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004章 他这个人比他的动作还要危险

发布:2021-11-01 12:52:44

总编露着不屑的冷冷一笑,盯住着姚宓。“据说,那不肯定是真的。姚小姐,你家的遭遇,我深感怜悯,虽然,真的不值的话多钱。这样吧,看在道义上,我再给你添10万。”姚宓冷冷地盯着总编,哂笑,“是也不是真的,你们媒体人比我更很清楚。的话连这个消息都不明白,总“听说,那不一定是真的。姚小姐,你家的遭遇,我深表同情,但是,真的不值那么多钱。这样吧,看在道义上,我再给你添10万。”。...

总编露出轻蔑的冷笑,紧盯着姚宓。

“听说,那不一定是真的。姚小姐,你家的遭遇,我深表同情,但是,真的不值那么多钱。这样吧,看在道义上,我再给你添10万。”

姚宓冷冷地盯着总编,嗤笑,“是不是真的,你们媒体人比我更清楚。如果连这个消息都不知道,总编这个位置,你坐得不慌吗?”

瞬间,总编的冷笑僵了几分,嘴角不自觉地抽搐一下。

他重新审视姚宓。

姚宓一眨也不眨眼,继续盯着总编,“我很有诚意跟你谈,也很尊重你。如果你对这个独家没有兴趣,那我找下家。”

说着,姚宓拿出手机,准备给另一家传媒公司的总编打电话。

刹那间,总编说:“姚小姐,我们还可以再谈谈。”

“300万,一分也不能少。”

总编藐视,嘲讽:“你当我是印钞机?”

姚宓不说话,站了起来。

她还没走两步,总编叫住她。

姚宓头也不回,继续走。

不到一分钟,总编再说:“姚小姐,成交!”

姚宓回眸,说:“明天,我要收到钱。”

“行!”

……

市一医院,住院部,天台。

姚宓望着远方璀璨的灯火。

10秒后,她站上天台的围栏。

“你想跳楼?”声音像大提琴般低醇迷人,却透着一股幽冷。

姚宓回眸,看到萧涵。

幽暗的光,把他的俊脸映衬得更加冷峻。

他倚在楼梯口的侧面墙,两指间夹着一根点燃的烟,火光若隐若现。

“萧涵,你为什么在这里?”

抽一口烟,吐出一团缭绕的烟雾,萧涵缓缓走了过来。

咻地,他也站上了天台的围栏。

他如鹰般犀利的眸紧盯着姚宓。

又抽了一口烟。

轻挑眉,微眯眼,说:“抽烟!”

“抽烟?别的地方不可以抽吗?”

嘴角微微翘起,扬起一抹如沐春风般的微笑,萧涵与姚宓对视,“我助理在急诊科换药,那边太吵了,这个地方最适合抽烟……你,绝望了?想一死了之?”

“今天,有人问我:知不知道绝望是什么滋味?我不知道,我在想。”

“现在,你知道了吗?想明白了吗?”

姚宓没说话,依然看着萧涵。

忽然,萧涵的右脚腾空了。

只要他的左脚往前一步,他就会摔下住院部大楼。

他的举措很危险。

姚宓觉得,他这个人比他的动作还要危险。

“我想明白了。”

萧涵不说话,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

忽然,他下来了。

姚宓还没反应过来,突然,她的手被拽了一下。

“啊……”

伴随着尖叫声,姚宓稳稳地落在萧涵的怀里,亲密无间般闻着他的阳刚气息。

不仅他抱着她,她也本能地抱着他,而且抱得紧紧的。

萧涵那双悠远深邃的眸看着姚宓,唇边勾勒出一道邪魅的弧度,“你害怕!”

她能不害怕吗?

都被吓死了!

姚宓的眼神有惊恐,但她试图镇定。

意识到自己抱着萧涵,还在他怀里,她马上放手,后退两步。

莫名的,她的脸温热,也有些紧张,尴尬。

“我没有!”

萧涵笑得高深莫测,“不要轻易站上去,很危险!这样的高度,你已经能看到不一样的美景。再往上,那是上帝的领地。”

“谢谢你的提醒!我很清楚,我不想死,我知道该做什么,不会做傻事。”

“我要下楼了,你要不要下去?”

姚宓点点头。

一言不发,她和萧涵下楼了。

……

姚宓走回ICU。

透过窗望去,她看到萧涵和他的助理上了一辆宾利车。

至此,她心里还有点后怕。

******

早上8点,医生例行查房。

半个小时后,姚宓可以穿上无菌服看弟弟了。

弟弟的脸色很苍白,用上呼吸机了。

整个ICU病房一直都有仪器的声响。

探视的时间有限,姚宓握着弟弟的手,匆匆跟他说几句鼓励的话。

不自觉的,她的鼻子酸酸的,眼眶也热热的,想哭,但是,流不出眼泪了。

……

从ICU病房出来,姚宓找了医生。

“我弟弟他能醒过来吗?”

医生的神情有些凝重,说:“15天内,如果他能醒,预后治疗还是挺好的。如果没有醒,成为植物人的可能性比较大。治疗费用也很高,你要有心理准备。”

“只能等吗?没有办法了吗?”

“我们尽力救治,其他的不好说。脑癌,脑损失……M国的治疗水平比较高,如果能到M国治疗,希望还是有的。”

姚宓看过车王的新闻,心里有底了。

她有些呆愣,走出医生的办公室。

*****

交易完毕,姚宓和援助律师一起去了殷家。

当面清点完300万,赵雪琴对姚宓刮目相看了。

她犀利的眼继续审视姚宓。

殷世博有些惊讶,也有些好奇姚宓是怎样筹到300万。

有趣!

他就是不想放过姚宓。

姚宓冷冷地看着赵雪琴,“阿姨,300万已经还你,请把借据还给我。”

赵雪琴露出轻蔑的冷笑,不屑一顾地淡淡地说:“300万只是本金,还有利息。看在两家的交情上,咱们就按商业贷款的最低年利率来算。我好心,只算一年的利息。一年的利息也有13万多,我可怜你,给你打个折,你还要还12万。”

刹那间,姚宓没好气地瞪着赵雪琴,冷硬的声音从牙齿缝迸出来,“阿姨,你这是欺人太甚!我看过我爸的借条,上面并没有说要还利息。”

“你爸借钱的时候口头承诺要还利息的,怎么,现在你不想认了?当初,是你爸答应的婚事,两家结亲,自然是什么都好商量。姚宓,是你先翻脸不认人!”

姚宓的脸被气得涨红了,她凶恶地瞪着赵雪琴。

本能的,她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头状。

怒不可抑那样,两个拳头都在不自觉地抖动着。

时机来了,殷世博说:“妈,算了吧,你就别为难姚宓了。我和她谈谈,她会想通的。”

赵雪琴看了儿子一眼,然后看着援助律师。

“姚宓,你不是带了律师么,你问问她是不是要还利息?一向,我对你极好,你什么态度我们都很清楚。你不懂做人,现实会教你做人,并不是每个人都像你爸一样惯着你。”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