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卷 剑荡八方 第16章 风影崛起·大闹酒楼

发布:2021-01-14 23:30:36

本网提供更多了少叔派创作作品的武侠修真《武林史诗》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一卷 剑荡八方 第16章 风影崛起·大闹酒楼在线阅读。若要论起吹牛,鲁一自觉坐下天下第二的交椅那是理直气壮,名正言顺的,自问对其中的些许个意味和奥妙也是颇有心得,至于这天下第一的位置,目前来看还只能虚位以待,毕竟做人还得谦虚着点嘛,听见掌柜的那样说,慷慨地将自己满肚子货赏给了他一些。。...

冯童趁着换剪刀的空档往外斜瞟一眼,见两人正往里面进来,立即放下手中的活,高高扬起嘴角,步履轻盈地忙上前迎了过来,问他们是不是要裁新衣服,一面说自己这刚从哪哪进了一批极品天丝绸缎,一面说着自己的手艺就算是给如来佛祖做金兰袈裟,也是能配得上的。

若要论起吹牛,鲁一自觉坐下天下第二的交椅那是理直气壮,名正言顺的,自问对其中的些许个意味和奥妙也是颇有心得,至于这天下第一的位置,目前来看还只能虚位以待,毕竟做人还得谦虚着点嘛,听见掌柜的那样说,慷慨地将自己满肚子货赏给了他一些。

冯童见状,立即改口说道:“嘿嘿,这位爷一见就是行家里手,我也不在关公面前耍大刀,秦琼面前舞双锏了,您二位可以看看,咱这里的货样样都是物美价廉,货真价实。”

凌灵见鲁一左右不离裁衣裳,随即插口说道:“掌柜的,不瞒你说,我那正有一件特别的衣裳,只是有些破旧,穿在身上也不爽快。我是听人说,你这有一种针,比人的心还大上一倍,兴许能配得上我那件衣裳,所以就特地赶来瞧瞧。”

鲁一乍一听竟想不起凌灵说的到底是哪件衣裳如此特别,除了上次去密室接姑姑鲁萱出来,穿了一件纯白的天丝衣裙之外,从小到大都是一袭火红的衣裳,光样式就有上百种,从没见哪里破旧了。当听到“比人的心还大上一倍”的时候,方才明白过来,又是说的“心眼门”事件。

接下来又听他们说些“那衣服的破洞究竟如何补法,要如何如何特别的针线”等稀里糊涂的话,最后听冯童说“干了这笔买卖,今后再也不用守着这破铺子”的话,直纳闷凌灵究竟答应给他多少钱来缝那件从没看见过的衣裳。

两人谈妥约定明日辰时初刻在凌家前院相见,走出裁缝铺,鲁一忙上前接二连三的问了一大通,凌灵神秘地笑了笑,答说明天便见分晓,鲁一听了只得作罢。

顺着城中大道路过十字路口时,鲁一连忙拉着凌灵朝北拐了去,笑说肠肚元帅正领兵早饭呢,若再不弄点山珍海味镇压镇压,怕是要捅破肚皮天了。

刚近楼前,却见门口围满了人,两人挤了进去一看,一个穿着巡哨服的弟子正被酒楼老板一脚踹翻在地,嘴里说着些不堪入耳的话,倒地的巡哨弟子恶狠狠地瞪着满身横肉的老板,竟不敢言语,围观的人纷纷指指点。

因见着眼生,鲁一凑近凌灵耳边忙问醉天楼什么时候换了老板,见她摇头,又问身旁的人,那人只顾撇嘴瞟着鲁一看,并不搭话,鲁一思忖片刻,掏出小少叔给的那锭银子塞进那人怀里,那人方才道出原委。

原来自凌岳死后,门下虽然没出什么大的乱子,各堂各香却是热闹的紧,单说这醉天楼便是柳堂主自恃武艺高,又是管家凌啸的亲信,暗地里从其它堂口手上硬抢过来的,又安排新纳小妾的大兄弟坐了楼堂,替自己打理。

鲁一向来只听过一朝天子一朝臣,却没想到这小小的酒楼竟也是一个浑漩涡,新老板上任当天立即宣布歇业半月,将原来的一班人马统统扫地出门,就连清扫茅房的老婆子白哑巴都没能幸免。

酒楼老板见他瞪自己,上去又是一脚,浑身的肥肉也抖动起来,原本还算贴身的衣服眼看着竟似要挤破了一般,嘴里骂道:“算你捡了个大便宜,今天是大小姐和小一爷回来的大好日子,我就不跟你计较了,再不赶紧滚,小心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凌灵见状赶紧将那弟子从人群里拉了出来,鲁一看那酒楼老板踩鼻子上脸的,欺人太甚,又想起自己当日在平阳城金铺的遭遇,不禁怒火中烧,上前对着酒楼老板的便便大肚,猛的挥出一拳。

酒楼老板不曾料着,结结实实的翻了个四脚朝天,旁边的七八个小弟一看有人不要命,如烫了屁股的猴子一般,急红了眼,二话不说连忙拔剑上来招呼,围观的众人见要开仗了,一溜烟散了开去,生怕无辜的自己挨了无辜的打。

鲁一虽然武艺不佳,可八年的米袋也不是白扛的,单单凭着自创的绝学“米下地上飘”对付寻常小弟自是绰绰有余,握紧拳头左挥右击,时不时地暴喝一声,如入无人之境,颇有猛将军纵横沙场的派头。

酒楼老板见来了个硬茬儿,忍痛爬起来,一面吩咐人去请林香主,一面骂骂咧咧地问鲁一是哪个堂口的,竟敢在柳堂主的地盘闹事,话没说完,紧接着又挨了一拳,凌灵码着脸沉声说道;“你赶紧告诉那个姓柳的,今天日落前,最好给我一个交代,否则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保不住他,你就说是凌灵说的。”

酒楼老板一听,顿时吓得直哆嗦,这可真是翻天的小鬼遇上了出巡的阎王爷,连连叫苦不迭,正想说些“大水冲了龙王庙……”的话主动认个错,刚提道嗓子眼上,见凌灵和鲁一早已走远,一时急火攻心竟当场晕死过去。

鲁一问起凌灵才知道,这柳堂主本是门下坐镇绛城的一把好手,不想凌岳死后,想着大小姐正在办丧,必定无心旁顾,又有啸总管帮衬着,那胆子竟一日肥过一日,渐渐骄狂起来。

说起巡哨弟子也是倒霉人偏偏遇上了倒霉鬼,冥冥中人鬼一拍即合,从此结为一体,鬼使神差地跑去醉天楼买烧鹅吃,回家打开一看竟是臭了的,连忙回去找酒楼老板理论,结果倒惹了满身的鹅膻味儿。

凌灵叹道:“爷爷经营绛城几十年,原本只想着约束门下弟子欺压寻常百姓,谁知道门下稍微有点脸面的那些人的狗戚狐友,竟然骑在门下弟子头上作威作福,这可真是瞎子穿针孔,百穿百过,难以想象。我现在是乱麻团乱缠皂角树,想理都理不清了。”

鲁一见她一脸愁容,连忙安慰她急不得,又一面用手脚比划,一面拿着些“这么多年你都保持着这么好的身段,这比例简直就没有一丝不合理的地方,难道你现在竟想一口吃成大虎妞”之类的浑话来逗她,凌灵听他说起好身段,猛又想起方才在竹篱小屋里面的那些事情,心里不觉小鹿乱撞,红脸低下了头,暗笑鲁一好不害臊。

将近家门口时,一条人影闪了出来,拦了两人的去路,抱拳笑嘻嘻地喊着“见过掌门,见过小一爷。”鲁一抱拳回礼一看,乃是一粗汉,唇齿周围长满了长长短短的胡茬,身上穿的粗布衣服打着大大小小的各色补丁,整件衣服看起来倒像是用烂布缝连起来的,身上的汗臭味简直可以熏死一头牛。

凌灵见他风神迥异、目光不凡,勉强忍住那股子气味,也忙抱拳答礼问道:“兄台可是认错人了,我们此前并未见过。”

粗汗拍手笑道:“错不了,错不了。功夫不负有心人,可让我遇到你们了,走走走,我们回去再说。”

说完,躬身伸手做出“请”的样子,竟像是请两人回他自己家里,凌灵见状不禁警觉起来,满脸狐疑地看着他。粗汗见两人半天不动,连忙推着鲁一先进去了,刚到门口却和凌啸撞了个满怀。

凌啸因见凌灵许久未回,正准备出门去找,谁想竟吃了个闷亏,见凌灵站在一旁,自然不好向鲁一发作,一把将他推回凌灵身边,朝粗汉攻了过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