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四章 借锅

发布:2021-10-14 16:28:42

响午饭后,细细长长跟小草闭了铺子来了知府衙门前。“掌柜的,我们也进不去呀。”“自然而然是进不去,先找人打探打探就是。”环视四周,仅有一处写状子的摊子,走到跟前,这状师扬着头靠在椅背上睡的正香。“这位状师。”瞧对方没应,自然而然拉着凳子俩人坐定,从袖袋里“掌柜的,我们也进不去呀。”。...

晌午饭后,弯弯跟小草闭了铺子来了知府衙门前。

“掌柜的,我们也进不去呀。”

“自然是进不去,先找人打听打听便是。”

环顾四周,只有一处写状子的摊子,走到跟前,这状师扬着头靠在椅背上睡的正香。

“这位状师。”

瞧对方没应,自然拉着凳子俩人坐下,从袖袋里翻了几文钱出来,丢在了桌上,这状师秒醒,抓了铜钱,擦擦口水,道:“要写什么状子呀?”

“不写状子,就是在您这处歇歇腿问点事儿,这知府大人家的闺女阚兰儿性子如何呀?”

“你们是红娘吧?这阚兰儿年芳十八,这两年说媒的快将这门槛都要踏破了,都相不中,不知道她要寻个什么样儿的,我劝你们也快别费这功夫了。”

“那她平时都爱去何处?”

“这我哪儿知道,她们平时出入大都在侧门,不过姑娘家嘛能去哪儿,怕就是城里那宣绣坊。”

得了话,俩人绕到侧门处的对巷中,“宣绣坊?掌柜的那是何处?”

“倒是听人提过,那是花州城最盛的绣花坊,好多达官贵人家的闺女都在那里闲学,顺便攀攀关系。”

两人说着话,见一辆马车走过来,停在了那侧门处。

不一会儿一主一仆露了面,不用说前面那位宽袖纱衣的姑娘就是阚兰儿,后头双髻挽发绿衣窄袖的自然是个丫鬟,前后上了马车。

“跟上瞧瞧。”

苗弯弯从路边找了闲着的马车,跟了上去,果然,是来了宣绣坊。

……………

足足占了半条街的院墙,门前停满了马车,进进出出的人可是不少。

“哇,掌柜的,这是绣坊吗?光瞧大门就如此阔气”

那阚兰儿和丫头下了马车,见她回身跟丫头说了几句,自己便进了那院里。

“走,快跟进去。”

没想一到跟前,就瞧前头的人纷纷亮出一块腰牌。

门外守门的瞧弯弯两手空空,问:

“姑娘你的腰牌呢?”

“我们就想来瞧瞧学学绣花手艺,听说这里是花州城里最好的。”

“姑娘,这儿不是平常的街边铺子,若没有腰牌就请回吧!”

“但是,那取腰牌总也要进去吧?”

“宣绣坊的腰牌都是差专人送去城里贵家大户的!”

“奥……”

那守门的言语冷淡,毫无回旋余地,两人只好磨磨唧唧的退下台阶。

“掌柜的,看来这儿不是我们平常人能进的。”

“不就是学手艺的地方嘛,总有法子能混进去的,先回铺子,回去想想法子。”

…………

“公子公子公子,锅……被我戳破了。”

池路直和小虎在铺子里准备开业饭,鸡鸭鱼肉想要好好庆祝一番,不想菜都备好了,小虎将那勺子刚放进锅子,就听锅里咔嚓一声。

“那端到酒馆让他们给炒了。”

池路直只要听他连喊三声公子,定是又作妖了,淡定道。

“不行呀公子,这酒馆那么远,来回折腾不说这鱼菜汤菜都凉了。不如您去问问对门可好?”

“对门?”

借锅炒个菜倒不是难事,可这池路直一想今日因那匾额之事生了不愉快,这如何开口。

从后厨出来,正瞧见弯弯和小草俩人往铺子跟前走。

“姑娘”

小虎一声喊,俩人回头,只瞧见了池路直,躲来不及,只好硬着头皮步到跟前。

“两位姑娘回了,我这铺子锅坏了,相与姑娘商量商量,可否借姑娘铺子的用用,炒几个菜。”

“那可使不得,我这铺子来的是衰事,坏了池公子的气场我可是担不起。”

气了别人当没事儿?还想进我这铺子,自是门儿都没有。

说着话推了门要往里走,胖子拎着肉奔了过来,“弯弯弯弯”

“拿这么大块肉干嘛?”

“你这昨天为了我的事儿东跑西颠的,摊子下午宰了头小猪,我就给你留了一块。”

“是昨日的那位兄弟,可是认得我?”

池路直一瞧胖子来了,可算是得了救星。

胖子自是认得,道:

“怎会不认识,你是昨儿说弯弯嫁不出去,还多管闲事让骗子跑了害的我没追回银子的那位公子。”

一串不待喘气的话叫池路直甚是脸红,道:

“那在下真该跟兄弟你喝上几碗解了这事儿,正好兄弟有肉我有酒,只是我铺子里的锅坏了眼下做不了菜。”

“喝酒?那太好了,我馋了多少日子找不着人喝,锅弯弯这里有,走,里面请。”

俩人说着话就跨进了弯弯铺子里,小虎一瞧,嗖嗖的搬来一坛酒,准备好的米呀菜呀鱼呀都统统搬了过来。

苗弯弯一时气的说不出话来,踩的楼梯腾腾作响,快步上了楼。

…………

“掌柜的,要不然我下去撵了他们?”

见自家掌柜如此生气,小草倒是想直接轰了那池路直才痛快。

“这胖子真是傻实在,三两句就让人哄了,吃完赶紧打发他们走。”

歇了会儿,就听楼下喊道:“两位姑娘,饭菜备好了,下楼吃饭吧!”

下楼一瞧,鸡鸭鱼肉满了桌。

这池路直待弯弯一坐下,便笑道:“多谢苗姑娘,不然今儿我这事可就难办了。”

弯弯瞅了一眼胖子,尬笑道:“客气”

池路直自是听得出她语气不悦,道:

“这匾额的事儿我得跟姑娘好好解释才对,我起初想到的铺名是鸳鸯,可总觉缺点什么,直到看到姑娘家店的匾额,想到了那句‘只羡鸳鸯不羡仙’这句太美了,我便取了前面四字,就是如此。只是没想到如此小事,姑娘这么在意。”

这话一出,惹的弯弯筷子都放下了,怼道:

“小事?那池公子不如将匾额换了,反正不过小事。”

池路直倒还没察觉自己的话多气人,接着聊:

“方才听花兄说苗姑娘年芳二十了还未成亲。以我今儿在铺子里与几位公子说话的经验来看,至关重要的一条就是姑娘家要性子温柔,苗姑娘你不如做个文雅淑女,保你今年便能嫁出去。”

坏了坏了,胖子一旁心急,怎么偏偏提这个。

弯弯哪里忍的他这两次三番的提这事,不悦的慢身站起。

“池公子你是不是……”

这时门外有人来了。

王收账?

弯弯心想自己铺子租金都给足了,怎么还来?

“各位吃着呢,我来找公子有点事儿,这是上月的帐,您给过过目。”

这王收账凑到跟前,将身后的账本递上前,池路直自然接过,翻看起来。

弯弯三人一脸懵,心想这王收账为什么要他看账本?这不都是东家才做的事儿吗?胖子凑前小心问道:“池公子……你该不会是东家吧?”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