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006.劳工契

发布:2022-09-23 20:05:02

【劳工契】苏凉从地上拔起斧头,漠然望着八字胡,“我也不是。”八字胡没料想到看出来瘦削娇弱的苏凉好大的胆子反抗意识,一抬手,拦下正欲冲过去的的小跟班,似笑非笑地又问,“你也不是什么?”“我也不是苏大明的妹妹。”苏凉说。八字胡带给六个人高马大的小跟班,个个手拿棍棒,好八字胡没料到看起来清瘦柔弱的苏凉竟敢反抗,抬手,拦住正欲冲过去的跟班,似笑非笑地反问,“你不是什么?”。...

【劳工契】

苏凉从地上拔起斧头,冷眼看着八字胡,“我不是。”

八字胡没料到看起来清瘦柔弱的苏凉竟敢反抗,抬手,拦住正欲冲过去的跟班,似笑非笑地反问,“你不是什么?”

“我不是苏大明的妹妹。”苏凉说。

八字胡带来六个人高马大的跟班,个个手持棍棒,不好对付。

况且,这群人是冲苏大明来的,苏凉更想看到他们互相伤害。

“她是!她是我妹子!亲妹子!胡二爷把她带走抵债吧!”苏大明反应过来。

八字胡走过去,抬脚重重踩住苏大明背上的石板,冷哼道,“说好今日还账,老子听说你又去赌了?有钱去赌坊,却没钱还老子?你去打听打听,这十里八乡,敢赖老子账的,都是什么下场!”

苏大明脸色煞白,“我昨儿不是让人稍信,求胡二爷再宽限三天……”

宽限三天,正好对上苏大强一家原定的计划:在苏凉出嫁三日后,去找宁靖要人。

人已被他们弄死,真正目的是敲诈,只要钱。

想来苏大明欠的高利贷,也成了原主的催命符。

原主的死,绝不是苏小蝶失手所致,而是一场处心积虑的谋杀!

“你可真能耐,让老子宽限,都不亲自去说,还得老子亲自过来收账!”八字胡一脚踹在苏大明头上,又狠狠踩了几下。

苏大明无处躲闪,疼得龇牙咧嘴,“就用苏凉抵债!她长得好看,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八字胡眯着眼,又朝苏凉看过来,“你说自己不是苏大明的妹子,为何在他家?他们这样,都是你干的?”

“我只是这家亲戚,曾在此借住,昨日已出嫁。准确说,昨日被他们卖掉了,今日来取点东西。”苏凉神色淡淡。

“你是这家姑娘,苏大明还不上的钱,就得你出!老子才不管你是不是嫁出去了!”八字胡挥手,两个男人朝着苏凉冲了过去。

眨眼功夫,就被斧背砸在了地上,抱着膝盖冷汗直冒。

八字胡神色一变再变,“还挺辣!上,抓住她!”

只是八字胡话音刚落,身后的属下还没冲过去,他突然两眼发直倒在地上,全身抽搐不止。

“二爷又犯病了!”

……

场面顿时乱做一团,八字胡的跟班全都围着他,一个个六神无主。

“让开。”少女沉静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跟班下意识往旁边让,反应过来,苏凉已到了八字胡身旁。

“你要干什么?”

跟班又扑过来抓苏凉。

“嘭!”

“啊!”

“嘶!”

“谁?”

即将抓到苏凉的人脑袋都被圆球状物体重击,纷纷转头,这才发现树上还有个人。

一半人朝着梨树冲过去,另外一半继续抓苏凉,但很快也遭到了梨子攻击。

苏凉从原主的针线笸箩里取了一根最细最长的绣花针,凝眸刺入八字胡的人中穴!

“你对二爷做了什么?”

“滚开!”

“二爷!”

……

苏凉拔针,提着没离手的斧头退出了包围圈。

动弹不得的苏大强一家人见状,眼睛都恢复了神采。

“那个贱蹄子把胡二爷害死了!”

“小贱人你疯了吧?”

“你就等死吧!”

苏凉只觉好聒噪。

八字胡被苏凉扎了一针后,跟班也顾不上管宁靖,都围到了他身旁。

“号丧呢?都给老子起开!”八字胡一把推倒两个跟班,麻利地从地上站起来,死死盯着苏凉看了片刻之后,拱手作揖,“没想到姑娘竟然深藏不露,你绝不可能是苏大明的妹子,方才得罪了。”

不止八字胡的属下目瞪口呆,苏大强一家脸色也都跟被雷劈了一样。

“我祖父是个大夫,学了点皮毛。”苏凉神色淡淡。

八字胡的癫痫症好多年了,头一回恢复得这么快,闻言对苏凉愈发客气,“姑娘若有办法治好我的病,诊金好商量。”

“她……她哪会治病?”一直嫉妒苏凉容貌身材的苏小蝶简直要疯了,“她是骗人的!”

八字胡皱眉,“让那个死肥婆闭上臭嘴!”

立刻有跟班过去,脱下臭袜子,塞进了苏小蝶嘴里。

又有人提醒八字胡,树上有人。

八字胡这才注意到宁靖,当即愣住。这般容貌气质,绝非寻常人。

宁靖提着摘下的一大兜梨,从树上跃下来,稳稳落地。

八字胡眸光一缩,会武功!

有个跟班亲戚在苏家村,了解一点内情,凑过来在八字胡耳边嘀咕了几句。

“原来是宁公子和宁夫人,失敬失敬!”八字胡扯了扯嘴角。

“苏大明欠你多少钱?”苏凉问。

一个跟班掏出一叠按了红手印的借据,扬声说,“本钱加利息,总共五百两!”

苏大明面色一僵,“我就借过五十两!

“利息怎么算,老子一开始就跟你讲得清楚明白,你听不懂,那是你蠢。”八字胡冷哼,“你家房契地契都被你押在老子手里,顶天就值五十两。不过若是宁夫人能把我的病治好,再宽限几天也不是不行。”

“苏凉!妹子!”苏大明仿佛一下子又抓到了救命稻草,“你肯定有办法!你爷爷是京城的名医!你给胡二爷把病治好!以后我们全家都把你当祖宗供着!”

八字胡看向苏凉的眼神更客气了。

苏凉摇头,“我跟这家人,并非亲人,而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八字胡立刻会意,“这一家子肥头大耳,宁夫人却如此消瘦,定是受了不少委屈!再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快看看,苏大明欠老子的钱,除掉房契地契还有多少呀?”

“回二爷的话,还欠四百五十两!”

“这家几个人?”胡二爷问。

“算上老的小的,一共六口!”

胡二爷冷笑,“老子今日心情好,给他们全算成壮劳力,送去矿山,一人一年一两银的工钱,多少年能还上?”

“一年六两,需得干上七十五年!可他们活不到那时候啊!”

“老子发发善心,吃点亏吧!劳工契拿来,让他们按手印!”

听到“劳工契”三个字,苏大强一家都跟疯了一样,哀嚎着,哭求苏凉救救他们。

苏凉不知道劳工契是什么东西,似乎是送去矿山干苦力?看苏大强一家吓得屁滚尿流的样子,定然很恐怖。

但,越恐怖,越凄惨,跟他们越相配。

八字胡一直隐隐观察苏凉,见她非但没有反对之色,反而挺满意,便催促跟班,赶紧的!

等苏大强一家老小从地上起来,六张盖了血手印的劳工契,已经到了胡二爷手中。

“凉儿!”徐氏尖声高喊着,朝苏凉扑过来。

苏凉冷不丁被吓了一跳,后退两步躲开。

八字胡见状,示意属下过去,把徐氏一通殴打,向苏凉示好的意思非常明显。

宁靖拎着梨走过来,目光落在苏凉眉心,又收回去,言简意赅,“走?”

苏凉点头,拐进厨房,把苏大强家剩下不多的粮食和菜全装进一个竹篓,背着出来。

“今日不得闲,你的病,改日再说。”苏凉看向八字胡。

她不想得罪这种地头蛇,会很麻烦。至于接下来要不要给八字胡治病,得看他的“诚意”。

八字胡也不敢拦,连说改日登门拜访,便目送宁靖和苏凉离开了。

“打!重重地打!”

身后传来八字胡刻意拔高的声音,伴随着苏大强一家的鬼哭狼嚎,交织在一起。

见一个邻居老妪探头探脑,苏凉驻足,主动解释,“昨日出嫁,忘了把嫁妆带走,连身换洗衣裳都没有,只能回来取。没想到苏大明欠了高利贷五百两,房契地契拿去抵债还差很多,全家都签了劳工契,要被带走了。”

“劳工契?”老妪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可见去做劳工是多么可怕的事。

“真是太可怜了。”苏凉叹气,心中在想:苏大强一家在矿山做奴隶的画面定然很美,想看……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