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4章 他们敢胡来,我就敢胡说

发布:2022-09-23 11:24:01

方瑶内心有些忐忑不安,自己那个世界中国古代许多朝代对私闯民宅的盗匪确实是“杀之无罪”,但这个蒸湘国……她还真不很清楚。这样说,而已想吓吓吓吓他们。谁知,阿武娘听见这话,怔愣了一刹,随后咧着一口黑黄的烂牙,尖声道:“咱们李家村,谁无罪没罪,都是我男人说这样说,只是想吓唬吓唬他们。。...

方瑶内心有些忐忑,自己那个世界古代许多朝代对私闯民宅的盗匪确实是“杀之无罪”,但这个大祥国……她还真不清楚。

这样说,只是想吓唬吓唬他们。

谁知,阿武娘听到这话,怔愣了一瞬,随即咧着一口黑黄的烂牙,尖声道:“咱们李家村,谁有罪没罪,都是我男人说了算,他可是王员外钦点的族长!”

方瑶眼皮一跳,难怪这么嚣张跋扈,感情是有“后台”的。

“姜婶子,我也不想大家闹这么难看,这村里闹了灾,我们只是替受灾村民办点事……”阿武娘斜眤着方瑶,“可你家妹子却喊打喊杀的,也别怪我们不讲情面!武子,把她给我绑起来!”

握靠。

方瑶算是见识到什么叫“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能如此理直气壮地把黑的说成白的,还把矛头指向她?!

叫武子的年轻男人面上略微局促,悄悄瞟了姜氏好几眼,轻喊:“娘……”

姜氏咬了咬牙,走到阿武娘面前,忍气道:“阿武娘,我家妹子初来乍到,并不清楚村里的情况,您大人大量,不要和她一个姑娘家见识,屋里的这些东西……你要是看得上……”

阿武娘撇撇嘴,可眼里却满是得意:“啧啧,看在我家武子的面子上,把你这屋里的物件和粮食都充公,这事也就算了。”

方瑶拳头死死攥紧,强大的自制力在拼命压制着她冲上去掐死这婆娘,在脑海里想了一百八十种跟这些不要脸的玩意儿同归于尽的方法,在看到阿武娘从床底下翻出了她的帆布袋子后,终于失控。

从小性格压抑的她,越是情绪波动,脸上却越是面无表情。

她眼皮一撩,蓦然嘿嘿冷笑起来,此情此景下这笑声格外诡异瘆人。

帆布袋虽然布质粗糙,但外面还贴了几个可爱的装饰,阿武娘从未见过这东西,以为里面有好东西,内心暗喜,连忙伸手去掏。

一张面容凶煞的骇人面具,配上方瑶突如其来的怪笑,阿武娘心中一颤,“啊”的一声松开了手,帆布袋落在地上,面具和册子散落出来。

面具滚落到方瑶面前,她不疾不徐地捡起来,戴在脸上,声音沉闷到仿佛变了一个人:“你们这些刁民,好大的胆子,我是皇上请来这李家村里专门驱灾辟邪的大师!”

仿佛是专门应证她的话,一阵燥风穿堂而过,刺啦啦将地上的册子连页翻开,那副硕鼠肆虐图赫然出现在众人眼前。

所有人不由全都变了脸色,姜氏同样神情莫测。

阿武娘惊疑不定地看向自己老公:“武子他爹,真有这事?”

族长紧绷着脸,冲着阿武娘没好气道:“我都大半年没去镇上,上哪儿知道这事?”

方瑶轻哼:“你们这种地位的人,自然没资格知晓。”

“阿武娘,族长,我觉得这位大师说的可能是真的,要不然为什么就姜婶子家里没遭难呢。”

“对啊,姜婶子这妹子看上去就不像一般人,咱们还是弄清楚比较好……”

古人到底还是畏惧这些,随着村民的小声议论,族长脸上也不好看,他瞪了一眼自己老婆,硬着头皮说:“呵呵,如果是这样,那最好不过了,既然您是上面请来的大师,赈灾这事我们暂时就不插手了……”

他边说边扯上自己老婆和儿子出了门,那脚底抹油的功夫比变脸都利索。

族长一家都溜了,其他村民也争相离开,原本被挤得满满当当的屋子,眨眼又只剩下姜氏一家。

大宝和小妹委屈地跑到姜氏身边,抱着大腿不肯撒手。

方瑶默默捡起地上的册子和帆布袋,姜氏安抚好两个孩子,拉住前者的胳膊,压低声音:“二妹,你不是失忆了吗?怎么还记得皇上让你过来赈灾的事?还有,咱家没遭难,真是你弄的?你、你什么时候学的这本领?”

方瑶取下面具,怕隔墙有耳,凑近姜氏耳边略微得意地耳语道:“我随口胡诌吓唬那些人呢。”

“啊……”姜氏捂住嘴巴,“你这胆子也太大了……”

“哼,他们敢胡来,我就敢胡说。”方瑶揉了揉大宝的脸,抱起帆布袋往房间里走,“安啦,这里没手机和电话,天高皇帝远的,那些人不会那么容易知道真相的。”

姜氏盯着她的背影呐呐道:“什么手机和电话,那是什么物件?不对,万一他们真让你作法怎么办?”

作法……

方瑶轻轻摩挲着那副硕鼠肆虐图,没说话。

事已至此,姜氏也知多说无益,叹口气后扶起被砸坏的半张门板,忧心忡忡地去厨房做饭。

方瑶靠在窗边,盯着手中的面具,有些心悸地想起刚才戴上它的一瞬间……

当时她正站在里屋门口,昏暗的屋子瞬间变得鲜明无比,连墙面上光线照不到的麦秸洞里躲着的那只黍米粒大的蜘蛛花纹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还有四面八方窸窸窣窣啃食木头和打洞的声音,听上去清晰极了,但她却奇异般地知道,发出声音的始作俑者,根本不在房子附近。

眼睛仿佛不是自己的,耳朵仿佛也不是自己的,这个面具戴在脸上,就像套上了一个拥有千里眼和顺风耳的神奇外挂。

原来这不起眼儿的破烂玩意儿,居然是个宝物?!

看来上天待她不薄,虽然把她给弄到了这乱世的穷乡僻壤,但还留了这么一个宝贝,说不准她就能利用这东西发家致富……

方瑶越想内心越激动,想着自己买了大宅院,挑几个长相俊俏的丫鬟小厮伺候,每日吃香喝辣,四处游玩,那日子……真是奢华腐败的令人唾弃啊!

咕咕……

大宝天真无邪的声音将她从幻想中拉回,“姨姨,你肚子在叫呢。”

方瑶苦着脸,昨日醒来后唯一一顿饭便是没有丝毫油腥和盐味儿的糊糊,她根本毫无食欲,勉强吃了两口后便借口说不饿,剩下的被两个娃娃瓜分了。

此时已是第二天,早饿的前胸贴后背。

赚钱的法子她暂时存着,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填饱肚子。

她把面具和册子藏在床下,拉着大宝踱到厨房。

锅里还在烧水,刚刚冒热气,姜氏正在灶台前忙碌。

方瑶凑过去,发现姜氏居然把那柜子里剩下的米面全部拿了出来,不由好奇道:“姐,这是在干嘛?”

姜氏让蹲在灶台后面捉蚂蚁的大宝和小妹去旁边的柴房拣些柴来,等孩子一离开,便低声说:“这是我们逃命路上的干粮。”

“啊?”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