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十常侍

发布:2021-02-23 09:39:35

的被逼的豪无办法,最后竟像地痞耍无赖像扔了了手中的剑,赤手空拳的大象那个更年轻人;  袁绍赫然意外发现那个赤手空拳,狗皮膏像的更年轻人赫然是曹胤,而另一个则是当朝栋梁的北中郎将此外是尚书大人的卢植卢子干大人。  袁绍赶快纵马见状,并大声地叫袁绍赶紧策马上前,并高声叫道:“尚书大人,好久不见,您怎么这副模样啊。”卢植一听就知道要坏事,拼尽全力想要和曹胤分开,可是人家曹胤哪怕他这个糟老头子啊,仅仅是记下的躲闪就将卢植逼的怒火中烧,正当卢植想要拼上这条老命也要打上曹胤几拳的时候,袁绍就已经到了,袁绍翻身下马,看着披头散发满身污垢的卢植之后,不禁皱眉道:“尚书大人,您好歹也是儒门大家,这副打扮成何体统。”。...

  袁绍驾着马,带着零零星星的几个人返回了洛阳,就在城门口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有两个人在一群官兵的眼皮子底下打架,没错,是打架,一个儒生打扮的人从一辆马车上跃下,这人两鬓斑白但是身手确是依然矫健,右手持一柄长剑,而另一个则是赤手空拳,但是他身法飘渺,游刃有余,总是让那个儒生打扮的家伙吃瘪,自己无意间击伤自己,儒生打扮的几次想要脱离战斗,可是那赤手空拳的家伙却像块狗皮膏药一样紧紧粘着他,那儒生打扮的被逼的毫无办法,最后竟像地痞无赖一样扔掉了手中的剑,赤手空拳的大象那个年轻人;

  袁绍赫然发现那个赤手空拳,狗皮膏药一样的年轻人赫然就是曹胤,而另一个则是当朝栋梁的北中郎将同时也是尚书大人的卢植卢子干大人。

  袁绍赶紧策马上前,并高声叫道:“尚书大人,好久不见,您怎么这副模样啊。”卢植一听就知道要坏事,拼尽全力想要和曹胤分开,可是人家曹胤哪怕他这个糟老头子啊,仅仅是记下的躲闪就将卢植逼的怒火中烧,正当卢植想要拼上这条老命也要打上曹胤几拳的时候,袁绍就已经到了,袁绍翻身下马,看着披头散发满身污垢的卢植之后,不禁皱眉道:“尚书大人,您好歹也是儒门大家,这副打扮成何体统。”

  卢植狠狠地瞪了曹胤一眼,随后向袁绍吼道:“袁家庶子,老夫好歹也是堂堂尚书,岂是你这小小的校尉能够教训的,小心老夫上奏陛下告你个不臣之罪。”(袁绍的身世有两种说法,一种是袁隗的小妾所生,一种是袁隗一直没有子嗣兄弟袁逢过继给他的,刚过去,袁术就被怀上了,我用的是小妾所生)“好你个曹胤,竟敢动手殴打尚书大人,来人呐,给我将他就地正法。”袁绍脸色涨的通红,他是他父亲的小妾所生并不是正室所生,特别仇恨别人说他是庶子,所以受了气无处可发,直接将其洒到了曹胤的头上,还要砍了他的人头。

  曹胤眼神愈发的阴冷,好你个袁绍,不念我的救命之恩就算了,竟然还要陷害与我,我曹胤与你势不量力。卢植一伸手将手插进远少于曹胤之间:“老夫那是与曹少侠切磋武艺,再者曹少侠并没有出手出脚打伤与我,就算打伤了我,我堂堂尚书都没说话,哪轮的着你一个小小校尉说话。”

  袁绍面色铁青的看着卢植和曹胤拂袖而去,恶狠狠的说道:“你们给我等着,特别是你,老匹夫,我袁某人饶不了你。”“庶子还不快滚!”卢植又后补了一句。

  待到袁绍走后,卢植就迫不及待的抓着曹胤的双手:“曹少侠,你刚才说的可是真的。”曹胤不着声色抽出自己的双手,缓缓说道:“我说的自然是真的,难道尚书大人你不相信我?”“不不,少侠的本事老夫是亲手领教过了,只怕是三五个老夫也是近不得少侠的身的。”卢植生怕曹胤会反悔,又小声的问道:“那少侠需要多少报酬,毕尽这可不是件小事情。”

  曹胤笑了笑:“曹某人,自知世事以来从来都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且没有一件可以领曹某人后悔的,即使付出生命的代价。”“少侠你的意思是?”卢植有些摸不着头脑,曹胤笑道:“尚书大人,刺杀十常侍既是大功又是大过,您应该能够明白我的意思吧。”

  卢植摸了摸自己有些许花白的胡子笑道:“这个自然是没问题,为了陛下,这个大过老夫我义不容辞,只是曹少侠如此仁义,这个大功老夫不敢居功啊。”“既然您愿意背下这个大过,虽然有些对不住尚书大人,但是您可以说是曹家听尚书大人说陛下受害所以前来救驾的。”曹胤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状态。

  卢植皱起了眉头:“难道你是......”曹胤微微摇头:“尚书大人,恕我直言。”卢植点点头表示可以接着说“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我是在沛国谯县的一座山里被一只野狼抚养长大的,所以我还不知道的我的父母和本家到底是谁。”

  卢植被曹胤说的直皱眉头,想了一会,卢植抬起头来望着曹胤:“汝竟骗我,莫敢当我年老好欺负不成。”作势就要翻脸,曹胤值得苦着脸在编制一个谎言:“尚书大人,其实我真的不知道我的父母和本家是谁,我打小就在沛国谯县流浪走一路是一路,还经常跑到山里打些野味换些钱财,才得以生存,并且经常遇到虎豹豺狼,这才练就了我这样的身法。”大的不敢吹,但是曹胤与虎搏斗,与狼厮杀的经历还是有不少的,并且基本上都可以获得完胜。

  卢植听完曹胤的另一个谎言后,这才点了点头:“我相信你不知道你的本家是真,不过其他的还是有待怀疑。”毕尽曹胤死咬着本家在沛国谯县范围里,而且卢植又不相信神鬼之说,自然不可能想到凭空会出现一个人,而且还是穿越来的。

  卢植再次拉起曹胤得手,那目光看的曹胤直起鸡皮疙瘩,这老家伙不是有哪方面的嗜好吧。

  “嗯哼!”曹胤轻哼了一声,卢植这才讪笑了一声先一步进了马车,再呼唤一声,曹胤才不得已进入马车,马车缓缓地驶进了洛阳城....

  这件事情说起来其实很简单,曹胤对于三国时代并不是很了解,但是他基本的知识还是知道的,那就是大汉忠臣是十分厌恶那些阉臣宦官的,至于那些是大汗忠臣也是很简单,蔡邕王允,之类的保皇派就是大汉忠臣,至于为什么会在洛阳城门口碰到卢植的,那就是曹胤身上没有钱,但是洛阳城是需要入城费的,曹胤三言两语就被赶了出了,好悬没杀几个人强行冲进去。

  这时出外游玩的尚书大人回来了,正巧也没带几个护卫,曹胤看见这马车装饰的很是华丽,就料定这马车的主人非富即贵,一手劈晕了驾车的马夫,而里面的卢植就手提宝剑做出来喝道:“老夫乃是当朝尚书卢植,贼人竟敢劫持与我,难道就不怕诛尽九族吗!”

  曹胤本想打劫些钱财就离去的,但是被劫持的人是尚书大人,曹胤就提出了可以帮他密杀十常侍,卢植本来就恨不得十常侍死无葬身之地,既然曹胤毛遂自荐,那卢植也是兴奋不已,这才与曹胤交手一番,看看他的功夫,卢植身为尚书大人,清正廉洁,自然不可能让一个大汉“良民”去白白送死。

  马车刚刚驶进洛阳城,就听见一阵阵的嘈杂声,卢植拨开车帘向车夫问道:“卢俞,外面都在说些什么,为何如此嘈杂。”那车夫卢俞急忙回道:“尚书大人,小的听这些寻常百姓说什么好像是十常侍的郭胜郭公公,被人害死在了监狱里,皇宫里面一片混乱。”曹胤摸了摸鼻头:“不就死一个太监么,又不是什么总管什么的,有必要这么乱么。”

  卢植叹了口气,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当今圣上太过依赖这些宦官了,甚至还说过张让是我父,赵忠乃我母;这样的话,由此可见圣上对这些阉人有多么的重视了,不过这郭胜死的正是时机啊,郭胜虽不如张让赵忠得等臭名远扬,不过朝廷买官卖官,他确是一把手的总管啊。”

  “那还不是没什么用处,死了也白死。”曹胤小声嘀咕道,不料却被卢植听见了“你说什么!什么叫死了也白死,老夫告诉你,这郭胜是赵忠的心腹,郭胜死后赵忠手里没什么可用的人,这买官卖官的势头想必会下去不少。”

  “赵忠死了也才好呢。”曹胤阴测测的笑道,这诡异的笑容不禁让卢植有些毛骨悚然,赶忙打乱话题:“这赵忠只是身体欠佳,并没有什么大的不恙啊。”

  “**里转出来的话,能够信么。”曹胤贴近了卢植,小声地说道,卢植奇怪地问道:“可是你是如何得知的?”

  曹胤只得再次扯开嗓子瞎编起来:“前日,我偷摸进皇宫...”“你跑皇宫去干什么,难道你想盗窃不成,盗取财物那可是斩手之刑啊,再说那可是皇宫里的,是要杀头的啊。”

  “你听我就这说啊。”曹胤不得已,这个尚书大人,话可真多,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卢植讪讪笑了笑:“你继续你继续。”曹胤眼咕噜一转,继续说道:“前日,我进入皇宫,想要铲除这危害江山社稷的十常侍。”

  “对,就该是这样,十常侍危害社稷多年,再不铲除他们,我怕大汉江山将会不保啊。”卢植高举双手,义正言辞道,可是刚说完,就看见了曹胤那愠怒的的双眼,想起十常侍还要靠此人铲除,只得咬咬牙根乖宝宝似得坐了下来。

  曹胤瞟了瞟卢植那闪过一丝厉色的眼神劝道:“尚书大人,您又何必生气呢,再说您还没有听我说完,这黄巾贼寇刚刚崛起,至少在歼灭黄巾贼寇之前,十常侍是不能杀的。”

  “哼,那你刚才所说的是唬我不成。”卢植冷哼了一声便不再理他,这时卢俞已经驾着马车回到了尚书府。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