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2章 恩爱夫妻

发布:2021-10-14 08:22:03

就在她心里想如何公开回应、帮组夫君把要说亮堂些,那老汉猛把双手对拍,笑嘿嘿道:“行!我老汉昨日就沾沾这位秀才老爷的福气。就凭我这双老眼,看错不了,公子是有大出息的人!来,这发钗老汉贵卖给公子——两文钱!”收两文钱是尊重……,若白送的话,也不是亵渎人家收两文钱是尊重,若白送的话,不是亵渎人家读书人?老汉很懂人情世故的,知道读书人最要脸面。。...

就在她想着如何回应、帮助夫君把话说敞亮些,那老汉猛把双手对拍,笑呵呵道:“行!我老汉今日就沾沾这位秀才老爷的福气。就凭我这双老眼,看错不了,公子是有大出息的人!来,这簪子老汉便宜卖给公子——两文钱!”

收两文钱是尊重,若白送的话,不是亵渎人家读书人?老汉很懂人情世故的,知道读书人最要脸面。

梁心铭坦然接过簪子,将女儿放下来,又在怀里掏,掏了几下,才掏出两文钱,递给老汉,“谢老伯。”

老汉笑道:“这是公子买的,谢我做什么。”

梁心铭也不辩解,道:“老伯善心会得到福报的。”

老汉笑道:“真的?我孙子也念书呢。将来就指望他了。若是能像公子一样考秀才,我死了也闭眼了。”

梁心铭道:“老伯定能心想事成。”

老汉笑得脸上皱纹挤在一块,犹如菊花盛开,还想跟他说道说道自己孙子读书情况,想要听几句“金玉良言”,可是梁心铭已经转过身,对李惠娘道:“来,我帮你戴上。”

李惠娘呆呆看着梁心铭,眼睛蓦然就红了。

梁心铭扶正她肩膀,将她头上的花布巾取下,仔细端详审视她,看把簪子插在什么位置合适。

头巾取下,李惠娘的容颜增添了三分光彩。她生就的白腻肤色,圆脸尖下巴,柳叶眉、丹凤眼,鼻子小巧,红唇丰盈,很水润的江南女儿。只是荆钗布裙,看着不打眼。若打扮起来,怕是差不多的大户人家小姐也比不上她。

可因为夫君是温润读书君子,她家里家外的操持,就不免强势了些。强势惯了,就在面上留下了痕迹:一双丹凤眼光芒锐利,张嘴就如砍瓜切菜,跟温柔不沾边。

这是个泼辣的小媳妇!

梁心铭看了一会,才将簪子斜插入发髻,梅花正对外。

“好了。”他笑吟吟道。

“你哪来的钱?”李惠娘小声问。

“在贡院捡的。”梁心铭道。

李惠娘凤眼差点瞪圆了。

梁心铭弯腰抱起女儿,道:“回家吧。”说罢转身对老汉告辞,说等放榜之日在此为他写字。

老汉连连道谢,好像梁心铭已经高中榜首一样;又把他夫妻一扫,夸赞道:“公子疼媳妇,是个有情义的。”

李惠娘笑容灿烂道:“也是他多事。谁没个穷的时候?买不起就不买。若有那个命,真中了解元、状元,那将来一副字画值多少银子?买什么首饰买不起呢!现在要老伯让这么多利,太心急了,倒叫老伯笑话,说我们不踏实。”

老汉一听急了,忙道:“那不一样!现在买的情义不一样!将来买再多,也比不上他今天买给你的心意。我怎么敢笑话你们呢?我是沾了大光了!”

他看出李惠娘是个本分媳妇,生怕她后悔,把簪子不要了,那他就不能在放榜之日求梁心铭为他写字了。这可是“解元”的字!虽然尚未落定,但他相信梁心铭一定能中,甚至将来还能中状元,那他可赚大了。怎么能反悔呢?

老汉有些愧疚,想要再找补一样东西给他们夫妻。

李惠娘为夫君争回了脸面,点醒老伯:是他占了他们的便宜,而非他们沾他的光。然后她见好就收,很是优越地拒绝了老汉的找补,说道:“怎好再要呢?老伯做的小本买卖,我夫君读书人,最重品行,不敢欺骗老人家。若非老人家慧眼识明珠,这笔买卖也做不成。这已经很破例了,毕竟夫君还没中呢。老伯知道,这考试也是有门道的!”

最后一句话她压低了声音,说的意味深长,言下之意:梁心铭若没考上,定有内情,不是他没能力。

老汉连连点头,人情世故他通透:这世道,没权没钱,光有才能是不行的。但他还是很看好梁心铭,再三安慰李惠娘,说她的夫君定能高中,将来必然大富大贵。

李惠娘笑道:“借老伯吉言。”

老汉也再三谢他们给脸面。

李惠娘大度地说不用谢,然后利落地转身,结束了这场满含机锋的买卖交谈,却发现梁心铭正含笑看着她,有些戏谑,又像纵容,不由尴尬,忙挽起他胳膊就走,嘴里说:“走吧,明天还要考呢。晚上要早些歇才好。”

梁心铭却立定脚步,不肯走了。

她对老汉道:“老伯就不怕在下落榜?”

老汉忙道:“这不可能……”哎呀,这人说话好不吉利,哪有在这时候说这样晦气话的!

梁心铭却认真道:“这很有可能。”

老汉:“……”

你到底什么意思?

对自己没信心?

梁心铭道:“老伯如此信任在下,在下感激不尽。若中了,自不必说,写一幅字送给老伯;若不能中,老伯也不必担心这八百文肉包子打狗……”

老汉听得张大了嘴,觉得这人说话太口没遮拦了。

梁心铭继续道:“……在下是有秀才功名在身的,每月除了廪米,一年还有四两银子的廪膳补贴;此次若落榜,在下会寻一份差事,绝不会亏欠老伯这八百文。”

老汉这才明白他的用意,笑呵呵道:“公子不用保证,老汉要不相信你,也不会卖簪子你了。公子也别说丧气话,我瞧公子是个有出息的,定能高中。”

老汉还有句话没说:他若不知道秀才底细,也不会贸然答应梁心铭了。读书人最重名声和节操,他一个想通过科举入仕的人,怎会占一个小贩的便宜呢?再者,他见梁心铭举止从容,踏实稳重,若这次没考上,想必不会坐在家等饿死,定会想办法找差事养家糊口。还怕不还他钱?

所以,老汉从未担心会吃亏。

老汉只是不太懂读书人的心思:为何非要赶在今天给媳妇买簪子?难道今天买,真显情义不同?

这在居家过日子的老汉看来,有些不理解。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卖梁心铭一个人情。

若无这件事,等梁心铭真的考中了,他一个小贩,就算送上十两八两,梁心铭恐怕也不会要他的。

横竖他不会吃亏,只有沾光的。

梁心铭见老汉做的市井生意,却如此率性,想试他一试:若自己说恐怕考不上,对方还敢赊吗?见他看人事通透的很,不由一笑,才告辞离开。

暮色渐暗,一双身影淹没在徽州城街头,嘈杂的人声中,童稚的声音和清朗的问答格外清晰:

“爹爹明天还考?”

“还考。”

“爹爹吃饼,考状元。”

“你吃。爹爹不吃也能考得上。乡试考头名叫解元,不是状元。记住了吗?”

“记住了。”

……

梁心铭和李惠娘住在城北,这里房租便宜。他们租的是独门独院,只有正屋没有厢房,但也足够了。

一路走来,二人郎才女貌的形象,着实吸引了不少路人目光。男人们都羡慕地看着梁心铭,心想读书人就是卖相好,才娶了这么个标致的媳妇;大姑娘小媳妇们则都爱瞅梁心铭,羡慕李惠娘福气好,嫁了这样男人,将来肯定享福。

到他们住在竹竿巷,老远就看见巷口的豆腐摊,卖豆腐的司马彩云因长得俊俏,人戏称“豆腐西施”。

李惠娘低声跟梁心铭说了句什么,忽见司马姑娘望着他们笑,鼓足了勇气要打招呼的样子,尚未开口,先飞红了半边脸儿。

李惠娘忙把身子一侧,挡住梁心铭,目光绕过司马姑娘,对着巷子内热情招呼道:“哟,张奶奶,这是干什么去?这么晚了还出来?”

张奶奶更热情,笑回道:“梁秀才回来了?考的好吧?——小孙子吵着要吃豆腐,我来买一块。肯定考得好!”

李惠娘道:“谁知道呢。不到放榜,谁也不知结果。”

对这些街坊邻里,她回答很谨慎,完全不像刚才面对卖首饰的老汉。住在这穷窝里,吹牛过了头,不是好事。

张奶奶一个劲道:“肯定考得好!梁秀才一看就是当大官的料!将来呀,没准能当宰相呢。你就等着享福吧!”

李惠娘道:“承张奶奶吉言,我先感谢了。我们要回家了,明儿他还要下场呢,得早些睡。”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