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四章 好像还有猫腻

发布:2022-01-15 12:54:51

沐清爬出来坐了出来,红莲瞧她站起身了,忙道:“小娘子,快用晚膳了,回来擦把脸。”“嗯!”沐清不下去,两条小短腿垂在塌沿上晃荡。红莲走回来将鞋子给她穿好,沐清又多瞧了几眼她腕子上的镯子,水色很不错,价钱定也不低。红莲伸出手将沐清抱下榻酒店来,沐清随手拉着“嗯!”。...

沐清翻身坐了起来,红莲瞧她起身了,忙道:“小娘子,快用晚膳了,过来擦把脸。”

“嗯!”

沐清不下来,两条小短腿垂在塌沿上晃悠。红莲走过来将鞋子给她穿好,沐清又多瞧了几眼她腕子上的镯子,水色不错,价钱定也不低。

红莲伸手将沐清抱下榻来,沐清顺手拉起红莲的手,装作刚瞅见那翠玉镯子,问道:“咦,红莲姐姐戴的这翠玉镯子真好看,衬得你皮肤比……”

红莲不知沐清要说什么,就见她摇晃着脑袋,吭哧了半天,才恍然道,“是比那葱白还要白上三分。”

红莲一听,面色微红,有些不好意思,抽回了手忙不迭地将衣袖往下拽了拽,遮住手腕,“小娘子嘴巴真甜,哪里有您说得那么好。”

“我瞧着这镯子原来红莲姐姐未曾戴过……”沐清冲着红莲眨眨眼,小嘴抿成一条线,弯了个好看的弧度,“姐姐为何不让沐清看了?”

没等红莲回答,她又若有所思地嘟囔着,“前些日子,沐清在后院大树后面玩,有几个小丫头在另一面说悄悄话,有一个好像说看见杨三娘的闺女,她闺女怎么来着?对了,脖子上戴了个琉璃坠子,捂得严严实实,不让人看。另一个说,定是邻街杂货铺的王小乙送的。”

红莲不明所以,不知道沐清断断续续地给她将后院偷听来的事情做什么,一脸疑惑地望着沐清,“然后呢?”

沐清倒是不紧不慢,“没有然后了……沐清看姐姐藏镯子不让人看,那这镯子定是姐姐的心——上——人今日送的吧,因为那丫头说王小乙是杨家闺女的心上人。姐姐,沐清猜得对吗?”

沐清的声音故意慢悠悠地说,就像是边努力回忆边说出来一般,可红莲听了“心上人”那几个字,顿时羞得满脸通红,低低地应道:“小娘子且莫乱说,不是今日得的,前些日子奴婢生辰时,家里的表哥送的。今儿是为了……偏巧翻着了,才取出来戴上。”

“哦——”沐清走了几步跑到盆架子前,往脸上撩了两下水,接过红莲递过来的布巾拭脸,又问,“我记得前些时候没人从杭州家里没捎给沐清好吃食啊?”

“嗯,奴婢表哥在丹棱咱们陈家铺子里做事。”红莲扶着沐清在铜镜前坐下,打散了她有些凌乱的发髻,慢慢梳理,重新给沐清梳了个双丫环髻,用与上衫同色的淡黄色绸带扎好了。

沐清本以为是她表哥从杭州捎来的东西,可没想到红莲的表哥确实铺子里的人。她不禁起疑,能出手如此阔绰的,只有铺子里的掌柜才行。可铺子里的掌柜她都晓得,从未听过有红莲表哥这号人物,那红莲的表哥定只是铺子里的伙计,可一个伙计哪里来得钱买这么贵重的首饰?

“哟,原来红莲姐姐的表哥在铺子里啊?怎么没听娘说过呢?”

“他来的晚,头年里跟着本家何掌柜来收利钱,那时铺子里本地雇的活计走了几个,正缺人手,他帮了几日的忙。后来洛掌柜见他机灵,便让他留了下来,如今也快一年了。四娘子看顾家里上下,不知道铺子的事情也是正常。”

“哦,你那表哥定然能干。”

“铺子里的事情奴婢哪里清楚啊?不过听表哥说新接手铺子的恕二爷也夸他做事稳当。”红莲言语里很是得意。

“哦?”沐清心里隐隐有个念头,爹也说过,是有人给恕二爷打了小报告。那红莲的表哥很可能就是恕二或是大房早先给插进来的“粽子”。

沐清有心试探,她站起身回头望着红莲,嘟着嘴,“这镯子值不少钱,你那表哥对你真好。红莲姐姐就是欺负沐清年纪小,其实沐清什么都明白!”沐清笑了笑,小声道,“你表哥就是你心上人对不对?你不承认,是怕沐清告诉娘知道你今儿偷着去了外院!”

红莲一惊,手里梳子落了地,她忙弯腰捡了起来,心虚道:“小娘子,你莫对四娘子说起,奴婢……奴婢刚是去见了表哥。只是知道我要回杭州,又许久没见了,所以他今儿得了空陪恕二爷过来,末了寻了个由头没跟着回去,留下来等着看奴婢一眼,所以……”

红莲低头不言语,忽然觉得面前的小人虽然举止神态都很孩子气,但她的话里却透着几分精明,心里一下子乱了起来。

沐清回头看她,发现她捏着梳子的手竟有些轻颤,脸有些整个人呆在那里都忘了要将梳子放在梳妆台上。

沐清心里嘀咕,瞧红莲这样子,也不知她是因为心虚自己的私情被人撞破,坏了府里的规矩怕被赶出去,还是与她那表哥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怕被人揭穿?对这个平日里低眉顺目的红莲,她也说不上好坏,不论她有没有存了别的心思,至少伺候自己还算尽心尽力。虽说自家也没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可宅门里面的事情谁又能说得准,就像洛掌柜做得好好的被人顶了位置,万一哪天服侍自己的人成了个“探子”,那总是对自己家不利。

沐清心里有了计较,随即扯了扯红莲的衣袖,睁大眼睛望着她,嘴咧开,笑中多了几分戏谑,“红莲姐姐的表哥莫不是央着你留下来莫走?难道红莲姐姐是想嫁人了?”

“小娘子莫要乱说……”红莲被沐清的话一打岔,倒没了刚才的紧张,哼哼唧唧说了半句又闭了嘴。

这下,沐清倒是放心了几分,这个丫头要也是个“粽子”,只怕早就忙着解释,顺着台阶下了。现在看来,红莲是不大会说谎,什么表情都写在脸上。

红莲知道今儿事情虽算不上大事,可铺子里的规矩严,让人知道伙计和内院的丫头不清不楚,万一那些看不惯表哥的暗地里使绊子,那可不妙。小娘子毕竟是个孩子,求两句也许就不会去告状了?

“求小娘子莫告诉四娘子。我跟了四娘子这么久,也知道礼数。四娘子向来宽和,斥责几句便是了,奴婢也甘愿领罚。只是院子里毕竟人多嘴杂,我怕表哥因这事受了累。唉,奴婢与表哥相见素来守礼,表哥来说让我跟着四爷家一起回杭州。他说等明年恕二爷让他当了三掌柜,再向我家里提亲。”说道最后,红莲的脸快滴出血了。

“我才不会告诉娘你今出去的事,就是逗逗你的,瞧红莲姐姐这脸……呵呵!”沐清放开红莲的衣袖,自个儿扭过身子拿了梳妆台上的琉璃坠子把玩。

“小娘子戏耍奴婢,奴婢不说了!”红莲被人戳穿了心事,当下嗔了一句,就转身去收拾床榻,不敢再与沐清说话。

沐清看了她一眼,转过身对着铜镜发呆,她对于这个无意中发现的关于铺子里“粽子”的猜测越发肯定,可如今洛掌柜的事情已成定局,自家也要走了,就算查出“粽子”,也于事无补。就像钱氏说的恕二总要寻机会拉洛掌柜下来,因为在他眼里洛掌柜早就打了二房愈四爷的记号。只是没想到的是,铺子里的此番变故是恕二,或者根本就是大房早有预谋。可自家交了铺子,要搬回杭州,好像他们还不放心?红莲的表哥要红莲跟着难道真的没别的用意了?

沐清也不想将事情想得太复杂,可前一世她独自一人打拼,经历的事情多了,戒心自然比一般人重。她知道自己回不去了,而陈愈两口子对自己又疼爱有加,沐清渐渐真心当他们是父母,除了感激外,她也希望自己能代替原来的沐清好好孝顺他们,所以不想自己的家人受到伤害。有了铺子里的变故,那么在红莲这事上,还是早做防范的好。即便她无心,可也难保以后不泄露点什么出去。

沐清盘算着寻个合适的机会将这事透露给钱氏,红莲既然她对粽子表哥也有意,那就早些解了约将她打发了算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