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三章 过河拆桥

发布:2022-01-15 12:54:51

过了近一个时辰,陈愈面色不豫地从外院回去,问钱氏要了张能兑六十贯的交子,盼咐大河送进铺子里去给恕二,接着就一个人坐在外间椅子上生闷气。钱氏见陈愈如此,反而没再戏谑,斟了杯茶捧到陈愈面前,温言宽慰,“而如今给都给了,就切记恼了,犯不上和这种人怄钱氏见陈愈如此,反倒没再揶揄,斟了杯茶捧到陈愈面前,温言安慰,“如今给都给了,就不要恼了,犯不着和这种人怄气。”。...

过了近一个时辰,陈愈面色不豫地从外院回来,问钱氏要了张能兑五十贯的交子,吩咐大河送到铺子里去给恕二,然后就一个人坐在外间椅子上生闷气。

钱氏见陈愈如此,反倒没再揶揄,斟了杯茶捧到陈愈面前,温言安慰,“如今给都给了,就不要恼了,犯不着和这种人怄气。”

陈愈接过茶也不喝,“我倒是不在乎这些个钱,他得了势便得了,要几个破烂钱我也给。可你知道他今儿来除了收钱,还说要撵了洛掌柜走。”

陈愈越想越气,腾地一下将茶碗放到了桌上,“哐当”一声响,那茶碗险些摔碎了。

坐在里间的沐清吓了一跳,手一打颤,字花了,她干脆停了笔。今儿是静不下来了,她也没了心情,拿了笔放在青釉笔洗里浸了一下随即取出,让笔腹里的墨散发出来,然后执着笔尾垂直向下,将笔尖浸在水中慢慢搅动。沐清看着墨汁入水,黑白相间,清透的水面下墨线如雨后山间缭绕的云雾流动,慢慢晕染……

她的耳朵一直听着外间的动静。

“烫着没有?”外间再次传来钱氏的声音,“出什么事儿了?洛掌柜做得好好的,为了这买土产走账的小事撵他,说不过去?”

“哪里那么简单?有人揭给何掌柜,说洛掌柜浑家的侄儿拿着铺子里进的茶货私卖。恕二疑洛掌柜暗中指使,以不察包庇为由免了他的掌柜,让杭州来的何掌柜替上。还说看我的面子,洛掌柜的外侄就不送官查办,打几板子撵出去了事。这算什么事儿?我还没走,他就忙不迭地给我脸子看?”

钱氏沉默了一下,接着又道:“照你这么说,事儿定了?没有挽回的余地?”

“嗯!”

“既然事已至此,你生气也无法。”

陈愈叹口气,说:“这点我也明白。洛二郎是我从杭州带出来的,本就在杭州没什么亲戚,来了丹棱才成家立室,浑家的娘家都是本地的。本想着他跟了我这么多年不容易,铺子里的差事养活一家绰绰有余,就不必拖家带口得跟着咱们回杭州了,可如今……”

“不论是否属实,洛掌柜被撵已成定局。看情形,恕二着急让何掌柜上位。即使没这起子事,以后他也会寻个由头拉洛掌柜下来。”

听了钱氏的话,陈愈似乎反应过来,手拍桌面,厉声道:“可恨恕二小人之心,他就是担心我给他留个钉子!我哪里有他那些龌龊心思?!”

钱氏顿了顿,“洛掌柜那人实诚,我估摸着他未必知道外侄私下做的事情。出了事,他也定不愿给你添堵。现下,还是想想该怎么安置他们一家,毕竟也是跟了你多年的老人,咱可不能寒了人家的心。”

陈愈听罢,闷声不言,考虑了半晌,决定第二天拿上钱去洛掌柜家里走走。陈愈预备着,若洛掌柜要留在丹棱,就把钱放下让他另谋出路;若洛掌柜要跟着一并回杭州,到时只怕自己还不知如何安置,自然也给不了他差事,这钱就留给他们置办点家什。

沐清在里面听得分明,看来平日里鲜少发火的陈愈是真得动怒了。不过更让她吃惊的是,外表温婉秀美的钱氏竟能先想到恕二存着戒心、拉自己人上位这层,心思格外通透。爹虽精明,但有些耿直,有时候又不愿把自家人往坏处想,可娘就不同了。再想想娘刚刚吩咐自己的话,看来她这个娘亲是在宅门里摸爬滚打历练出来的,也是个人精。

陈家从上到下像恕二这样过河拆桥的人只怕不在少数,要是自家能另立门户就好了?她前世宅门故事的电视剧也看了不少,知道像陈家这样的大户,不到分家时要出去单不易,即便硬要出去单过,又不知多少人背后指指点点。若是没本事只靠着家族庇荫的那些,只怕硬出去了反而更难过……爹这些年打理生意,也算有些本事,要真能摆脱那些宅门里的是是非非出去过,未尝不是件好事……

笔洗里墨已晕开来,将那一汪清水染成了浓黑色。

沐清瞅着那水出神,忘了时分,握着笔搅动笔洗里的浑水。

“这搅了多久了?小心伤了笔根!”陈愈的声音打断了沐清的思绪,他从沐清手里接过了笔,手指捏着笔尖,轻轻挤压直到水没有过多墨色,取了边上小块宣纸包住笔尖将残水吸干,然后将笔挂在了笔架之上。

陈愈面上平静略有些疲态,但已看不出一点怒色,慈爱地看着沐清,“子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习字自当爱惜这习字的器,连笔都不爱惜的人如何能写好字?爹教过沐清如何洗笔,沐清日后莫再忘记!”

沐清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笑,“沐清不会再忘!爹可是忙完了?”

“嗯,本想进来指点你练字,没想到你已练完了。既如此,就早些回去歇着吧!”

“好!”沐清整理好了桌上练习完的废纸,转身给陈愈和外间钱氏行了礼便出了门。

夕阳西下,青瓦染上了玫瑰金,亮闪闪的像琉璃瓦。

沐清出门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两下脖子,才转身往自己的西厢走去。路过穿廊,就看见她房里伺候的丫头红莲匆匆地正往二门方向走,还不住四下张望。

沐清撇撇嘴,暗想,按陈府里的规矩,内院的女仆是不得随意去外院,如今这时候快用晚膳了,碧烟忙着去庖房备餐,定留下红莲看门,可红莲怎么往外院去了?这丫头定以为她在钱氏屋子里等着一起用膳才跑了出来,瞧那“鬼祟”的样子,莫不是躲懒会情郎去了?

沐清笑了笑,没功夫去八卦丫鬟们的私生活,直接回了西厢。

晚些时候,沐清躺在榻上假寐休息,门口悉悉索索一阵轻响,有人蹑手蹑脚地进了来,走到了搁铜盆的架子前。

“叮——”,有东西和铜盆碰上发出一声轻响。沐清抬了抬眼皮,开了条缝,瞄向来人,正是红莲。

随后,沐清目光移到了红莲端铜盆的腕子上,不禁皱眉,这小妮子的腕子上什么时候多了样玉镯子?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