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2章 强扭的瓜不甜

发布:2021-10-14 19:54:29

与盛府一街之隔的苏家,此时气氛非常绷紧。屋中是盛家大太太与苏家城主夫人在商讨亲事,院子里则站了几个小辈,一个个面带怒色。“二哥,你怎么不进来对娘说呢,要是娘真答应下来了怎么办?”一名穿绿衫的少女神色急切,拽着一名少年衣袖。少年约摸十七七岁模样,恰恰屋中是盛家大太太与苏家主母在商议亲事,院子里则站了几个小辈,一个个面带怒色。。...

与盛府一街之隔的苏家,此时气氛十分紧绷。

屋中是盛家大太太与苏家主母在商议亲事,院子里则站了几个小辈,一个个面带怒色。

“二哥,你怎么不进去对娘说呢,万一娘真答应了怎么办?”一名穿绿衫的少女神色焦急,拽着一名少年衣袖。

少年约莫十六七岁模样,正是苏家二公子苏曜,在整个金沙县乃至金陵府都是出了名的美男子,有潘安、宋玉之貌。

苏曜扶着院中那株花开满树的玉兰,眸光平静望向屋门口。

另一名穿石榴裙的少女呸了一声,嗔道:“姐姐不要乱说,就骆笙那种人,娘怎么可能答应呢?”

苏大姑娘横了妹妹一眼,声音放低:“别忘了骆笙的身份!”

苏二姑娘一滞,忿忿跺脚:“那又如何,咱们苏家也不是平头百姓,难道二哥的亲事还要被人逼迫?”

苏家在金沙是望族,耕读传家,百年来出了不少朝廷命官,当地等闲无人敢惹。

可是骆笙的父亲是大都督,执掌锦麟卫,又哪里在乎这个呢?

苏大姑娘这般想着,有些恼妹妹的天真。

这时苏曜开了口:“二位妹妹莫吵了,婚姻大事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娘会替我打算的。”

他声音温和,神色平静,令两名少女越发急了。

“娘万一点头呢?”苏大姑娘咬唇问。

苏曜目光再次投向屋门口,眸色沉沉:“那便听娘的。”

“二哥!”两名少女齐齐喊了一声。

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三人望过去,是站在大门处的幼弟跑了过来。

苏小弟不过八九岁年纪,因奔跑双颊泛红,大声道:“不好了,骆笙来了!”

仿佛来的不是一名少女,而是洪水猛兽。

苏曜抚了抚苏小弟的头,温声道:“不要直呼她名字,叫骆姑娘,或者骆姐姐。”

骆笙走过来时,正好听到这道疏疏淡淡的声音。

温和,却没有多少暖意。

苏二姑娘箭步冲上去,挡在苏曜面前,喝道:“你来干什么?”

骆笙看着她,像是看到一名义士拦在美貌女子前,呵斥欲要强抢民女的登徒子。

美貌女子——骆笙目光落在苏曜身上。

少年穿了一件月白色的长衫,肤色如玉,长发如鸦,清清瘦瘦比身后满树的玉兰花还要夺目。

苏曜刚要皱眉,便发现骆笙的视线已经从他身上移开。

骆笙盯着屋门口道:“听说我大舅母在与苏太太商议我的亲事,我就来了。”

苏二姑娘气得手发抖,指着骆笙骂道:“你怎么说得出这种话!以死相逼盛府来提亲还不够,居然亲自来了,这世上……这世上怎么有你这样寡廉鲜耻之人!”

小姑娘眼眶里已经有泪珠打转。

她是真的要气疯了,可是偏偏长辈们叮嘱过不能招惹骆笙,说会给苏家惹祸。

苏大姑娘握住妹妹的手,看起来稍稍冷静些:“骆姑娘,眼下长辈们在议事,你还是先回去等消息吧。”

苏府不欢迎你,你站在这里就是污了苏家的地方。

这话苏大姑娘没说出口,却不知在心中盘旋了多少次。

“跟我回去!”骆辰追了过来,含怒拽住骆笙手腕。

骆笙没有动。

在苏家兄妹的注视下,骆辰面上阵阵发热,咬了牙低声道:“你非要留在这里丢人现眼?”

骆笙拍了拍骆辰的头,平静道:“我进去说过话就走。”

十三岁的少年还没到拔高的时候,比身量高挑的骆笙还矮了一寸,骆笙做出这样的动作竟莫名有几分和谐。

所有人都忘了反应,包括被摸头的骆辰。

直到骆笙的背影消失在屋门口,反应过来的骆辰气得脸色发白。

她,她怎么敢摸他的头!

并没跟进去的小丫鬟红豆笑嘻嘻替骆笙解释:“我们姑娘喜欢公子呢。”

要是丑八怪她们姑娘才不会看一眼,就算亲弟弟也一样。

骆辰的脸色由白转红,冷冷吐出一个字:“滚!”

他需要骆笙喜欢?这样一个姐姐,倘若能让他少丢一点人就该感恩了。

“咳咳——”因为情绪过于激荡,骆辰咳嗽起来。

骆辰体弱,这才在年幼时就被送到了气候宜人的金沙长住,这是与盛家熟识的人都知道的。

苏家兄妹见状关切询问起来。

这时盛佳玉赶到,环顾左右问道:“骆笙呢?”

苏大姑娘淡淡道:“进去了。”

苏二姑娘与盛佳玉关系不错,说话毫不遮掩:“佳玉姐,你们怎么没人拦着她,就让她这么跑到我家来。呵,这是唯恐我娘不同意,亲自上阵谈亲事呢。”

一番话臊得盛佳玉满面通红,骆辰更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带她回去!”骆辰大步向屋门口走去。

东屋里,盛大太太与苏太太同样因骆笙的进来错愕不已。

“表姑娘怎么来了?”盛大太太柔声问着,心中却是翻江倒海的厌恶。

她活了一把岁数就没见过这样的女孩子!

盛家与苏家交好,两家来往颇多,她在这间屋子里做客的次数已经数不清,可没有一次如眼下这般如坐针毡,颜面扫地。

要是有人给她儿子说骆笙这样的姑娘,她恨不得抄起花瓶把那人砸出去。

偏偏她现在就是做这种恶心事的人。

可是有什么法子呢,骆笙为了苏家二公子连上吊的事都做得出来,不管是真是假,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盛家如何向骆大都督交待?

到那时别说盛家,就是苏家恐怕都逃不了破家灭门之祸。

也是知道这样的后果,苏太太明明万般不愿却几乎要点头答应了。

这个时候骆笙来干什么?

骆笙屈膝向盛大太太与苏太太施了一礼,道:“大舅母,我来叫您回府。”

盛大太太被骆笙从没有过的懂礼数震住了,不由问道:“表姑娘知不知道我来干什么?”

骆笙唇角微微弯:“我知道大舅母是来与苏家太太商议我与苏二公子的亲事,不过这门亲事还是作罢吧。”

“为什么?”太过震惊之下,盛大太太与苏太太齐声问。

而门口处也传来盛佳玉等人的惊诧声。

骆笙笑笑:“因为强扭的瓜不甜啊。大舅母,咱们回去吧。”

直到骆笙等人离去,苏二姑娘还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不可思议道:“她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