落,万千青丝缠绕绞杀。。...

  齐格步入位于九重天至高点的天劫塔,脚踏虚空,手持枯剑,缓缓上浮。

  上升过程中,无数法器从八面砸来。剑光粼粼,镜花相映,杀气漫天。上万件法器姿态各异,不仅有洪荒巨人外形的机械巨型法器张巨口咬来,还有百尺大剑斩落,万千青丝缠绕绞杀。

  这些法器的主人皆是第九天主宰“圣穹”休繁的门徒,每人皆是一方霸主,弹指间搬山卸岭,令风云为之变色。只有这依靠休繁而存在的天劫塔,才能承受住这万人的全力一击。

  齐格将手中三尺枯剑横于掌上,于头上盘旋一圈,反手收剑,身形在空中未滞,如先前一样向塔顶飞去。

  片刻之后,齐格周围浮现一道巨大剑影。这剑影笼罩他全身,慢慢扩大,任何攻击落在上面都如石沉大海,反而像是在哺养它。不久之后,剑影已然把所有人和法器挤压在塔壁之上,像是有实质一般,只消须臾便能将所有人压成肉饼。

  这正是被誉为“修真导师”的齐格曾以之擎天的一招剑式,第四重天的主宰正是败于此招之下。

  一些巨型法器,在剑影的挤压下已经变作一团废铁,法器中的精华也流失空中。

  “齐格,勿伤我弟子。”

  塔顶传来悠远的女声,如同穿越时间而来,反反复复回荡。

  齐格弹了一下手指,已经充盈塔中的巨大剑影瞬间爆炸,化作无数三尺剑影钉在塔壁上,却未伤一人。

  齐格纳回枯剑,手中化出一柄龙鳞长枪,将其横放脚下,全力一蹬,刹那出现在了塔顶。

  休繁跪坐在蒲团上,守着一个十人高的炉鼎,身外缭绕青烟几许。齐格只见休繁背对他拢了一下头发,天劫塔便轰然而散。天上落下无数白鹤,盘旋着如通向上天的螺旋阶梯,聚于齐格脚下,契合为平整的白色地面。

  休繁道:“你来所为何事?”

  齐格道:“听说第九天上,第一束麦子、第一块肉、珍铁丹药、俊秀男女都要献给圣穹门下。我见你门下大奸大恶虚伪无耻,全靠你在撑腰。你可知此事?”

  休繁道:“我门下或许真有恶徒,我只任其作恶。那是他们沉迷世间欲念,欲沉迷离道愈远,是自作大孽。”

  齐格有些怒气:“那平民弱者活该被呼来喝去,任你门下玩弄折磨?难道他们生来便要做他人作孽的牺牲?”

  休繁云淡风轻:“大道之外,无物而已,无苦无乐,你何必来此诉说。在我眼中,帝王草民,与蝼蚁何异?”

  齐格右手在虚空一抓,向地上一掷,化出一柄十丈斩马刀,斜劈进地。

  “我来试你离大道多远,敢如此大放狂言!”

  休繁又拢了一下头发,站起身来,褪下宽松道袍,只穿着短小劲衣。

  “昨天,我离大道尚有三尺三。”

  休繁瞬间出现在齐格搭在刀柄的右手上,低头俯视着他:“今日,红尘无我。”

  齐格身形不动,一脚点在地上,脚底化出密密麻麻的枪戟,向休繁一股脑攒去。然后左手虚空一抓,休繁的头顶出现八只巨手,持巨盾拍来。紧随其后,他丢出一打“焚凰符”,悬于休繁周围。

  休繁却兀自在齐格手上蹲下来,拿出发绳,撩起及腰黑发,对着光滑的盾面扎起了头发。任何攻击都接近不了她的身前,令齐格恐惧的是,休繁身上没有半点法力波动。

  休繁真的已经得道了吗?

  齐格战意不减反增,左手直接点上右臂,并指如刀,一眨眼便在右臂上画满符印。他大吼一声,右臂应声而破,冲出一条狰狞巨龙,鳞如钢刃,双角虬结,伸张獠牙向休繁咬去。

  休繁古井无波的目光终于投向齐格,她伸出纤细葱指,点破虚空,从指间传出一道波纹,震碎了巨龙,然后波纹蔓延出去,将齐格化出的所有事物化为乌有。

  齐格脸上滚落一滴冷汗,被休繁踩住的右手难以移动分毫。他从一重天界的一个小道士开始,走到此时此刻,中间也遇到过强悍到无法对抗的存在,只是到最后,那些人都被他踩在了脚下。只有这次,他觉得无法战胜,也无法退缩。死亡的阴影舔舐的他的侧脸,他却愈加兴奋。

  齐格左手结出复杂的手印,伸手探进胸前,抓出一把枯剑。

  枯雷。这是他的本名法器。在九重天界排名第四,被誉为最强之剑。此时祭出,于齐格来说,只是想要一个力战而死的结果,不想埋没枯雷最强之名。此时他心中那些郁结,因世间种种丑恶不公而生的忧心不平已然消失,唯求一场酣战。

  枯雷向休繁疾刺而去!

  休繁目光中终于出现波澜:“你也入了……大道!”

  齐格在她预测的“入道名单”上,是第五位,亦是最后一位!但此刻他却先那四人入道,率先有了得道之力!

  只是太迟了。

  休繁眼中惊雷一闪般划过寒光,后空翻躲过枯雷,伸手决然一斩,将枯雷生生断为两截。随着齐格口吐鲜血,枯雷失去控制,倏然落地。

  休繁心中暗道,齐格此时亦入大道,已有了与她抗衡的能力。只是先前齐格过度自残耗损,此时又把关乎一身修为的本名法器暴露在外,所以让她抓住时机,一击破坏了枯雷。

  “你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

  休繁上前扶住摇摇欲倒的齐格,带着怜悯。

  “修道之士沾染凡尘,必然是孽。我门下弟子是,你何尝不是。”

  齐格无力地靠在休繁瘦小的肩膀上,强行催动气海中残留的真气,欲自爆一搏。休繁只一指便抹去了他聚起的真气。

  “你以后无法再修道了。白白证了大道,却付之东流。今后你便在我门下讲课,我好生待你。”

  “等等……我……证了……大……道?”

  “是。片刻前,你我站在同一高度上。”

  齐格突然狂笑起来:“朝闻道……夕可死焉……”

  休繁挥手撤走白鹤,放开了齐格。下方是虎视眈眈的一众弟子,与如丘陵般高低起伏的法器万千。

  齐格无力的身躯向下坠去,脸上带着微笑。他用尽全身力气伸手一捻,点燃了衣角上黏着的一张“炎符”。这是最简单的灵符,任何一个修道者都会在入门时掌握它的制作。

  火光一闪,齐格化为了灰烬。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