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三章 人心难测

发布:2021-10-12 16:52:09

“怎么样?非常好吃吗”“嗯嗯!太非常好吃了!我会觉得这些比韩府的都非常好吃!哦,不不不,是侯府,侯府!”好一个不不争气的肚子!好一个不不争气的丫头!这就吃上了。那个男人只吃了一口,就被狼吞虎咽的云喜吓到了,眉毛都拧巴在一起。他眼瞅着那一盘都快也没了,便推了一盘那个男人只吃了一口,就被狼吞虎咽的云喜吓到了,眉毛都拧巴在一起。他眼看那一盘都快没有了,便推了一盘桃酥过去。。...

“怎么样?好吃吗”

“嗯嗯!太好吃了!我觉得这些比韩府的都好吃!哦,不不不,是侯府,侯府!”

好一个不争气的肚子!好一个不争气的丫头!这就吃上了。

那个男人只吃了一口,就被狼吞虎咽的云喜吓到了,眉毛都拧巴在一起。他眼看那一盘都快没有了,便推了一盘桃酥过去。

“这里还有,你喜欢吃就都是你的。”

云喜迟疑了一下,擦了擦嘴巴:“嗯~时候不早了,我得快回去了。”

“你都耽误这么久了,也不怕多吃个桃酥。”他看见犹豫的云喜,就插着腰道:“你这丫头是不相信我吧?是担心这吃的有问题吧?是觉得我会……”

他盯着她的眼睛,一步一步慢慢靠近。

云喜往后退了几步,双手抵在两人之间,“我自然是相信你的!”

张承瑾停了下来,笑着问她:“丫头,你今年几岁啊?”

“不是几岁,是十六。”她轻轻道。

“好,不是几岁,是十六。”他重复一遍又继续问道:“最喜欢吃什么?”

“面条!”

“你叫什么?

“……”

她抿了抿嘴:“我的名字就不用了知道了,我这样的下人,府里多的是。叫什么都无所谓,叫我一呀二啊都一样。”

说完,便低头要走。

他张开手,拦住了她:“切不可妄自菲薄。”

云喜抬头盯着他,他眉目坚毅,睫毛浓密,右眼眼眉处嵌入一颗小小的痣,便想起韩浩公子也有一颗这样的痣,只不过在左眼。

“还有,如果有人要追究你摔了东西,你便说是二公子摔的就是。”

云喜没有回应他说的话,只是又将头低着,男子见她执意要走,手就自然的垂了下去。

“我记住了,多谢二公子款待。”

回到院里时,云喜远远看见房门依然是半掩着,云喜把点心放在桌上就识趣的退出了房门,韩清婉最近总是没日没夜的绣花,如玉倒是常常念着想去外面看荷花,姑娘是为情所困,如玉无非是想转移姑娘的注意力。

在韩府,韩清婉虽然温柔但是仍是活泼的,常乔庄打扮去外面喝酒弹琴,如玉比韩清婉小一岁但是有男子都比不上的力气,常常与府上的男丁扳手腕,很少有人是她的对手,她也习得一点皮毛功夫,三人一起出府也安全了许多。

云喜比如玉还要小一岁,没有姑娘那样的才艺,更没有如玉那样的功夫,她便生的比旁人多一个心眼,或许是因为她从小被父母抛弃,小时候四处漂泊的原因,父母不养,天地就要养,为了活下去,小小年纪却尝尽了人间一半的苦楚。

云喜刚出门,就碰上了张承宇,他微微抬手向后示意她关门,云喜依然照旧半掩着门,然后就规矩的站到了一旁,张承宇在外是出了名的谦虚有礼,而这个时候却偷偷从门缝里瞧着韩清婉,自己的娘子不光明正大的看,还要这样偷偷摸摸的看。

韩清婉丝毫没有发现外面的异样,专心绣东西,张承宇只瞧了几眼,就转身准备离开,走到台阶上却停了下来。

“你是从韩府过来的丫鬟?”

云喜发现他在问话便走了过去,怯怯的点了点头,“是。”

“跟我过来一下。”

他朝着远离房间的花园走去,园里的树上挂着一个鸟笼,他打开深蓝色的罩子,罩布与寻常人家的无异,不说繁复的绣花,就连简单的花纹也没有,他轻轻拨弄着里面的两只鹦鹉。

过了好一会儿,背对着云喜的张承宇才转过了身,转身顺势带动的衣角有一股浅浅的香味,他语气温柔:“记着她的一举一动,每天晚一些到我书房向我报告。”

话音刚落,他就取下树上的笼子消失在转角处,没有半分拖延。

云喜慢慢的抬起了头,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他说话轻轻的,却让人觉得压抑的喘不过气,虽是夏至已至,人热的昏天转地,可从他嘴里冒出的话却有消暑的功能。

在硕大的王府里,猜不透的人太多了,丫鬟妈妈难相处,姑爷也是个奇怪的人,这不就是明摆着让我监视姑娘吗?我家姑娘又不会害他,真是奇怪。

当她正纳闷的时候,抬头望见远方有一片飘着的白云,这片云可真好看,既是纯粹的白,不参合一点蓝一点灰。形状又像极了一只活泼的小鹿,中间圆头上两个散开的鹿角,下方还有四个乱蹦的鹿腿。

低头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了那个穿着黑衣,有着白皙面庞的二公子。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