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章 张尘出走

发布:2020-11-22 15:25:33

带来了外面的街道又一层闷热潮湿,  张尘的衣服了被汗水全湿了,两块具有裂痕的眼镜片又蒙上了一团白花花的水雾,让近视眼足足两百多度的张尘擦了又擦。  “这混蛋的天气。”张尘都忍骂着了一声,又再次拖拽着疲倦的双脚前进。  在此刻也仅有张尘一人在张尘,一个约十六七岁的少年正在路边不紧不慢的走着,时不时跳着走两步,太阳的热量已经顺着鞋垫传了上来,像蒸包子似的让张尘十分难受。。...

  正文:

  沥青路上,车辆来来往往,轮胎与地面的交接处炙热到了极点,让人怀疑是不是下一刻轮胎便会燃烧起来,在这漫长的七月,连知了也似乎热得不敢出来叫板了。

  张尘,一个约十六七岁的少年正在路边不紧不慢的走着,时不时跳着走两步,太阳的热量已经顺着鞋垫传了上来,像蒸包子似的让张尘十分难受。

  路上的行人早已不见了踪迹,试问有谁愿意在四十度的高温下散步呢,空调创造出的小世界让人们享受到了夏日的清凉,也带给了外面的街道又一层闷热,

  张尘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了,两块带有裂痕的眼镜片又蒙上了一团白花花的水雾,让近视整整两百多度的张尘擦了又擦。

  “这该死的天气。”张尘忍不住咒骂了一声,又继续拖动着疲惫的双脚前行。

  在此刻也只有张尘一人在路边走着,一股倔强的气息不断支撑着张尘高瘦的身躯前行。一个小时前,他跟他的父亲闹翻了,从小张尘就有一颗不愿被束缚的心,他的父亲却总是将家里搞得像阶级制度似的。六十分钟前的对话张尘还记得清清楚楚:“你不能顶撞父母一句话,这是不尊敬父母,我无论说什么你也不能反驳!”

  “你们凭什么要让我尊敬!你们我为什么一定要尊敬?呵呵,被尊敬是要靠人格魅力的,拿出你们的人格魅力出来啊,不要总像喝狗一样吓(he)我!”

  “父母的话永远是对的!有谁想自己的子女不好的,啊!?你不服从你就滚出去吧,我不会再给你一分钱!”

  人活在世到底谁对谁错,张尘分不明白,但人活一口气,张尘重重地关上了家里的大门,昂首阔步的沿着马路,走了下去。

  张尘很迷茫,也很放松,张尘不知道要去何方,但他也对死不畏惧了。他的父亲从小就打压着他,张尘的心中总有一团挥之不去的阴霾,父亲的一声声责骂像枷锁一般,让张尘从小就显得孤僻,眼瞳中不时流露出复杂的情绪。

  在张尘很小的时候,住在爷爷家,在山村里却是一个孩子王。

  脆弱又坚强,是张尘十年来的心灵写照,成绩的下滑以及他人的排挤,都想重担一样压在心上。但儿时的一股傲气苦苦支撑着他,不让自己软弱下来......

  一声重重的关门声后,张尘竟感觉一切都烟消云散了,海阔天空,也已经再没什么是张尘有所牵挂的了。

  (ps:哎呀,写多了)

  张尘全身已经被汗湿透,白色的衬衫紧紧贴在略有雏形的腹肌上,裤腿也吸饱了汗水,跟着一甩一甩的。

  “还是到学校去吧,有个地方坐坐也不错。”张尘喃喃自语。说话虽然声音不大,但张尘几乎是喘出来的,一口雾气瞬间掩上了眼镜,路变的模糊起来。

  “喔告非......”一个失足张尘就跌进了路边的草埔里,压倒了一大片修剪的整整齐齐的绿色植物。

  筋疲力尽的张尘真想就赖在草丛堆里睡一觉,但刺眼的阳光却透过了草埔,将好不容易的清凉驱散一空。

  挣扎了两下,张尘又爬了起来,衬衫上多了两块泥巴,可张尘很享受泥巴带来的清凉,拿下眼镜在衣服上还算干净的地方擦了擦,又戴了回去,准备继续行走。

  这时候正是阳光最毒的下午两点,刚刚跌跤时,手肘被擦破了了一块皮,伤口在阳光下火辣辣的灼痛起来。

  张尘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向太阳看了一眼,“太阳真是刺眼啊,眼睛真他妈疼!”想着,眼前一花,竟变得色彩混乱起来,不过张尘却努力去睁开双眼。

  (文章开始)

  刚刚太阳旁边似乎有一个黑影!那是什么?

  “砰!”张尘三米前方传过巨大的响声,一股粘稠的液体直往张尘脸上扑来。张尘感觉脸上忽然传来一片温热,还带着一股浓浓的味道。只觉得紧闭的双眼隐约看到一片血红,一滩液体顺着自己的脸庞流下,张尘急忙用手擦掉了眼部的液体,终于睁开了双眼。

  “啊,啊啊,啊————”一个人,一个女人,就这样趴在地上,浸在一片血水中,数十道血箭的痕迹呈分散状从女人碎裂的身体一直蔓延到周围五米处,一头乌黑的头发沾上了血,贴在她还完好的半边脸上,一双死不瞑目的白色眼珠混杂在血水里,在女人眼眶里,死死地看着痴呆的张尘。

  女人的双眼睁得很大,浓稠的血液不断从折断的大腿上喷射出来,微微抽搐着嘴唇,好像在喃喃自语,几乎小半个头颅都砸进了沥青路里,与地面紧紧贴在了一起。

  “啊、啊、啊啊啊啊......”张尘本来白色的衬衫被一道血箭染成了红白相间的颜色,一阵阵血腥的味道刺激着张尘,张尘从没看到过如此恐怖的场面,惊慌之下撕扯着嗓子叫了起来,恐惧感让张尘的心跳从未像今天一样几乎影响到呼吸,“咚、咚”的声音充满了耳膜。

  张尘感觉溅射到自己身上的血液好像在往自己身体里钻着,让自己的四肢渐渐无力,一种恐惧感占据了大脑,噗通!张尘不知道怎么的,自己往后一个趔趄,摔坐在了地上。

  “啊!死人了,死人了!”

  来往的车辆渐渐停了下来,从车里钻出了形形色色的人,有西装,有旗袍,有牛仔,形成了一个人群围在女尸周围,一副围观的样子。人群越来越大,周围停滞的车辆也塞满了马路,把张尘挤了出去。

  “快打120啊!”一个貌似是白领的中年女人呼喝起来。马上就有人打过去叫救护车,“喂?120吗?这儿有人跳楼了,快来啊!这儿是......什么?没有人手?”

  打电话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穿着一身休闲装。他挂了手机,就大声喊了起来:“谁把车腾个空位,把她送医院啊?”

  吵吵嚷嚷的人群马上安静了下来,围观的人群竟都退了一步,离那与地面几乎连在一起的女尸远一点。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