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章 皇城外有少年摘花

发布:2020-09-16 23:31:41

片山野,在刚抽出来几株新芽的枯草堆中,狙杀着一个人影。  借着月光,勉强能看清楚他的模样,是一名十八岁左右的少年人,身材中等,容貌普普通通,眼角眉间还装饰点缀着几粒雀斑,惟有一双眸子,较于常人,则更很明亮些。  李风扬了静静地地等侯了两个半时辰,朝四雨后的皇城格外热闹,时至深夜,仍然闪烁着明亮的灯火,回荡着此起彼伏的喧哗。。...

  大明历七十八年正月廿二,初春刚过,便下了一场淅淅沥沥的雨,洗濯了微寒乍暖的天地。

  雨后的皇城格外热闹,时至深夜,仍然闪烁着明亮的灯火,回荡着此起彼伏的喧哗。

  皇城,是大明朝的都城,巍峨高耸,占地辽阔,宛若一座巨大的山岳。这座城池位于九州正中,故此从未经受过战争的洗礼,青灰色的城墙与朱红色的城门,依旧崭新如初。

  而与城内的繁华景象相比,皇城之外,就显得冷清且幽寂。

  城外官道五里,已算是一片山野,在刚抽出几株新芽的枯草堆中,潜伏着一个人影。

  借着月光,勉强能够看清他的模样,是一名十七岁左右的少年人,身材中等,容貌普通,眼角眉间还点缀着几粒雀斑,唯有一双眸子,较于常人,则更明亮些。

  李风扬已经静静地等候了两个半时辰,朝四周望了一圈,发现除了一如既往的黑暗外,并无任何风吹草动后,他百无聊赖地掐断一颗身畔的嫩草,放进嘴里,慢慢地咀嚼起来。

  随着逐渐荡漾在唇齿间的清凉苦涩味道,李风扬不由得皱起眉头,陷入深深的思索。

  他只是一名破落户,住在皇城最角落的贫民窟里,靠着已故双亲留下的些许财产,再加上平日做些零零碎碎的细活,过着日复一日的朴素生活。

  唯一与众不同的是李风扬还需要照顾一个自小患病的妹妹,昂贵的药费是他深更半夜守在草堆里的主要原因。

  但让李风扬最想不通的是发生在昨日上午的事,皇城百姓之中身份最显赫的甲员外亲自上门来寻他,并委托了一个古怪的任务。

  “我需要你去绑架一个女人,将一个喜穿粉红宫装,右手无名指上带着蔚蓝戒指的美丽女人绑来,放心,出了事,我会担着!”脑海里反复回响着甲员外循循善诱又分外铿锵的话语,李风扬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他吐出被嚼得稀烂的草,摸了摸藏在怀里的十两订金,再想到成事后的百两赏钱,瞪圆了双眼,只觉有一股热血直涌而上,“不就是绑个女人嘛!”

  二更过后,夜色愈发深沉,本就朦朦胧胧的下弦月被乌云遮蔽,天地间不复半点光亮,今夜,注定非同寻常……

  而李风扬先等到的却并非此行的目标,而是一个尖嘴猴腮的青年,吹不着调的口哨,沿着官道,晃晃悠悠地走来,直走到李风扬藏身的地方。

  这名叫做陆仁丙的青年,是李风扬的邻居,亦是此次行动的搭档,连事后的酬劳都已谈妥,四六分!

  陆仁丙“砰”地趴倒在李风扬的左侧,不待后者相问,就开口道:“我们之前探到的情报很准确,那个娘们住在山里,但每月廿二必定入城,直到深夜方才离开,也不知做啥腌臜事。她快要出来了,不过现在城里挺热闹,或许还能耽搁会儿。”

  李风扬静静地听完,点了点头,好一会儿后,才问道:“你喝酒了?”

  陆仁丙两颊通红,闻言不由得打了一个响亮的酒嗝,嘿嘿笑道:“酒壮怂人胆,我自认是个怂人,既然要干不怂的事,自然得多喝点。”

  他说着,解下系在腰间的青皮葫芦,状若随意地递给李风扬,又道:“你也来点儿?”

  李风扬微微转头,上下打量身侧的醉汉,平心而论,他与这位邻居并不相熟,更是第一次合作行动。而对方的行为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一举一动都透着刻意的熟络。

  仿佛是带有几分醉意的缘故,陆仁丙依然固执地举着青皮葫芦,李风扬却是看了看天色,他顺势接过葫芦,轻轻地摇了摇,然后拧开塞子,大口大口地喝起酒来,而更多的酒水却是洒在了他脖颈以下的草地上。

  “来了!”李风扬喝酒时是睁着眼睛的,他微仰着头,眼角余光瞥到官道上出现的那一抹窈窕的粉色身影。

  女人越走越近,她蒙着一层厚厚的面纱,借助漆黑的夜幕遮掩住倾城面貌,但窈窕玲珑的身段是遮不住的。李风扬听到了陆仁丙猛咽唾沫的声音,但在这一刻,他的心境忽然出奇得平静。

  他将青皮葫芦放到一边,拉住按捺不住想要冲上去的陆仁丙,低声喝问道:“你说,我们与甲员外素不相识,他为何要雇我们来绑这个女人?”

  “拿人钱财,替人办事,天经地义!再说了,这么水灵的妞儿,谁不喜欢啊,甲老爷虽是古稀之年,但或许……嘿嘿……”陆仁丙笑着回道,他说着,嘴角直咧到耳根处,本就尖酸的模样显得愈发丑陋。

  话音未落,他拨开李风扬的手,像猎犬似得扑出。

  李风扬只得跟上去,他站起来的时候,不远处的女人正停下脚步,两人的目光蓦然相触。

  李风扬发现女人的眼眸与自己一样,格外得明亮。而在这对眼眸里,他找不到丁点惊慌失措,也完全没能看出竭斯底里的挣扎迹象,唯有平静,如一滩死水般的深邃平静。

  “她是谁,甲员外为何绑她?”短暂的触碰后,李风扬竟不敢再直视女人的眼眸,怀里的银两变得沉甸甸的。他努力地甩了甩脑袋,将杂乱的想法都抛出脑后,然后微微低头,暗喝一声,冲了过去。

  行动进行地非常顺利,女人手无缚鸡之力,也没有多作反抗,陆仁丙一掌切中她的后颈,就将她打晕了。

  “是她,准没错儿!”陆仁丙抓起女人的右手,贪婪地摸了摸那枚无名指上的蔚蓝戒指,确认地说道。他虽然还在费劲地吞咽着口水,但对甲员外的女人,到底是只能多看两眼,连面纱都不敢揭下。

  “走吧!”李风扬说道,他抱起昏迷的女人,扛到肩头,定了定神,头也不回地往皇城的方向走去。

  陆仁丙紧跟在他后边,不时地向后张望,在那片渐远的草堆里,青皮葫芦潺潺地流着酒水,将新抽的嫩芽,都染成乌黑的墨色,至于更早之前的草,则完全成了焦灰……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