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3章 你快发病了

发布:2020-10-18 20:44:14

“你说什么?宇文晴结婚了了!”“啪!”一个上等瓷器的杯子被狠狠地地摔了个被粉碎。“什么时候的事,那男的是谁!”金阳大吼道。“就前几天,据说是个四处流浪汉,叫......唐“什么时候的事,那男的是谁!”。...

“你说什么?宇文晴结婚了!”

“啪!”

一个上等瓷器的杯子被狠狠地摔了个粉碎。

“什么时候的事,那男的是谁!”

金阳怒吼道。

“就前几天,听说是个流浪汉,叫......唐川!”

“走!我们去宇文家,我倒要看看宇文怀怎么给我个解释!”

金阳带着手下,一辆辆黑色奔驰从金家大门驶出。

宇文家中,众人正在吃饭。

“宇文怀!”

一声嚎叫打破了用餐的平静。

“等等,你们不能进!”

佣人们被一个个打手推搡着,倒退进了客厅。

“宇文怀!我听说你家宇文晴结婚了,特意来随个——礼!”

这最后一个字是从牙缝咬出来的。

“金阳小子,你父亲金岳就是这样教育你的么!”

“我父亲怎么教育我是他的事,咱们两家的婚事你可要给我个交代?”

金阳就跟进了自己家一样,干脆一屁股仰面朝天地坐下来,脚上皮鞋都没脱,直接放在茶几上。

“交代?好像你们还没结婚呢吧!哪条法律规定就我家晴儿就一定要嫁给你这臭小子!”

“爸!”

关键时候还是站在了自己身边,宇文晴觉得很感动。

“金阳,你有什么事冲我来,别跟我父亲大呼小叫!”

宇文晴站起来,筷子“啪”地摔在了桌上。

“好!我就冲你来!那你给我解释解释,什么时候勾搭上的一个乞丐的!我这个未婚夫怎么不知道!”

金阳趾高气扬地掏出一颗雪茄,旁边的手下献殷勤地马上给点上了。

“什么乞丐,现在他是我的丈夫,请你放尊重点!”

“那就请你丈夫出来,让本少爷瞧瞧,有什么地方能吸引到你这个狐狸精的!”

金阳的话越来越过分。

“他不在!”

宇文晴的母亲也是气的直瞪眼睛。

“乞丐也这么忙吗?不会是什么贵族公子吧!啊哈哈哈哈!”

金阳的嘲笑声带动周围的手下一起附和。

“你......”

宇文晴见金阳如此嚣张恨不得抽他一巴掌,手已经抬起来但扭头看了眼宇文怀饱含深意的眼神就又把手放下了。

“我不忙,就是刚刚看了很多病人!”

随着一个既熟悉又让大家讨厌的回答,唐生下班回来了。

“你就是他的丈夫?”

金阳正了正身体端详起来,确实比他帅。

“正是在下!”

唐生只听到了最后一句,但大概意思已经了解。

“你找我有何贵干?”

“你能贵干什么,难道我堂堂金家二少爷还需要你来帮我做什么吗?可笑!”

金阳一声冷哼鄙夷地看着唐生。

“我说金阳小子,你给我滚!”

宇文怀早就听的吃不下了。

“我自己家的人还轮不到你来评论,婚约的事日后我自会找你父亲单独约谈的!”

“行,我也给你老个面子,不过,现在婚约没了,宇文晴也是别人的娘们了,咱两家的合作估计也差不多该结束了!”

金阳觉得下马威也给了,闹也闹够了,面子呢,赚足了,便掐灭了烟头站了起来。

“等等,你叫金阳是吧,我听晴儿提过你!”

金阳本来要走,唐生却一反常态地来了这么一句。

“怎么的,我是叫金阳,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没什么,只是提醒你,你有病!”

“你才有病呢!TM的,你再说一遍!我马上让你有病!”

金阳身边的大汉一下子把唐生团团围住。

“不信么?那咱们就打个赌怎么样?要是今晚你不病发,我跟你姓!”

唐生也不慌张,他的话让在场的人都非常错愕。

宇文怀心想,他说过自己会看病,但也不可能见到一个人就说有病吧,这要是再继续谈下去,以后见了金岳都揽不回来了。

“够了,唐川,回屋换衣服吃你的饭!”

“唐川,快点,父亲叫你回屋!”

宇文晴也觉得不妥,就算她不和金阳结婚,那也不能再结下梁子。

“哼!”

金阳发现他们都不想把事情闹大,干脆冷哼一声带着人走了!

谁都没有发觉,就在金阳从唐生身边撞开的一刻,唐生的食指动了一下。

敢来我女人家撒野,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当天晚上,金阳就被抬进了医院,整个人都昏迷不醒。

金岳看着儿子如此惨状,并不知道原因,忙乎一个晚上,纠集了所有的名医教授都没有查出来病因,气的火冒三丈。

“到底怎么回事?”

金岳大怒,手掌狠狠地拍打着桌子,金阳的手下都默默低着头不敢发出一声。

“说!”

这个字几乎是吼出来的。

“老爷,本来二少爷白天还好好的,但从宇文家回来就......”

手下添油加醋地描述了一翻。

“宇文家!毁约!我知道了,那就别怪我了!”

金岳来回地踱步,心里烦躁不安。

“把赵谦叫回来!告诉他有活要干了!”

透过他冰冷的眼神,映射出凛冽的杀意。

“我刚才从姐妹那收到消息,金阳回去真病倒了,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

吴倩梅焦急冲宇文怀说道。

“什么?真的!”

宇文怀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还真让那小子说中了。

“快!让女儿和唐川现在就坐飞机走,去国外!”

“至于么?也和咱们没关系!”

吴倩梅并没有觉得事态有多严重。

“怎么不至于,你懂什么!”

金岳是什么人?或许认识他的人只知道他在G州的实力庞大,但宇文怀清楚,他最初的发迹就是靠道上,就算这些年开始洗白,也不可能那么干净。

“咚咚咚!”

“咚咚咚!”

“谁啊!”

夜深人静的夜里,猛烈的敲门声响彻整个宇文家,佣人揉着惺忪的睡眼想要去开门!

“快回去!不要开门!”

宇文怀听到声响迅速地从楼下快跑下来。

“不开门么?看来得用点手段了,要不还以为我赵谦是吃素的呢!”

门外数个大汉堵住了整个宇文家的门口。

“给我撞开!”

“咣!”

“咣!”

两声沉重的撞击之后,整个大门轰然倒塌。

“谁啊,爸!”

宇文晴听到巨响正好也从自己的房间走了出来。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