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004.无妨

发布:2022-09-23 20:05:01

【不妨事】江大强家在村子里十分醒目。青砖大瓦房,红漆大门,门口竟还立着两尊石狮子。夜间,大门紧闭,外面没上锁,代表中国家中有人。苏凉没管身后的宁靖,轻轻地一推,门就开了,一个人差点儿撞到她身上。退后两步,就见一个画着浓妆,身穿艳色绸缎裙子的胖姑娘眼睛青砖大瓦房,红漆大门,门口竟还立着两尊石狮子。。...

【无妨】

苏大强家在村子里非常显眼。

青砖大瓦房,红漆大门,门口竟还立着两尊石狮子。

白天,大门紧闭,外面没落锁,代表家中有人。

苏凉没管身后的宁靖,轻轻一推,门就开了,一个人差点撞到她身上。

后退两步,就见一个画着浓妆,身着艳色绸缎裙子的胖姑娘眼睛瞪得溜圆儿,尖叫一声,“鬼啊!”跑了回去……

这身材,这打扮,日子过得可真滋润。

她见苏凉像是见了鬼,就表明,她知道苏凉昨日离开苏大强家时,人已经死了……

杀原主的凶手,就在这里。

苏凉站在门口,听着里面传出的声音。

“你咋呼什么?那个贱蹄子都没气了,不可能回来!”

“姓宁的昨夜没来找事,兴许是病着不能洞房没发现。咱们等到小贱人回门那天,去讨要说法!”

“他一个躲难的外地人,肯定不敢闹大!到时候,有多少钱,都得赔给咱们!不然就报官!说他害死了咱家的姑娘!”

“万一他病死了,那更好,家产就是咱们的!”

“可得派人盯着,别让那姓宁的跑了!”

“对对对!小明,你哥呢?”

“我哪知道?他见天儿往镇上跑!”

“那你去!看着宁家!”

“真的……她真在外面……就是她……”

“姐你看花眼了吧,外面哪有人……”一个小胖子跑到院子里,见苏凉站在门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脸色一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鬼……鬼啊!”

堂屋里呼啦啦冲出好几个人来。

不管老的少的,有一个算一个,身材都很肥硕,跟这贫穷的村子格格不入,但完全符合白小虎说的:被苏凉爷爷养着,不干活,吃香的喝辣的。

这下都不必审问了。

一家子恩将仇报的白眼狼!

好日子是苏凉爷爷给的,苏凉过来投奔,却不想进了火坑!

被关起来继续压榨,逼她绣花赚钱。

十两银子卖掉的无耻行径都是表象!他们真正的打算竟然是,弄死苏凉塞进花轿,只要把人抬到宁家,就能用苏凉的死,再狠狠敲诈宁靖一笔!

恶毒无耻,令人发指!

苏凉前世就见识过,为了钱财,所谓的骨肉血亲能打得头破血流,仿佛不共戴天的仇人。

她车祸“意外”离世,很可能是某个兄弟为了少个人争财产干的。

因此,苏凉并不留恋前一世,那些亲人给她的没有温情,只有教训。

而原主作为苏大强家的亲戚,不管活着死了,在他们眼中都是摇钱树。

“凉丫头,你咋今儿就回来了?宁公子欺负你了?告诉爷爷,爷爷给你撑腰!”矮胖老者已镇定下来,一脸慈爱地看着苏凉。

一身肥肉的中年妇人扭着身子冲过来,“哎呦!我苦命的闺女啊!你要死要活非宁公子不嫁,我们是想拦也拦不住,你到底受了啥委屈,跟伯娘说!”

苏凉纤细的胳膊被一只大手抓住,狠狠一拽,她就顺势进了门。

门被苏小明快速关上,插上门栓。

下一刻,苏凉便欣赏到了顶级的川剧变脸……

苏大强斜睨着她,冷哼道,“不是你要嫁的?回来作甚?”

徐氏松开她,脸上的肥肉颤了颤,“别用那种眼神看我们!昨日你偷家里的钱,小蝶想抢回来,不小心掐了你一下,这不是没事吗?”

“就是!你偷钱!那是我家的钱!”苏小蝶突然拔高嗓门说。

偷钱?苏凉觉得,那应该是原主本以为能带走的嫁妆,定是这家人曾许诺过要给,好哄着她乖乖做绣活给他们赚钱,临了却翻脸不认账。

苏小明抓起一块磨刀石,朝苏凉砸过来,小小年纪,眼中满是怨毒,“小贱人!小偷!去死吧你!”

苏凉将石头稳稳抓住,原路砸了回去!

她可没有不打孩子的原则,有些所谓的孩子,根本就是恶魔。

院子里响起杀猪般的惨叫声,苏小明捂着大腿在地上打滚。

“小贱蹄子!反了你了!”徐氏眉眼一横,撸起袖子,厚厚的巴掌朝着苏凉扇过来。

苏凉小手抓住徐氏的手腕,狠狠一拧!

“啊!”徐氏惨叫连连。

苏小蝶尖叫,“杀人啦!苏凉杀人啦!”

苏大强跟他的儿子苏大富都朝苏凉冲了过来,而苏凉解下背上的包袱,甩掉桌布,握住斧子横在胸前,冷笑道,“说我杀人?那我成全你们。”

“你!你疯了?”苏大强脖子一缩,“还不快把斧头放下?”

也没听到门栓滑动的声音,门突然开了。

院中紧张的气氛被打断。

苏凉转头,就见宁靖站在门口看着她,美眸之中闪过一抹错愕。

苏大富趁机扑过来夺苏凉手中的斧头,苏凉脚步微动,闪避开来,斧背在苏大富背上狠狠一砸,他面朝下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宁靖转身,又把门栓从里面插好,然后叫了苏凉的名字。

“你要拦我?”苏凉轻哼。

宁靖方才就在她身后不远处,苏大强一家人说的那些话,定也听见了。

但苏凉此刻无暇顾及宁靖是否已看破她的秘密。

宁靖神色淡漠,“乾国刑律,杀五人及以上者,凌迟处死。”

此时苏大强家正好五个人,宁靖也没把才十岁的苏小明排除在外。

苏凉眨了眨眼,“那,夜里再来?”

“可以。”宁靖微微点头。

苏凉猜对了。

宁靖只是提醒她,光天化日砍人要吃官司。月黑风高夜,与杀人更配……

苏大强一家人都崩溃了!怎么都没想到,先前任他们拿捏的苏凉突然像是变了个人!如此凶残!

“先饶了你们。”苏凉如此说,却上前一步,把斧头架在了苏大强脖子上,“钱在哪儿?”

苏大强瑟缩了一下,“没……没钱……”

苏凉点头,“很好。我先在你孙子身上砍一刀,给你一些灵感,不行就多送几刀。慢慢想,不急。”

见苏凉真挥舞着斧子砍过来,苏小明都被吓尿了!

苏大强梗着脖子喊,“住手!我给你钱!”

“所有的钱,一个子儿都不能少,那本就是我的。”苏凉冷声说。

苏大强见不能善了,宁靖堵着门,想跑也不行。只得回屋去,抱了个铁盒子出来。

“都在这里面,没剩多少了。”苏大强把铁盒子递给苏凉。

苏大富想爬起来,宁靖搬起门内的一块石板,默默地压在了他背上……

苏凉打开铁盒,见里面只有一串铜钱,面色一沉,“你在耍我?”

苏大强瞪着眼睛,“银子昨夜还在里面!咋没了?”

缩在角落的苏小蝶脱口而出,“一早大哥进过爷爷屋,肯定又是他偷走去镇上赌了!”

说曹操,曹操到。

听有人砸门,宁靖拉开门栓。

满脸横肉的年轻男人一身酒气,骂骂咧咧走了进来,“还不如把那小贱人给刘员外的儿子做妾,再多十两,老子今日就能回本!贱蹄子!扫把星!”

这定是苏大强的长孙苏大明了。

等醉醺醺的苏大明后知后觉发现家里出事,也不怕苏凉手中的斧子,大步走过来,“反了你了!就该早点把你卖到窑子里!”

苏大明跟苏凉身高体型悬殊太大,一下子还真让他把斧头夺了去,局势又变了……

宁靖看着被苏大强一家围住的苏凉,袖中露出一道寒光。

苏凉并不慌乱,在苏大明将斧头朝她砸过来的时候,一脚踢飞,然后,高抬腿,双脚剪住苏大明的脖子,将他摔在了地上!

片刻后,地上整整齐齐躺了一排哼哼唧唧的胖子。

这下看着苏凉的眼神,更像是见鬼了。

“再问一遍,钱呢?”苏凉擦了一把额头的汗。身体太虚,得好好补补。

“都被大明输光了!”苏大强脸色铁青,不知是被苏凉吓的,还是被他大孙子给气的。

苏凉不信,打算亲自去找。

见她进屋,宁靖给苏家每个人身上都压了一块石板。

“宁公子……”苏小蝶顶着一张五颜六色的脸,痴痴看着宁靖,“你看到了,苏凉就是个恶毒的悍妇,你千万不要被她骗了呀!”

宁靖微微摇头,“无妨,我没钱。”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