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五章 别再跟着我

发布:2022-01-12 06:56:28

新文求我的推荐、所有收藏^_^~~~~~~~~~~~~~~~~~~~~~~~~~~~~~林兰会觉得有必要性跟保柱开诚布公的谈一谈。“保柱哥,以后你切记再跟随我了。”换做在在现代,要不然有哪个家伙敢对她死缠烂打,她可没这么客套,直接拍飞,但这是在中国古代,保柱也没“保柱哥,以后你不要再跟着我了。”。...

新文求推荐、收藏^_^

~~~~~~~~~~~~~~~~~~~~~~~~~~~~~

林兰觉得有必要跟保柱开诚布公的谈谈。

“保柱哥,以后你不要再跟着我了。”

换做在现代,要是有哪个家伙敢对她死缠烂打,她可没这么客气,直接拍飞,但这是在古代,保柱也没存什么坏心眼,不过是单纯的想对她好而已。

“那怎么行?我不跟着你我怎么保护你。”保柱挺胸梗脖的认真模样,仿佛保护林兰是他光荣神圣的使命,是他不可推卸的责任。

林兰看着他犹如起誓般郑重的表情,有种鸡同鸭讲的无力感,呸呸!保柱养鸭,她可没养鸡,林兰赶紧纠正自己的错误思想。委婉的说:“保柱哥,我感谢你对我的关心,但是……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走在一起会被人说闲话的。”

保柱一脸的无所谓:“嘴长在别人身上,别人爱说就让别人说去。”末了还虚张声势的补了一句:“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

林兰忍不住大眼瞪过去,恼道:“保柱哥,人言可畏懂不懂?你未娶,我未嫁,要是被人传出点什么闲话,我还活不活了。”

保柱愣了一下,半开玩笑的说:“那你就嫁给我呗!”

看似无所谓,但眼神里流露的期待与渴望已经暴露了他内心的真实想法。虽然保柱清楚的知道自己配不上林兰,林兰是天上飞的天鹅,而他金保柱不过是水塘里的一只鸭,鸭子怎么配的上天鹅?但是,如果上天真的能赐给他这份厚爱,保柱发誓,他一定会把林兰看的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

要是别的人说出这样无礼的话,林兰早骂的他狗血喷头,可保柱不一样,虽然有时候会觉得保柱这个人很烦,但说句良心话,保柱对她真的很好,她高兴的时候,保柱比她还笑的欢,她心情不好的时候,保柱就当她的出气筒。再看保柱一脸希冀又一脸忐忑的样子,林兰实在不想用难听的话骂他,只是沉着脸对他说:“保柱哥,这种话以后不要再说了,不然咱们连朋友都没得做。”

保柱被林兰这样阴沉的脸色,淡漠疏离的口气吓到,这么多年相处下来,他对林兰的脾气不可谓不了解,当林兰连骂都懒得骂你的时候,就说明事态已经非常严重了,保柱紧张不安起来,磕磕巴巴的想给林兰道歉:“林兰,你……你别生气,我错了,你就当我什么也没说,我……我其实……”

看他紧张的额头都冒出汗来,林兰故意紧绷着一张脸,怎么的也得冷他一段,免得他不长记性。

“想我不生气,以后不要跟着我。”林兰凶巴巴的警告他,转身走人。

“啊?”保柱愣在那里跟也不是不跟也不是,心里只有懊恼,一扬手就抽了自己一个嘴巴,暗骂道:叫你嘴贱,该……

林兰走了两步又走回来,伸出手:“把鸭蛋给我。”

“啊?”保柱一脸错愕。

林兰给他一记白眼,没好气道:“啊什么啊?再啊信不信我用鸭蛋砸你。”

保柱赶紧把鸭蛋给林兰。

林兰只觉手一沉,这篮子鸭蛋可不轻。

“你回去帮大婶干活,鸭蛋我帮你卖。”林兰用不容反抗的语气命令道。

保柱愣了一下才明白林兰的意思,露出涩涩的憨笑,挠着头皮:“林……林兰,你不生我的气啦?”

林兰捡了个鸭蛋作势要砸他:“你还不快走?”

保柱忙缩头:“好好,我走,马上走。”

保住三步一回头,林兰就一直瞪到他走远,确定保住不敢回来了,方才转身准备继续赶路。

“林兰……”

林兰火了,他还敢回来?林兰做好了砸死他的准备。

“干嘛?”林兰转身横眉怒目凶道。

保柱不敢靠近,指着那篮子鸭蛋说:“林兰,上面那个布包里有鸡蛋,我知道你不爱吃鸭蛋,特意给你煮了鸡蛋,你路上吃。”保柱说完一刻也不敢多逗留,转身就跑,不然林兰真会拿鸭蛋砸过来。

看着保柱飞快跑走,林兰哑然失笑,余光却瞥见李秀才站在不远处,见她发现了他,他忙转头,装作看风景。

阴魂不散,林兰翻了白眼,提了鸭蛋走人。

这篮子鸭蛋可真沉啊!林兰走了一里地觉得手酸的都快断掉了,实在拎不动,只好放下来,坐在路边休息,望望前方,从这到丰安县城,少说还有五里路呢!再看看那篮子鸭蛋,林兰就很有一股脑儿都给扔进水沟里的冲动。林兰哀叹:这就是不自量力做好事的下场。

这边还在自我反省,却见李秀才背着手,从她眼前潇洒而过。

林兰讶然,这家伙太没有公德心了吧!他有麻烦的时候,就舔着脸求人家,现在恩人有小麻烦了,他竟然视若无睹?

也许是感受到了林兰吃人的目光,李秀才停了下来,转身看她。

林兰立即高傲的扭过头,做出满不在乎的样子,慢悠悠的拿出布包里的鸡蛋剥开来吃。

咦?他走过来了,难道他肚子饿了,想问她讨鸡蛋吃?如果他真的问她讨,她要不要给呢?

正纠结着,一道阴影笼了下来。

林兰抬起头对上他波澜不兴的眸光,这种居高临下的俯视,加上他清俊漠然的神态,儒雅沉定的气质,林兰突然生出一种高山仰止之感,这种感觉让她很不爽,之前这家伙还是一身狼狈,转眼就摆出了一副清冷高雅的姿态,而她,坐在地上,手里拿着咬了一口的鸡蛋,这形象上的差距,云泥之别啊!

“你……饿了?”林兰决定主动送上鸡蛋,以显示她宽宏大量不计前嫌的胸怀,用爱心挽回气场上的失利。

谁知李秀才瞥了一眼她手中的鸡蛋,脸就红了。

咦?他还会不好意思?林兰暗暗得意一个鸡蛋就叫他破了功,丝毫没反应过来自己递上的是她咬过一口的鸡蛋。

他突然弯下腰,手伸向装鸭蛋的篮子,林兰还以为他不客气的要自己动手拿,谁知李秀才把篮子提起来,转身就走了。

呃!林兰怔忡,原来他是要帮她提篮子,原来他看似冷漠欠揍的外表下还藏着一颗助人为乐值得表扬的心。

看他提着篮子步伐稳健,丝毫不见吃力,且有越走越快的趋势,林兰忙收拾东西,追了上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