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龙迹大陆》第八章 潘安铁拐李

发布:2020-11-23 02:24:50

红红汝血腾小说名字叫作《龙迹大陆》,提供更多龙迹大陆{作者},龙迹大陆{作者}小说深度阅读。龙迹大陆小说红红汝血腾摘选:红红时,他也也没露着丝毫的惊诧之色。而已举举起手中的杯,笑道:“早来天欲雪,同饮一杯无?”等不及了他们回话,自…...

红红汝血腾小说名字叫做《龙迹大陆》,这里提供红红汝血腾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龙迹大陆小说精选:轮回的第五日,月上柳梢时。空荡荡的一楼楼层,里面什么摆设也没有,除了这张太师椅。宽大到笨重,颓老到荒唐的太师椅。可是椅中的少年,却偏偏俊美到极致。清冷到飘逸,空灵到纯粹。他美的不似生在人间。看到走进得汝血腾和红红时,他也没有露出丝毫的诧异之色。只是举举手中的杯,笑道:“晚来天欲雪,共饮一杯无?”等不及他们答话,自己就又皱起了眉头,“哎呀,是我不好,自己偷偷从他们的酒宴上跑了出来,却忘记了带酒,没有法子款待你们啦。”他的声音也…

轮回的第五日,月上柳梢时。

空荡荡的一楼楼层,里面什么摆设也没有,除了这张太师椅。宽大到笨重,颓老到荒唐的太师椅。

可是椅中的少年,却偏偏俊美到极致。清冷到飘逸,空灵到纯粹。他美的不似生在人间。看到走进得汝血腾和红红时,他也没有露出丝毫的诧异之色。只是举举手中的杯,笑道:“晚来天欲雪,共饮一杯无?”

等不及他们答话,自己就又皱起了眉头,“哎呀,是我不好,自己偷偷从他们的酒宴上跑了出来,却忘记了带酒,没有法子款待你们啦。”

他的声音也是极其的优美动听,让汝血腾和红红一时征住。

按照甄妃的说法,这层阁楼的主人,应该叫做铁拐李。临行前,他和红红也曾秘密商议,如果被发现,应该如何如何,汝血腾甚至打趣,也许,红红还可以用一点美人计。

甄妃说的,不会有错。错的也许只是这个名字给他们的原始影响而已。铁拐李,未必就要面目狰狞,五大三粗,肌肉纠结。他为什么不可以像现在座上的那名男子,素襦青衫,玉簪挽发。眸若星辰,灿若白雪?

他完全可以用一下美男计,让汝血腾他们这两个擅闯者,死于无形之中。因为红红看他的眼神,分明就已经惊艳的呆住。

汝血腾就要好出许多,这并不是因为他们同为男子的缘故,美丽,对所有的人都具备杀伤力。这只不过是因为他的余光扫到了铁拐李的杯子。

其实他不过是想要知道,那个杯子里盛的是什么酒而已,这就跟女子之间常常会互相探问别人今天用的是什么胭脂一样,倒未必一定要追随或抄袭,只是自己爱做且常做的事情,关注就会成了一种习惯而已。

这个少年白裘如雪、秀眉如画。可是他手中的杯子里,却盛的是鲜红的血。

感觉到汝血腾的注视,少年眯着眼睛笑,他说:“这血有点陈了,因为很久很久,都没人敢来八仙阁做客了。”

他倒是轻言细语,汝血腾和红红却感到莫名的森寒。

也许并不只是感觉,空气真的是骤然变冷了,而雪,亦不知道是何时开始下的,如此之大,仿佛一群蝶无声无息的降落,穿过衣着单薄的两个人,铺天盖地而来。

而座上的少年,只在一瞬间,便已经披上了一袭轻长的狐裘,掩住了浅浅的眉。

汝血腾和红红,终于明白了他那句“晚来天欲雪”的隐藏含义。这么大的雪,这么冷的天,不知道在遥远的西南方,被注入着抗寒基因的基因族勇士们,是否能英勇一如往昔?反正,汝血腾和红红的手,现下都在颤抖着。

颤抖的手,要如何抓起弓,射出夺命一箭?

铁拐李缓缓自沉雪狐裘上抬起头,他的眉梢嘴角流动着一抹微笑,这世上可以杀人的工具很多,有些高手,更是天魔千变,或为落叶,或为飞雪,或为刚从美人鬓上拈下的一瓣牡丹,然而落在对手的眼底眉梢,却是悉数化作了利器,让人胆裂身碎。可是,这些种种,都不是最风雅,最有趣的。都比不上他铁拐李的昭雪幻术,让人在一片洁白中安然睡去。

无论天,地,还是人心,都是白茫茫一片,煞为干净。

繁华到极致,便是衰败,这个道理,汝血腾多少是懂一点的,可是冷到极致,就变成了温暖吗?

汝血腾实在弄不清楚,为何刚刚同他一样牙齿打颤的红红,似乎变得悠然自得起来,她的眼底竟然是细细密密的笑意。

“姐姐,你来了。”红红的眼神里有一种没有焦点的热切,她兴奋得向前走着,一步一步,越来越快,最后几乎跑了起来。

这间屋子,本来就不是很大,只是因为没有什么家常的摆设,才显得空旷了一些,不过一眨眼的功夫,红红就已经跑到了屋子的边缘尽头。

那里,本来是蛛网密布,尘埃飞扬的,可是经雪洗之后,突然间露出闪闪的光来。

是一把剑,剑柄普普通通,由一种银白色的、从未见过的木头制成,剑身也早已生锈,但却透出莫名的青色来,幽幽罔罔,让人生怖。

如果红红神志清醒的话,她一定会判断出这把剑的来历,可是现下,她眼神迷迷登登,竟是要直直扑向那把剑了。

“小心啊。”汝血腾忽然觉得焦灼燃烧了心脏,他一点也不冷了,而是铆足了劲的冲向了红红,他从未像此时此刻这般。不希望甚至是恐惧这个女孩子的离去。

铁拐李奇怪的皱眉:“你是谁?难道,你就没有特别想得到的东西吗?”

任何人都是有的,不然活着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比如汝血腾现在,就特别想让红红活下去。哪怕是继续折磨他也好。

所以,他根本没时间回答少年的问题,他急速的奔跑,要赶在红红触剑之前将她救起。可是他越跑越慢,他的脚和腿都完好无损,可是他的脑子里却是混沌一片。

他不知道自己还应不应该挪动脚步了,红红不就正站在自己的面前,笑靥如花吗?自己到底是要去救谁?奔跑,又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汝血腾忽然间明白了什么,也许他跑得越快,想得越多,红红离死亡也就越近了。

这个少年,有本事让事实与别人的梦想背道而驰的。

汝血腾轻轻的松了一口气,他不知道红红到底遇到了怎样的幻象,可是他看到的红红必然不是真的红红,想来汝血腾,真的是不愿意看到这个如花少女的死亡,虽然有时候,她真得很可恶。

汝血腾用手呵呵气,雪越下越大,实在是太冷了。可是感觉到冷也未必不好,最起码,说明汝血腾此刻的神志还是属于自己的。

他蜷缩了身子,却把手伸出来:“喂,兄弟,天气这么冷,你这里当真没有一杯酒吗?——我说的是真正的酒,可以暖人的酒。”

少年的脸色瞬间雪白,比他幻化的雪还要苍白,声音也带了一种战败的疲惫,有了一种恍惚的沙哑:“你赢了。”

汝血腾说:“其实我可以赢得更彻底的,如果不是因为女人这个麻烦的东西。”此时此刻,他豪情万丈,却又不愿意太过张扬,在铁拐李面前露出骄傲的神色来,于是只得又说:“拿一杯酒来吧,兄弟?”借以掩饰他心底的那抹得意。

少年将手中的杯抬起,轻轻道:“暖人身体的酒很多,暖人心的却没有,”他把头往狐裘里更紧的缩了缩说道:“所以,我平常只喝人血。”

“你也要来一杯吗?”铁拐李的语气里带了挑衅的意味。

一个男人,是不能允许自己比别人胆小的,就像一个女人,很难人受别人比自己漂亮。

可是汝血腾,真的不愿意去喝人血,他生在富饶的龙组,再落魄的时候,甘甜的山泉也是不缺的。从小到大,他可是连猪血羊血都没有喝过,人血这个东西……

“人血,属热性之物,但是入口入胃之后,最是寒冷。通常还要靠饮食人体内的温度来暖热它,铁兄,你这里已经这么冷了,我若再喝,一会儿可怎么拿弓射箭?”汝血腾随便瞎掰。

仿佛听出了汝血腾语气里的敷衍和怯弱。铁拐李但笑不语,他把盛血的杯子放在嘴边,一饮而尽。莹莹雪光中,他的眸子细长,淡眉轻扫,竟似如松月花间,饮一杯美酒。

他用行动直接表示了蔑视。

汝血腾脸上挂不住,只得讪讪的说道:“你是战士吧?嗯,这样,这样,你的手,会冷的那不住剑的……”

美似潘安的少年叹气,眉间突然多了一抹淡淡的阴霾,更加增加了他的哀伤和美丽:“喝与不喝都是一样的。”

汝血腾以为他不相信自己,正要开口反驳,却只见他轻轻掀开了衣袖。

他的手臂也和他的人一样,清秀而精致,然而那如玉的肌肤竟然呈现出一种病态的透明,连骨骼筋脉都清晰可见。这种与生俱来的残疾,剥夺了他成为龙族战士的可能,这对尚武且强势的龙族子弟来说,是怎样的一种灾难和屈辱?

汝血腾带了悲悯的神色抬头看,少年却只是淡淡笑,那笑容中,没有悲愤也没有痛苦。仿佛无论怎样,他都是人世的胜利者一样。

胜利?汝血腾的脑海中盘旋着这个字眼,忽然他大叫出声:“红红,你把红红……”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