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正文 第四十三章 如释重负

发布:2021-01-14 23:30:35

本网提供更多了云与尘创作作品的武侠修真《重生宋青书》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正文 第四十三章 如释重负微信在线深度阅读。宋青书顺着看下去,其中主要是讲平民百姓中的日常可见的疾病,诸如风寒、天花、麻风等。让宋青书奇怪的是,这些病项并不是一项一项列出来的,主要归之在热、寒、虚、风、阴阳调和里面。。...

宋青书看到这个书名,不由“噫”了一声,口气好大,不过转念一想,世间疾病千千万万,各有各的不同,怕是叫百病还少了呢。

宋青书顺着看下去,其中主要是讲平民百姓中的日常可见的疾病,诸如风寒、天花、麻风等。让宋青书奇怪的是,这些病项并不是一项一项列出来的,主要归之在热、寒、虚、风、阴阳调和里面。

看到这,宋青书头皮发麻,思索了一下,还是觉得不能按步就章的看下去,就以最开始的百病篇为例,里面讲的病中繁多,东西太细了,真的记下来还需水磨功夫,而且基本上一个江湖郎中也会个一招两式,在这里花费太多时间不是不值,但事情还是得有个轻重缓急。

还是得先看看其他内容,于是宋青书再向后一翻,忽地眼前一亮。

“九毒篇”

“掌法篇”

“拳法篇

……

“暗器篇”

这样的分门别类挺有意思,宋青书暗叹了一下,然后想到自己身上的毒,不由呼吸急促了几分,连忙翻到暗器篇。

暗器篇的篇幅少了许多,寥寥不过几页,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关于金花之毒的介绍。平复了下心情,宋青书冷眼扫过草纸上面的内容。

俞看宋青书俞是心惊,这暗器篇不足十页纸厚,但上面记录的东西却是五花八门。

常见者如飞燕银梭柳叶镖,罕见者如冰魄银针玉蜂针都有记载,至于什么附骨针、 枣核钉,宋青书更是闻所未闻。

或简简单单几列概括外貌详情,或言之颇深详见解毒手段,字里行间都是胡青牛的经验之谈。

翻到暗器篇最后一页,宋青书发现有一处新注释上的笔迹,墨痕明显新鲜了许多,上面赫然是四个蝇字小楷:“金花之毒”。

真到了这时候,宋青书也不着急,平心静气往后看去,过了半晌,宋青书又翻回来,反复看了几遍,终于如释重负。

这金花之毒,可解。

有的药材是前几日胡青牛教过一二的,还有一些不知道的宋青书明天打算去问个明白。

深深地把解毒方法记在脑海中,宋青书这才打量其他的内容。

胡青牛这本医书上好多内容都只有个大概介绍而并无解毒之法,就如上面宋青书看到的冰魄银针就是古墓派的暗器,胡青牛应该是整理了前人的记录,因为自己尚未见过,自然也就研究不出解毒手段。

而之后的金花之毒,应该是胡青牛了解宋青书的毒情后刚刚写下的。

不过这些东西对于宋青书而言,确实很有吸引力。常言道见多识广,行走江湖,只有见得越多,知得越广,遇到突发情况才能更为从容的面对。

胡青牛以自己的阅历见闻写下子午针灸经,而翻阅着这些文字,宋青书就仿佛也在体会着这个波澜壮阔武侠世界。

秀才不出门,已知天下事!

宋青书兴致昂昂,如痴如醉的攫取着其中的知识,恍然不觉时间的流逝。直到殷离送晚饭过来,宋青书恍然一抬头,才发现窗外也有了暮色,天要黑了。

草草吃完饭菜,又继续教蛛儿习了些汉字,宋青书又继续沉浸在子午针灸针中,浑然不知时光流逝。

一夜无话。

翌日,保持着身体的惯性,宋青书又早早起来,和着清风,操练着枪法,不敢有一丝懈怠。之后,宋青书又继续带着问题去向胡青牛请教。

宋青书刚走到胡青牛居住的庭落,才发现胡青牛早就立在了院中。

胡青牛一见他来,就直接问道:“那子午针灸经呢?”。

宋青书也没有多想,老老实实答到:“还在我书房里。”

胡青牛闻言,淡淡的说了句:“你先去把它带过来,里面有几处错误,我还得斟酌一下。”

宋青书倒是对胡青牛对待知识的态度颇有好感,有错就改,难怪能以一身医术闻名江湖。当即就过去拿书。

这倒是宋青书误会胡青牛了。胡青牛叫宋青书去把书拿过来,改错误是假,拿回这子午针灸经才是真。自打昨日一时兴起,胡青牛把子午针灸经交给宋青书后,胡青牛就后悔了

如前所诉,这子午针灸经是胡青牛心血所注,一身价值更在那带脉论之上,可以看做是胡青牛医术的精华凝聚成这一片著作,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假外人之手?

昨日把子午针灸经给宋青书后,胡青牛久辗转反侧,有些后悔,都说知人知面不知心,才经过这几日观察,谁知道宋青书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胡青牛是打算教宋青书如何解去金花之毒,但至于是否要把自己一身医术传给他,还得有待思量。所以胡青牛才会厚着脸皮,以斟茶错误为由拿回子午针灸经。

他应该没有看多少吧?胡青牛看着宋青书的背影,不由叹了口气,毕竟宋青书昨日表现出来的学习能力,还是十分惊人的。

不止为何,胡青牛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少倾,宋青书就把书拿了过来,胡青牛施施然把书接过来放到一边,貌似随口问道提了句:“这书你昨日看了多少,可有什么疑问?”

宋青书昨日看了金花之毒的解毒方法,对于有些步骤还是有些陌生,见胡青牛如此问道,忽略了前一个问题,直接将自己的疑问抛了出来:“胡爷爷,我看到这本书里面说得有金花之毒的解法,是不是可以解我身上的毒呀?”

金花之毒的解法本来就是写给宋青书的,这倒是没有问题,胡青牛点了点头,算是对宋青书问题的回应。

不过暗器篇的布置是在整本书偏后的位置,如今宋青书问这个问题,让胡青牛不由有丝担忧。

他是只看了金花之毒的解法,还是看到那里?看来还得多问一下

胡青牛思忖道。

只见胡青牛笑了笑,面色微微和蔼了几分,:“看这么快,你前面的都看完了,看懂了?”

宋青书自然思考着胡青牛问句话的意义,可能是要考较自己,于是还是决定如实回答。

“前面的百病篇我还没有看,后面的我就粗略看了一下。”

这本书实在是内容太多,宋青书昨天也就堪堪把后面的内容过了一遍,也不知道还能记住多少,所以没有把话说得太满。

而胡青牛那云淡风轻的面孔突然抽搐了一下脑海中还回响着那几个字。

粗略看了一下。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