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三章 旧案

发布:2021-10-13 09:36:54

老人名叫刘福,三十三岁时成了了花家的外姓家仆,他给肖朗和方祈讲诉了花家兴衰的历史。花家大小姐花若嫣,除了被奉作花神娘娘,有花木培育出的天赋。此外在武学上,她是小略有成的。百尺高楼冲天燕,流星追月花若嫣。花家大小姐与现如今的百尺楼主燕秋眀是师兄花家大小姐花若嫣,除了被奉为花神娘娘,有花木培育的天赋。同时在武学上,她也是小有所成的。。...

老人名叫刘福,三十二岁时成为了花家的外姓家仆,他给肖朗和方祈讲述了花家兴衰的历史。

花家大小姐花若嫣,除了被奉为花神娘娘,有花木培育的天赋。同时在武学上,她也是小有所成的。

百尺高楼冲天燕,流星追月花若嫣。花家大小姐与现今的百尺楼主燕秋眀是师兄妹,都是师从上代百尺楼楼主鹤独老人。

百尺楼向来以轻功著世。

燕秋眀的一飞冲天,能轻松跃上三十多米高的百尺楼。

而花若嫣的流星追月,则是以快闻名。

配合上以轻为主的飞花拂柳和以巧见长的凌燕回旋,正值青春年华的花家大小姐,很快便在江湖中芳名远播。

也正因此,被传闻吸引而来的寒渺宫宫主寒堰,动起了捉弄一番这个花家美女的念头。

只是没成想,一来二去几个回合下来,堂堂寒宫主,竟连花若嫣一根头发丝都未能碰到,最后反倒是惊艳于花神娘娘的“神力”,被她那满园樱花桃花同树齐放的美景所震服。

再后来,花若嫣无视反对声音,成了寒渺宫的扦插老师,指导着寒渺宫男女老少在无想崖上种满了桃树,扦插了无数的樱花枝。

第二个无想崖上樱花桃花齐放的季节,花若嫣成为了寒渺宫的宫主夫人。那年的十里红妆铺满了江织花城,郎才女貌的佳话传遍了十里八乡。

只可惜,好景未长久。

六年后,寒渺宫一夜之间被灭门,同时远在京城的开国公府也被诛杀满门。

随后江湖才传出消息,寒渺宫是当年被剿的南疆魔教余孽。

朝廷同时贴出告示,开国公炎项晗勾结寒渺宫侵吞镇边物资,通敌叛国,致使南疆守军溃败,因此株连满门。

寒渺宫的那场大火烧了两天两夜,被天降大雨浇熄。寒渺宫一片断壁残垣,无想崖上只留下了焦枝残景。

“事发后官府派兵在寒渺宫大肆翻查,并未发现镇边物资的踪迹,花家受到牵连,也被翻了个底朝天,最后官家依然无所查获,这才搬兵回朝。”

“唉!”苍老的刘福长叹一声,面色凄然说道:“花家二老丧女之痛加上家道衰落的打击,先后发病离世。

当年花家在乡里间有多风光,大难之后,他们就能体会到世态有多炎凉。

花家大小姐惨死,二小姐远嫁,幼弟年少不堪其扰,最后由老管家带着离开了此地。”

方祈接过肖一木递来的酒杯,对着主屋拜了三拜,将杯中酒撒入那棵大树下的泥土中,然后又接过另一杯酒,双手奉上递给了眼前的刘福。

“前辈一直照顾着这些花树,晚辈甚为敬佩,薄酒一杯,还望您莫要嫌弃。”

刘福轻叹一声,接过酒杯,却盯着方祈又看了看:“这位少爷看着总有些面善,老翁我斗胆敢问一声,少爷您尊姓?”

“前辈您严重了,晚辈姓方名祈,家住九宫坊。”

“九宫坊方家……”刘福喃喃着,看着方祈的目光忽然闪动了起来,花家二小姐的夫家,就是姓方的。

方祈对着老人拱手一揖,接着道:“我家阿娘最是喜欢樱花栖桃树的美景,奈何家中无人会接。前辈若是不弃,可愿前往九宫坊,为我家园中扦插几棵樱花树,方祈愿以重金酬谢。”

刘福差点老泪纵横,事已至此,花家早已家破人亡,守着一方旧土,也是徒然,倒不如去那未亡人身前尽忠。

思及此,他急忙行礼,颤抖着答道:“老奴有幸得此机会,多谢方少爷。”

方祈扶起老人,叫过方荣交代几句,让他先带老人回宿馆,请掌柜安排车马将他护送回九宫坊。

待老人跟着方荣走远,肖朗才走近方祈,问道:“要继续多寻找一些花家老人么?”

方祈摇了摇头:“殿下好意方祈代母亲心领了,不过是个念想,给母亲送回能扦插樱花树的福叔就够了。”

肖朗点点头,吩咐左右又巡查了一遍花家这座老宅,没有什么可疑发现,便与方祈一同折返。

作为垈国的安贤王,肖朗本次原是得太子哥哥肖昱嘱意,受垈武帝之命前往南疆边疆守军大营,押运粮草慰问军兵。

任务完成,回京启程之际,肖朗却突然收到密旨,皇帝要重查当年开国公炎项晗通敌南疆一案,命他秘密前往重要牵涉方——寒渺宫所在地,追查当年私吞物资的线索。

肖朗幼年体弱多病,垈武帝便同意了肖朗生母锦妃的请求,送他到九宫坊学武健体,直到年满十六才又回到京城封王建府。

九宫坊坊主方宴明是肖朗师父方宴辉的胞弟兼师弟,也因此,师从父亲方宴明的方祈,变成了肖朗的师弟。

正式场合,方祈对肖朗以殿下尊称。私下里,肖朗还是喜欢方祈称他朗师兄。

方祈的母亲花若雅是花若嫣的亲妹妹,多年里一直对姐姐的惨死无法释怀,肖朗便以帮手的名义,将方祈借到了身边,带着他一起查证当年的疑案。

“恭迎殿下回府。”

才下了马车,江织花城的县令马白儒就迎了出来行礼。

肖朗摆摆手,一边带着众人往里走,一边表示他此次算是秘密查案,众官无需多礼,只需全力配合即可。马县令连声应下。

待肖朗回到堂上坐定,马白儒才行礼禀报道:“殿下,前几日贴上的那张悬赏榜,今日午时,有人揭了。”

接过肖一木递来的茶碗,肖朗喝了一口茶水润润嗓,才接着说道:“哦~揭榜者何人?可安顿在了府衙?”

“来人自称师从捉鬼天师墨白道人,是个年轻小伙,拿着榜文来应征后展示了几招玄术,看着像是有些真本事的。”

马白儒是个纯正的文生出身,对于武家玄术之类的,确是看不出太多门道,拿捏着措辞,给堂上这位得宠的皇子殿下解释着。

“墨白道人,确是名师。”肖朗滑捏着碗盖儿,沉吟了一下,转而看向方祈说道:“为兄还有些要事与马大人相商,祈师弟代为兄去验验这捉鬼人的本事真假,如何?”

方祈抱拳作揖,起身领命:“但凭号令,愿为殿下效劳。”

肖朗笑呵呵拍拍方祈拱起的手背,示意马县令着人带着方祈去往捉鬼人所在之地。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