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既来之则安之

发布:2021-02-23 09:39:35

手,虽然身体强度也不是世界上的超一流水准,虽然在一流也是拔尖儿的,而且通晓各种近身格斗技巧,而且对于全方面暗杀和生存方面的的水品也可以说能达到了出神入化的水准。  是这个闻名于世世界的杀手,这时此时此刻正被缚手缚脚的扔在洛阳的天牢里。  从陷入昏迷中醒过来的曹胤与此同时,曹胤也是一脑子的混乱,因为他本不是这个时空的人,他是来自未来或者说是21世纪的一名杀手,人称笑面猛虎,虽然在杀手榜上他并不是排名一名,但是杀手界的都知道,不要招惹这个沉默寡言的年轻杀手——夜,包括名义上排名第一的杀手之王,不然他本人就会死的很惨,死法千奇百怪。。...

  今天诺大繁荣的洛阳城里一片混乱,但也仅仅是混乱而已。因为就在刚刚朝廷杀死了黄巾道教的一名统领——唐周。

  与此同时,曹胤也是一脑子的混乱,因为他本不是这个时空的人,他是来自未来或者说是21世纪的一名杀手,人称笑面猛虎,虽然在杀手榜上他并不是排名一名,但是杀手界的都知道,不要招惹这个沉默寡言的年轻杀手——夜,包括名义上排名第一的杀手之王,不然他本人就会死的很惨,死法千奇百怪。

  因为这个年轻的杀手,虽然身体强度不是世界上的超一流水准,但是在一流也是拔尖的,而且精通各种格斗技巧,并且对于全方面刺杀和生存方面的的水品可以说达到了出神入化的水准。

  就是这个闻名世界的杀手,此时此刻正被缚手缚脚的扔在洛阳的天牢里。

  从昏迷中醒来的曹胤微微眯着眼,警惕的打量着四周,他记得自己正在夏威夷度假,可是突然间太阳光猛烈的照射了一下,登时他眼前一片漆黑,醒来时却发现自己已经在这里了,还发现这四周都是石砖所铸成的,并不是21世纪用的水泥,并且门的方向尽是一根根手臂粗细的铁柱,而且不知什么时候自己一身的休闲装也变成了破旧的,额,一张麻布,因为这张麻布上几乎到处都是洞,可以说穿着和没穿一样,幸好休闲装上没带什么武器,不然自己就危险了。

  稍微活动了一下,发现捆着自己的绳子非常的粗糙,只活动了几下关节就从麻绳中挣脱出来,站起身来,身上的麻布也随之掉落下来,露出了古铜色的健壮的身躯,还沾了些污渍显得有些黑漆漆的,饶是世界顶尖的杀手也是不禁脸红了一下。

  曹胤迅速捡起麻布遮住自己的隐私部位,刚想透过铁柱观察一下外面的情况。这时不远处传来了下锁开门的声音,曹胤听得出来,这种锁是那种非常古老的锁种,要开这种锁对他来说简直是小意思。不过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技术这么落后,能抓得住人么,曹胤心里想到。

  不过想归想,消音还是一个箭步跨到了墙角,趴下身子,并用麻布将自己遮住,以免让别人发现自己已经挣脱了绳子。只听那脚步声越来越近,还有一阵阵的谄媚声,天牢里传来了一阵阵的哄笑声。“孙狗腿,你狗日的,也有今天啊,哈哈...”“果然是孙子辈儿的,哈哈哈...”“人郭胜可是当今陛下身边的红人啊,他来了,孙狗腿能不当爹供着吗,哈哈哈....”

  那被叫做孙狗腿的人,脸色被气得铁青,估计是当着郭胜的面不敢造次,所以只是狠狠地瞪了瞪那些囚徒门,威胁的意思不言而喻,那郭胜也只是用余光瞥了瞥那叫做孙狗腿的人,出声道:“孙牢头,你可要快点儿,杂家可没时间陪你耗,要是出了事那可谁来担待啊。”这声音竟然是公鸭嗓,男不男女不女,曹胤很好奇,这年代怎么还会有人用杂家来称呼自己,难道是......

  那孙狗腿大惊失色,随即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言语之中充满了恐惧:“郭公公饶命啊,郭公公饶命啊,砸晕赵公公的贱民就在这里,请随我来,请随我来。”脚步声越来越近,曹胤突然冒出一个念头:难道是我砸晕了那个什么赵公公?

  果不其然,那个孙狗腿在他的牢门前停了下来,对着身后的郭公公谄媚道:“郭公公,就是他,就是这个贱民,冒犯了赵公公的万金之躯,真实罪该万死,抄家带口灭九族......”孙狗腿似乎还要继续说,但是郭公公打断了他的话,并冲着面前的这个弱冠之龄的年轻人笑道:“你是什么人,为何回突然从天而降,还伤了赵公公。”

  曹胤动了动身子,装作很不方便的模样,说道:“公公,我这样子,不方便的紧那,要不,您给我松松?”孙狗腿一样手里的长鞭作势就要打向曹胤,嘴里还骂道:“你个贱民,胆大包天,竟敢让郭公公来给你松绑!”郭胜一摆手:“无妨,杂家就给你这待遇,要是你不说出让杂家满意的答案,杂家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灭你九族。”郭胜说得轻描淡写,曹胤肯定了自己不在自己出生的那个时空了,也就没当回事,毕尽这个时空就自己一人,了无牵挂,怕什么啊,就是不知道自己的家里人怎么样了,希望杀手组织会放过他们。

  曹胤抬起头,挑了挑眉:“公公,我现在什么情况孙牢头最清楚不过,我现在赤身裸体的,难道您连这点胆量都没有了吗!”曹胤话说得很冲,郭胜听得也是直皱眉头。

  孙狗腿拿出钥匙打开了牢门,郭胜大步走了进去,孙狗腿也是紧跟其后,郭胜看了看曹胤满身的污渍,抬了抬眼,随即就转过身去说道:“孙牢头,你来给她解开吧,杂家不想看他那污物。”你是羡慕嫉妒恨吧,孙狗腿也不禁想到。

  孙狗腿快步做到曹胤面前,冲他龇牙咧嘴的,伸手就要揭开曹胤的麻布,曹胤快速瞥了一眼郭胜,发现他是真的转过了身去,随即妄想孙狗腿的眼光中充满了漠然,还似在看死人一般。

  曹胤凭借多年的刺杀练出的超乎常人几倍的反应速度,迅速出脚,家住孙狗腿的脖子,孙狗腿惊恐万分,似乎是想不通曹胤怎么会从麻绳丽丽挣脱出来,但是还未等他喊出声来,曹胤就夹断了他的脖子,孙狗腿的尸体软塌塌的倒在地上,整个动作行云流水,发出的丝丝响声也被其余犯人的叫喊声淹没。

  几个呼吸的时间过去了,郭胜还没听见孙狗腿的回答,就好奇的问道:“孙牢头,好了没有啊,杂家的时间可是很宝贝的,你!!!”郭胜话还没说完,一把刀就横在了郭胜的脖子上,吓得郭胜将声音提高了好几个音节。郭胜缓缓转过头来,发现曹胤已经传好了孙牢头的狱卒的衣服,但是他还是强装镇定,但是语气中还是充满了畏惧:“你.你...这是要..作甚,杂家可是皇上身边的红人,你,你,啊!!!”

  郭胜话还没说完,曹胤就轻轻动了下刀子,吓得郭胜以为曹胤要杀他,裤子上瞬间就湿了一片,甚至还发出了哭腔:“贱民,不,不,好汉饶命啊,好汉饶命啊。”曹胤只得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别哭了,告诉我,现在是何年何月,我昏迷了几日。”郭胜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哽咽着说道:“好汉,现在是中品元年二月,壮士你昨日从高空落下,砸在了赵忠,赵公公身上,可怜赵公公老人家年老体衰,被壮士你一砸之下至今仍昏迷不醒。”

  曹胤眯了眯双眼,东汉末年,乱世诸侯,这可不好办了啊。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总会有办法的,拼借着自己一身的武艺,在这至少也是一流水准的武将,还怕找不到出路?其实曹胤说的也不假,21世纪虽然全民体制逐步下滑,但是平均水平还是不知道要比这东汉末年高出几个档次,而且曹胤又是世界上顶尖的杀手,身体又是强的没话说。

  “不知壮士高姓大名啊。”郭胜件曹胤一时没说话,不禁问道,“哼哼,你想问我姓甚名谁好日后报复吧。”曹胤冷哼道。郭胜被曹胤一句话道破了心机,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嘴里还是直念叨着:“岂敢,岂敢。”

  曹胤眯着眼,看着郭胜越来越不爽,最后干脆一刀划过郭胜的脖子,“嗯”郭胜一声闷哼,倒在了地上,双手紧紧的捂着脖子,想要把血捂回去,可惜这是自欺欺人,大量的鲜血从郭胜脖子中涌出,在地面上形成了大滩的血迹。曹胤看着郭胜一点一点痛苦地死去,一点反应都没有,甚至还显得有些冷血,十常侍之一的郭胜就此凋零了

  曹胤拿出孙狗腿留下的钥匙,打开牢门才发现,自己左右两边的牢房数量其实蛮少的,不过一二十间,但是里面却管着为数不少的犯人,那些犯人们亲眼看着曹胤杀死孙狗腿和郭胜,但是却没有一个出声叫好,因为...要杀头的啊,其实还有些犯人还不知道,关进这里基本上就已经是死刑了。

  曹胤讲钥匙随手丢给一个囚犯,就自顾自的走开了,因为他知道,自己一个人是逃不出去的,尽管换上了牢头的衣服,但是只要这里的犯人们大喊一声,他一定必死无疑,因为他对这里很陌生,于是他丢出钥匙后就想着牢门的方向走去......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