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妃来横祸,公子请接招第3章 一笑倾人国在线阅读

发布:2020-09-17 03:53:54

一夜风雪之后,整个皇宫变为银装素裹,北风袭卷而过,就连腊梅树都不完全自主的抖上一抖。昨日的乾坤殿,了汇集了不少人,大臣们带着家眷也陆陆续续赶过来,那些品级不高的大臣夫人,定是心里想和宫里娘娘套套关系,也罢让自家的老爷能官升一级,当然这世上最枕边风最好是与殿内的热闹相比,殿外就显得有点冷清,毕竟在北方,冬天下雪是再正常不过了,雪景也就变得廉价,反而江南的小桥流水是这些锁在深宫大院里女人们最向往的。。...

一夜风雪过后,整个皇宫变成银装素裹,北风席卷而过,就连腊梅树都不自主的抖上一抖。今日的乾坤殿,已经汇聚了不少人,大臣们带着家眷也陆续赶来,那些品级不高的大臣夫人,自是想着和宫里娘娘套套关系,也好让自家的老爷能官升一级,毕竟这世上最枕边风最好吹。

与殿内的热闹相比,殿外就显得有点冷清,毕竟在北方,冬天下雪是再正常不过了,雪景也就变得廉价,反而江南的小桥流水是这些锁在深宫大院里女人们最向往的。

乾元路上,一紫衣贵妇走着,岁月仿佛偏了心,并未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依旧像是豆蔻年华的女子,只是头上盘起的发髻出卖了她的年龄。此人正是莒皇最宠爱的水贵妃。她步履轻缓,眉间偶尔划过一丝痛苦之色,很快便又消失不见。

一阵冷风吹过,她捏了捏身上的斗篷,脚步也加快了不少,今日是莒皇的寿宴,她不能迟到,在这宫里,想她死的人不少,她每走一步都得小心翼翼,生怕行将踏错,落得万劫不复的下场。

水贵妃来到乾坤殿还没半盏茶的功夫,莒皇与皇后两人来了,本来轻松愉快的乾坤殿气氛不知不觉变得凝重起来,莒皇的到来,寿宴也随之开始了,水贵妃坐落在皇后的下首,虽说她是皇帝最宠爱的妃子,只是莒国百年以儒治国,长幼尊卑不可破,就算是皇帝,在这规矩面前同样是望而生畏。

水贵妃无心这宴会的舞乐,她的目光环视着四周,仿佛在寻找着什么,半晌过去了,她的目光由平静变得烦躁。

“皇上,妾望您龙体安康,事事顺心!”水贵妇强压下心中的烦躁,笑意盈盈的举起梨花案上的酒樽,向皇帝说着寿词。

“爱妃有心了!”今日本是莒皇的寿辰,他也喜欢这样的热闹,心里自然开心.

“皇上,今日怎么不见七公主?”

水贵妃一语激起千层浪,众臣子心里一阵茫然,在莒国,只有六位公主,而且五位公主已经出嫁了,仅剩一个六公主,却在一年前不知何原因搬进了锁月宫,从此便再也没出来,这七公主。

莒皇微皱眉头,他在脑海中沉思半响,才终于想起他的这个女儿自小生活在冷宫,且只是出生没多久见过一次。

此时,一红衣女子坐在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三千青丝只用一根红色的丝带轻轻的束着,一张脸被垂落下来的青丝遮住了一半,看不清表情,她手执酒樽,不停的往嘴巴里灌着酒。站在身后的婢女一脸焦急的模样,自家的公主已经变成了焦点,而她本人还淡定的吃着酒。

“公主。”奈何小声的提醒着自家的公主,然而己水烟并未理会奈何,她仍在品着酒,兴许是坐的时间长了,脚有些不舒服,她动了动脚,脚踝处的铃铛随着主人的动作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本来众人还在思索着这七公主是何许人也,却被这突兀的铃铛声打乱了思绪,目光不由得投向正在吃酒的红衣女子。

莒皇的目光也投向红衣女子,他眉头微皱,总觉得在哪里见过这个红衣女子,他努力的搜寻着自己的记忆,却丝毫也找不到关于这女子的任何画面,心里莫名的一阵烦躁,一股怒意也袭上心头。

“呀,原来七公主躲在这里吃酒啊。”在一旁的水贵妃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倒是也提醒了众人,眼前这位披头散发的女子原来是七公主?

众人眼神怪异的望着己水烟,在莒国,女子的仪容仪貌是非常重要的,而这位从未见过的七公主竟如此不顾礼仪教条,公然仪容不整,众臣子多数为儒生,不乏有一些酸腐之人,更是看不惯己水烟如此姿态。

“皇上,臣有奏!”

莒皇将目光投向说话之人,眼睛里闪过一丝不耐烦,面上却保持着和蔼可亲的模样。

“孔爱卿有何事?”

“皇上,自莒国罢黜百家,以儒治国,先祖兢兢业业,礼仪廉耻更是我儒家的治国法则,而今这位七公主如此不知廉耻,有辱我莒国之威严!”孔仁义正言辞的说道。

水贵妃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有孔仁在,她也少费些神,孔仁在莒国,是出了名的谏臣,且他还是三大家族之首的孔家家主,皇后的父亲,天下一半儒生都是他的学生,这如此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子到底是太过无知。

莒皇面上闪过不悦,他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些酸腐儒生拿儒家的那一套说辞做文章,可偏偏他却无能为力,这百年来,儒家门生遍天下,酸儒,腐儒,伪君子也是出了不少!三大家族更是把持朝政,他的这个皇位如同风雨中的一叶孤舟。可惜就算心里如何的不舒服,戏还是要唱下去的。

“既然如此,那孔爱卿应当如何处理此事?”

己水烟一双黑眸望着唱戏的三人,眼里闪过一丝嘲讽的笑意,她心里也不得不佩服水贵妃的这招借刀杀人用得炉火纯青。

“父皇,儿臣自小生活在冷宫,父皇母后又不能时常教导,这才失了礼数。”

几句话就已将莒皇塞的哑口无言,治她的罪,就等于承认自己养不教,不治,旁边的孔仁实在是个麻烦,孔家,他得罪不起!

皇后在一旁默默的看着这场闹剧,却被己水烟一句话拉下了水,她到底清楚自己的父亲的脾气秉性。

“皇上,七公主年纪尚小又常年在冷宫,母妃又早早的离去,也算是可怜的,不如在芙蓉殿关几天禁闭如何?”

此话一出,水贵妃脸色变了,芙蓉殿就是当年己水烟母亲居住的地方,她一直想入住,却总被皇后各种借口推脱,如今。她愤怒的看向皇后,而皇后却是一个眼神都懒得给。

己水烟眼里划过一抹欣赏之意,明着说是关自己禁闭,让孔仁心里的坚持没有白白落空,莒皇也给了一个台阶,给嚣张的水贵妃打了一巴掌,反而她自己是属于打一棒子又给颗甜枣,一箭四雕,不可谓不聪明。只是这甜枣有时候也会变成穿肠毒药。

如此安排,无论是莒皇还是孔仁,自然是满意的,整个宴会紧张气氛也松弛了不少。

唯独不满意的是水贵妃,只是到底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她再怎么不满意,人家皇后身份摆在哪里!再者,皇后也不属于软柿子,而今日己水烟将皇后拉下水,也算是得罪了她,想到这里,水贵妃心情忽然间变好了不少,这七公主刚出冷宫,就得罪了不少人,以后的日子,想想也不觉得寂寞!

“虞国使臣觐见!”一声太监的高呼将众人的目光焦点转移到来人身上。

最震惊的莫过于坐在高位上俯视众人的莒皇,莒国与虞国这两年战争从未停歇,莒国却是连年战败,而如今这虞国使臣不请自来到底是何意?

己水烟顺着乾坤殿的门口望去,寒风将空中的雪花吹落到殿内,瞬而慢慢融化成柔弱无形的小水滴。一银衣男子逆风而来,身后的狐裘披肩被寒风扬起,他缓缓而行,与这天地间的风雪浑然形成一体,仿佛他就是那雪,高贵,优雅,圣洁却又彻骨三分,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缕魂,而他不逊雪的三分白,又不输梅的那缕魂。

“虞国太子姬扶桑,见过莒皇,祝莒皇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缓缓而来的男子站在莒皇的下首,轻启薄唇道。

己水烟呆愣在原地,眼眸中的泪意化作一颗颗带着温度的珍珠,握着酒樽的芊芊玉指不断的颤抖着,朱唇微起,声音却不知所踪。

曾经午夜梦回,这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身影不知多少次出现在梦中,醒来后,方知是大梦一场!从未想过某一天他会真实的站在眼前,她放下手中的酒樽,向姬扶桑行去。铃铛也发出清脆的声音。

姬扶桑的目光被闯进耳朵里的铃声吸引而去,他转过身望着向他行来红衣女子,四目相对,外界一切喧嚣的声音都被阻隔在他们二人的世界之外。

己水烟一袭红衣,如火,如莲,高洁又不失妖娆,两种不同的气质在她的身上,没有丝毫的违和感。

姬扶桑望着落泪的己水烟,心中闪过一抹从未有过的心疼,他心中有个声音不断的告诉他,‘走过去,为她擦掉那断线的珍珠。’他心中生不出一丝反抗之意,只想为这个红衣女子擦掉那泪珠。

“姑娘,莫要哭,损了眼睛就不好了!”姬扶桑手中拿着白净的手帕,轻轻的为己水烟擦掉脸颊上的泪珠,温柔的道。

此时己水烟眼中的泪涌的更加凶狠,就像那倾盆大雨一般,将姬扶桑弄得更是不知所措。

“姑娘,可是在下做错了何事?”

己水烟望着举足无措的姬扶桑,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丝笑意,还是那个在她心中的公子,真好!

己水烟嘴角扬起的那抹笑意,姬扶桑不免看呆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