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黄巾马元义

发布:2021-02-23 09:39:35

嘴角轻轻直线上扬,老匹夫,你对我除了用处。  反正卢植,卢植直接回复后,卢俞紧跟老爷身后,就在回房后,卢植骤然间就坐倒在了地上,卢俞赶快见状扶着,卢植摆了摆摆手:“老夫身体无恙,不需要怕。”“老爷,那您这是?”卢俞但是问着,卢植笑了笑:“俞儿,你有不少好事的人在旁边看着,曹胤也不好驳了卢植的面子,拜手作揖道:“小人虽与尚书大人一见如故,但可惜小人仍是一届白身,等不得大雅之堂,还望尚书大人见谅。”。...

  卢植与曹胤一同下车,还亲切地邀请曹胤去家里玩耍一番,但是严重的威胁之意已经很明显:这里是我家,你要是敢进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有不少好事的人在旁边看着,曹胤也不好驳了卢植的面子,拜手作揖道:“小人虽与尚书大人一见如故,但可惜小人仍是一届白身,等不得大雅之堂,还望尚书大人见谅。”

  卢植螓首笑道:“那如此,老夫也就不再挽留了,曹少侠轻便吧。”说完就转身近了自家的家门,曹胤看着转身回府的卢植嘴角微微上扬,老匹夫,你对我还有用处。

  再说卢植,卢植回复后,卢俞紧随老爷身后,就在回房之后,卢植陡然间就跌坐在了地上,卢俞赶紧上前搀扶,卢植摆了摆手:“老夫身体无恙,不用担心。”“老爷,那您这是?”卢俞还是问道,卢植笑了笑:“俞儿,你是我侄儿,你我乃是本家,老夫信任你,有些事情你还是替老夫分担一下的较好啊。”

  卢俞“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叔父,有事您就吩咐吧,侄儿一定竭尽全力万死不辞。”卢植缓缓站起身来,顺便将卢俞也一同扶了起来,慈爱的说道:“俞儿,你看叔父这绵薄之力,在军中能占个什么职位啊。”“叔父进军必当时将军之职。”卢俞急忙说道,卢植苦笑一声:“俞儿休要欺我,叔父自己有几斤几两,叔父自己清楚,要是20年前,叔父或许还是一方将领,但是现在,呵呵呵。”

  “叔父长期锻炼身体,现在必然是老当益壮。”卢俞继续劝道,卢植抬起头,好似在想着什么:“话是没错,不过叔父毕尽老了,天下豪杰也不知几何。”“那怕什么,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们大汉朝愈发强大,况且舒服还位居尚书,孩儿就不相信他们还敢造次。”卢俞倔强道。

  卢植重重的叹息了一声:“俞儿,你是装傻还是真糊涂啊,十常侍买官卖官,各处滋生贪官污吏,这大汉朝啊,恐不久矣。”卢俞低着头眼中闪烁着精光,沉声道:“还望叔父教诲。”

  卢植愠怒道:“别以为老夫不知道你的那点花花肠子,你是志大才疏,你从小就立志要做一方将领诸侯,可是你有那个本事吗,叔父是为你好才带你在身边历练,结实大人物,好为你的未来做打算,可是没想到你!你竟然背着我跟十常侍有勾结!”卢俞看着卢植瞠目结舌,好半天才缓过劲来,一把抱住卢植的大腿:“叔父救我啊,侄儿知错了,叔父救救侄儿啊。”

  卢植缓缓推开卢俞的手,自言自语道:“只希望这次能够成功啊,否则的话,咱们卢氏就会死无葬身之地啊。”

  卢俞愕然:“怎么会这样!”“你以为十常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最喜欢的就是解决敌人之后,杀人灭口了,可怜你还帮着他们对付为叔。”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他们答应过我会放叔父一命,并且让我坐上大将军的。”卢俞近乎疯狂地喊道,卢植摇了摇头,抚摸着卢俞的头说道:“那大将军何进虽是屠户出身可是他的妹妹毕尽是何皇后,要扳倒他他们和容易,就算扳倒了,那大将军之职也轮不到你啊。”

  卢俞已是满脸的魂很之色:“叔父,现在可有办法就我卢氏一族,我卢俞甘愿受死。”“起来”卢俞跪在地上哭泣着,“起来!”卢俞还是跪在地上抽泣着,“起来!!”卢植吼了一声,卢俞麻溜的就站了起来:“现在事态已经不是我等能够阻止的了。”

  卢俞泪眼婆娑:“那叔父....”

  卢植抬起头不知道在看着什么,说道:“现在只能靠那曹胤了,希望他能够在我卢家遇害之前能够解决掉那几个阉臣吧。”

  “舒服就那么相信那个曹胤?”

  “现在只能够靠他了,而且他的武艺,就算是数十个为叔那也是伤不得他的,在我尽知的人才里,无一能及。”“那曹胤如此厉害!难道皇甫将军也奈他不得吗?”

  “皇甫嵩和我是多年好友,他的本领我清楚,那曹胤要杀他的话,一招足矣。”卢俞面露骇色,找个理由便退了出去,心里却是想着要不要把这条消息告诉张大总管。

  卢植在房里叹了口气:“俞儿,为叔希望你不要自寻死路啊。”转念间,卢植就觉得头越来越昏沉,渐渐地就睡了下去.......

  夕阳渐渐落下,一天就这样结束了,曹胤走在洛阳的街道上,手里晃荡这一个鼓鼓囊囊的钱袋,这钱袋当然不是曹胤自己的,这时他从一个大胖子的身上给顺来的。

  “咕噜噜”曹胤闻到一股香味,同时肚子也叫了起来,曹胤往左侧一看,原来是一家酒楼,叫做仁善酒楼,人家钱庄义庄的叫做仁善的倒是不少,只是这酒楼叫做仁善的确实少见。

  曹胤大步走进酒楼,随意找了一个桌子坐了下来叫道:“小二!”“唉!来嘞。”一个素衣蓝帽,肩上搭着一条抹布的人小跑着过来了,“我要....”“知道,知道,爷,您等着这就来。”曹胤还没说完小二就已经接着话说完了,一边去吩咐,一边高喊:“先来二两高粱酒!”

  曹胤愣了一下,我还没说完,他就知道我要吃什么?不一会一谭二两重的高粱酒就被送上了曹胤的桌子,曹胤有些摸不着头脑了,我没要酒啊。

  那小二远远地看着,发现曹胤跨坐在凳子上,但是却没有喝酒就又喊道:“高粱酒不合胃口,换酒。”转眼间,就有两三个小二拎着酒坛子来到了曹胤的身边,曹胤全身绷紧,以为遇上要打架的了,谁知那小二,笑嘻嘻的将脸送到了曹胤面前:“爷,您说要喝什么酒,我们给您拿”

  曹胤摆摆手:“没事,高粱酒不错,你去吧。”结果小二如是大赦般的跑出老远。

  曹胤眯了眯眼,他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不一会儿,一碟碟的大鱼大肉被端上来了,摆在曹胤的面前,足有十四五种。

  看的其他食客是直流口水,曹胤环视了一圈那些食客纷纷低下头去,曹胤发现那些人吃的几乎都是素菜,少有几个人吃些鱼肉,突然看见自己桌面的鱼肉不流口水才怪。

  曹胤扯了扯身上的骑兵战甲,就在他低头的一瞬间发现在他的左斜面一个胡须浓密,但是很顺滑手里正拿着鸡腿大吃特吃的的大汉看着他的目光冲闪过一丝寒光。

  曹胤也不怕这饭菜里有毒,直接大吃特吃,吃饱喝足之后,曹胤突然站起身来,周围的人匀是一惊,有几个差点就要站立起来,只不过又被身边的人按了下去,曹胤仿佛没看到一半,径直走到那大汉面前:“你还有心思在这里大吃大喝啊。”

  那大汉咽下口中的鸡肉,用鸡骨肉指着曹胤,眼中寒光大盛:“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吃喝啊。”

  曹胤笑道:“你们那告密者都已经死了,你怎么还能吃得这么安心那,啊,是吧,黄巾渠帅马元义。”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