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九章 退路

发布:2020-09-16 09:39:15

,即使也没能达到一己之私之力变化结局的程度。  却已令人难以置信,东厂这一次的可以选择在青山岭的伏击勘称精绝,若也不是路途中,一时之间心起,怕是这夜他们都要交待在这儿,但是适才七爷与汪直双方对峙,但车阵里的情形他依旧看得很清楚,自早先的混乱不堪,到中途的溃退,和这立在车厢旁,七爷看着那名棉袄狼藉的少年,神情复杂。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自己之前的判断是何等的荒谬,在战事渐止后,见识过他的方式和手段。。...

  对于屡历死劫的七爷而言,这种体会早就不新鲜了。如今险情消解,稍作喘息,沉默中开始艰难地包扎伤口,羁旅行商磕碰伤着的确免不了,因此也都常备金创伤药。

  立在车厢旁,七爷看着那名棉袄狼藉的少年,神情复杂。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自己之前的判断是何等的荒谬,在战事渐止后,见识过他的方式和手段。

  人在江湖,横行口外刀头舔血,凭地就是这份谨慎。不过他万万没想到,这个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诸生,箭术竟如此精悍超群,即便没有达到一己之力改变结局的程度。

  却已令人难以置信,西厂这次的选择在青山岭的伏击堪称精绝,若不是路途中,一时心起,只怕这夜他们都要交代在这儿,虽然方才七爷与汪直对峙,但车阵里的情形他依旧看得清楚,自先前的混乱,到中途的溃败,以及这诸生的指挥过程…

  无论是那名千户,还是承载攻击时的冷静状态,都让他意识到车厢中的人并不是普通的诸生,愈是仔细想来,他就愈发觉得这个少年是个可怕的人物。

  选择切弦的时机和角度都堪称精确,憔悴平和的稚嫩外表下隐藏着冷静的灵魂,尤其是射杀汪直的弩箭,即便是见多识广的七爷也感到不可思议,如此小的年纪。

  他怎么能做到这些。相较之下,这些在草原上纵横捭阖的统领们的表现就有些逊色了。可不管怎么样,终究是他救了自己的性命,至于他是什么身份,已经不那么重要。

  凛冽寒风中,撕裂的烟气遮住了半边天空,冷锋中尽是甜腥的味道,黯然地整理着东西,路艰难行苏景盯着车厢侧,耳际处寒风肆虐,入目中只有黑暗,自己仰面躺着,青山岭静地可怕。

  月色凄凄,将这气息渲染的略感悲凉,外侧隐约有脚步声,不过隐匿在寒风中却听不真切,风声嗖嗖地在耳边拂过,黑幕似的青布棉帘飞扬在头顶,他环顾四下。只希望这都是梦境,

  岭上两侧都是密林,被积雪覆盖的小灌木以及杂草堆,形成难看的凸起,似隐藏的刺客。

  忽然间一手粗粝大手将他拉起,映入眼帘的是七爷那张又是血又是尘埃的脸。

  轻轻晃动着他的肩膀,视线上下抖动着,只听耳际处有声音:“这次多亏你了,没说的,今后我张七这条命就是你的了。”

  机械地看着眼前的面孔,早就知道这些人身份不普通,即便不知真实身份,但在这时也实在懒得再伪装出什么震惊的神情。

  苏景默默看着那起伏不定,跃动不止的火焰,那火光映衬在他的脸上折射出忽明忽暗的光线,想要说什么,却是有心无力,只是似鲶鱼般张了张嘴,却是做不得声。

  老吴一声不响地持着水囊过来,围在车厢边,神情中有些不寻常的味道。方才的激战,短暂而又惨烈,幸亏是有苏景的指挥,集中抵挡。

  若不是提前指挥布置驮车,又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现在他们就都是这岭中的孤魂野鬼,不过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此地不是久留之地,虽然距浮梁不远。

  但如今早就过了酉时,边城宵禁严苛,这夜无论如何也进不了城了。还未熄灭的火堆,深邃林中,不时有苍凉的狼嚎划过,这夜依旧漫长。

  黄昏已不知在鬼门关内外来回走了几遭,谁知道这群人还有没有其他的帮手。嘴唇才挨着水囊,精神体力都透支的干净的苏景终究有些坚持不住了。

  他转过头,视线还在晃动着,看向了那端坐在雪地里,盯着钱掌柜尸体的老者背影,寒风吹动他斑白的头发,浮在沟壑纵横的眼睑侧,随后轻轻笑了笑。

  视线漆黑,绷得紧紧的那根弦儿顷刻断裂,就在失去知觉的前一刻,全身都炙热无比,但身体内却冰冷至极,恍然间有个熟悉的声音道:“你回来了,你终于回家了。”

  纷乱的声音中,他终究还是昏了过去。七爷没慌,只是拍打了下他的脸颊,似是对自己道:“没事,只是脱力而已,没事的。”

  这话说出,老吴也放下心来,没有在说话,抬起头窥探向老者的方向,却见他也在看着自己,只是夜色深深,并看不清他的神情如何。

  沦落胡地数十载,又无子嗣。行动坐卧全凭钱掌柜侍候,坚持不懈这长时间。如今眼见归国在即,这个最为信任却已殒命,这寂寥荒野中,不由顿生悲凉。

  七爷和老吴面面相觑,自知此般对他的打击何等沉重,只是再不忍也无济于事,无奈地叹息半声,摇了摇头道:“你去准备下,此地不宜久留。虽然险情无碍,不过还是尽早离开为妙。撑过了这一关,下面的路怕也不好走。”

  轻轻踱步上前,黑暗中对着老者轻声道:“陈大人还请节哀,万勿辜负了钱掌柜的心意。此地尚不安全,还是尽早离开吧,如今朝中不明。望大人不要因小失大。”

  他自知此时说其他已无作用,这人一生孤忠。此时也只怕忠君之事能起些作用了。果不其然,只见他呆怔地身子动了一动,半生沧桑中见多生死,自能判断是非轻重。

  “荒原上劲风颇具寒厉之气,如今您身体虽无碍。但毕竟年迈,不宜多吹,终归是没有好处的。夜黑路难,适才又遭了如此大难,烦请大人能照顾下车厢里的小兄弟。”

  话已至此,只见那老者的目光又倏然一亮,似是想到了什么,点了点头。扫向车厢的视线似是带着某种不言而喻的嘉许,能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遇到个有功名的诸生。

  这也许就是上苍给自己的恩赐吧,虽然相处日短,不过看的出来他的性子不坏,陈选哀叹半声,现在朝中情势难明,即便是自己归朝,得掌大权又能如何?

  已是半截身子入土的人,还有多久好活。掀开青布棉帘,视线落在昏迷的苏景脸上,老者霎时念头起,或许…

  准备妥当过后,月色掩映之中,张七骑马,老吴驾车。在夜间行路,沿着宽阔的官道,青山岭外,一骑一车,持刀负于身侧,清冷辉芒中只有半点轮廓。

  蹄声渐止,行无踪迹,杳然天地。只有这狼藉血染的情形还提醒着曾历的惨烈,骠骑归林,箭矢纷乱。忽一阵大风过,余烬消匿,青山岭内外,又是终年不变的宁静。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