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001章 春日盛景

发布:2021-10-29 10:09:04

“唰——”只听得周围冷箭声萧瑟,还没来的及作出反应,身子了被顷刻之间间迸发出出的冷箭刺穿。周瑶死了,死在那阳春三月,春光盛好的时候。她手中握着的长柄匕首,还牢牢地的插在那双鬓斑白的老王上胸前,血珠滴答滴答的向下流着,争相落在地上,倒像是怒放的极好周瑶死了,死在那阳春三月,春光盛好的时候。。...

“唰——”

只听得四周冷箭声萧瑟,还没来的及做出反应,身子已经被顷刻间迸发出的冷箭刺穿。

周瑶死了,死在那阳春三月,春光盛好的时候。

她手中握着的长柄匕首,还牢牢的插在那双鬓斑白的老王上胸前,血珠滴答滴答的向下流着,纷纷落在地上,倒像是盛开的极好的月红花。

“《愿君弑》全文终。”

周瑶啪的一声合上了书,黯然失色的托着下巴,眼眶中含着晶莹。

这是什么鬼书?她心想到,这书中与她同名同姓的女主活得也太凄惨了吧?九族被灭不说,自己最后也死于乱箭穿心。

被自己爱的男人欺骗利用,死之前才得知他是自己的灭门仇人,这什么凄惨人生。

就是奔着女主的名字去看的,结果到头来看了个寂寞,周瑶无言。

人生已经这么苦了,为何有些作者还要写虐不死人语不休的虐文,那些甜甜的恋爱,它不香吗?

造孽啊。

周瑶叹息,脑海中的画面仍是女主最后死去的样子。

她又翻了翻作者后记,发现这个作者很是古怪,并没有写什么番外篇之类的后记,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上边写着“根据真实故事改编”。这架空的历史,架空的朝代,哪儿有什么真实故事?

“噔噔噔噔噔—”

一阵木鱼声响起,周瑶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在后山上的寺庙中。

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木檀香气,她裹紧了衣服,虽然现在也是阳春三月,春光明媚,可是这气温,不增反降,让人感到有些寒凉。

她扭头看向院中正在虔诚着拜佛的母亲,叹了口气。

九五后不知名本科院校毕业生周瑶,二十三岁的人了,自从毕业蹲家后,就死活找不到一份正儿八经的工作,好的她不配,差一点儿的她又瞧不起。

也经历过一段时间的考公考编,可是她又没那个脑子,坐下学十分钟的习,有九分半都在抠牙喝水挠头皮。

话说回来,在这个世界上,干什么不都是打工人么?

整日面对母亲的奚落,她虽是烦的要命,可仍旧一动不动的稳坐钓鱼钩。

母亲气不过,原本就信鬼神之说的老迷信非得拉她来算命,说这后山的寺庙中,有一个神极了的活大仙。

“哪里来的活大仙?还不是墨镜一带假装谁也不爱。”周瑶撇了撇嘴。

她的话音刚落,身后便飘来一阵冷风。周瑶回头看,映入眼前的却是一个老和尚。

他没有头发,胡须斑白,双手枯瘦,指着自己手中的书轻声问道:“这位施主,您是在研读什么书籍?”

“额…”周瑶讪讪的笑了一笑,“研读属实是算不上,也就是闲着没事儿瞎看看,这是世俗的话本子。”

也是,在寺庙这么神圣庄严的地方看恶俗小说的神人,估计也就周瑶一个了。

“姑娘是不信这世上有神明么?”那老和尚忽然没由头的问道。

电光石火的刹那,周瑶抬头看向了他的眼,那眼神深不见底,倒像是从异世界来的一般。

“噔噔噔噔噔——”又是一阵木鱼声响起,女子还没来得及回应他说的话,意识便倏地模糊起来。

忽然,寺院中静了下来,原本游客的嘈杂声已然不见,静的连一根针掉落的声音都能听得见。

一道紫微星闪过,划破了天空。

下一秒钟,天降祥瑞,日月同辉。

紧接着,原本晴朗到万里无云的天空中骤然下起了大雨,雨声犀利。

周瑶捂着脑袋回头看,那本应站在自己身边的老和尚不知何时已经退后到了雨中,手中拿着的木鱼,作势正要敲下去。

“噔——”木鱼声只响了一下,随之而来的,是一阵车祸般的天旋地转,她的脑袋中闪过了倍速般走马灯的人生。

那虚晃如泡沫般的剪影中,她看到一群人抬着什么东西走了过去。凄凌尖锐的惨叫使得她心烦意乱,下一秒钟,眼前晃出了一张白的透亮的人脸,那姑娘明目皓齿,好似在哪里见过一般。

“救我,救救我。”

周瑶听得见一声怒吼,再次混沌的睁开双眼时,耳边忽然传来一声叽叽喳喳的鸟叫。

这瓢泼大雨中,哪儿来的鸟儿?

她缓缓的睁开了双眼,三月的日光,却是无比的刺眼。

“周钊,你这个佞臣,你不得好死!”

一道深沉的中音调像是要喊破喉咙一般,喊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直接没了声音。

周瑶被吓了一跳,愣愣的看着眼前陌生的场景。

面前不远,有位面容沧桑的中年人,他的胸口上还插了一把明晃晃的银色的长柄匕首,半跪在地上,虽是负手被押解的阶下囚,可铮铮的骨气还在,不难看出,落魄贵族仍有傲世轻物的心气。

在他身后跪着的,足足有好几百号人。

周瑶咽了口唾沫,这场景真实的仿佛在哪里见过。

不知不觉,她的手中沁出了丝丝汗珠,后背也全然湿透。

站在那群人面前的,是一个身穿玄色袍子的黑衣男子,他身形修长,日光阴影下,他的面容模糊不清。

“是吗?”那男子缓缓开口,声音清澈而又深沉,他薄唇微启,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可是现如今,即将要死去的,好像是您啊。天不遂人愿,徐太傅,我还活着好好的呢。”

等等…周钊,徐太傅?

听到这名字,周瑶一怔,这不是那本叫《愿君弑》的小说里面的场景吗?

记数学公式她不行,记英语单词她不行,可是记小说和韩剧,她记忆高超。

这是穿…穿书了?!

周瑶猛地摇了摇头,企图让自己恢复现实的清醒。可是任凭自己怎么摇,这恶心的反胃感倒是足够真实。

看小说看韩剧可以,可是不能看疯魔了。将自己代入女主可以,但这出现幻觉了是怎么一回事儿。

“瑶瑶…”

不远处响起的一声轻唤,唤起了还在否定中的周瑶。她缓缓抬起头,看见那老人眼眶猩红的望着自己,他的嘴微微张开,好像要说着些什么。

“瑶瑶…”

老人的手微微抬起,却又重重的落下。

太傅徐绍,历经两朝,最后却败落在这个佞臣周钊手里,可叹可悲。周瑶喃喃默念着书中的句子。

下一秒钟,一袭玄色金丝绸袍,将自己的视线全然挡住。

周瑶缓缓抬头,四目相对,不知怎的,她的心脏倏地漏了一拍。

倏地想起那小说中描写的句子:

“此人男面女相,清冷的面容隽秀,有时柔和的像和风细雨,一颦一笑皆有风情,动人心神。可是杀起人来却无比残忍,令人惊心动魄。

这男子,她再熟悉不过了。

还记得往年王宫里的晚宴上,他坐在百官之首,撑着脑袋,一脸不耐烦的模样。”

是了,这便是了,那小说中罪恶滔天剥皮十层都不够他还人命债的佞臣周钊,如今竟是真实的站在了她的面前。

那男子原本阴冷的面容上忽然闪过了一丝玩味的笑容,他微微躬身,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女孩子,轻声问道:“你知道我是谁么?”

周瑶一滞,这是在同自己讲话?如果说这是在同自己讲话的话…

她立刻反应了过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

纤弱白皙的小手,这是稚嫩少女才有的手,视线可及之处,个子还不如周钊的腰一般高。妈的,她在心中暗骂,穿什么不好?非要穿成虐文设定里的女主人公?

还是书中最开始的七岁那年!

“周大人,求求您,求求您放过我的女儿,她还小,她还什么都不懂!”徐夫人声嘶力竭的吼着,卑微的哀求着。

“周钊!我听你的,你放过我女儿,放过我女儿!”见到周钊走向少女的那一刻起,徐太傅最终也是绷不住了,他冲着周钊喊道。

周瑶人彻底傻了,这女主最后不仅被喜欢的人送去宫中给快要死了的老头子冲喜,最后还死于乱箭穿心。

那么接下来按照剧情走向,再不过多久就是屠杀现场。

她一个连肉食鸡都不敢处理的人,又怎么看的了这杀人现场?周瑶现在只想找口井跳下去,让自己清醒清醒。

不知哪儿来的力气,她小小的身子挣脱了官兵的束缚,想要离开这是非之地。

一只有力的臂膀随意的将她拽了回来,拎着她脖子上的衣襟,像是拎一个弱鸡一般,周钊毫不留情的将她甩了回去。

“可是王上的命令,是诛杀你们九族,我还是给你们求了情的。”周钊拂着肩膀上莫须有的浮尘,淡淡的说道。

他的表情中没有一丝怜悯,他注视着摔倒在地上的少女,表情中若有所思,随即他轻轻挥手,身后传来一片哀鸣声。

然后,周钊轻轻蹲下,抬起双手,捂住了少女的眼睛和耳朵。

他的双手冰凉彻骨,如同清风明月般拂过脸颊,可是却怎样也抑制不住少女狂跳的心脏。她忽的一发狠,冲着周钊的手恶狠狠的咬了起来。

一嘴的鲜血,让她胸口恶心的发紧。

周钊吃痛,迅速的伸回去了手,那双骨节分明的大手上,有齐齐的一小排带血的牙印在上面。

下一秒钟,那小人儿好似从身体中爆发出来了无敌的力量,挣脱开身后押着自己的人。

周瑶冲着周钊身后奔去,看到的,却是一地的鲜血和倒在血泊之中的众人。

上元二〇三年,春日,三月初一,太傅府邸二百余人因谋逆罪被处死。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