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六章 圆场

发布:2021-10-14 16:28:43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听这话的王掌柜,觉得自己立刻就得死透了,慌忙奔去后厨寻贾兴贵。“贾掌柜,我但是被你害惨了,害惨了呀!”贾兴贵正忙着催菜,只觉一头雾水:“王掌柜此话何意?”“你家夫人给我详细介绍的那位苗姑娘呀,那是南公子的人。”“哪位南……?南“贾掌柜,我可是被你害惨了,害惨了呀!”。...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听这话的王掌柜,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死透了,慌忙奔去后厨寻贾兴贵。

“贾掌柜,我可是被你害惨了,害惨了呀!”

贾兴贵正忙着催菜,只觉一头雾水:“王掌柜此话何意?”

“你家夫人给我介绍的那位苗姑娘呀,那是南公子的人。”

“哪位南……?南公子?”

贾兴贵这才想起,福禄大街的南府。他亲自去送的开业请柬,这南公子竟然大驾光临了?

赶忙奔到厨门前立脚细瞧,那人群中独一份的浪荡傲娇之态,真的是他。

“这个婆娘……”

贾兴贵又钻进后厨,揪着唐芳菲的衣衫拉到外头。

“瞧瞧你做的好事,那苗姑娘可是南公子的人,快跟我去赔罪,今儿若是这事儿圆不好,你就收拾包袱滚回娘家。”

豪商巨贾南家的正房独子南无歌?年纪二三,他可是全花州城待嫁女子的首选郎君。

他能瞧上那家世贫寒的苗弯弯?这怎么可能?

“愣着干嘛?端着酒,快走。”

身后贾兴贵狠狠的推了一把,她只好打起精神,步到几人桌前。

“弯弯呀,方才听王掌柜说,你跟南公子相熟,你说这事儿,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差点生了误会。”

贾兴贵一听,你他娘这哪里是来圆场的,你这分明是在火上浇油。

快些放低身子,谦声道:“南公子大驾光临,蓬荜生辉,方才在后头忙,这前头的小二没见过您这般人物,还望南公子莫怪呀!”

南无歌觉这话入耳,正眼瞧着他,慢道:“今儿是贾掌柜的好日子,想着特意来道贺,没成想,撞见了这一茬儿。”

“怪我,我就说这苗姑娘天生丽质,怎么会没有心上人,也是我这婆娘热心肠,想着自己有了着落,也不能忘了同村旧友,这不一来二去,疏忽了疏忽了,苗姑娘可一定莫怪呀!”

唐芳菲见自己相公这般低声下气才觉得事儿大了,赶紧低了头,矮身拉了弯弯的手好生道:“弯弯,你可跟南公子说说,别怪我呀!”

“王掌柜……”

南无歌朝着俩人后头怯怯站着的王掌柜勾勾手指。

“南公子,我我……我这真是……不知如何说了,我这嘴,真是该撕了才是,臭嘴一张。”

说着,恨不能再抽自己两耳光。

“我记得你家的茶供了八远街和万方街的酒楼是吧?”

“是是是是……”

“那给你减一家,给你留着八远街的。”

“多谢南公子。苗姑娘,方才我这胡说八道,您可千万别往心里去,您这般天仙,我这癞蛤蟆哪里敢想。”

这王掌柜方才怼弯弯的气焰有多嚣张,此刻就有多狼狈。

“行了,这大好的日子,我们还等着好酒好菜呢。”

南无歌抬抬手,打发了他们。

池路直瞧他消停了,拽了他到自己身侧,贴耳道:

“你这可是要成亲了,若是传出去,那兰儿姑娘能叫你好过吗?”

南无歌,闷了一口茶。

小声回道:“看来苗姑娘没跟你提她帮我拆亲的事儿呀”说着还不忘再追着弯弯瞧上几眼。

“拆亲?”

南无歌一瞧他这般错愕,一准又要开始说教,快些给他斟满酒:“先喝酒。”

……………

酒足饭饱,几人步了外头。

“苗姑娘这边说话。”

南无歌带弯弯到了店旁人少之处,轻声问道:“苗姑娘,这拆亲之事可有何进展?我不是催促……只是问问。”

“已有些眉目了,原那兰儿姑娘喜好去宣绣坊,不过那处要携腰牌进去,我正在想法子,还请南公子再耐心等些日子。”

“宣绣坊?”

那处的腰牌不要说一个,自家府上十个八个都是有的。

“这事儿交给我,还有就是……方才,我说的那句话……”

弯弯自以为懂,爽快道:“都是为了帮我解围,我明白,该谢谢南公子。”

“我其实……”

铺子里贾兴贵和唐芳菲出来相送打断了二人说话:“南公子”

再无多话,如此各自上了马车,那唐芳菲低眉顺眼的恭送他们走远。

贾兴贵不忘回身说她:

“这是花州城,不是你们那古亭村,这里的人哪个都不敢小瞧了,往后你给我消停点,不然你就回府上待着,别来铺子搀和。”

唐芳菲心里生怒,任由他说着,只咬牙切齿心想道:

“这个死丫头,今儿你叫我丢尽了颜面,我唐芳菲一定找个空儿加倍给你还回去,咱们走着瞧。”

…………

回了铺子,弯弯就瞧小草很是不对劲。

一路捂着脸,头低的跟满地找银子一般。

“草儿,你是哪里不舒服吗?我怎么瞧你脸颊红的很,耳根儿都烧红了,该不会是染了风寒吧?”

说着靠前要摸她额头。

小草这才松了手,道:“掌柜的,怎么你都好好地没事儿?”

“那肯定是风没吹到我呗,不烫呀,怎么瞧着像发烧了一样。”

“我是说,南公子跟你说的……就那句……哎呀,羞死了羞死了,我还从未见过谁在大庭广众之下问出这话,想想就羞死了羞死了。”

说着,又双手捂了脸,一阵娇羞。

这下弯弯懂了,为这呀!

眉头一展,松了身子,坐了圈椅上:“因为那不是真话,自然听了没感觉,你瞧那南公子,纨绔子弟的模样,这话在他那儿,就像我们常说的,吃了吗?起了没?明儿见……是一回事儿的。”

小草听着不悦了,瘪嘴道:“掌柜的,明明是句情话,怎么听你说的如此没劲,你瞧那南公子大小也是个少爷,那王掌柜欺负你他通通给你还回去,那身上劲儿劲儿的,众人都怕他,你怎么半点不动心?”

“那还不是因为他想让我给他卖力拆亲,他帮了我,我自然更卖力做事。不过草儿,我觉得我们离发家致富不远了,你说一年来两个南公子这般的金主,就是十八两银子,除去租金,一年还余……”

还没等弯弯细细把账算完,小草听不下去了,转身上楼了。

“我还没算完呢怎么走了?我跟你说,等生意多了,我给你涨月钱。”

说完见她没有动静才回了身,想起什么,摸过桌上小草的铜镜,拿腔作调道:“嫁我可好?”

“苗姑娘……”

慌的弯弯快些收了铜镜,见门外站着一人。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