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正文 44章 等闲变故云乍起,睥睨巅峰有人来

发布:2021-01-14 23:30:35

本网提供更多了云与尘创作作品的武侠修真《重生宋青书》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正文 44章 等闲变故云乍起,睥睨天下巅峰有人来在线阅读。哪怕宋青书重生一世,正是少年时,记忆力正值巅峰;哪怕宋青书自觉自己学有所方,进度一跃千里,然而一天不到的时间,宋青书也就只能堪堪将去除掉百病篇的子午针灸经看完。。...

人力终有尽时。

哪怕宋青书重生一世,正是少年时,记忆力正值巅峰;哪怕宋青书自觉自己学有所方,进度一跃千里,然而一天不到的时间,宋青书也就只能堪堪将去除掉百病篇的子午针灸经看完。

看完的部分也未必掌握,如此记下来,不再巩固的话,总会有不少枝细末节逐渐消逝在脑海之中。

不过消逝是也不是现在的事,宋青书自信现在还是能回答胡青牛不是太刁钻的提问的。

然而,在风中的胡青牛早就怔了。

“我真傻,真的,”胡青牛不自觉的低声喃喃道:“我单知道他看带脉论很快,却不知道他看子午针灸经更快”。

“如此一来,自己的大半心血就给这小子给学去了?”。

一想到这,胡青牛只觉浑身飘飘然,晕晕乎乎的,至于提问考较,也没有了这心思。胡青牛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

深吸了一口气,也尽量不想让自己的语气影响到面前的小孩,胡青牛再说道:“今日我还有些事情,你先去休息罢,下午再来。”

胡青牛这样说,宋青书也感受到了一丝怪异。诺诺退去后,宋青书再思量着胡青牛今天的举动,确实很反常。

反常应该出现在子午针灸经上,回想一下,宋青书就断然道。先是叫自己拿回子午针灸经,然后又询问自己的进度,莫非这子午针灸经牵涉到什么?

可惜宋青书对这一桥段记忆太模糊了,他记得胡青牛在遇难之前好像把两本医书交付给了宋青书,难道其中有子午针灸经?

宋青书摇了摇头,前世看电视剧也记不住这么多细节,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下午再去试探一下就是了。

多想无益,要回到自己的小屋时,宋青书感到了一丝不对劲。

那掩着的木门起了一丝小缝!

有人!

宋青书清清楚楚记得自己离开时把门掩得严严实实,蛛儿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来找他。

毫不犹豫,宋青书转身就走。

“来都来了,你走甚么?”,一道妩媚的声音响起。

“哧”。

宋青书只觉一道劲风掠过,膝盖前一尺前就激起了一道凹坑。

一朵金花就在在那凹坑中噗嗤噗嗤的转着,卷起缕缕白烟,可见其力度之大。

金花婆婆!

宋青书不由苦笑,转身却是化作一脸惶恐向那屋里走去。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不去不行。

刚走到门前,只见一拐杖探来,宋青书还来不及闪避,小腿就中了招。

只见“嗤”地一声,宋青书裤间就起了个小洞。

“嗯”,宋青书闷哼一声,却是没有叫出来,小腿像是被火灼烧一样发出一股焦味。

迎面而来的是金花婆婆那张毫无表情的脸。

隐约……隐约有些气急败坏?

小腿上的伤疼刺激着宋青书,反正宋青书从来没有如此憎恨过这样一张脸。

“小子,你身上这毒他是救还是不救呀。”

宋青书心中冷笑一声,还想打探情况:“他说这毒太过于诡异复杂,救不了,救不了。”

“哦,是吗?”,黛绮丝似笑非笑的看着宋青书,一对眉目勾起,煞气十足。

足足盯了宋青书十余秒,宋青书的目光毫不躲闪,黛绮丝心中料这小子也不敢骗她,而且刚刚出手宋青书分明就是没有内力,难道自己的毒胡青牛真的解不了?还是那糟老头子坏得很,就是不出手?

想到这,黛绮丝心中也有些动摇:也是,自己的毒可是来自西域,他闻所未闻,又如何能解?黛绮丝不由后悔,难到自己走了步臭招?

唉,时间不多了,得另做打算。至于这小子,还是得双管齐下。

事不宜迟,“呵呵”,黛绮丝对着宋青书笑了两声,纵身一跃,飘然而去,悠悠丢下句。

“你身上的毒可是他害的,他不救你谁来救你”。

宋青书目送她离去,呵呵一笑,还想挑拨是非。

实力弱小,还是得静观其变,不过此仇不报非君子,风水轮流转,你给小爷等着。

跟着胡青牛这么久,宋青书也懂了不少草药的药性,找来一治跌打损伤的草药剁碎,敷在伤口上,其中的疼痛,也不足为外人道也。

不过,这梁子,结下了,宋青书目光冷冷,望着远方,然后拿出昨日记录下来的读书笔记,再细细巩固。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另一旁的胡青牛却也不熬药了,而是扶手走到自己的书房,看着书架上的诸多书目。

《黄帝虾蟆经》、《西方子明堂炙经》、《太平圣惠方》、《灸甲乙经》、《千金方》……

胡青牛悠悠叹了叹,这些都是外物,先人前辈的书;而书架左下角最下方有几叠草纸,诸如《带脉论》、《子午针灸经》看到这,胡青牛的目光都柔和了许多,这些全都是自己的心血所注。

如今《子午针灸经》被那小子一下看了大半,莫非这就是上天的缘分,好教我收他为弟子?

宋青书学习能力之强,可是让胡青牛起了爱才之心,先前还想看一下这人怎么样,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人还没看出来,一身心血就被学了一大半,这才让胡青牛惊慌失措。

心血并不等于医术,医道何等精妙,宋青书岂能在数天之内便即明,但是宋青书记住了《子午针灸经》上的内容,这些东西只要不忘却,日后再融汇贯通,胡青牛的一身心血就算是被他给掌握了。

这才是胡青牛慌张的根本,如果教出了一个欺名盗世、招摇撞骗、不仁不义的邪徒该如何是好?

要是难姑在就好了,起码还有个人可以商量一二,胡青牛不由想到了她。

想到这,胡青牛沉吟了许久,突然豁然开朗,哈哈大笑。

那小子只不过学的是医术,又不是难姑那样的毒术,只能医人,还能害人不能。

“难姑呀难姑,你可真是我的灵丹妙药”,胡青牛哈哈一笑,心中也有了计量,今后我只教他救人之术,对于毒术医理确实半分不提。

“人过五十而知天命,我是该有个关门弟子了。”

这正是:

一身医道数十载,诚惶诚恐心血埋。

等闲变故云乍起,睥睨巅峰有人来?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