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四回 江湖代有人才出吾领风骚数百年 1

发布:2020-09-16 23:31:43

袍下噼里噼直响,身形霎时间矮瘦了几分。  “师傅!?”那哪里是什么仇家,明明就是玉陵散人本人!  “咳咳!诸位、诸位!再这么望着道人我,道人可就羞涩了!”散人清瘦的脸上闪现出一丝得色,冲众人眨一眨眼,装出羞涩道。  “师傅啊你啊?上次究竟是“问得好!我也不知道啊!你这初出茅庐的小子又哪来机会听说?”黑棋先生打了大大的哈欠,又白了他一眼,将扇子给了何承一下,“别打岔!”。...

  第四回江湖代有人才出吾领风骚数百年

  “方术师?为何我未曾听说过?”何承听到这忍不住问道。

  “问得好!我也不知道啊!你这初出茅庐的小子又哪来机会听说?”黑棋先生打了大大的哈欠,又白了他一眼,将扇子给了何承一下,“别打岔!”

  “老前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众人中大师兄这时已经回过神来,忙将蒋劲拉到身后,恭恭敬敬向那老人拱手道。

  “嗯,你们很不错!”老者哈哈大笑,大袖一挥,脸竟飞了出去,大袍下噼里啪啦作响,身形霎时矮瘦了几分。

  “师傅!?”那哪里是什么仇家,分明就是玉陵散人本人!

  “咳咳!诸位、诸位!再这么看着老道我,老道可就害羞了!”散人清癯的脸上闪过一丝得色,冲众人眨眨眼,故作娇羞道。

  “师傅真是你啊?刚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蒋劲高喊一声师傅立刻扑到散人面前,一把抱住,“哎呀呀!轻点、轻点!师傅我人老骨头脆!”散人被蒋劲死命抱住,差点没勒断气,赶忙让徒弟撒手。

  “其实啊,老道我昨天夜观天象掐指一算,知道有此事端,因此······”散人挣出后,理了理衣袍,便开始胡吹了。

  “嘿!要不是打不过他,先生我肯定上去给他个**灿烂!”黑棋先生将扇子猛摇,“比我还能吹!”

  原来,玉陵散人初见那假蒋劲时便有所怀疑,便让他下山去村里走走,暗中布置了一番,瞒过了满观上下,也是趁机考校一下众弟子人品。赶巧真蒋劲也回来了,索性一并考校了。

  “好徒儿,不知你适才说的,是哪三人啊?”散人又笑眯眯地拉住蒋劲,“三人?什么三人?”蒋劲愣愣看着师傅,直到散人两撇长眉都竖了起来,才恍然大悟“哦!自然是我大伯、大伯母、还有师傅您老人家啊!”

  “对啦!对啦!就是这样!就是这样!”散人顿时眉开眼笑,“听说你在省亲省出个**烦?倒是给为师说说,为师必定替你解决!”蒋劲便将湖西帮之事一路来的种种尽都告诉众人。

  “岂有此理!究竟是谁做出如此惨案!”一众师兄师姐听完后各个赤红了眼,恨不得立刻揪出幕后真凶跟他拼命。

  “咳咳!”散人示意众弟子安静,板着脸,“湖西帮素来江湖有名,但本身战力确实不足以匹配八大帮的名头,只因湖西一向口碑人脉俱佳,又是行商起家与官家也有联系,才跻身八大帮末,要说仇怨,也只有同城的金虎盟。但金虎盟······”散人捻着长须,沉吟不已,“金虎盟······并无这个实力。且听劲儿说那一行人身着彩衣,武功狠辣高超,却不似正道中人。不过那花公子的主意倒不差,正好近来又值四年新晋会武,就让我玉陵山”

  “再次扬威江湖!”

  黑棋先生讲到这,喟然长叹:“这老道,长袍带风,一挥,好不气派!”何承也不禁心生向往,若一日自己也能在众目之下挥袍指点,大啸一声天下平,好不威风!

  次日,何承便上了玉陵山,山道上下来一人,正是蒋劲,“你这傻小子,怎么这么晚才到,让哥哥好等!哦!晓得了!你小子定是不会骑马!”拿胳膊肘一个劲顶他。

  何承脸上一红,让过胳膊肘,“不是不会骑!我、我、我只是骑得慢!”说完,赶忙扯开话题说道,“劲哥,玉陵散人有什么安排没?”

  “有啊,不过得等江湖令出,天下正道齐聚玉陵山下后才能打算。”蒋劲揽住何承,将山上事细细分说,领着他往玉陵观正殿拜见玉陵散人。

  玉陵散人正斜卧在大座上剔牙,见两人进来,忙将那签往身后一抛,正襟危坐,“嗯!你想必就是何承了吧,不错不错!有老道年轻时的神采,尤其是这眼,有神!”

  “晚辈见过散人老前辈。”何承恭恭敬敬给玉陵散人行了个晚辈礼,便肃立殿中静听散人吩咐。

  “不要那么拘谨,坐下、坐下!”散人笑眯眯地让蒋劲给何承看座,捻须说道,“小承子啊,我看你蛮顺眼的,你又是我小徒弟的小兄弟,又是湖西帮正门的弟子,不如就拜倒我玉陵山下吧!”

  何承屁股还未坐稳,一听这话,立刻从座上蹦起来,“真的?!谢过散人老前辈!”连磕了数头又止住,抬起头来,“还请老前辈容我报完师门大仇再行另投他门之事!”

  “好孩子,你不必担心,老道我一定会为湖西帮一众无辜英魂讨回公道的,你且安心。”散人一把扶起何承,将他膝上尘土拍去。“可是,老前辈······”“嗯?还叫我老前辈?”散人板着脸面露不悦。

  “我······师傅······”何承一时百感交集,眼泪从眼角溢出,他终于有了师傅!又想起不肯当他老师的耆老,那最后仍拼死保护他的帮主,泪水模糊。

  不知是怎么走出大殿回了屋子,到了第二天蒋劲来叫时何承犹在梦中般。散人果然当众收了何承做关门弟子,一众师兄师姐嘘寒问暖按过不提。

  一连数日何承在散人指点下进步飞速,更是和师兄师姐打闹一片。这日,玉陵散人将弟子召集起来,“江湖令到了!”

  果然,下午山下便热闹非凡,山村野店几时有这般热闹过?

  “这玉陵散人久不问世间是非,这回怎么发起江湖令了?”“你不知道啊?前不久湖西惨案没听说过吗?湖西村全村无人幸存,湖西帮正门又遭屠门,如此恶事,你说散人能不过问吗?”“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四年一度的武林盛事——新晋会武,又要开始喽!”山脚下各门各派的人都有,还有些江湖散人,甚至有些闻风来凑趣的。毕竟是玉陵山下,玉陵山素来是武林神话之地,多出泰斗名宿,纵然不参与江湖争斗,也无人敢在这里胡闹撒野。咳咳,也有一些例外,例外。

  “开劳甚子新晋会武!这新榜第一还有谁敢和我大师兄争!”好大一坨肉挤进酒家,东一扑西一推,将满当的酒家硬生生搡开一空桌,谄笑道,“大师兄,请坐,请坐!您看大家多热情!见是您,立刻给让出好大一块地!”一边抓着袖子将桌椅死命抹了一遍,一边又瞪着豆子眼龇牙咧嘴给人道谢,“多谢多谢!我们是南奇海龙宫的!日后一定厚报!”

  “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那胖子还待擦那长椅,却被一脚踩住,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一道丽影已经稳当当坐在酒桌上,“你海龙宫面子这么大,报得起吗?倒是给在下几车金子,在下便让了这座!”

  胖子一见是个劲装打扮的女子,嘻嘻笑道:“小娘子好生调皮,我家大师兄一等一的人才,定能让小娘子满意!”又往回拽手,把脸憋得通红愣是没抽回手,只好傻笑,“小娘子倒是好武艺,”脸色却是又一变,横着脸,“不过我家师兄可不是你能惹的!快让开!”倒是没动手。

  人群里一个翩翩公子哥轻飘飘过来,“大师兄!”“小胖,你怎么又欺负小姑娘啦?记住,漂亮女人都是要哄的。”那公子走到女子面前,一脸陶醉,深深吸了口气,“香,实在是香!小爷我十分喜欢!美丽的娘子不要害怕,我立刻让小胖一边去,让我们展开一段奇妙之旅,嗯?”公子一脸贱笑,一个劲儿向女子抛媚眼。

  “你这人好生下贱!离在下远些!”女子立刻松开胖子一脚踹开那公子。

  “哎呦!我、我”公子倒在地上弓着身叫唤,胖子急了忙上前扶:“师兄师兄!你怎么了?这小娘皮好狠的心,敢伤我大师兄!我!”那公子却一把推开胖子,“我整颗心都被你踹化了······”

  “······你、你!”女子一时不知如何开口,只能干跺脚。“是不是被我感动了!”

  “这泡妞讲究要贱,泡妞无下限!”公子对胖子谆谆教导。

  “这位公子确实练了一手好贱!何时海龙宫也有如此年轻有为的贱客了!”一剑飞来!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