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五章 少东家

发布:2021-10-14 16:28:43

“也不是,我是帮着看一看账目。”细细长长心说,吓我一跳。“我爹才是”爹?他他他他爹……爹?不解的看向小黑,小黑乖乖的点点头道:“各位不明白吗?前后这三条街的铺子都是池家的,老爷是东家。”三人就像定住了通常,小草快些拉着细细长长坐定,细细长长适才怒火,瞬弯弯心想,吓我一跳。。...

“不是,我就是帮着看看账目。”

弯弯心想,吓我一跳。

“我爹才是”

爹?他他他他爹……爹?

疑惑的看向小虎,小虎乖乖的点头道:“各位不知道吗?前后这三条街的铺子都是池家的,老爷是东家。”

三人就像定住了一般,小草快些拉着弯弯坐下,弯弯方才满腔怒火,瞬间灭下,眉眼间明显紧张起来,坐立不安的手都要没处放了。

“劳烦公子了,我先回了。”

瞧着王收账转身走了,弯弯才觉得,这真的不是梦,努力回想了一下自己这两日的所作所为,好在都是文文静静的,没有失礼之处,自己一向都是给人以通情达理的印象,没错,自己性子温柔,毫无脾气。

池路直瞧着弯弯:“刚才苗姑娘可是想说什么被打断了?”

“啊,我想说……池公子光顾说话是不是该喝酒了,我去拿只碗,也与公子喝上一碗才行。”

转身灰溜溜去了后厨。

小草跟上来,“掌柜的,你滴酒不沾的怎么还糊涂的要喝酒呢?”

“我岂止是糊涂我是瞎,那么贵气的少东家我都没瞧出来,怪不得他说话难听还能活到今日……若不是刚才王收账来了,我都要跟他吵上一架了,幸好幸好,不然明日便可喜提“关门大吉”四字。”

“那掌柜的,你说他还会记得那天我拽他发髻的事儿吗?”

小草也有些慌,弯弯蹙眉迟疑:

“要不也给你拿只碗?”

拿着碗添上酒,胖子端碗道:“祝贺池公子新铺开业,走一个。”

“走一个。”

…………

…………

“掌柜的,掌柜的?”

“蜂蜜水来了。”

弯弯听着耳边小草的声音,微微睁开眼,口齿不清道:“我双目发胀,头也好疼,我感觉自己身子都飘着呢!”

“那擦擦脸。”

弯弯只觉脸上一阵温热,舒服多了,迷迷糊糊坐了起来,接过小草递上的杯子,咕咚咕咚喝了几口,“嗝……”

“这下可怎么办呀?掌柜的,你可是闯祸了。”

“什么闯祸?一大早胡说什么呢?”

“掌柜的,你昨儿一碗酒下肚后彻底放飞了,指着池公子说……你这人呀肯定没什么朋友,说话气死人谁愿意跟你来往,怕都是看着你们家富裕些,讨些好处。说着说着,你一把拽过他的手一口咬在了手背了,说他凭什么说自己年纪大脾气不好嫁不出去……我们几个好不容易把你架上来,掌柜的,这些……你一点也不记得了吗?”

“哈哈哈哈哈哈……收拾收拾直接搬家吧!”

弯弯回身就去整理被褥。

小草一把按住,道:“别慌呀,他个大男人总不至于为难个女子吧?”

…………

是呀,慌也没用。

生意都接了总得出门吧,吃了早饭,俩人在门后徘徊了一会儿,瞧着对面铺子门口多时无人,轻手敞了门,准备开溜。

“苗弯弯?”

一听有人喊自己,吓得弯弯身子一颤,可再一听,是女子的声音。

回头瞧,一位打扮贵气的少妇站在对面铺子前。

“是我,唐芳菲。”

唐芳菲?她?村霸?打小仗着她家是全村最富裕的就四处欺负人,弯弯也没少受她的气,但又招惹不起,一直是忍气吞声。

十五那年,她攀了高枝成了亲,听说嫁的人家很是富裕,娘家跟着沾了不少光,在村里更是风光的很。

怎么偏就倒霉出门遇见她了。

“多年不见了。”

弯弯温和的语气回了一句,嘴角用力泛出那么一缕笑意。

“我来池公子铺子给表妹寻个亲事没想遇见你了,正好今儿我家酒楼挪了地方开业,方才还邀池公子过去,走,大家赏个脸都去给我捧个场,顺便咱俩叙叙旧。”

“两位姑娘也一起去吧,喜乐酒楼的饭菜那可是很香的。”

弯弯这才分心瞧见唐芳菲身后的池路直和小虎。

不想去,可这少东家说话了,怎么回呢?还没等她想好如何婉拒,就被唐芳菲拽拉上了马车。

“弯弯你开的拆亲铺子?你可别怪我说话不好听,你开什么铺子不好,就是开个卖夜壶的都比你那铺子是个正经生意,你说你家也不富裕,有点钱都要算计着花,若是你这铺子黄了,你可怎么办?你也不像我,身后还有个男人撑腰,你这孤身一人,哭都没地儿哭。”

若不是听这些话,弯弯倒是都有些忘了唐芳菲以前有多会欺负人,旁人听着还以为她真是为了自己好呢,只有她知道,这话里话外的意思。

弯弯一脸无奈,听她继续叭叭。

“以前我家酒楼就在这祥和街上,一直赁的池公子家的铺子,这老东家特别好,不给涨租的,我这刚挪走,没想你就来了,不然还能多聚在一起耍耍。”

“就是就是。”

半柱香,终于熬到了。

喜乐酒楼,阔气的三层重檐楼,十几只崭新的红灯笼在檐下随风摆着,门前人潮络绎不绝,望那前堂自是甚阔而明。

“夫人”

门前的小二瞧见唐芳菲回了,热情谄媚的喊着。

进了酒楼,就瞧见几乎满桌的人,正在上着酒菜,三十出头的贾兴贵跟人说着话,唐芳菲步前,“相公,池公子来了。”

“哎呀少东家,这都多久没见了。”

这贾兴贵喊了六年的少东家,如今自己置办了新铺子,但对池路直的称呼还是改不掉。

“贾掌柜生意兴隆,听我爹说你买了新铺,果然,这富成街上,数来就你家这铺子最挑眼。”

“我这小地方,少东家能看在眼里那是荣幸呀!”

贾兴贵瞧着池路直身边的弯弯,还以为是池路直寻了亲事,探问道:

“这位姑娘是?”

唐芳菲一拍额。

“瞧我,差点把弯弯忘了,她跟我同村,还没成亲,倒是今儿有合适的,你给张罗张罗。”

那贾兴贵疑惑的瞧了一眼唐芳菲,眼珠一转很快礼道:

“如此好姑娘还未成亲那怎么行,且等我片刻,一会儿就给安排好。”

四人入了座。

张贵兴将唐芳菲拉到了一旁,语气不解道:“你平时不是不跟这些穷酸同村的人来往的吗?今儿是怎么了?还叫我给她安排个亲事?姑娘长得倒挺标致,可你们村除了你家都穷的叮当响,我这满屋子宾客非富即贵谁要这种丈人家?”

唐芳菲哼了一声:“急什么呀?我今儿叫她来就是为了让她难堪的,这丫头,打小别人都巴结我,就她,硬着个脖子朝我翻白眼,背后还不知道说了我多少坏话。如今有这机会了,我可得让她见识见识什么叫富贵日子,叫她知道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过光让她自己瞧多没劲儿,我还得找个帮手。”

“那你自己玩儿去吧,我没空管你的破事儿。”

不一会儿,唐芳菲带了一男子过来,年纪瞧着比弯弯大了得有七八岁,穿戴讲究,就是眼神有些不老实的在弯弯身上来回打量。

“弯弯,这是王掌柜,开了几家茶铺,你们好好聊聊。”

“我……”

弯弯想要推脱,但那王掌柜已经落座,:“苗姑娘,在下王北南,二九,还未娶妻,眼下这正在寻着合适的。”

“是,是得慢慢寻。”

“瞧姑娘不善言语呀,倒是想着,姑娘若是有意,不妨我们晚上出去聊聊,那湖上小舟说说话。”

边说边挪凳子往弯弯身旁靠。

“王掌柜,晚上我不出门。”

“那明日不如来我铺子喝茶?”

弯弯浅浅摇头,“明儿也不行,我还有活儿要做。”

这王掌柜被如此推了几句后,脸上颇为不悦:“苗姑娘,若不是看在贾掌柜面子上,我倒是瞧不上你的,这年纪不小,娘家也帮不上忙,听说你爹娘还和离了。”

别人的家事怎么能如此随意说出口?

实在让人生厌,池路直听着甚是不快。

小草一旁默默端起茶水,想着他若再多说一句就泼过去。

“弯弯……”

南无歌?

众人侧目瞧他,一身绣花银袍,手执折扇,眉眼浅笑望着心中慌乱的弯弯。

“南公子…”

这王掌柜见来人是他,惊的快些站起身。

这南无歌瞧都没瞧他一眼,用扇子推了他到一旁,落了他的座上,毫无半分玩笑之意,道:

“弯弯姑娘,嫁我可好?”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