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卷 剑荡八方 第14章 风影崛起·江湖少叔

发布:2021-01-14 23:30:35

本网提供更多了少叔派创作作品的武侠修真《武林史诗》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一卷 剑荡八方 第14章 风影崛起·江湖少叔在线阅读。鲁一惊问:“就是吴王剑和越王剑?江湖传言,干将莫邪夫妇将这两柄剑自打造出来以后,恰逢七星连珠的时刻,吸收日月天地精华,带着一股特殊的能量,后来分别落到吴王夫差和越王勾践的手里,他两人却斗个你死我活,有你没我,可见这两柄剑本是水火不容的,我们去找它做什么。”。...

凌啸压低声音道:“大小姐,据江南分舵弟子回报,干将莫邪又重现江湖了,我想亲自跑一趟,好查个明白。”

鲁一惊问:“就是吴王剑和越王剑?江湖传言,干将莫邪夫妇将这两柄剑自打造出来以后,恰逢七星连珠的时刻,吸收日月天地精华,带着一股特殊的能量,后来分别落到吴王夫差和越王勾践的手里,他两人却斗个你死我活,有你没我,可见这两柄剑本是水火不容的,我们去找它做什么。”

凌灵听了,噗嗤一笑,说道:“你这又是从哪里听来的鬼话,江湖传言如同说书人口中的故事一般,岂可尽信?天知道是不是那些心怀鬼胎的人编造出来挑事的,不过干将莫邪却是神兵利器。”

又转向凌啸说道:“啸叔,开派大典在即,你是万万走不开的,暂且让江南分舵盯紧点就是了,原本准备三日后出发去绛城,我看不如明日一早出发,免得匆忙。”

凌啸只得作罢,退下自去准备,鲁一见他走远了,才凑近凌灵跟前笑问:“灵儿,你们俩究竟说的什么悄悄话,还非得要把我撵到一边去?”

凌灵机灵一笑,说道:“她说要和我共侍一夫,你不知道,她脸皮比那窗户纸薄上何止千百倍,自然不好意思当着你的面说。我倒是没什么,反正也不是什么外人,就是不知道你看不看得上她。不过你就是后悔也来不及了,你手上的女儿茶可是她刚刚喝过的,也算得上是肌肤之亲了,男子汉大丈夫可是要负责任的。”

鲁一正端起红菱为萧蕊儿沏的女儿茶喝了没两口,猛地听她说这话,一时没忍住竟将茶都喷了出来,不偏不倚全都落在凌灵身上,一脸尴尬地看着凌灵,见她似乎摸不着头脑地看着自己,忙说道:“哪头驴武艺那么好,拉来让我也见识见识,能把你脑子踢成这样可真不容易,谁允许你私自让别人和你共侍一夫了,我可不答应。”

凌灵张大嘴巴,问道:“蕊儿那么个美人儿,既温婉可人,又善解人意的,你居然不要?”

鲁一将头扭向一边,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不要。”

凌灵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抓着鲁一的胳膊说道:“她和我共侍一夫你不答应,又偏说你不要她,这么说来,你只要我一个人喽,你说话可要算话,我可记下了,这碗女儿茶你放心喝,蕊儿没动过,我先回房换件衣服。”

鲁一半天才回过神来,连忙抽了自己一个大耳刮子,自己怎么总是这么不小心,真是一招不慎,满盘落下风,自己都还不知道情是何物,眼看着就要陷入了。

况且,从来只听过自古穷酸皆会替美人心中取中自己的话,哪里又想的到今时美人偏爱往穷酸身边使劲倒贴的事,不禁开始怀疑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

思绪东飘西荡正没个着落处,突然感觉到有人拍着自己的肩膀,惊得转头一看,凌灵挥舞长剑直刺了过来,身后的人影轻身一番,倒立在自己头上,口中调侃道:“看得一身好皮囊,没想到竟是这么个烈性子,乖侄儿,这么些年你可受苦了。”

凌灵横眉竖目道:“赶紧下来,不然我掀了你的皮!”

鲁一突觉一股内力将脑袋紧紧吸住,像是被牛皮糖黏住了一般,身体不听使唤地随着那人旋来转去,直晃得自己头晕脑胀,正想伸手去抓,却被那人一把拍了下来。

只听他继续说道:“不下来,我就不下来,有本事你一剑把我们俩的脑袋劈开。嘿嘿,不过我倒是奉劝你一句,有道是男怕低头女怕抬头,似你这般辣椒性子,又有哪个男人敢娶你?怕是只有去那姑子庵里做个俏姑子这一条归宿了,阿弥陀佛,可惜,可惜。”

鲁一听着声音,猛然想起来一桩事来,吃力地问道:“来人可是鸡毛兄?”

那人飞身下来吃惊地说道:“鸡毛兄?”

凌灵只觉得眼前两人,一个哑巴比划,一个聋子打岔,说不清听不明的,却见鲁一伸出一根手指戳在那人胸口处,笑道:“你忘啦?龟心似箭啊。”

来人正是鲁一回家路上遇到的少年,听鲁一如是说,不禁有些恼了,说道:“我说你这人是不是有病啊,这嘴欠得连自己都不放过,我要是鸡毛兄你就是那鸭毛侄儿,都是满身长毛的货!”

凌灵见状不觉好笑,但听得少年口口声声喊鲁一“侄儿”,难道真的是他哪门子远房表叔,因问道:“看你年纪似乎比我还要小上一些,难不成还真想做人家叔叔?”

少年说道:“本叔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江湖人称小少叔就是我,甭管我年纪多大,摇篮里的爷爷,拄着拐的孙子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不管什么叔,他总归是叔,你们说,我不喊你们侄儿喊什么?”

凌灵见他满嘴滑腔,懒得浪费时间跟他争辩,问道:“那敢问小少叔来此有何贵干?”

不等他答话,鲁一抢先说道:“这次该不是哪里又错了吧?”

小少叔一听,上前撸起袖子朝着鲁一的脑袋正准备拍下去,突然悬在半空,思索片刻后缓缓放下,伸出右手掌,大拇指刚好掐在小拇指上端六分之一的地方,撇嘴说道:“我说你这心眼儿恐怕还比不上绛城东头那位冯裁缝的半个针孔大呢,这么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到现在还念念不忘。我不过是刚好路过这里,顺道来谢谢你上次送我那匹马。”

凌灵这才发现他两只手腕竟然不一样,右手戴着金手环的手腕和寻常人并无两样,左手腕却粗了很多,不禁觉得奇怪,正想来问,只见鲁一笑道:“不谢不谢。不过,你若是真想谢我,只告诉我上次你为什么要蒙着面具,张牧又为什么那么怕你就好,也不枉费我八年扛米赚来的二十吊钱。”

小少叔从怀中掏出一锭大银,在鲁一面前晃了晃,说道:“我知道你扛米不容易,长这么大还没亲手摸过银子吧,来来来,这二十两银子就当是你怜孤恤幼,好心赠马的报酬啦。”

转身准备走时似乎想起什么来,又从怀里掏出两根鸡毛,回过身来像上次一样斜插在鲁一胸口,抛个眼神笑道:“你若是喜欢,我多送你们一人一根,不用谢。”

说完走出门,沿着院墙旁的一颗树爬了上去,轻轻一掠跳出了墙外。鲁一错愕地看着两根鸡毛,自言自语道:“难道他是鸡毛派的不成,怎么上哪都随身揣着鸡毛,江湖上什么时候又冒出这么一个招风的门派。”

凌灵从鲁一胸口将鸡毛抽了出来,翻来覆去地看了大半天,心想这鸡毛的形状和爷爷当年说的什么金翎倒是有两分相似,只可惜未曾亲眼见过。

看罢微微一笑,揣入鲁一兜里,说道:“想那么多做什么,既然这鸡毛上次能在张牧手上救了你一命,想必他的来头必定不小,你且收好,指不定什么时候又能派上用场了。吃了饭且早点休息,明天一大早还得去绛城呢。”

鲁一点点头,复又从兜里摸出一根鸡毛放在凌灵手上,尴尬地笑着说:“他说的,一人一根,关键时刻能救命。”

晚饭时,鲁一见凌灵不停地含笑盯着自己,又想起白天说起萧蕊儿的事情,连忙扒了几口闷饭,推说累了先去休息,便紧闭了房门,凌灵只道他是赤裸裸的掉了遮羞布,觉得不好意思,竟是越发的喜欢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