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卷 剑荡八方 第13章 风影崛起·阴蚕蛊毒

发布:2021-01-14 23:30:35

本网提供更多了少叔派创作作品的武侠修真《武林史诗》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一卷 剑荡八方 第13章 风影崛起·阴蚕蛊毒在线阅读。如此一想,便打发萧蕊儿和来人走一趟,准备先探探虚实再说,萧蕊儿正想找凌灵叙叙话,自然乐意得不行,来人却说他们家大小姐再三交待,事关重大,务必请萧大侠亲往,萧夏禁不住萧蕊儿缠,只得和她一起随来人往平阳城去了。。...

自萧念微去后,萧夏一门心思整顿内务,同时往各地派出暗哨,打听各派消息,正当一切步入正轨,准备闭关练功的时候,忽听得凌灵差人来请,心想我已淡出派内纷争,唐颜、霍心、韩堂三家弟子和地盘都任由你们两家去争,这个时候来找我又是为了什么,这丫头可是鬼灵得很。

如此一想,便打发萧蕊儿和来人走一趟,准备先探探虚实再说,萧蕊儿正想找凌灵叙叙话,自然乐意得不行,来人却说他们家大小姐再三交待,事关重大,务必请萧大侠亲往,萧夏禁不住萧蕊儿缠,只得和她一起随来人往平阳城去了。

刚刚进城,来人便先去通报,等萧夏兄妹到凌府时,凌灵、鲁一和沈密已经在厅堂等着他们了,凌灵一面说着“萧大哥请”,一面向鲁一使了个眼色。

鲁一点了点头,不等几人开口来问,先绘声绘色地说道:“俗话说无规矩不成方圆,楚河汉界得分清楚,亲兄弟还明算账呢,过去的雁天派就是因为太没规矩,才成了今天这个半死不活的样子。不过呢,这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咱们雁天派好歹也曾经是武林霸主,自然不是那些......”

萧夏咳嗽两声,冷冷说道:“说重点。”

鲁一被他突然打断,囧相顿显,拖了一阵腔,继续笑说:“重点就是照眼下的情况看,分家才是最好的出路,从此各走各的独木桥。”

凌灵接道:“不知两位兄长意下如何?”

不等萧夏答话,沈密当先说道:“小一爷所言甚是,如今掌门失踪,各家长老都已驾鹤西去,群龙无首便是最好的选择,各立门户,从此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彼此相安无事。”

鲁一听着“小一爷”三个字,说不出的受用,心想做了这么多年的“小一”,突然多了一个字还真有点不习惯,这麻雀飞枝头,火鸡变凤凰的事竟然落在自己头上了,果然是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啊,不觉对沈密已多了半分好感。

萧夏说道:“就以各家眼下的范围为界,如何?”

凌灵拍掌笑道:“好,我三人就此立誓,从此井水不犯河水,若违此誓,后果自负!”

萧夏和沈密听她这般说,先是一怔,随即会意,各自拜别准备离去,萧蕊儿见状,心中大不乐意,因说道:“十哥,你先回去,我明日自己回来。”

萧夏知道她一向是个有主意的人,也不勉强,叮嘱两句便自己去了。凌灵见鲁一欲言又止,似有话说,想是萧蕊儿在,不好意思说出口,只得留待明日再问他。

萧蕊儿笑呵呵地走过来,抓着凌灵的手,朝鲁一道:“小一爷?”

鲁一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连忙笑着说道:“差点忘了,城南的李老头约我今天喝茶呢,你们先聊着,晚饭我不回来吃了。”

萧蕊儿见鲁一走远了,笑道:“他倒不是个木头人。”

红菱正给萧蕊儿沏了女儿茶上来,听见她说,连忙说道:“我看他倒是连木头人都不如呢,木头还有大有小,有粗有细,哪像他枯柴似的,哪哪都没半点货。”

凌灵不禁恼了起来,呵斥道:“给你两天脸你就忘了自己姓什么了?他也是你可以随便说的?下次再让我知道,小心你的皮!”

骂得红菱唯唯诺诺,连忙低头退了下去,萧蕊儿上前劝道:“你跟她置什么闲气,言归正传,我来是告诉你,两年前你托我查你爹爹的事有眉目了,不知你可曾听说阴蚕蛊?”

凌灵惊问;“阴蚕蛊?是苗疆的人?”

萧蕊儿摇头说道:“苗疆弟子虽然擅长蛊术,却只是一般蛊毒,而且容易识破,不似阴蚕蛊这般毒性强烈而隐秘,让人分辨不出究竟是因何而死。”

凌灵连忙止住她,将她带入凌岳书房后的密室,才说道:“你且说说看。”

萧蕊儿道:“蚕蛊虽然源自苗疆,可百年来苗疆弟子也因离焰派的势力扩张而四处流落,蚕蛊秘术也因此外传。这秘术若是到了寻常人手中自然是掀不起什么风浪来,可若是到了擅长用毒的人手里,便能养出更可怕的蛊毒。”

凌灵思忖片刻,缓缓说道:“中原武林擅长毒术应是非黄裳派莫属,若是中原武林之外,也只有西域教派了,你的意思是说,害死我爹爹的就在这两者当中?”

萧蕊儿叹道:“枉费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黄裳派和西域教派医毒双绝,用毒的方法有千百种,又何必那么费事用阴蚕蛊,除了代价不菲之外,还要将阴蚕蛊贴近肉身才可进入体内,若不是有机会亲近你爹爹的人,绝难做到在不知不觉中下蛊。有些事情我既不方便问,你也未必知道,只是从你描述你爹爹的死状来看,很有可能就是阴蚕蛊毒。”

突然,凌灵听见萧蕊儿肚子咕咕乱叫,立即收起思绪,笑道:“原来想多留几天竟是为了它,也罢也罢,本姑娘就舍命下几回厨,好好犒劳你那娇贵的香肚宫。”

萧蕊儿见她拿自己打趣开涮,也顾不得贵家小姐的那些个所谓的体统规矩,急得扑了上来,凌灵一面后退一面讨饶,两人一路嬉戏打闹着出了书房。转过花园时,萧蕊儿见几只鸽子从不远处的阁楼里飞了出来,因瞧得有几分眼熟,立即施展轻功抓了一只回来。

凌灵只道她是训鸽得毛病又犯了,笑道:“你可真是六十岁尿床的老妇,老毛病又犯了,一看见鸽子就要去抓来看个究竟。”

萧蕊儿见和自己那日在家中书楼里飞出的鸽子一模一样,忙探问道:“这鸽子是你养的?”

凌灵说道:“天下鸟儿无出百灵之右者,你知道我一向看不上别的,这些信鸽是爷爷养的,现在只剩下这么几只了,你若是真心喜欢,我送一只给你如何?

萧蕊儿听见她说,顿时明白了一大半,正想着的时候,凌啸神色匆匆地走了过来,猛见萧蕊儿也在,说道:“大小姐,迁往绛城诸事都准备妥当了,再过一个时辰便可出发,迟了怕是要误了立派大典的黄道吉时。”

凌灵暗想,这件事昨天不是已经回禀过了么,说好的三日后出发,怎么又改成今日出发,这般火急火燎地来,难不成是出了什么事情不方便当着萧蕊儿的面讲么,故意喝道:“时辰误了再改就是,什么黄道黑道,难不成还有事理重要?蕊儿难得来一趟,连小一爷都知道去城南李老头那喝茶去,你偏来扫我们的兴。”

凌啸听了连忙退下,出门往城南找鲁一去了,心想大小姐为什么事事都要让鲁一那傻小子横插一杠子,若非亲眼见得老太爷生前默认了他,我非宰了他不可。

萧蕊儿见状,忙笑说道:“既然凌管家已安排妥帖了,还是赶紧出发吧,开宗立派可是头等大事,莫要任性凉了众弟子的心。我们来日方长,也不急这一时,下次有机会去绛城,你可别忘记加倍补偿我就是了。”

说完,笑嘻嘻地后退着出去了,凌灵见状立即转入厅堂吩咐门下弟子去追,护送她回晋阳。安排停当,因想起萧蕊儿说的阴蚕蛊下蛊的方法,开始回想从爷爷口中得知的关于自己老爹死因的各种细节,反复几次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只得暂时搁置下来,等日后有了新的线索再作计较,转身见凌啸和鲁一回来了,忙问发生什么事情。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