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3章 深渊

发布:2022-09-22 21:48:48

序言——【你在凝望深渊时,深渊也在凝望你。】这一次活回来,也没像之后如果痛苦……但也好将近哪去。她意外发现自己进到了一个也没进出口,又暗又长的甬道里……向前跑,怎么都跑将近头,越向前走呼吸的节奏就越遇到的困难。严禁已只好往后面走,感觉到不对时,她了也没回过头路这一次活过来,没有像之前那么痛苦……但也好不到哪去。。...

序言——【你在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

这一次活过来,没有像之前那么痛苦……但也好不到哪去。

她发现自己进到了一个没有出口,又暗又长的甬道里……

往前跑,怎么都跑不到头,越往前走呼吸就越困难。不得已只得往回走,感觉到不对时,她已经没有回头路。要命的是,她的腿还不听使唤,一直在往深处走。

继续往里走,越走越深,心底的不安也越发强烈。

光线越走越暗,自己也越发不对劲……

不知走到哪里时,有股阴冷的寒风从深处吹来,带着夜枭掐着嗓子呜咽似的呜鸣声。寒风掠过肌肤时,犹如被一只湿冷的手摸了一把。那感觉……让墨颜直接打了个哆嗦,鸡皮疙瘩起了一身,牙关不受控制的磕碰到一起。

在这越发昏暗的甬道内,变成刺耳突兀的声音。直接将胸膛内跳动的心跳给搅乱,猛地拔高的心跳,“——砰砰”的拍打肋骨,震得胸腔都有些发麻。

墨颜被自己发出的声音给吓到,腿肚子有些发软。她只能暂时依靠着潮湿冰冷的甬道石壁,缓过那阵虚软。缓了片刻,发软打颤的腿肚子这才平缓下来。她不由得深吸一口气,调整呼吸,平复头皮发麻的不适感。

到现在,她都捋不清,自己是怎么到了这里?

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那个无视她多次求救,后面又暴力抽出钢条的家伙,又去了哪里?

太多的问题蜂拥而至,让她的脑子乱得像要炸掉的煤气罐。

唯一能肯定的是,她又活了,证据是身体是温的,自己有心跳和呼吸。

剩下的,就是现在的情况!

只知回过神来时,她已经摆脱了循环等死的困境。突兀的出现在这昏暗的甬道里,在这条长得仿佛没有出口和尽头的甬道内反复走动。

得出两个结果:要么往前走,最终因为无法呼吸被憋死。和要么往后走,深处也许还有一线生路。

试走到最后,只剩下往深处走的选择。

走了一段时间后发现,她开始无法控制自己,往更深处走去。

这样的结果和憋死一比,也好不到哪里去。

她已经在这昏暗的几乎看不清路的甬道里,走了许久。不知尽头在哪里,深处又有什么不知名的危险在等待着自己。墨颜只能克制自己行走的速度,尽量扒拉着潮湿的石壁给自己使绊子,在磕磕绊绊中继续往深处走。

这种明知前路险途,却又控制不住自己奔赴的恐惧感盘踞萦绕心头。让她不得不绷紧了神经,时刻警惕四周的任何声响。

即便呼吸被压得极低,也无法克制心底蔓延的恐惧。

心底的不安越是尖锐,脚就越是不听指挥,中了邪似的往深处走。

当墨颜在一路不平的颠簸中,走到某个地方时,呼啸的阴风里突然传来一阵低鸣。犹如野兽即将扑食时压低了身子,自喉咙中发出的低鸣。

在那股低鸣声中,墨颜脊梁一紧,身体不受控制的绷成一张拉紧了弦的弓。紧挨着甬道石壁的她僵硬的、一点点抬头,无法控制自己往更深处的黑暗看去。

在昏暗中逡巡片刻,视线不由自主的定在了某处。等瞳孔适应了这种接近黑暗的光线时,她终于看清黑暗深处的东西。

她是真的控制不住自己,打了哆嗦。

就那一下哆嗦,衣服摩擦发出细微的声响,在这寂静得只有风声和低鸣声的甬道里。

那细微的摩擦声直接被放大了无数倍,告诉对方自己所在的位置。

极致的黑暗里,一双溶于黑暗中的眼睛,朝她的位置看来。细微的红光勾勒出尖利如梭的暗金色瞳孔,冰冷无感。与此同时,黑暗中,鳞甲游曳时发出锵然的摩擦声,清晰的如同磨刀的声音,顿挫得让人呼吸发紧。

鳞甲边沿细微的反光,直接勾勒出隐匿在黑暗中里、那异常巨大蜿蜒的体型。

如此巨大的体型,只要是个有正常认知的人都该知道。这黑暗深处蛰伏的,绝对不是什么正常的鳞甲生物。

加上那非人的低鸣声,阴冷的视线让她如坠冰窟。只一眼,感觉全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一样,寒气更是从脚底板直冲天灵盖。把名为理智的脑仁给直接挤到阵亡,无法形容的可怖感扼住了墨颜全部的呼吸和思维。

被对方视线笼罩的那刻,发软的腿肚子及时的抽疼一下。尽管理智告诉她不能出声,可从未遇到的情况还是让她直接破功。强行镇定的后退中,脚下一滑。往后倒的刹那,不由自主的挤出喉咙里被恐惧卡住的低呼声。

“——啊!”

那声低呼声,给了对方信号,黑暗中那双金色的瞳孔瞬间缩紧,庞大的黑影朝她扑来。甬道内的阴风随着那巨大体型的游动,被挤压成尖利的破风声,朝她涌来。

快跑!

求生和避险的本能在这一刻达到峰值,心率更是一下窜上了天。

心跳在胸膛内拍打出急促的鼓点,血液一下子冲刷得全身都在发热。本能催促她转身快跑,紧接着,整个甬道剧烈一震,犹如地震般晃动起来。

奔跑在凹凸不平,又全是积水湿滑的地面,她毫不意外的被剧烈的震动给晃倒。摔倒时,身后汹涌扑来的腥气都在告诉她,那东西已经近在咫尺。

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避险的本能在此刻发挥得淋漓尽致。

她在即将摔向地面时,改了姿势,熊扑一般向前滚去,成功避开脑后勺逼近的腥风。

紧接着就是一声利齿紧咬时发出的‘咯噔’声,就响在身后。

来不及多想,就地滚了两圈的墨颜在对方没有反应过来的刹那,矮身疾冲而出。可谁也没想到,就在她冲出去没两步路,那湿滑的地面竟然塌了!

脚下猝不及防的踩空,让用尽全力冲出去的墨颜没有办法再调整姿势自救。就着下坠的势能,一坠到底。坍塌的地洞还在不断塌陷,碎石纷落。身体在下坠时反转,余光中看到了那穷追不舍的巨大黑影,早将半个身子都探入塌陷的洞中。

在她看到那黑影的同时,那巨大的身子弓了起来。随即如蛇捕猎一般,蓄力弹射而出。朝下坠的她张开血盆大口,昏暗中,只见满嘴的獠牙,寒光奕奕。

那东西,竟不顾塌陷被埋的风险,也要吃了她!

瞬息的思索,那血口已经朝她扑来。这般上下无路可退的绝境,终于让她忍不住闭眼,在惊叫声中,衣领被一股巨力猛地揪住。

就那一下,跟快跑时惨遭卡喉一般,让她在被吃前,险些原地升天。

那下锁喉,卡得她的犹如被掐住了命运脖颈的大鹅,惨淡的发出一声鹅叫。

“——咔!!”

昏暗的眼前爆炸般,炸开一片绚烂的白光,直直的晃瞎人眼。在炫目的白光里,她的后背心实打实的落地,那酸爽的感觉,让她直接原地弹起。

直接来了个‘垂死病中惊坐起’的仰卧起坐。

被口水呛到的刹那,墨颜直接咳了个昏天暗地。那股咳劲,恨不得把肺都给咳出来一样。咳得要断气的时候,身边响起一个音色怪异的声音。

【才接触了一次‘深渊’就给吓成这样,你这胆识……还得练上一阵。】

看不惯她咳得一副要死的样子,‘它’朝她一弹指。不知点了哪,那剧烈的咳嗽这才缓下来。看她一脸劫后余生的怂样,‘它’的语气满是揶揄。

【就你这样……将来,难担大任。】

“咳咳……”呛得厉害,墨颜捂着火辣辣的喉咙,瞪了对方一眼,艰难的吐出几个字,“你……呼呼、说的轻松!”

【呵,先不说那些远的,就说现下吧。】

‘它’无聊的摆弄着地上的火堆,语气散漫。

【既然能从‘深渊’回来,说明你已经通过‘噬魂契’的初步筛选。只要在后续过程中控制好‘噬魂契’赋予你的力量,在魂元被消耗光前,完全驾驭‘噬魂契’并非难事。如此,就不用担心会被控制,会成为‘祸龙’的蛊食。】

“咳咳……”几经喘息,墨颜缓过了那阵要命的咳嗽,紧盯着‘它’。“我看到的那东西……就是你口中、‘噬魂契’的源头——‘祸龙’?”

【龙?呵……天真,】不知道是墨颜的哪个遣词用句让‘它’不满,丢掉手中的烧火棍。【那脏东西,可担不起‘龙’这个称呼。】

不是你自己跟我说的吗?怎么现在又成了你说对方担不起‘龙’这个称号?那她看到的那玩意,到底是什么啊?

啊!——土拨鼠尖叫。

“……”墨颜捂着还火辣的喉咙,一幅死麻像。

看出了她在内心的吐槽,‘它’慢悠悠的回答道。

【‘龙’的外貌,是一种选择,不代表那就是真貌。】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